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四十章 医谷现状,心思各异

“悬壶济世”的匾额下,现在正站立了几个年过半百的人,还有一位须发全白的古稀老人,他们此时全都看着匾额下的大门。

“金长老,您怎么也来了?”其中一个年过半百的人走到那古稀老人面前恭敬有礼的问。他之所以这么问,他不是在质问这老人为什么来,而是没想到这老人回来。

“我听说大小姐和大少爷回来了,过来看看是不是真的。这两个孩子怎么说也是我上官家的根苗,现在回来就好。”那古稀老人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略带这欣慰的神情说。

这来人是上官一族现年年龄最长的老人,年近八十了,平时就在家里,研究药理很少出来。对于侄子上官博的情况他也知道,只能为他惋惜。没想到那两个孩子会突然回来了,他是一定要过来看看的。他还记得那大小姐年纪小小却很有习医的天赋,可惜就是心智不全,要不然她就是下任族长的不二人选。今天听说她回来了,好像人也正常了,自己也就迫不及待的想来看看。顺便看看她的医术有没有忘记,适不适合当继承人。他们上官一族除了第一任谷主,就再也没有天赋如此高的女子了,自己也曾遗憾过她的心智不全。没想到这孩子却是个多灾多难的,无缘无故的就失踪了。眼看这谷主之位就要从上官一族手中交出去了,现在她却回来了,希望这次不会让自己失望才好。

“我也是听说大小姐和大少爷回来了,过来看看,您说是不是真的?还有人说大小姐的心智不缺的病也好了。”那人也开口说。其实他们都是得到这个消息来得,不过抱有的心思不一样。

“无风不起浪。”那古稀老人看着一眼门口的其他几人,然后也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只是有深意的说了几个字。

“您说的也对,这样一来,有些人就该坐不住了。”

那古稀老人没在接他的话,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医谷现在看似和谐,实则不然,在外人不断的进入之后,有些人的心已经开始改变了,不再是一心一意的研习医术,心中有了更加强烈的*。要是让那些人当上谷主,这医谷还不知道要是什么样子呢。医谷是个避世而居的地方,不需要沾染太多的世俗*。但是在外界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医谷也义不容辞。

“诸位长老请随小的进来。”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走到门口躬身请他们进去。

那些长老听后,迈步进去了,他们知道这是谷主愿意见他们了。这些年谷主因为自己家里的事,已经很少管谷中之事了,没大事也不会见他们,今天他们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的。他们穿亭过院,走到府中的会客厅。可是在会客厅里的门口他们看到的不是谷主而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人,他们二十几岁,那男的站在女子身边面对着他们,而那女子背对他们站立。他们一时愣着了,他们难道就是刚回来的大小姐和大少爷不成。

上官雪妍看着自己眼前后墙是上的中堂,那是一副对子“一药一性,岂能指鹿为马;百病百方,焉敢以牛做羊”。自己不知道这幅对联是谁写的,又是谁挂在这里的,可是自己很喜欢。就拿中医来说,那些药草种类很多,哪怕就是一样的药草,也许会因为生长环境的不同,药效也会有所差异。行医是治病救人,不但要了解药草的功用,更要准确的严谨的运用。有些药草长得很像,但是作用却截然不同,要是把有毒的当做治病的来用,那不是救人那是杀人。看病开方也要对症下药,根据病人不同的情况去下药。自己学医的时候师傅就告诉自己身为医者就要为病患负责,他们信任你,才会把自己的性命交托给你,你也要对的起他们的信任才行。草药不能乱用乱开,方子也不能一方治白病。

师傅以前和自己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仁、医。”仁是告诉自己对待病患要有一颗仁慈的心,要有耐心;德是告诉自己要记住一个医生的医德不被不良风气而沾染,还有想救人就要有至高的医术,就需要学无止境。这也是自己一直坚持的,就连自己教育儿子的时候也是再三强调的。自己不指望墨儿以后能和自己一样治病救人,可是自己也希望他能明白身为一个医者的意义。

上官雪妍听见后面的杂乱的脚步声停止了,她知道那些人就在门口,也许现在正在看着他们姐弟发呆呢。

“诸位长老请坐,金爷爷您怎么也来了,有什么事您让人来说一声就是了。”上官雪妍转过身看着他们,走到古稀老人面前问,语气恭敬。

上官雪妍知道谷中有五大长老,还有五大执事,是辅助长老的。五大长老分别是金、木、水、火、土,这是按五排列的。古时候人认为身体里的器官和五行相对应。这金长老是五长老之首,是他们上官一脉的长者,就连父亲都要称呼他一声叔叔,听刚才小疯子的介绍,这金长老在他们小的时候就不出来走动了,除非谷主发生什么大事,需要他的时候,他才会出现。自己对他没什么印象,自己之所以在众多长老中认出他,那是因为他的年龄。

其实医谷不是只有上官一个姓氏,还有其他姓氏的存在。上官一脉那是建立医谷的人,其他姓氏的人是在后面陆续加进来的,很多时候上官一脉的医术好像就比其他姓氏的人要好的多,所以谷主之位一直就有上官一脉的人担当。就像现在看着他们站立的方位,就知道他们的姓氏不同或者说是派别不同。来人一共八人,金长老身边有两位,应该是上官一脉的的或者是追随上官一脉的。

“我老头子也没什么事就是听说大小姐和大少爷回来了,过来看看。大小姐的病看来是真好了。”金长老一直盯着上官雪妍看,他要看看上官雪妍是不是真的好了,等上官雪妍一开口他就知道上官雪妍那是真的没事了。现在在他面前的不在是那个心智不全的孩子,她那波澜不惊的眼睛中深藏着自己看不懂的情绪,或者说是智慧,这孩子自己看不透。

“雪枫,给诸位长老上茶。雪妍见过各位长老,各位长老好。家父刚吃完药睡下,听门口的小厮说,几位长老都来了,雪妍想长老们也许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说,所以就请各位长老进来了。雪妍和弟弟也就逾越了,代父亲招待诸位了。我们姐弟刚从外面回来,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请各位长老勿怪。”上官雪妍说完施了一礼。

“大小姐,这病是真好了,这礼仪也比以前周到多了。”其中一人突然说,语气说不上多友好,意在提醒上官雪妍不要忘记自己的过去。

“不知道这是哪位长老?十年过去了,雪妍也该长大了。”上官雪妍笑嘻嘻的问,她没有一点在意的意思,她早就料到了,她这个突然出现的大小姐,会触及一些人的利益。可是她不是那个心智不全的人,不会任他们为所欲为。

“我是土长老。”那人倨傲的看着上官雪妍。

“哦,不知道众位长老今天所为何来?”上官雪妍听了那土长老的话只是哦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问金长老他们,直接无视那人。

“我们是想问问谷主关于几天之后谷主选举的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安排。”另一个人开口说,不过说的时候却是在看着上官雪妍。

“这个不用问父亲,一切照旧吧,不过你们不介意比赛者多我和雪枫俩个人吧?”上官雪妍明白那人的心思,自己回来了,按医谷的惯例,自己就是下任谷主的唯一人选。之所以举行比赛来选举谷主那是因为现任谷主后继无人,可是自己和雪枫回来了,那个理由就不成立了,比赛就没有必要了。这样一来,就让那些想竞争谷主之位的人先前的心思都化为乌有了。

“这事大小姐能做主?”那人明显的不信上官雪妍的话。

“我大姐当然能做主了,再说这谷主之位本就是我大姐的,要是我大姐不同意,你们比赛还有什么意义。”上官雪枫也看明白了其他几人的来意,于是说话也不怎么好听。

“大少爷话不是怎么说的,大小姐按你们上官一族的祖制的确是谷中的第一继承人,可是不要忘记了,我们是医谷,一切拿医术说话。”那人站起来说,话里多了很多不满,就是因为医谷是上官一族建立的,而他们这些外姓人就要永远屈居他们之下,他们怎么会愿意,好不容易可以打破这一局面了,他们当然不远看见半路杀出来的人。

“土长老,我明白你们的心思,本小姐刚才也说了,一切照旧,不过我们姐弟会参加比试。你说的对,我们这是医谷,那就拿医术说话。但是有一点希望你们不要质疑比赛结果,要是我们姐弟侥幸拔得头筹,那谷主依旧是我们上官一族的,到那时你们如有异议,不要怪我们上官雪妍翻脸不认人。”上官雪妍背过双手,看着他们一字一顿的说。她现在只是给他们警告,到时如有人不知道好歹,那自己势必不留他了,医谷不需要心思太重的人。

“大小姐的架子不小呀,本长老怎么有点戚戚然的,这是在威胁我们吗?”土长老阴阳怪气的说,在他看来上官雪妍只是一个骄纵的小姐,还不是仗着有谷主在后面给他撑腰,只不过虚张声势罢了。

“这不是威胁,本小姐在外面这些年什么都学会了,就是没学会威胁人。”上官雪妍依旧笑着说,不过笑的意味深长。自己怎么也想不到刚回来就和谷中之人发生冲突,好像不是什么好现象。

“那也得等到大小姐赢得比赛之后再说,先走了。”土长老被上官雪妍气的转身离开。

看见土长老离开,其他人也跟着离开,他们的目的达到了,没必要在这里了,不过这大小姐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回去可要好好想想才好。

“雪妍呀,你怎么这么冲动呀,你是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即使继承了谷主之位也没人会说什么,不要忘了,医谷我们上官一脉才是占多数人的。只要我们上官一脉认同的,他们就是反对也没用,你现在让他们比赛依旧,万一要是输了比赛我们上官一脉怎么还有面目在医谷生存。”金长老看着上官雪妍姐弟叹气的说,觉得他们还是年轻何必争一时之气,他更加担心他们上官一脉的在医谷的地位还有医谷以后的命运。

“金爷爷您就放心吧,我大姐的医术,这么说吧,那是无人能敌。我爹在医谷那医术算是顶尖的吧,可是我大姐比我父亲的医术还要好。我母亲经过我大姐昨晚的医治,今天就看着好多了。我想大姐愿意和他们比赛那也是想让他们输的心服口服。”上官雪枫,连说带比划的和金长老说,看着十分兴奋。

“雪妍,他说的可是真的,你的医术没丢下,还……?”金长老激动的手都颤抖了,侄儿上官博的医术那是自己见过的最好的,现在这孩子可以治好他爹都治不好的疯癫之症,那医术到什么地步了。要真是那样,就太好了。

“金爷爷您放心吧,这医谷谷主只能是我们上官一族的,他们有些人已经不适合待在医谷了。不过,这些要等我们赢了比赛再说。”上官雪妍口中和金长老说着话,心里想着其他的事。

“是呀,学医的人就要是纯粹的人,那些人被外界的太多东西迷失了方向。”金长老看着上官雪妍眼神中多了很多欣慰的神情,这孩子心境通透,想事情长远,她只是一个照面就看出有些人心思不良。做事比她父亲有章法和魄力,正是医谷现在最需要的掌舵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