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三十八章 团圆饭,治愈有望

在轩辕云墨他们说笑着走向餐厅的时候,上官雪妍却独自离开,走向了隔壁的屋子。她想着他们回来的第一餐饭,怎么能少了母亲。上官雪妍想亲自去给母亲收拾打扮一番,然后带她和大家一起吃饭。

“颂嬷嬷,娘醒了没?”上官雪妍走进屋子就问。

“大小姐,夫人好像醒了,可是就是一直看着上面,不出声,是不是夫人的病又严重了?”颂嬷嬷让开自己站立的身子,有点担心的问。夫人以前每次醒来都会大喊大叫,今天却是出奇的安静,自己怎么叫她都没反应,这很反常,她正在着急呢。不知道是不是夫人的病又严重了,这可什么好。

“放心吧,没事的,娘这样就不会伤害到自己了。颂嬷嬷你去把娘平时喜欢穿的衣服找一件,我要带娘去前厅吃饭。”上官雪妍走上前扶着母亲起来,然后让颂嬷嬷去找衣服,自己先把她身上的衣服给脱掉。

“哦。”颂嬷嬷只是愣了一下就移到衣柜那里,拿出一件深蓝色的衣裙出来。

上官雪妍没让颂嬷嬷帮她,她独自给母亲换好衣服,然后扶着她坐在梳妆台前,挽发上妆。很快镜中就出现一个端庄慈祥的老夫人,除却双眼的无神,其她和上官雪妍记忆中的母亲一样,没有了昨晚的狼狈与疯癫。

“娘,我是你的小妍儿,我知道您记得我,只是一时想不起来的了,不过没事的。您很快就会想起我的,我们现在先去吃早饭,今天会有很多人和您一起吃饭。您一会儿就能见到您的外孙了。娘,我先告诉您,您以后可不能太宠着那孩子了,要不然他会宠坏的。他现在被就弟弟和父亲宠的不像样,要什么给什么,您要是在宠着他,小妍儿恐怕就管不住他了。”上官雪妍知道,母亲在受到重大打击之下,一时接受不了疯癫了,同时她也封闭了自己对外界的感知,也想忘记那些悲伤的记忆,活在自己的过去里。自己要一边用药物治疗她的疯癫之症,一边还要唤起她对外界的感知,不能让她继续沉寂在过去。

上官雪妍说完之后扶起自己的母亲,就往餐厅去,颂嬷嬷跟着身后。

“娘,您看今天的天气真好。我记得以前都是您一大早起来给我做我爱吃的鸡丝粥,今天您也尝尝我的手艺,看看有没有您的手艺好。娘我回来了,这里和以前一样好像都没有什么变化,那些花草还是我们以前一起种的,我那时候总是想帮您,可是总是越帮越乱。每次种完那些花草,我还都是一身泥土,您总是笑着说,小妍儿是花仙子。还不忘给我洗澡换衣服。你从不嫌弃我是个痴儿,您对我投入的精力比对小疯子的要多,有什么好吃的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我,这让小疯子一度怀疑他不是您亲生的。那时您就会告诉小疯子,让他让着我,还要他努力习医习武,以后好照顾我,让他一个小我几岁的弟弟,却要做着长兄应该做的事。我知道您和父亲是担心我心智不缺,受人欺负,也担心您们万一哪天走了,我该怎么办,所以才会从小就严格要求小疯子。想在想来当时的小疯子挺可怜的,要是我一定不愿意,可是他却很听话。娘你说那时候的小疯子会不会生我的气,毕竟我这个姐姐当时会是他一辈子的负担。娘,等您好了,我们就给小疯子娶个媳妇回来,他现在也不小了。对了,娘你想要什么样子的儿媳妇。娘,小疯子现在可是云隐神医,我们一定要给他找个很好的媳妇,我们可以不要求对方的家世,但是她一定要对你们好,对小疯子好,娘您说对不对?……。”上官雪妍在去饭厅这一段路上一直在不停和自己母亲说着什么,她知道母亲现在不会有什么反应,但是自己想这样可以慢慢唤回她的感知。只要她不封闭自己的心窍,自己很快就能治好她。自己虽然可以用特殊方法去医治,可是自己不想破坏这个空间的秩序,不属于这里的东西自己还是让他少出现才对,自己和宸出现在这里已经是意外了。

当上官雪妍扶着上官夫人出现的时候,那些原本不知道她去做什么的人,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丫头,你娘她……?”上官博看着突然出现在餐厅里的夫人,那身熟悉的衣衫好像回到了过去一样,她还是这么秀丽美好。可是他只要看到她那空洞的眼神就知道她和以前大不同了。他现在着急的是,夫人今天怎么这么安静,还走出了屋子,平时她暴躁的时候很多,安静的时候只是在睡着的时候。还有,丫头带她来这里做什么。

“爹,我带娘和我们一起吃团圆饭,娘她没事的,她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吃了我药的原因,这个状态不会太长时间的。”上官雪妍扶着自己母亲坐下,然后和他们解释说。她也只能说是用药的原因,自己的治疗手段不是可以告诉他们的。

“没事,就好。夫人呀,我们也很久没一起吃饭了,我们丫头和枫儿都回来了。对了还有我们的大外孙,你可要快点好才是。”上官博站在自己夫人身边低声说,他也知道现在自己就是发发牢骚,夫人听不见的。

“墨儿,少泉你们过来,这是你们的外婆,不过现在外婆生病了,身子不好,不过我相信你们和外婆说话,她能听到的。”上官雪妍唤过那两兄弟,让他们喊人。母亲当年最担心的就是孩子,让墨儿和少泉去接触母亲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少泉现在的年纪就和小疯子当年离开时一样大小,这也许更能刺激母亲。

“知道了娘亲。”

“知道了,母亲。”

他们从自己的位置上走过来这边,看着自己眼前这呆滞的人,他们也没什么害怕的表情。

“外婆,我是墨儿,墨儿来看您来了,您不会怪墨儿来晚了吧?外婆您长得真美,娘亲一定是遗传了您的美貌,您说我要是以后有个妹妹会不会也和您还有娘亲一样美丽,不过我想那是一定的。外婆我听娘亲说您煮的鸡丝粥很好吃,那外婆等您病好了哪天也煮给墨儿吃好不好,墨儿其实不挑食的……。”轩辕云墨走上前拉着上官夫人的衣袖看着她碎碎念。其实轩辕云墨也不知道他应该说什么,要是外婆和外公一样,他可以随便说,或者是可以回答外婆的问话,现在他只能自己说了。他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的外婆会是这样的,外婆看着好可伶。

“外婆,我是少泉,是父亲和母亲的义子,但是他们对我很好,我感觉自己很幸福。我来到医谷以后感觉自己更加幸福了,我不但有父母兄弟还有舅舅和外公外婆,我也可以有很多人疼,外婆我以后会和二弟一样的孝顺你们……。”轩辕少泉说的都是心理话,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他知道母亲是真的把他和二弟一样看待,二弟有的母亲也不会少了自己的。他现在明白了二弟为什么喜欢母亲,母亲对他们那是真心疼爱,哪怕都不是她亲生的,她也待如亲子。自己就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们就是自己的亲人,即使自己找到亲生父母,他们也是自己的亲人,这永远不会改变。

“大姐,母亲的眼睛动了……。”上官雪枫突然站起来激动地说。

“我看见了,这是好事,说明娘对外界有了反应。”上官雪妍一直就在观察着自己母亲,看看她是不是有什么反应。母亲那轻微的转动眼珠的动作,自己当然看见了。这是好现象,母亲对外界有了感知,自己就能对症下药了。

“好了,墨儿来你们坐在外公身边,我们先吃饭吧。”上官博压下内心的激动低头擦拭一下眼睛,然后抬起头让众人吃饭,对于自己夫人的病能好,他是最开心的。这是他多年的心愿,现在他终于要实现了,虽说不是自己治疗的,但是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是在孩子尤其是在外孙的面前,他不能太失态。

“好的外公。”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一左一右的坐在上官博的身边。

他们坐好之后就等着上官博先动筷子,轩辕云墨虽说这几个月在外面,礼仪也不如在上京的时候要求严苛,可是在长辈面前他还是没有忘记他自己自小学的礼仪。他知道什么时候该是什么样子,就像他们在路上借宿民家的时候,他要是在哪里注意礼仪就会觉得有点格格不入了。

大家吃饭的时候,上官雪妍也接过雯娥端过来的粥,亲自喂母亲吃下,没让颂嬷嬷帮自己,就好像自己小时候母亲照顾自己一样。她现在喂母亲的就是那碗鸡丝粥,是她特意用空间里的食材熬制的,其实今天早饭的食材,也都是出自空间。

一顿饭大家都吃的很开心,就连上官博都多吃了一些,他一是开心,二是觉得这饭菜好吃。吃完以后他觉得自己身上很舒服,就连气闷也减轻了很多,就像昨晚吃下那药一样的舒服。

“墨儿,你这小狗很能吃呀,我看它比你们吃的都多,会不会撑着了,要不然外公给他开一些消化的药?”上官博和轩辕云墨他们走在众人之后边走边说。上官博看着那只刚才和他们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现在抱在外孙怀里的白色小兽说。他没觉得自己和一只小兽同桌吃饭有什么不妥的,更何况那是外孙放在桌子上的。

“外公这是宸,不是小狗,它是灵狐。”轩辕云墨看着四周然后贴在上官博的耳边小声说,他知道灵狐对于学医的人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才会小心翼翼的。宸还是路上的小身子,进了这里他也没让他变回来。可是外公问话,他不说实话,觉得不好,他觉得外公不会打宸的注意,所以他才会说实话。

“墨儿,你是说……它是……这不是只在书中记载的吗?”上官博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外孙怀中的白色团子,自己只是注意到它的胃口很大,没看清它的长相。灵狐,那自己也只是在医书中看到过,没想到今天竟然看到真实的灵狐,还和他们一桌吃饭。可是这怎么和书中记载的不一样,看着好小。

“外公是真的,娘亲说当年就是它救了娘亲,还治好了娘亲的病。宸很厉害的,他也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我最喜欢它了,他还救过我的命。”轩辕云墨抱着宸,轻轻的抚着它的皮毛说。

宸抬起头,对着上官博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它知道这个人,是那女人此生的父亲,对那女人很好,他以前为那女人做的事,自己也知道。虽说他刚才把自己当做狗了,自己有点不开心,不过自己也了解他的老眼昏花,就不和他计较了。

上官博看着自己眼前的毛毛绒绒的兽脸,还有那兽脸上的笑容,他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书上是说灵狐的血液可以治百病,可是没说这灵狐有如此生动的表情,除了不能开口说话现在看着和人有什么区别。上官博觉得自己女儿的福气不小,连灵狐都能现身救她,怪不得丫头的病能好。上官博还不知道宸不是一般的灵狐而是神兽,还能开口说话,要不然他非得晕倒了不可。

上官博觉得这次他丫头的回归,给他带来了很多的震撼,先是身为圣王爷的女婿,乖巧的外孙,现在就连千百年不见的灵狐都出现了。他不知道女儿这十多年都经历了什么,可是一定经历过痛苦。她那可怜又多灾多难的丫头呀,好在上天是公平的,让她现在过得很幸福。他看着前面和扶着夫人的女儿并肩而行的轩辕玄霄,嘴角带着笑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