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三十七章 雪妍要报恩,祖孙相见

上官雪妍是自己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她没带任何人。可是即使是她一个人,她周身的气场也无法让人忽视。她就那样淡笑着,一步一步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她就那样站在那里,微微的笑着看着大家。这些人里也许就有记得自己的,毕竟自己的相貌和以前没多大的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自己不在是那个心智不全的人。看见他们也不会是躲躲藏藏的,敢直面他们了。

上官雪妍早上起来之后就让宸带着儿子他们来医谷,他们到的时候自己的早饭也该做好了刚好可以一起吃饭。但是当她做好最后一道菜的时候,接受到宸的消息,说是他们被人给拦住了,好像有点麻烦,要动起手来了,对方好像还有什么医谷大小姐也出现了。自己起初还想让墨儿自己解决,不过听到那什么大小姐自己来了兴趣,实在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遇到她了,这是不是就是冤家路窄,墨儿他们第一次到医谷就遇见了她的儿子。如果自己出现了,不知道她看到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娘亲,您怎么来了?”轩辕云墨跑到上官雪妍身边,他没想到娘亲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还在这里,饿不饿,娘亲的饭都做好了?”上官雪妍看看他还有轩辕少泉问。

“小阳饿了,可是他们不让我们走。”小阳指着还在发愣的上官雪鸢说。

“是吗,鸢妹妹,不知道墨儿他们都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不如看在我们姐妹多年不见的份上,请鸢妹妹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上官雪妍依旧笑着对着她,可是谁知道她的心中恨不得现在就让她消失,不过她不会轻易让她消失的。

“你……你……你是……你怎么……还活着?”上官雪鸢看着那突然出现的人,声音没变,容貌没变,唯一变的就是她的气质,浑然天成的高贵与优雅,举手投足见的落落大方,那是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郡王妃都不曾拥有的,就连自己见过的最高贵的皇后娘娘都没有她的威仪。她不是应该死了吗,那千丈崖那么高,她怎么会掉下去没事,她应该是尸骨无存才是。她即使没死为什么要回来,现在她回来了,自己还有什么。她知不知道当年是自己推她下去的,是不是回来报复自己的。不会的,她不会知道的,自己当时是在她后面推她下去的。

“鸢妹妹,你看着你这话说的,姐姐我只是在外面多呆了几年,怎么会是死了呢,鸢妹妹难道不想让姐姐回来?这倒是让鸢妹妹操心了,可是姐姐好好的回来的。墨儿少泉那是你们的鸢姨,娘亲的堂妹。要不是你们鸢姨当年的‘好心’,娘亲还遇不到你们的父亲,也就不会有你们了,去替娘亲谢谢你们鸢姨。鸢妹妹放心,姐姐也会好好报答你的。”上官雪妍用脸上的笑容掩藏着自己心中的怒火,说的话句句带刺。她让儿子们去道谢,其实是在告诉她,她当年的所作所为自己都知道,自己这次回来就是报仇来了。有时候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一个人来自内心的恐惧。

“大姐说笑了,当年什么事,妹妹可没做什么。这两个外甥了不错,大姐好福气。可是大姐怎么才回来,大姐不在的这些年可是苦了大伯和伯母了,他们的遭遇让我这个做侄女的看到都难受。”上官雪鸢压制住心中的巨大恐惧,还要笑着和上官雪妍说,可是她不知道她的表情早出卖了她自己。

“鸢妹妹有心,姐姐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鸢妹妹的大恩,姐姐至死不忘。”上官雪妍没想到她还敢提起自己的父母,想说自己不孝吗?可是她不知道,越是这样自己就越恨她。

“大姐,说笑了,这是妹妹应该的。”上官雪鸢身子都有点颤抖了,她知道,她全知道了,她字里行间的意思是说不会放过自己的,那自己怎么办?

“姐姐说道做到,鸢妹妹就好好等着吧!这是添弟弟吧,多年不见,添弟弟现在倒是英武不凡,没了小时候风吹就倒的样子。”上官雪妍不在和上官雪鸢磨牙,自己的出现只要引起她心中的恐惧就行了。于是她转身和另一个熟人说话。

“你是大姐?”上官雪添不确定的问。

“墨儿、少泉走我们回家见外公和外婆去。添弟和鸢妹妹也一起吧!”上官雪妍说完就先带着轩辕云墨他们离开,临走之前还不忘叫上上官雪鸢。

上官雪鸢的样子自己已经看见了,吃惊吗?害怕吗?不可思议吗?这些都是前奏,等着吧,让你害怕吃惊的还在后面了,你用我的身份过了这么多年,用的还好吗?我让你体会一下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的感觉。自己现在出现在这里,不用说什么,只要到中午整个医谷就会知道自己回来了,真正的大小姐回来了。她这些年的经营就会是白费力气。

“你是大姐,大姐你……你不是掉在……你没死,你不是……?”上官雪添反应过来追上上官雪妍问,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惊连话都说不完了。

“叔叔,我娘亲活的好好地,怎么会死了呢?你不要乱说话。”轩辕云墨不高兴的说,他刚才还觉得这个叔叔是好人,没想到他却诅咒娘亲。

“墨儿,不许无理。墨儿,少泉这是你们的添舅舅,是你们二外公家的舅舅,叫人。”上官雪妍阻止自己的儿子,并让他们行礼叫人。可是上官雪添的话她听出了另一层意思,难道自己掉下悬崖的事他知道。

“添舅舅好。”

“添舅舅好。”

轩辕云墨虽说不开心他诅咒娘亲,可是还是和自己大哥一起乖乖的行礼开口。

“大姐,他们是你的孩子?”上官雪添看着自己眼前的两人问上官雪妍,他没想到大姐不但没死,孩子都这么大了,那自己的愧疚也可以少一些了,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大姐都不回家。

“嗯,这是我的两个儿子,长子少泉,次子云墨。二叔和二婶怎么样了,都还好吧。”上官雪妍把疑惑压在心中,想着有机再在问他。于是和他说起其他的。

“我爹娘都还好,大姐你是不是和枫弟弟一起回来的,我早起就听说了消息,正想着去大伯家去看看呢。”上官雪添回答完上官雪妍的话,然后又问。

“恩,是一起回来的,我们到了。”上官雪妍抬头看着上面的牌匾,“悬壶济世”还是自己记忆中的样子,一切好像都没变,自己也只是出气玩了一趟,然后回家了,不过好像玩的有点久了。

上官雪妍带着孩子,走进院子,向着自己父母的院子走去。

“枫儿,你的意思是,你大姐以前失忆了,也是在最近才恢复记忆的?”上官博声音颤抖的问,自己的丫头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遭受了什么罪,失忆的她一个人在外面是怎么过的。

“爹,你放心,现在都没事了,大姐现在过的很好。我也是年前才找到大姐的,我们这次从上京出来就打算看能不能帮助大姐找回记忆。好在运气不错,我们没出来几个月大姐就恢复记忆了,我们也就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云隐看着轩辕玄霄一眼,那是在询问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爹,你放心吧,我以后会好好对待妍儿的,保证不再让她吃一点苦。我府中以后也不会有什么烦人的事。”轩辕玄霄走上前给自己岳父到了一杯水,极其认真的说。他知道岳父现在最在乎的是什么,女儿嫁人了,当然希望她过得好。自己的承若可以让岳父放下心来。

“好好,有你这话我也放心了,现在你们姐弟也回来了,你们母亲的病也治愈有望了,我真没什么好挂念的了,要是老三……。”上官博的说不下去了,他想说要是小儿子也能回来,自己就真没什么可挂念的了。可是丫头和枫儿不知道他们还有一个弟弟存在,自己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说了。

上官雪枫(云隐以后就叫上官雪枫)知道父亲那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可是他却不知道怎么去劝慰自己的父亲,小弟他也没见过。也不知道能不能像大姐一样找回来,不过他会私下和大姐商议找人的。现在就让父亲觉得自己不知道吧。

“丹桂,你去吩咐厨房里的人,把早膳都端到客厅去,我们马上就过去。雯娥,你也跟着去吧,你把那锅里单独的一碗粥拿来给我。”上官许雪妍进了院子就吩咐丹桂,雯娥这里她不熟悉。

“是,小姐。”

“是,夫人。”

丹桂和雯娥一起离开,上官雪妍带着儿子和上官雪添走进自己父亲的屋子。

“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舒服一点?”上官雪妍进门就问。

“是舒服多了,想必是你昨晚的药起了作用了,看来你这些年在外面不但没丢下医术,还长进不少,比爹的医术都要厉害了。”上官博看着进来的几人笑着对自己的丫头说,她终于长大了,不再让自己操心了。早就知道她学医的天赋很好,可是却不知道她有如此的医术。身为医者药有没有效果,自己最有发言权。

“那就好,以后爹您每晚吃上一粒,我再给您用银针配合汤药把您体内的毒给清除了。”上官雪妍早就知道自己的药丸有什么样的效果,没用她也不会给自己父亲用。

“嗯,那你娘哪里……。”上官博对于自己的身体能不能好,他不怎么在乎,他在乎的是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妻子这些年也太苦了,一直饱受疯癫之症的折磨。

“爹,娘哪里我会治好的。”上官雪妍肯定的说。

“好,好。你身边的孩子是谁家的?”上官博指着上官雪妍身边的轩辕云墨问,他不知道自己有外孙存在。上官雪枫和轩辕玄霄还没告诉他。所以他看见那陌生的少年好奇的问,不过他很喜欢这孩子,要是自己的孙子就好了。

“墨儿,少泉……。”上官雪妍只是叫了他们一声,然后看着自己的父亲,没回答他的话。

“外公,我是墨儿,娘亲的儿子。”轩辕云墨听到娘亲的话走到上官博面前小心翼翼的说,他怕外公不喜欢他。再说他是第一次见外公,也有点紧张。

“外公,我是少泉,母亲的义子。”轩辕少泉也走上前,他看起来比轩辕云墨更加紧张。

“丫头他们……乖孙子来让外公看看。好,好,真好,墨儿是吧,长得真像你娘小的时候。”上官博激动的伸着手抓住轩辕云墨,先是搂在怀里,然后扶正他看着,摸着他的发髻说。苍老的脸上带着笑意和泪水,他真的没想到他会有三世同堂的时候,不但儿女回来了,还有这么大一个外孙,他现在就是死也满足了。

“外公,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墨儿以后天天给您按摩,我按摩的手艺可好了,都是娘亲教的。”轩辕云墨拿出锦帕给上官博擦擦泪水,然后笑着说。他知道现在他就要像个孩子一样逗外公开心。

“墨儿,真乖,可比你舅舅小时候强多了。外公看见你和你大哥,外公就什么病都没有了,再说外公可是大夫怎么会身子不舒服,只不过是外公年纪大了。”上官博另一手拉过轩辕少泉,他也没忘记他,虽说不是自己亲生的外孙。义子也是女儿的儿子,再说自己也看的出来女儿和女婿好像挺看重看他的。

“外公以后我大哥可以陪您下棋,我可以给您吹箫,您不知道吧,我在上京的时候,他们都叫我墨箫公子,我的萧吹的可好了。但是外公你可不可以教我和大哥医术呀,我们也不要多厉害,只要比舅舅厉害就行了。”轩辕云墨现在就是一个十足的小孩子,在长辈面前炫耀着自己。不过在说以后医术成就的时候,伸出自己的小拇指,用大指姆按在指头上。

“好,好,外公教你们,外公把自己会的一定都交给你们,一定让你们比你们的舅舅厉害。”上官博笑意很深的看着轩辕云墨,这孩子很聪明,也很会讨人欢心,看着乖巧实则暗藏锋芒,这孩子以后的成就不会低于他的舅舅吧。

“谢谢,外公,不过外公那神医上面是什么医呀?”轩辕云墨先是开心的说,然后又疑惑的问。

“墨儿,这话什么意思?”上官博不理解他的意思,还在看着上官雪妍他们,希望他们能告诉自己。

“外公,您不知道舅舅在外面被称为神医,那我要比他厉害该叫什么医才好呢?”轩辕云墨用手点着自己的下巴做思索状。

“看来枫儿的医术也有进步,不错,没丢我们医谷的脸。”上官博听完轩辕云墨的话,赞许的和自己的儿子说。

“儿子不敢忘父亲的教导。”上官雪枫恭敬的说。

“墨儿,先不要想了,我们一起去吃早饭了。”上官雪妍叫着轩辕云墨,这小机灵鬼,不要以为他们没看见他的小动作,他看着是在烦恼神医上的称呼,实则是在告诉自己父亲,小疯子这些年的成就。这小子的就是聪明的不得了。

“好,外公我们去吃饭,娘亲做的饭可好吃了。”轩辕云墨伸出手扶着自己的外公。

轩辕少泉也学他的样子,两人搀着上官博和大家一起去餐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