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三十六章 云墨遇找茬少年,大小姐

在进入医谷的道路上,一小队人闲庭信步一样走来,打头的是几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他们还在边走边说,看来很是开心。

“宸,你说这里就是娘亲从小长到大的地方吗?”轩辕云墨看着眼前随处可见的花草问。他认得出来那是有药用的花草,有些还是有毒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他不由得在心里相信娘亲是这里的人,医谷不亏为医谷,就连这些花草都和自己家王府中的不一样。平常人家栽种的花草只是用来观赏的,这里栽种的却是可以治病救人的药草。

“是呀,怎么了?”宸低声说,交流也只有他们两人可以听到,在外面宸会适当的让自己看着平常一些。宸也抬头看着这里的一切,其实它知道这里的一草一木,只要那女人以前到过的地方自己也都到过。起初的那十几年的时间,由于自己的失误,导致那女人魂魄不全,和空间也断了联系。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可以看到她在外面经历的一切,也在关键时刻保护过她,要不然她怎么会从悬崖掉下去还能毫发无损的活着。

“墨哥哥这花很好看,好像还有香味呢?”被随墨牵在手里的小阳看着路边一朵蓝色的花好奇的说。

“别动,那花有毒。”轩辕云墨听到小阳的话,就驻足停下没想到他刚转头看到的就是小阳去抓那株千古鸢。吓的他上前一步拉着小阳离开。这千古鸢看着漂亮,样子就和平常人家的鸢尾花一样,可是它却是有毒的。它只之所以命千古鸢,是说凡是中了它毒的人,不立刻解掉就会成死人,作古了。所以在它的生长周边就会有可以克制它毒性的药草,可是很多人都不会知道这些。

“有毒,二弟你说的是真的,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把有毒的花草种在路边?”轩辕少泉吃惊的问,他没想到那看着好看的花会有毒。他刚刚也差点摘一朵看看。

“大哥,你忘记这里是哪里了,这是医谷,他们都是从小习医,肯定知道这些,也就不会怕了。大哥你看那一片都是剧毒药草,这一片都是轻微的。你在看那边的一大片他们都是可以克制那些含毒的药草的。他们放在这里相生相克,其实也产生不了什么作用。可是对于那些不知道这些的人了,这些药草倒是可以起到保护医谷的作用。”轩辕云墨指着眼前分成不同区域的药草说。他的医术现在不是很精湛,只算是一般水平,可是他对药草十分熟悉。娘亲给自己的医书和草本集自己都有仔细的看,自己每年都会陪娘亲去上京周围的山里采药,所以这些难不倒他。

“小子你是谁,哪来的?怎么会知道这些药草?你好像不是我们医谷里的人?说,是不是到我们医谷有什么不轨之心?”轩辕云墨的话刚说完,还不等轩辕少泉他们说什么,身后就传来一个责问的声音。

轩辕云墨他们听见声音一起转身,看着那正在走近他们的人,那是一个小少年,似乎和轩辕云墨一样大的年纪。手中摇晃着折扇,高傲的走向他们,眼里还带着不屑和敌意。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厮和侍卫一样的人。

“我从来处来,至于我怎么会认识这些草药,无可奉告。”轩辕云墨站在随墨他们中间看着那高傲的少年,微微一笑的说。他不知道对方是谁,可是他能感觉得对方的敌意,让他很厌烦。

“我看你是不敢说是吧,一定是来窥探我们医谷秘密的。来人,抓住他,小爷我要好好地审一审。”那少年看着轩辕云墨敢如此不识抬举,不好好的回答他问的话,他心中十分生气。自己从小这医谷长大,来这里的孩子那个不是看自己脸色行事,自己是这医谷的土霸主。可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人竟敢挑战自己的权威。这些都不是他在乎的,自己在乎是那些药草他竟然只要一眼就能分辨那些有毒,那些没毒。自己从小接受母亲和外公的教导,在谷中同龄人上也算是翘楚,但是都认不全这些药材,他怎么能比自己强,这是自己绝对不允许的。

“慢着,你这人好生无理,我们也没做什么事,你凭什么让人抓我们?”轩辕云墨觉得这个人莫名其妙还有点不可理喻,他们什么也没做,怎么就是心怀不轨之人。

“就凭你认识这些药草,这里有很些都是名贵药材,外人很少认识,你怎么就认识了?说,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是不是要盗取我们医谷的珍稀药草?”那少年指着那些药草说。然后大声地质问轩辕云墨他们。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才不屑盗取什么药草呢?”轩辕云墨看着他平静的说,这些药草在他眼里也没什么珍贵的地方。

“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医谷,来人呀,把这些侮辱我们医谷之人给抓起来。”那少年再次招呼自己身后的人。

“你这人真不讲理,再说就是我们有什么也轮不到你来处置我们吧,那应该是医谷谷主的事吧!”轩辕云墨看着眼前的少年,他觉得对方是故意找茬的,可是他想不通这人为什么要找茬。但是他想先弄清楚对方的身份,他才好衡量自己要不要出手,他不想自己刚到这里第一天就给外公和外婆留下不好的印象,也不想给娘亲丢脸。

“你问我是谁,来,你告诉他我是谁?”那少年指着身边的一人说。

“小子,听好了,我家少爷可是医谷大小姐的儿子,叫我们谷主大外公。这可是我们医谷最尊贵的表少爷。”那小厮说完狗腿一样的看着自己的主子,看见自己家少爷满意的笑容,才弯下腰站到后面。

“你说你叫谷主外公,他是不是很疼你?”轩辕云墨听到那小厮的话,抬起头问对面的人。那谷主不就是娘亲的爹爹吗,也就是自己的外公。可是现在外公好像对这人很好的样子,那外公会不会不喜欢自己。

“是呀,谷主是我大外公,小子怕了吧?”那少年看着轩辕云墨那垮下的脸,微微抬起头对他说。

“宸,外公有他了,会不会不喜欢我,要是那样可怎么办。”轩辕云墨抚摸着宸,略带伤心的说,他知道医谷的谷主才是他的亲外公,舅舅说外公人很好。自己来了之后外公会很开心,会很疼自己、会教自己医术。自己一直也盼望可以见到外公外婆,外公会不会教他医术他不在,他在乎的是,自己又多了两个疼爱自己的人。他觉得现在他过得很开心,他有娘亲和爹爹、有大哥、有皇叔一家,有白哥哥他们那些朋友。现在他还多了一个舅舅还有外公和外婆。他再也不用羡慕白哥哥有很多人去疼爱,原来这些他也有。可是现在听到外公对另一个人很好,他觉得很难过。

“小墨儿,你外公就你娘亲一个女儿,也就只有你一个亲外孙,肯定喜欢你,至于那人谁知道是哪家的孩子。”宸安慰他说,这小墨儿平时的精明样子哪去了,没听人家说的是什么大外公不是外公。再说了,那有大外公就会有什么二外公,三外公的,一看就不是亲的。

“真的吗,宸?,那我们要赶快去外公家,让外公等急了可就不好了。”轩辕云墨抱着宸就大步离开,轩辕少泉他们看着轩辕云墨的举动也没问什么,也跟着大步离开。

“你们……上呀。”那少年看着轩辕云墨看也不看他就离开了,心中的火气直线上升。

他们争执的时候周围有不少人在围观,可是却没人敢上前说什么。因为医谷里的人都知道,那位少爷在医谷里横行惯了。他是大小姐的儿子,三老爷的外孙,据说他的父亲是一位郡王爷。这些都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得罪的,再说他们也不想管闲事,他们只能就这么看着。

他们对于那个一眼就能认出那些药草的少年也充满了好奇,他们医谷人人学医,辨认草药那是最基础的入门学问。可是就是这简单地一项也不是谁都可以办到的,草药的种类太多,还有一些长相、药理相近,不是很好分辨的。他们是世代都居住在医谷,这些路边的药草他们从小就见过,所以认识也不稀奇,可是他一个外人也认识那些就奇怪了。是天赋使然,难道这些人真是抱有别的心思来他们医谷。

那少年的侍卫听到自己主子话,想都没想就攻击轩辕云墨他们。看他们那凌厉的气势,要是一般人肯定会受伤的,可是他们没到轩辕云墨身边就被暗二和天给踢飞了。

暗二和天他们一直躲在暗处跟着轩辕云墨他们,他们也知道自家少爷的功夫不比他们差,可是有些人不配少爷出手。

“你们敢在医谷动我的人,简直不想活了。”那少年没想到对方有高手跟着,自己的人会这么不堪一击。

“我们也不想的,这位少爷,请你不要挡着我们的路,我家少爷很忙的。”随墨上前一步说,意思是再明确不过,识相的你就让开,我主子没时间和你耗。

“你……,来人也,这里有人闹事呀。”那少年听完随墨的话,突然大声喊道。他知道这二个时间医谷里的巡逻对也该出来了。

“谁敢在医谷闹事。”那少年的声音刚落,就见一队人从远处走来。

“添少爷。”

“添少爷。”

“添舅舅,就是他们,他们在医谷闹事,还打伤了我的侍卫们。”那少年看见来人,走上前去恶人先告状的。

“希尔,是你呀。你们不是谷中之人吧,来我们谷中有什么事?是不是来寻医问药的,你们的大人呢?”上官雪添看见走到自己眼前的人,眼里闪过什么,不过很快就不见了。他只是简单地和那少年打了一个招呼,然后问轩辕云墨他们。他看这几个孩子不像是闹事这人,再说他也了解希尔的性子,一定又是他找事。

“叔叔,我们不是来寻医问药的,我们是来找人的,叔叔您能告诉我们谷主的家在哪里吗?”轩辕云墨看着眼前这个和蔼的叔叔,也礼貌的说。

“你们要找谷主吗,做什么?你们认识谷主吗?”上官雪添看着眼前这个乖巧的孩子,奇怪的问,没想到他们是找谷主的。

“我不认识谷主,但是我就要找他。”轩辕云墨迟疑的说,那是自己的外公可是自己却不认识他,他都觉得不好意思说。

“你这孩子,好吧,我正好要去谷主家,你们和我一起去吧!”上官雪添看着轩辕云墨那迟疑的样子,知道他也许找谷主有什么事,于是开口说。反正他赶巧要去大伯家,也不知道那传言是不是真的,他要去看看。

“谢谢叔叔,您真是好人。”轩辕云墨抱着宸欢快的说。

“走吧。”上官雪添在前面带路,就打算离开。

轩辕云墨他们也打算跟着上官雪添离开。

“添弟弟,慢着。他们打了我的人,不能就这么算了吧?再说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你怎么就把他们往谷主家里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娘……。”那少年听见声音就跑了过去,站在那妇人的身边叫了一声,然后倨傲的看着轩辕云墨他们。

“大小姐。”

“大小姐。”

……

“是鸢姐姐呀,弟弟怎么没看见姐姐,难不成姐姐一直都在?”上官雪添的问话里充满了讽刺。

“添弟弟你这是什么意思?”上官雪鸢看着上官雪添沉着脸问,这小子为什么就一直和自己过不去,整个医谷就他不把自己当大小姐看待。

“弟弟,我能有什么意思,弟弟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上官雪添不想和她多说一句话,带着轩辕云墨他们就要离开。

“添弟弟要离开,姐姐管不着,可是他们不能离开。打了我的人就这样走,那我这个医谷大小姐不是让人看笑话吗!”上官雪鸢看着轩辕云墨他们眼中带着凶光。

“大小姐,你这是要和我摆身份吗,今天他们我管定了。”上官雪添咬着说那‘大小姐’三个字。他说的没有一点尊敬的意味,更多的是鄙视。

“好,来人,给我抓住那几个孩子,胆子不小敢在医谷打我的人,要是不给你们一点教训,我这个大小姐的颜面何存。”上官雪鸢也不知道是被上官雪添气到了,还是怎么回事,没有平时的端庄大气。

周围的人也都看呆了,他们虽然听说过添少爷和大小姐不和,可是这么厉害的冲突,他们也是第一次见,。今天这是怎么了,就为了那几个孩子。

今天的大小姐也不对劲,她平时都是温和的,今天怎么感觉这么易怒,和以前看到的不一样。

“叔叔,您先离开吧,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我们自己可以处理的,我们不能坏了您和您姐姐的关系。”轩辕云墨拉拉上官雪添的衣袖,轻声说。他觉得这个叔叔已经做的很好了,自己和他第一次相识,他竟然如此护佑自己。

“你不要担心,叔叔说带你去找谷主就一定带一去。再说我认可的姐姐只有一位,不过可不是她。”上官雪添以为轩辕云墨是害怕,于是弯腰和他说。

“叔叔,她不能拿我们怎么样,不然我的爹娘不会放过她的。”轩辕云墨笑着说,表示自己不是怕了她。

“还愣着做什么,去把那孩子给我抓回来。我倒要看看他的父母怎么不放过我这个医谷大小姐。”上官雪鸢听到那孩子的话,心中十分生气,她可从没受过这种气,尤其是那人消失以后,自己身为医谷大小姐身份上就高了一层。没人敢对自己不敬,不恭。在加上自己夫君的身份,自己在医谷一像做事没人敢说阻拦。没想到今天遇到不一样的了,那孩子不但打了自己儿子的侍卫,还敢威胁自己。自己要是不在他身上找回这口气,那自己还不得气死。

上官雪鸢的一声令下,她身后突然出现一队人,那是她自己从夫家带来的侍卫,名义上是保护他们母子的,其实就是他们母子的打手。那队人很快把轩辕云墨他们包围了,就等着动手了。

“好大的胆子,哪里来的走狗,竟敢抓本小姐的儿子。怎么,医谷是谁都可以撒野的地方。”人群的外围传来一声淡漠的声音,那些围着轩辕云墨的人已经叠摞在一边。

“娘亲……。”

“母亲……。”

“夫人……。”

“姨姨……。”

轩辕云墨他们这边听到声音,各种不同的称呼从他们口中喊出来。

“是谁,出来?”上官雪鸢听见声音没看见人,于是问。

“鸢妹妹,我这不是出来了吗!就是不知道鸢妹妹你还认不认识姐姐。姐姐倒是不敢认鸢妹妹你了,多年不见鸢妹妹的气势不小呀!”上官雪妍‘亲热’的叫着上官雪鸢,然后从人群之后出来。可是口中的话语耐人寻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