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09.16那个孩子留不得

司夜染随着方静言直奔昭德宫。

一路之上,方静言一直在悄然打量司夜染,有话想说,却迟迟没敢说。

司夜染自然都看在眼里,却也只当都没看见。

方静言这样的竟然也让他一时心软留下一条性命来,他自己还曾后悔,不如将这小子与他方家人一并杀了算了。

他娘子心软,还肯给这小子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那这个人他便留给他娘子使,这小子的感念,他便也都只留给娘子好了斛。

总归依他自己的性子,他是做不到与这小子还能相逢一笑。

餐.

轿子到了昭德宫,贵妃早早在等着。柳姿亲自将司夜染带进寝殿去,便退了出来,关上了殿门。寝殿里只有贵妃和司夜染两个人,便是方静言和柳姿也没资格在里头听着。

司夜染向贵妃见大礼,披风褪去,露出他一身白色的囚衣。身为侵犯,发也不能簪冠,便那么垂下两肩。虽说依旧不减满身的风华,却终究叫贵妃看了心酸。

想这个小孩儿从小是在她身边儿长大的,因为他的相貌像极了她亲生的皇长子,于是她便给这个小孩儿永远都打扮得宛若画里的人一般。他身上穿的料子,都是皇上赏赐给她的,有的甚至是她自己都舍不得穿,裁制了叫他穿。

只图着他穿上好看,那么远远地望着他立在院子里,眉眼之间便也能让她仿佛能看见自己的皇长子长大到这个年岁的时候,大致能有的模样。

就这么个她自己都爱若至宝的小孩儿,竟然今天却被那帮人给整成了这个模样……她的这颗心啊,唉。

明明知道不是,却总还是觉着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孩儿,也这样一身牢衣,披发而跪……她好难过,真心实意地疼惜。

贵妃便轻轻闭了闭眼:“你这孩子,受苦了。你也真是的,这回怎么就这么乖乖滴受罚,一点都不想法子替自己解困?就算皇上严命,你好歹也来告知本宫一声。知道你如此,本宫岂能不闻不问?”

司夜染毕竟是她昭德宫出去的人,不管走到哪一步,说到出身也永远都是她这里。更何况,她的心下还亏欠着梅影那个孩子。梅影这一生最惦记的事谁,遗愿里最重的托付是谁,她又岂能不明白。

“奴侪叩谢娘娘大恩……只是是奴侪自己犯了错,理应受罚,更怕若告知了娘娘,只会叫娘娘也跟着着急上火。那奴侪就是死一百次也赎不回了。”

贵妃轻轻闭上眼睛:“刑部报了你一年的刑期,此时算算,倒也过了一半了。你且安心在里头呆着,本宫再想想办法。”

司夜染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奴侪不敢有劳娘娘。奴侪此时一心想的只是如何能替娘娘分忧。娘娘这么晚将奴侪从诏狱里提出来,召进宫来,娘娘定然是遇上了忧心的事。”

贵妃哼了一声:“你个猴儿崽子,总是最能明白本宫心意。”

贵妃说着便掷了一方绢帕过去:“你且闻闻,这帕子上的香,你可认得?”

这帕子是僖嫔留下的,上头刻意染了当初吉祥给僖嫔调制的香。

司夜染伏地捧起帕子细闻,缓缓道:“回娘娘,这香里所用的花草和香方,仿佛应该都是出自大藤峡。”

贵妃眯眼:“可有毒性?”

司夜染断然摇头:“并无。”

贵妃便笑了:“小六啊,若你敢告诉本宫,这香半点门道都没有的话,别说本宫后悔今晚将你叫进来,便是将你直接赐死在宫里,都并无半点困难。”

司夜染一惊,忙重重叩头,再将那帕子凑近鼻息。

半晌才面色微变:“……不敢欺瞒娘娘,这香本身当真并无毒性。香方里所用的花草,还每一种都是对女子极好的。”

贵妃砰地一拍桌子:“难道当真什么毛病都没有?”

吉祥来自大藤峡,她用的法子也都是出自大藤峡。贵妃虽然从僖嫔的讲述里知道吉祥那香一定有问题,可是她却无从拿到真凭实据。倘若拿不到真凭实据,她又如何去向皇上讲说,又如何叫皇上打消了立吉祥的孩子为太子的心?

而大藤峡的那些伎俩,宫里自然只有司夜染最为知晓。所以贵妃今晚可以罔顾朝廷律例,将钦犯宫来,为的只是这个!.

实则司夜染将那香一上鼻子,心下便已经明白了。

只是权衡之间,不忍将吉祥曾经做下的错事再供述出来。

毕竟她此时已经有了孩子,她身子里的蛊虫也已经不在了。

可是贵妃却不容司夜染隐瞒,司夜染便也只好缓缓答道:“不瞒娘娘,虽说这香本身并无毒性,且是女子所用的良方——只是,这香也恰好是大藤峡女子所培育的一种用以牵制情郎的蛊虫所用。”

“果然!”贵妃欢喜得一拍腿:“本宫就知道大藤峡必定有此巫蛊的伎俩。小六啊你快说,那蛊虫叫什么,又是做什么用的?”

司夜染深深垂下头去:“此蛊名为‘迷

情蛊’,乃是大藤峡女子用以令心仪男子动情的虫儿。”

贵妃便眯起眼来:“如此说来,若是男子对那下蛊的女子本不动情,可是因为这香的缘故,却能叫那男子动情,是不是?”

“正是。”司夜染垂下头去。

“本宫明白了,明白了。”贵妃忍不住冷笑:“吉祥那个J婢,为了达到帮僖嫔争宠的目的,竟然胆大包天地给皇上下了蛊!且以此香为饵,频频勾皇上临幸僖嫔。”

“这首先是给皇上下蛊的大罪,其次又是欺君之罪。无论是哪个,都应该叫她祸灭九族!”

这样狠心的女人,这样拿皇上的龙体不做半点考量的女人,即便她生下儿子又怎么样,她如何能叫这样的女人得逞所愿,如何能叫这样的女人生下的儿子被立为太子,将来继承大统?!!

就算她万贞儿这辈子没福分为皇上诞下储君,那她也要护住皇上这多年辛辛苦苦维系着的皇位!

心下便不由得更是认同了僖嫔的提议。

她宁肯让僖嫔生下皇上的龙子,也绝不会给吉祥母子以任何的机会!.

贵妃送走了司夜染,回望屏风后面:“方才小六的话,你可都听清楚了?”

屏风后面人影一晃,颤颤巍巍走出一位老太监来。不是旁人,正是老张敏。

张敏面上也是一片惨白。

就算知道吉祥这丫头生于山野,有些心狠手辣,但是如何敢想到她还曾经给皇上下过蛊,且曾以香料叫皇上丧失过冷静!

这该是被活剐了的罪行!

只是……吉祥现在好歹有了皇子啊。就算不为了吉祥考虑,也得为小皇子考虑,也得为大明的国祚考虑啊。

贵妃瞧出张敏面上的犹豫。

当年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刚刚两岁,太子身边只有贵妃和张敏两人。三个人相依为命地过来,贵妃在对皇上的性子了若指掌的同时,对老张敏也同样能毫不费力地读懂他的神色。

贵妃便是一声冷哼:“张敏,别告诉本宫,你心软了!当初是谁跟本宫一起向天发下的毒誓,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敢于加害皇上的人的?”

张敏吓得连忙跪倒在地:“奴侪不敢忘。只是贵妃娘娘容禀,吉祥姑娘她现在毕竟已经有了小皇子了!”

“那便更麻烦!”贵妃森然呵斥:“你在皇上身边儿这么久,竟然完全没想到僖嫔和吉祥用蛊毒来加害皇上,张敏啊张敏,本宫可以不治你的罪,可是你想想当年的誓言,你觉得你的良心能平安么?”

贵妃的指斥,让老张敏黯然泪下:“奴侪自知有罪,罪不容赦。”

贵妃目光清冷下来:“便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吉祥的孩子不能留。这件事,自然你亲自去办,才最妥帖,就连皇上那边也不会起了疑心。”

张敏重重一震,满脸满眼的绝望:“娘娘终究还是动了要害小皇子的心了么?”

张敏重重叩头:“娘娘的心情,老奴也理解。只是娘娘当真不能再拦着皇上有皇子了呀。娘娘难道忘了简王之乱?老奴说句不当讲的,太后的年岁比娘娘您还年轻着一岁,您虽然无法再为皇上诞育皇子,可是太后却不止咱们皇上一个儿子啊!”

“若皇上再无储君,太后想扶简王登位的心便永远都不会死。到时候难道娘娘真的能眼睁睁看着皇上被自家的母亲和亲兄弟赶下龙座……就仿佛当年的景泰帝废了咱们英宗先帝一样啊!”

“娘娘怎会忘了,当年的这件事正是咱们皇上多年来最大的梦魇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