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三十九章 洪叔离谷原因,云隐智商

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扶着上官夫人走在前面,也听到了后面那祖孙的对话,上官雪妍也不在乎宸的身份会不会暴露,主要是她相信宸即使身份暴露,也没人可以伤害到它。所以暴露身份的危险在她和宸的眼里那是从来都不存在的,他们也从不担心。但是她们也不会到处宣扬宸就是他们认知中的灵狐,可以用来治百病的。其实在上官雪妍看来那所谓的灵狐血液可以治百病都是以讹传讹的,就是身为神兽的宸,都不会有什么可以治百病的血液。可是信任它的人还是存在的,更何况灵狐很少出现,显得神秘无比,所以更加的让人疯狂罢了。

上官雪妍知道宸的事,她不用担心,现在重要的就是治好父母的病,然后她才好为自己和家人讨回这些年的公道。那些欠了她债的人,她要一样一样的拿回来。上官雪妍想到今天早上自己无意中的出现,就打破了那人的美梦,她心中生着气、恐惧着,还要和自己故作镇定的交谈,自己想想就觉得可笑,她当年哪来的勇气敢作下害人性命之事。自己今早之是短暂的漏一次脸,想必现在医谷很多人都知道自己回来了吧,不知道谷中的族老他们有什么想法。

“妍儿,你在想什么吗?”轩辕玄霄感觉上官雪妍的沉默于是问,他不希望妍儿有什么事,是瞒着她的。

“我在想洪叔的骨灰我们怎么给父亲,父亲还不知道洪叔去世了。你不知道洪叔跟着父亲很久了,也一直未婚,父亲也把他当兄弟看,要是知道洪叔不在了,父亲怎么受的了。可是我们也不能瞒着父亲,早晚也要让父亲知道的。”上官雪妍回过神,低声说。洪叔由于出生时的时辰不好,谷中之人都在躲避着他,在一场意外的大火中家人都丧生了,只有他活了下来。从那以后他的不详之名更加厉害,谷中的人更加避他如蛇蝎,只有父亲不会,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还请他来府中做了管家。自己现在不知道洪叔为什么会出谷,还有为什么会沉尸禹城。这些不知道父亲知不知道,自己又该怎么问。

“没事的,我觉得还是早点说吧,还可以让洪叔入土为安。也不要瞒着父亲了,父亲这么大年纪什么没经历过,你也说了父亲对洪叔像兄弟一样,想来洪叔也是一样的,就让父亲送洪叔一程,也算全了他们的兄弟情。”轩辕云霄听过她的话,说着自己的意见,他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不过就是说的时候要有适当的机会才行。

“听你的,我找机会问问父亲,洪叔出谷他知不知道,还有洪叔为什么出谷。”上官雪妍点着头说,她算是赞同轩辕玄霄的话。

“嗯,你也不要过于操心了,其实很多事你可以让我去做。”轩辕玄霄在她耳边说。

“嗯。”上官雪妍还是不太适应他在人前的亲密。

等我们回到客厅的时候,雯娥已经在丹桂的帮助下泡好了茶,对于自己家王爷、王妃还有世子的习惯和喜好她最清楚,但是对于这府中之事她还要让丹桂帮她才行。

上官雪妍没送自己的母亲会卧室,而是扶着她一起去了客厅,让她听他们的谈话,算是接触外界。不过在进客厅之前,上官雪妍让丹桂带着雯娥去收拾一下自己原来的水阁,自己回来了,就会住在府中。水阁那是自己以前住的地方,自己还是比较喜欢的。

“爹,你尝尝这茶怎么样,这茶是妍儿自己炒制的,我们都喜欢喝。”轩辕玄霄现在没有一点圣王爷的架子,刚进客厅他就提着水壶给上官博倒茶水,还很是恭敬的样子。

“妍儿,现在学会炒茶了,嗯,不错。这茶闻着香气袅袅,沁人心脾,这还没喝光闻着就让人浑身舒服,心旷神怡的。”上官博端起杯子放在自己鼻尖闻闻说。

“爹要喜欢就长喝,这茶对身体好,添弟回去的时候也带点回去给二叔,我记得二叔以前就喜欢喝茶。”上官雪妍安排好雯娥进来就听见自己父亲的话,于是接话说,那茶树都是经过空间灵气滋养的,本来就含有灵气,在加上自己独特的炒制,茶的味道就不可言喻了。

“谢谢大姐,还记得我爹的喜好,其实说起来喝茶真是我爹除了习医之外的最感兴趣的事。”上官添笑着说,没想到大姐记得这么清晰,那自己知道的事,要不要告诉大姐。

“二弟这是客气了,今天三弟不在,要不然也可以让他带回去一点给三叔尝尝。枫儿,我看等午时过后我们去看看两位叔叔吧。”上官雪妍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看着上官雪添,没错过他听到自己说去看三叔的时候,他眼里闪过的情绪,看来自己这个堂弟一定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好的,大姐。”上官雪枫点着头说。

“大伯,大姐,姐夫还有大哥,我就先回去了,父亲还在家等我的消息呢。”上官雪添站起身来说,他想回去安静的想一想自己该不该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大姐。

“好,你先回去,我们晚一点去看二叔和二婶,随墨去把那灵雾茶拿来一罐。”轩辕云墨他们来的时候没赶马车,不过宸让他们带着,那个上官雪妍一直放在马车上的箱子,他们也知道那箱子里放的都是他们平时吃喝的东西。所以他们几人觉得箱子大比较显眼,里面的东西分开装在不同的包袱里给带来进来。

“是,夫人。”站在门口的随墨快步离开,他们来的时候带的东西放在了客房那边,好在不远,他还记得路。

随墨也只是去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捧着一个白底上有泼墨山水的瓷瓶,上官雪妍接过瓷瓶递给上官雪添,然后目送他离开。

“爹,我们回来怎么没见洪叔,他去哪里呢?”上官雪妍在上官雪添走后,亲自给父亲到了一杯茶水,好像无意的问道。

“哎,这阿洪,我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我都不在意这些,可是他自己心里过不去这个坎,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上官博听到自己女儿的问话,放下手中的茶盏,叹着气说,语气里充满了无奈和担忧。

“爹,怎么回事?”上官雪妍突然有一种洪叔的死也许和自己有关的感觉。

“你们还记得吧,你洪叔由于出生的时辰不好,再加他的家人都死在一场大火中。所以在谷中遭受非议和排挤,我看不过让他到府中来当管家。一直也都相安无事,可是在你失踪之后,还有枫儿一去不归的情况下,府中流言四起,说是他把我们家害的家破人亡的。他听到后,人也变得沉默了,我也劝过他,可是他就是不听,这不是就在你们回来之前的一个月执意要出谷去找你们,说什么找不到你们不回来。走之后也没和我联系,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你们现在都回来了,要是能联系上,也可以让回来,他年纪也不小了,一个人怎么能在外面漂泊呢!”上官博看着门外,眼里有着深深的担忧。那些流言自己也听说过,可是自己根本不信什么阿洪和自己一家相克的说法,自己也不信自己的儿女死在外面的,自己也坚信他们会回来的。可是阿洪也许就是经历过那些伤痛的过往,所以他认为身边人的不幸都是他造成的,他会有很深的负疚感。自己也曾相劝过可是后来自己也力不从心了,也没精力去管多余的事了。几年过去了,自己以为阿洪想通了,没想到他会留书出走了。

上官雪妍听完,闭着眼,她的感觉应验了,洪叔是为了找他们才出谷的,从而遇害的,就是不知道洪叔是被谁害的。佛家讲究因果轮回,洪叔是因为找自己才遇害的,所以自己带回了她的骨灰,也算是洪叔找到了自己。可是现在自己要怎么告诉父亲这个残忍的消息,可是又不能不说,洪叔是要下葬的。

“大姐,那……。”上官雪枫用手比了一个坛子的样子,意思再问要不要告诉父亲洪叔已经去世的消息。

上官雪妍没开口回答他,只是轻微的点一下头,意思在说,告诉父亲吧。

上官雪枫看见姐姐点头,自己站起身离开客厅,他要去请洪叔的骨灰坛。现在他才知道洪叔的去世他也有一定的责任,要是他能早一点回来,或者在找大姐的时候送信回来,那洪叔也不会由于心中不安出谷找他们,被人在外面杀害了。

“爹,我们本来在禹城处理要紧的事,不会回来怎么早的,可是我们在禹城遇到了一个人,所以才会快马加鞭的回来,就是怕谷中有什么变故。”上官雪妍还在斟酌,自己应该怎么去开这个口才好。

“你们遇到谁了,谷里出去的人不少,不过都是在前面的小镇上,禹城好像里医谷挺远的。”上官博也好奇的问,他们在外多年,谷中很多人都不认识他们,同样他们也不认识对方。能让他们认识的人,那就一定是谷中的老人,可是自己没听说那些人离开过呀。

“爹,我们遇到的是洪叔。”上官雪妍最终打算快刀斩乱麻,于是字正腔圆的说,眼中带着伤感。

“你们遇到阿洪了,他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回来,他还是不想回来吗,其实没什么,你们回来了,那些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他还这么在意做什么,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执著过去,该看开了。”上官博以为阿洪还是在介意着过去,不愿意回来。何必了,再说到他们这个年龄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爹,洪叔是和我们一起回来的,不过洪叔他……。”上官雪妍下面的话,说不下去了,而此时上官雪枫也双手捧着一个坛子进来。

“丫头,你们阿洪他……怎么了?”上官博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他不能接受。

“爹,我们把洪叔带回来了。”上官雪枫把小心捧着的坛子放在桌子上,后退一步小声的说。

“丫头,枫儿这是……阿洪他……?”上官博从坐位上站起来,颤抖的问,其实他已经想到了,可是下意识的不想去接受,他们也才一个月没见怎么就阴阳两隔了。

“爹,这就是洪叔,是墨儿他们在禹城郊外湖里钓鱼的时候,拉来的。要不是他那独特的六指,我们也不敢相信这是洪叔,我们看见洪叔以为是谷中出事了,才会赶紧赶回来,没想到洪叔是为了找我们才会出谷的。爹,洪叔也算是回家了,您看我们把洪叔安葬在哪里才好?”上官雪妍走上前无扶着自己的父亲暗中渡内力给他,怕他受不了打击昏了过去。生死离别她经历的太多,所以对她的触动不是很大,在说她和洪叔也有多年不见了,其实说不上有什么感情。就是因为感情不深,所以她才会舍得活化他的遗体。看着眼红的父亲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劝慰他,只能说着最实际的问题。

“是该让他入土为安了,爹老了,不管了。你们去他埋在后山上的的墓园吧,哪里埋得都是我们上官家的人,阿洪管理府中多年也算是我们上官家的一份子了。”上官博边往外走边说,不过好像更加苍老了。

上官雪妍知道父亲难受,他们也不会去打扰他,于是他给儿子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跟着去陪着父亲。

轩辕云墨看明白娘亲的眼神,于是快步走上前,扶着外公,什么也没说,和他一起离开。他知道外公现在心里难受,他会守着外公的,不打扰他。

上官雪妍也让颂嬷嬷扶着母亲离开。

在上官博他们离开以后,上官雪妍和上官雪枫还有轩辕玄霄,他们坐在客厅里,说着他们这次回来要解决的事。他们虽说是为了认亲回来的,可是也没忘记路上遇到的事。他们本想低调的回来,经过今早的那事以后,他们也低调不了了,更何况他们还在这谷主大选的时候回来,这时间点有点敏感,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惊动对方。他们要加快自己的动作,在那人试药之前阻止他。

“大姐,我们现在刚回来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从那下手?”上官雪枫为难的说。

“我们不了解谷中的情况,可是有了解的,我想他也愿意和我们说点什么?”上官雪妍想起上官雪添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他有话想说。至于为什么没说,也许是有什么顾虑或者是没想好怎么说。自己还是等他开口说的好。

“大姐你说的也对,那些常年在谷中的人,肯定知道一些,我们可以在谷中到处去问问。”上官雪枫觉得自己姐姐说的对,他们是长时间不在谷中,可是其他人在呀,问问不就知道了。

“我的云大神医你还是不要开口了,按你的想法,我们还不如直接在谷中大声喊让那个人自己站出来,这还快一点。”轩辕玄霄捂着头无奈的说,他们是要暗中调查才行,照他的意思就是把谷中的人问个遍,那对方早就知道他们的意图了。他们还要查什么。这真是妍儿的亲弟吗,怎么感觉这智力还不如墨儿呢,自己是怎么忍受他这么多年了。难道自己早就预想到他会是自己的妻弟,所以自己才会忍受他这么多年,也算是替妍儿照顾他了。

“玄,你什么意思,不要以为你现在是我姐夫,我就怕你了。”上官雪枫站起来撸撸衣袖一副要打架的样子,他也知道自己的建议不行,可是玄也不能这么打击他吧。

上官雪妍也只是看着他们闹,没说什么,心中却在想着自己的事。

“有人来了。来人,备茶。”上官雪妍对着门口的丫鬟说,她已经看见府门口等候进来的那些族老了,她也想着那些人该出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