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三十五章 雪妍的悔和恨

上官雪妍看着云隐和父亲消失在门口,她又走到床边看着已经安睡的母亲。紧握着的手青筋暴突,她现在心中好恨。恨那些阴谋诡计,恨那些让自己家人支离破碎的人。她自认在西越只要她愿意可以只手遮天,可是现在她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病重的父母还有哪个未曾见过面的小弟弟,她不认为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因果循环,父亲已救人为己任,自己家也是世代行医,命运不会对他和这个家庭这么不公的。她觉得自己家人的‘痛苦’都是人为的,她记得自己掉下悬崖时,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自己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她要让那些人千百倍的偿还。自己一直觉得自己的能力是用来救治黎明百姓的,不是为了个人恩怨的。宸也常说,要心存大爱,自己是上神的弟子就要和上神一样去爱这天下的人。所以自己以前才会选择了那份最危险,可是却能为国为民的职业。可是现在她不想去想什么大爱,她只是知道自己现在好像杀人,这次的事触及了自己的底线。自己重生以后,就一直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和守护自己的家人。要是自己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何谈宸口中的保护天下人。

“妍儿……?”轩辕玄霄走上前握着她由于生气青筋暴突的手。他了解她平静下的悲伤,他了解她生气下的自责,他更了解她愧疚下的恨意。自己会一直站在她身后,不管她下面做什么决定。

“玄霄,我好恨,恨我的无能,恨那些人阴谋诡计,更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回来,要是我能早点回来,父亲和母亲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他们现在的样子,都是我造成的,都是我……。”上官雪妍趴在轩辕玄霄的肩上,咬着自己的唇呜咽着,她现在把一切都归咎在自己身上。

“妍儿,这不是你的错,这是谁也料想不到的事。我相信以你的医术,你一定可以救治好爹娘的。好人会有好报的,我相信你们一家人会团聚的,其他的事我帮你做。”轩辕玄霄心疼的抱着她,这是他们从相识以来上官雪妍第一流露出自己的情绪,可是却不是他想看到的。

“谢谢你玄霄。”上官雪妍依旧趴在他肩上,她突然觉得很踏实。有他在,自己不用什么事都自己扛着了。虽然她习惯了任何事都是自己解决,可是她也有感觉疲惫的时候,也有迷茫的时候,在这时候她也希望有人可以陪着她,开解她。

“妍儿,你和我还要说这些嘛!”轩辕玄霄叹着气抱紧她,她就太坚强了,让自己一度认为自己是个无用之人,现在自己好像终于可以帮上她了。

“咳、咳……。”云隐看着父亲睡着之后来到这边,他想问问姐姐后面有什么打算。没想到刚到门口就看见大姐和玄抱在一起。

“要不要我给你开点药吃?”上官雪妍离开轩辕玄霄的怀抱,后转看着云隐问。

“不用、不用大姐,我就是想问问爹和娘的身子怎么样,会不会很麻烦?”云隐知道自己姐姐的医术很好,可是他刚刚偷偷给父亲把过脉,知道父亲身上的毒很深,而且是多种聚集在一起。娘的病自己没诊断,不过能让父亲多年都治不好的病,看来也是个棘手的问题。

“你不用担心,我都可以治。娘的病主要是心病,只要能让她知道我们回来了,慢慢就能好。父亲的身体里的毒,有点棘手,不过没什么事的。”其实在上官雪妍看来,自己父亲的毒也不是什么大事,她只要一颗洗髓丹就可以了,不但可以排毒,还能让父亲回到他应有的样貌,可是那洗髓丹毕竟不属于这里的东西,这些年她也就拿出来一颗,就连儿子她只是通过日常饮食改造的身体,能不能拿出来,她要问一下宸才行。

“这就好。大姐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但是不知道怎么问?”他一直想问大姐记不记得她是怎么掉下悬崖去的,还有她的丫鬟那里去了,她们不是应该在一起吗,大姐没死,她们难道死了吗?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当年坠崖不是意外,是人为的。你想一下现在,在谷里是谁顶替了我的身份。”上官雪妍看着云隐一副不知道怎么开口的事,淡淡的说。她现在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激动,但是说起那人依旧声音冰冷。

“大姐,你是说……。”云隐低头想想突然抬起头吃惊的看着上官雪妍,话也说不全。

“你知道我这个身份在医谷里,是独一无二的,能接触到很多东西,甚至可以作为医谷谷主继承人培养。可是我以前懵懵懂懂的,即使他们都觉得我痴傻,可是我那时候的医术确实拿的出手的。这就让医谷众人无话可说,可是有些人不一定这么想。父亲三兄弟只有我和她两个女孩,我要是没了,她就是大小姐,地位就和你一样。即使她不是父亲的孩子,但是她也算是我们医谷族长的一脉的人了。外面的人都会把她当大小姐看待。”上官雪妍和云隐分析这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上官雪妍也是后来才想起来的,原来医谷的建立者就是一个女性,所以在医谷里,女性的地位不低。族长一脉的小姐可以继承医谷,尤其是族长的女儿——医谷大小姐,那地位比儿子都要来的尊贵。也不是所有的大小姐都能继承医谷的,还是要看她们习医的天赋。那时候的自己虽说痴傻,可是在学医的天赋上无人可及。要是自己是正常人那下一届的谷主就是自己,可是偏偏自己心智不全。那些族老每次看见自己都摇头觉得可惜了,当时爹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没想过让自己当谷主。可是就这样也让有些人不痛快,给自己无端招来祸事。

“可是我们是一家人,他们为什么要怎么做。”云隐脚步不稳的问,他实在无法想象那个自己一直对自己很好的人,会是害自己大姐的人,这样自己怎么接受。可是自己应该相信大姐的,大姐不会诬陷她,也没理由骗自己,大姐也从不屑于说谎。

“恐怕不是她一个人的意思,你要有个思想准备,有些人不是我们把他当家人,他也会把我们当家人的。”上官雪妍看着云隐残酷的说,云隐就是太单纯了,在外面待了这么多年,还是看不懂世态炎凉,*可以催生很多东西。

“大姐,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打算处理这事的。”云隐抬起头看着上官雪妍,他现在知道自己的姐姐从不是让自己吃亏的人,她被人害怎么惨,自己家也是间接的被害的支离破碎的,大姐怎么会放过那个人。

“是,不过我会按医谷规矩处理。”家有家规,国有国法这是上官雪妍一直坚持的。

“这事要让父亲知道吗?”云隐不确定的问。

“先瞒着吧,等我们查明白了再说。”上官雪妍想想之后对云隐说,她觉得还是先瞒着吧,她就怕父亲一时接受不了。

“我想也是,关于我们回来的事,明天府里肯定传出去,怎么办?”

“那就传吧,我通知墨儿让他们明天进来,我想娘和爹看见他会高兴的。”上官雪妍现在才想起,刚刚忘记和父亲说起儿子的事了,明天再说吧。

“那是一定的了。大姐要不你和玄也许休息吧,娘这里我看着。”云隐可以想象自己父亲明天开心的样子。

“我守娘着吧,你去看着父亲。”上官雪妍对云隐说,她可以在这里打坐,那就是休息了。

“好,那我先走了。”云隐起身离开。

云隐离开之后,上官雪妍走到床边坐下,握着母亲的手给她用自己的灵力治疗,她不能让母亲好的太快,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她会慢慢的治疗,当然治疗的途中不会让母亲再发病,也不会再让她受任何痛苦。

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在治疗岳母,他搬了一个凳子坐在离床稍微远一点的外间看着她们。他一直觉得认真给人诊脉治病的妍儿是最有吸引力的,那时的她有一种圣洁的光芒,让人不自觉的着迷,拜服。

“你说什么,上官雪枫和他傻子姐姐回来了?”

“是少爷,我们的人刚传来的消息,说他们也是刚回来的,您看这事要不要禀报老爷知道。”

“不用,父亲炼药正在关键时候,不能去打扰,我明天去看看。”那个被叫少爷的人说,他不知道上官雪枫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会不会阻止他们的计划他要先去看看再说。

“是。”

这些上官雪妍不知道,治疗完自己的母亲看见已经闭目的轩辕玄霄,没打扰他,自己也打坐修炼。

第二天一大早,上官雪妍从打坐中醒来,轩辕玄霄已经不在屋里了,看看床上依旧在安睡的母亲,上官雪妍起身走了出去。

“大小姐,您起来了,姑爷和少爷正在陪着老爷说话呢。”站直门口的颂嬷嬷看见上官雪妍走出来,小心的说。

“知道了,颂嬷嬷你进去看着母亲,我去做点早饭。”上官雪妍不用颂嬷嬷说,其实她已经看到他们在隔壁屋子里了。

“这……大小姐,您想吃什么,说就是,让府中的厨娘去做。”颂嬷嬷看着上官雪妍说,她知道现在小姐和以前不一样,可是难道还会做饭吗?

上官雪妍没回答她的话,径直走向厨房的方向,她其实是不知道府中的厨房在哪里,可是只要她精力一扫就知道在哪里,也不需要人带路。

“丹桂,你和小姐一起去。”颂嬷嬷看着前行的上官雪妍,对身边的丹桂嘱咐说。

“哦。”丹桂跑着去追上官雪妍。

上官雪妍到厨房的时候,其实很多人都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是谁,虽说今天早上府中的传言她们听到了,可是谁也不知道是真假。所以当他们看到这一个美貌少妇进来的时候,她们想开口赶她走,但是她们看见丹桂在她身后。

“留下一个烧火的,其他人都出去吧!”上官雪妍在厨房里巡视一下说,她做饭的时候不希望有太多人在跟前。

“小姐,她们都是府中的厨子。”丹桂上前说,意思在说,她们走了谁帮助您做饭。

“我知道,可是不需要她们。等我走了她们在进来吧!”上官雪妍拿起一个盆子从置物架上舀了一些稻米出来。她也是做样子,在她们不注意的时候,她就把米给换掉了。

她的动作让那些厨娘们还有丹桂看愣神了。小姐是怎么知道米在哪里的,小姐今天是第一次进这厨房的,为什么她想找什么都能找得到。丹桂看着上官雪妍利索的淘米,下锅,她知道小姐这是会做饭,于是摆着手让那些厨娘等在外面,就连她自己也等在外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