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10.17又如何能对你开口说拒绝?

“本宫自然明白!所以太后那老妪,还有她那个儿子简王,想要谋夺皇上皇位的话,本宫第一个跟他们没完!”

“皇上是天下人君,不能那太后和他亲弟弟怎么样,可是本宫却不一样!本宫反正已经背了这天下这么多年的骂名,本宫便也不在乎再多一桩。倘若他们再有半点异动,本宫不惜自己这条命,一定亲自去要了太后那老妪的性命,然后亲手摘下简王的脑袋来!”

张敏心下也是一震。

这样的话,普天之下也许只有贵妃敢说;也同样普天之下,也只有贵妃能为了护着皇上而做得出来。所以这多年贵妃在皇上心中无人可以替代,纵然如今年过五旬已无华光,皇上依旧专情若此餐。

叫老张敏自己也十分惭愧。

他枉陪在皇上身边这些年,也枉曾经发过毒誓保护皇上,这些年他却办的最多的还只是伺候皇上饮食起居,倒没能替皇上除去过什么心腹大患。

贵妃缓了口气:“可是你方才说的话,也没错。本宫终究是年岁大了,明白自己再也不可能为皇上生下一男半女。为了皇上的江山,皇上是必须得有个储君了。”

“这道理本宫岂能不明白?也正因此,本宫才明明知道皇上与吉祥的首尾,却隐忍不发,只悄然叫人锁了自己的宫门,放开所有的事。斛”

贵妃深深叹息。叹息声里,她面上的皱纹便又深了几分。

“本宫已经年过五旬,一日一日的都明白自己的日子不多了。所以本宫现下容得下六宫里任何一个人给皇上诞育皇子——除了吉祥。”

“只因为吉祥本身就是大藤峡余孽,与皇上有不共戴天之仇,她迟早会为害皇上,为害朝廷;况且她是真的给皇上下过蛊的啊!”

“张敏啊,她能下蛊叫僖嫔独得皇宠,那你难道不曾想过,凭她一个小小的内书库女史是如何也能得到皇宠的么?那难道不又是迷情蛊的功效?“

“也就是说,皇上对她根本就没有情意,是她借了蛊虫蒙骗了圣听啊!这样想来,难道你不觉得她的用心便更是可怕?”

如此说来,张敏额角也渐渐见了汗。

贵妃缓缓抬眸:“本宫的时日不多了,还能有几天如同从前那样,执刀守卫在皇上帐外,守护得皇上一枕安眠?你知道不知道本宫有多怕,一旦本宫去了,皇上身边再没几个舍命护卫的人,他该怎么办啊?”

“所以本宫,便更不能叫吉祥那样居心叵测的J婢得了机会到了皇上身边去,更不能叫她得逞,不能叫她的儿子成为储君。”

“张敏啊,本宫明白,你是以为本宫又犯了当年年轻时候的小性儿,便如同对悼恭太子一样……可是你现在难道还不明白,本宫这样做已经不是为了自己了么?”

张敏也是悄然泪下。

贵妃说的也是他的心里话。他自己跟贵妃一样,都是时日无多了,一想到将来有一天皇上身边再也没有了他和贵妃的护持,那个孩子,是不是还会如同当年一样,明明贵为储君,却只能孤单一个人坐在黑暗里,不敢点灯,也不敢出声地,肚子一人落泪?

张敏叩首:“娘娘的心,老奴明白了。可是娘娘可否容老奴一个不情之请、毕竟皇上目下只有吉祥的孩子一个皇子,这便是一脉单传,万万不能动。请娘娘再忍耐一时,只要将来后宫再传喜讯,只要皇上再有其他的皇子,那老奴舍得自己这一身剐,也要帮皇上和娘娘亲手除去吉祥的那个孩子……娘娘可否允了老奴的这颗心?”

贵妃一听,便也只能缓缓点头:“是啊,是啊……就算再忍不得,也要忍下眼前这一时;就算有再多的打算,也只能等后宫里再传喜讯为好。也罢,便这样定了吧。从明日开始,本宫亲自掌管女官局彤史之职,每天本宫都会亲自写了绿头牌子,由你去端给皇上,叫皇上选人侍寝。”

张敏心下便又是一颤。

女官局原本自然是备着嫔妃们的绿头牌的,可是根本就没真正用上过。自打皇上登基,那套牌子就搁进柜子里落尘土了。只因,皇上专宠贵妃一人,旁人谁的牌子都不翻。

时隔多年,那套牌子早就旧了,蛀了,难为贵妃还要亲笔重新写一套,皇上见是贵妃的笔迹,便也自然会明白贵妃的心意,便也会同意召幸其他嫔妃了吧。

老张敏忍不住高兴:如此说来,一向清清冷冷的乾清宫,终于能热闹起来了;而随之这空空荡荡的皇宫,也快要被小孩子们的身影填满,从而热闹起来了吧?

而宫城南边那些空了许多年的皇子住所,也终于要迎来真正的住客了吧?

可是当这一切都热闹起来之后,贵妃自己怕会更加孤单凄凉。她是为了皇上,为了大明国祚,心甘情愿将自己独占的一切,全都拱手交出来了呀。

张敏便向贵妃重重叩首:“老奴便替皇上,替大明江山,叩谢娘娘了。”

贵妃疲惫地挥手:“去吧。本宫累了,真是好累啊……”

这些年,她得到了太多,甚至敢说是从

古至今帝妃中的第一人;可是这么多年,她却也有太多无法得到的——比如给他生一个他们两个孩子,比如能与他生死相随。

她这些年也得到了无数的赞颂,每逢年节或者生辰,大臣们写满歌功颂德之辞的奏疏便是雪片一般的而来,各地官员也给她见了不少生祠……可是这些年来,她却也可能是整个大明朝背负天下骂名最多的人,只因为她是个女人,她是个比皇上大十七岁的女人,她爱着皇上,便被认定是妖妇、是祸水。

这般想来,便觉得好累。身子累,心更累。

倒不如她跟皇上只生在平民百姓家,他不是九五之尊,她也不是帝妃,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农户,只求晨昏相伴,生死与共。

只可惜,这命运啊,从来都由不得她自己来做主。

便是皇上,贵为天子,又哪里能左右得了上天给的这条命呢?

她躺下,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她累了,也想就这么睡去算了,再也不用起来了。

可是皇上还在啊,她还没安排好皇上身边的人和事,若就这么躺倒睡去了,她又如何能放得下心?

于是她只允许自己这么一晚好睡,明早还得早早醒来,亲自去给皇上引荐六宫女子,亲自一个个带着她们走进皇上的寝殿,将他们交给皇上。

她自己还得强颜欢笑,不叫皇上看出她难过,更不能让皇上因为怕她难过而再拒绝后宫的嫔妃。

从前她曾有多专宠,而她明日起,就得将曾经独占的那些皇宠一样一样如数地都交还回去。

所以这命啊,你瞧,早晚都是公平的;得与失,上天总归会叫它们两者旗鼓相当,不偏不倚.

贵妃连夜召司夜染进宫的事,旁人不敢知道,可是却瞒不过皇帝。

皇帝听说了,便又问了贵妃昭德宫这几日都发生了何事、见过何人。

因此前僖嫔去请安的事做得有些轰轰烈烈,在门外一跪就是一个时辰,想让人不知道都难。于是这消息便也自然落到了皇帝这儿。

皇帝听完了,坐在龙椅上思忖良久,心下已是明白了。

待得见尚仪局的女官捧着绿头牌来,再看清了是贵妃的笔迹,皇帝便闭上眼睛良久良久,心下百味杂陈。

有些事,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连张敏都不知道,于是他无法对人言说。

或者说,小六那孩子能知道一些,可是小六现在不在身边,他便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

那么眼前的事情,他又该如何对贵妃解释,他又能如何护住吉祥母子呢?

苍天明鉴,他这一生最不想做的事就是要在贵妃和皇子之间做出选择啊!

所以他要吉祥等,他要在贵妃有生之年依旧将自己全部的爱都只留给她一个人;只有贵妃不在了,他才能因为皇子的存在而给吉祥一个妃位,以及他的宠爱。

在他设计之下,这前后的次序本来可以实现。可是眼前却怎么还是都撞在了一起来?

若贵妃当真希望他除掉吉祥,除掉那个孩子,他又该如何对她说出拒绝的话?

他这一生,除了能给贞儿一个贵妃之位,他还能给她什么?

纵为九五之尊,他不能给她皇后之位,也不能给她一个健康的孩子,甚至——都无法给她身后的合葬……他又如何能对她说出拒绝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