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三十四章 暗夜回医谷,病重父母

上官雪妍自然也听到那店小二的话了,她当然知道云隐要说什么,她也想回去看看,要不然她怎么能安心呆在这里。再说她这次离开上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寻她失去的记忆和她原本的家。现在记忆她已经找回来了,那她必需要找她自己的家,现在她已经离间家很近了,她又怎么会不想回去。更何况她现在想迫切想知道父母的近况,所以她是一定要回家的,不过她想晚上回去,她还不想让有些人知道自己回来了。

“妍儿,我晚上陪你一起回家。不用太担心了,岳父和岳母应该没什么事,要不然也不会举行选举大会了。”轩辕玄霄搂着上官雪妍安慰着她,他也觉得这医谷的谷主的命不好,三个孩子都不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人为的,不过好在现在妍儿和云隐回来了。

“娘亲,您们要去哪里,我也和你们一起去。”轩辕云墨站在上官雪妍拉着她的衣服说。

“墨儿,你今天晚上和你大哥他们等在客栈里,娘亲和你舅舅先去看看你们外婆和外公,娘亲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改天带你们回去见他们。”上官雪妍想今晚先去探探情况再说,他们在自己会不方便。

“好吧,娘亲我和大哥等你们回来。”轩辕云墨知道娘亲不带自己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所以乖乖的说。

“好,墨儿和少泉吃完饭,你们就早点去休息,这几天赶路,你们又没休息好。”上官雪妍心疼的看着他们说,这一段时间来,可是真累坏了他们小兄弟俩。

“母亲,我们知道了,那您和父亲还有舅舅晚上小心一点。”轩辕少泉点着头说。

“我们知道了。”上官雪妍柔声的对他说。这孩子现在看着不错,也慢慢的在融入他们这一家人,没有刚出来时那么拘谨了。和墨儿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听墨儿的。但是,在关键时间很有大哥的样子。这一点上官雪妍乐于见到,她也愿意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以后墨儿有的自己也不会少他的,他们夫妻也会真心教导他。

入夜上官雪妍三人跳出城门,用轻功向着不远处的山谷奔去,因为那里是医谷所在。上官雪妍他们按着自己印象中道路,停在医谷里一家院子之外。这是一所不起眼的开阔的院子,占地面积很大。等他们跳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里的建筑不是红墙绿瓦,而是清一色的竹子搭建的。历经岁月她仿佛还能闻到主子散发的淡淡的淡雅清香,不过这里更多的是那个她熟悉的药味。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院子,往事就像放映一样呈现在自己眼前。药庐、晒场、院子里的草药、自己的水阁……等等那些被埋没的记忆瞬间让自己回到了自己的过去。

爹、娘我和弟弟回来了,你们还好吗?是我回来晚了,但愿你们不要怪罪。上官雪妍无声的走在院子里,抚摸眼前的东西。她是从这里出去的,这里的一切她都记得。

“大姐,我们现在找爹娘吧?”云隐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知道他是回到家了,他没食言。他是带着大姐一起回来的。不对,他是带着大姐一家回来的,他有姐夫和外甥。

“好。”上官雪妍轻声说。

他们走过寂静的小路,向着记忆中的那处走去。这院落出奇的安静,晚上连个巡逻的人都没有,这让上官雪妍他们很奇怪也很担心,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了什么不好的事,脚步也快了起来。

突然原本安静的院子灯火通红,声音嘈杂,但是他们知道那不是因为发现了他们这几个‘外人’,他们注意那些慌张的人都跑向同一个方向。

“丹桂去熬药,茯苓去准备热水,沉香你去通知老爷……。”一个中年妇人对着自己身边的人下着各种命令,然后她自己走进内室。

“夫人,夫人……天呀,这是为什么?”屋子里面传来那刚进去中年妇人的呜咽声。

“颂嬷嬷,你不要太伤心了,夫人这病会好的。”一个小丫鬟颤颤的说。

“会好的,一定会好的,只要少爷和小姐回来,夫人就会好的。”另一个年纪大一点的丫鬟也轻声说。

“夫人的病连族长都治不好,小姐他们回来就行吗?”颂嬷嬷红着眼睛问。

“族长不是说夫人得的是心病吗,只要小姐他们回来,夫人不就会好的。”

“大小姐,少爷你们在哪里呀?”颂嬷嬷看着那被绑着床上不断挣扎着的锦衣夫人伤心的说。小姐和少爷还能回来吗,还有夫人会好吗?为什么上天对这一家人这么不公平。

“你们是谁?”一个丫鬟的声音在颂嬷嬷的耳边响起。

“你是谁,要做什么?”颂嬷嬷被那丫鬟的声音从伤心中惊醒,看着那个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床边的人。来着是何人,她们都不认识,她不能让她接近夫人。颂嬷嬷张开双臂挡在那人面前,有一副只要我活着你就不能靠近的意思。

上官雪妍只是轻轻的抬起手,那颂嬷嬷就被推到一边。她没看颂嬷嬷一眼,她现在看到的只有床上那个被五花大绑的锦衣夫人,眼泪无声的流了下了。自己记忆中那个温柔贤惠,温婉漂亮的母亲,现在正被那麻绳捆绑在床上,被锦帕堵住的嘴呜呜的出声,头发散乱锦衣撕裂。要到狼狈就有多狼狈,整个就是一个刚刚得到控制的疯妇。上官雪妍突然感觉心脏被谁给敲击了一下,她有多少年没这种感觉了,她不记得了,现在看着床上的人她失控了。她知道床上的人造成现在的样子,自己有不可脱卸的责任,如果她没有失踪、如果她没有修复魂魄、如果她没有失忆、如果她可以早点回来、如果……。如果那些如果都不存在那床上的人就会少受很多折磨。现在她无限的愧疚只能化为无尽的坚定,她要治好她。

上官雪妍抬起手,手中千丝万缕的银光流泻,那是她的灵力,她要救治就要先诊断出她的病灶所在,才好对症下药。而且灵力不但可以给她检查身子,现在可以平复娘体内暴躁的因子。

上官雪妍不是自己进来的,云隐和轩辕玄霄是和他一起进来的,可是对于治病救人,云隐自动站在一边,他知道大姐的医术自己就是再过十年也比不上,而轩辕玄霄他只是懂一些浅显的医术,更加谈不上救人。上官雪妍手中银光让他们看得都屏气凝神的,他们也是第一次看见上官雪妍如此救人。轩辕玄霄看到此对上官雪妍的身份更加好奇。

一盏茶之后,上官雪妍收回灵力,知道娘只是因为伤心过度,精神崩溃导致的疯癫,没有其他的问题,这下她就放心多了,自己身上有的是好药,治好娘是没什么问题了。

“大姐,母亲她……?”云隐走上前去问。

“没事的,现在睡着了,母亲很快就会好的。”上官雪妍安抚着云隐的情绪,自己担心,他同样也担心,他的心情想必和自己是一样的。

“大…大少爷…大小姐……?”颂嬷嬷被上官雪妍推到一边,可是她却是时刻注意着床上的夫人,就怕那人使坏。上官雪妍一直是背对着她的,所以她没看到上官雪妍的面容。云隐是站在她后面的,所以她也没看到云隐的样子。现在当他们两人正面对着她的时候,她看清了两人的面貌,虽然和几年前有点不同,可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他们,于是她激动的说。

“妍儿、枫儿……真是那么吗?”上官博得到下人的通知,从药庐里跑过来,刚到门口就听见颂嬷嬷的声音,他也抬头看着那两个人。等他看到他们容貌以后也颤巍巍的问。真是他们回来了,他现在害怕是假的,他应经经不起然后打击了。他知道谷里的人一直在说自己的孩子死在外边了,可是他不信,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回来的。

在上官雪妍和云隐还没来得及回答颂嬷嬷的时候,就听见他们身后传来一个颤抖的苍老的声音,声音里充满了不确定和紧张还有激动。

“爹……您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云隐转身看着扶着门框站立的人,跑上前吃惊的问。

上官博看着自己眼前的人,其实看见他跑过来,不用听他开口,他就知道这是自己的枫儿。他又抬头看着立在床边的少妇,会是自己的丫头吗?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那个须发斑白的人,那是自己现在的父亲,他才年过半百,可是却像一个古稀老人,现在双眼通红的看着自己,是在担心自己不是她的傻丫头吗。

“爹,丫头回来了。”上官雪妍轻声说,她有很多话要说,可是却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去说,最后就只简单的汇聚成了这几个字。是呀,她终于回家了,她不在是无依无靠的孤女了,她也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走失的人。

“回家好,回来好,你们娘她……。”上官博看着床上被捆绑着的妻子,他怕孩子们会害怕妻子如今的样子。孩子丢失之后妻子也慢慢的疯癫了,发起疯来谁也不认识,还伤害自己。自己为了治她的病,试用了不少的方法,可是一直没治好。由于以身试药自己也苍老了很多,这些年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越来越差的身子,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他们回来。

“爹,您放心大姐已经给娘诊断过了,大姐说她会治好娘的。”云隐扶着自己的父亲,他觉得父亲的身子很轻,放在父亲腰间的手能感觉到来自父亲身上的清晰骨骼。

“丫头,云隐说的是真的?”上官博看着自己的女儿问,她知道女儿自小就有学医的天赋,可是她的智力是自己一直担心的问题。云隐说她可以治好他们的娘,那她的医术难道比自己还厉害。

“爹,您放心吧,娘我能治好,还有您长时间以身试药,身体里集聚的毒性,我也可以给您排除了。”上官雪妍走上前,看着眼前的父亲。自己只需一眼就能看到他身体里积攒的毒素,想必是长时间试药造成的。

“丫头,你的病好了?”上官博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一时也想不到,现在他突然想起来了。眼前的女儿说话条理清晰,没有一点的稚嫩,举手投足间的得体。说起可以治好她母亲,那眉宇间的自信,不是一个心智不全的人会有的。难道丫头她的智力不全的病症好了,谁治的?

“爹,我的病全好了,我现在是个正常然,再也不用您和娘亲担心了。”上官雪妍和云隐扶着自己父亲坐下。

颂嬷嬷有眼色的带着那些丫鬟出去。

“好、好、好……。”上官博抓住女儿的手,一连说了几个‘好’字。除此之外她不知道用什么去表达他此时的激动心情。

“小婿轩辕玄霄见过岳父大人。”一直站在一边的轩辕玄霄突然抱拳站在上官博面前说。他从进来以后就看着妍儿治疗岳母,然后和岳父相认。他本不想破坏的,可是妍儿一直没有介绍他的意思,于是他才自己站出来。

“丫头,枫儿这是……?”上官博听见声音抬起头看着轩辕玄霄。眼前之人相貌英俊不凡,贵气逼人,一看就不是简单人。还有他自称姓轩辕,那是皇室的姓氏,难道是个王爷,女儿是怎么认识他的,又怎么嫁给他了。

“爹,他是姐夫,当朝的圣王爷。”云隐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轩辕玄霄,在他看来圣王爷只是一个称呼而已,玄一直都是他的朋友,不过现在多了一个身份而已,他的姐夫,家人。

“圣王爷……,草民见过圣王爷。”上官博听见自己儿子的话反应过来就要去下跪,他虽然不问世事,可是也知道圣王爷不是一般的王爷。可是他怎么就成了丫头的夫君了,丫头是他的妻子还是妾室?

“岳父,小婿受不起,您请坐。岳父要是不嫌弃,您就喊我玄霄,我和妍儿、云隐他们一样,称呼您一声爹。”轩辕玄霄上前一步拦着他,并扶他坐下。他可以受任何人的礼,唯独不会受妍儿父母的礼,那样就等于在贬低妍儿。他们是妍儿的父母以后也就是自己的父母。

“这,不敢当。”上官博还是觉得这于理不通,他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的儿女。

“爹,您就听玄的吧,再说他娶了大姐,就该叫您一声爹。爹我告诉您玄最怕的就是大姐,您老就放心的当您圣王爷的岳父吧,不会有人怪您的。”云隐笑着说,后面的话,他压低声音在上官博耳边说。

可是就是他声音再小,也瞒不住轩辕玄霄和上官雪妍的耳朵。

“枫儿,你大姐是圣王爷的王妃还是其他的什么?那圣王爷对她好不好?”上官博小心的问,那妾字他说不出口,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女儿即使心智不全,也应该得到最好的,要是女儿一直在谷里,他一定不会愿意女儿与人为妾。可是女儿流落在外,很多事自己都照顾不到了,他也担心女儿过得好不好。

“爹,您说什么呢,大姐是陛下亲封的圣王妃,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是玄明媒正娶的王妃。在圣王府大姐说了算,大姐权利大着呢。您就放心吧!”云隐先是一笑,然后解释,不过他隐瞒了大姐是玄冲喜王妃的的事,那些在他看来已经不重要了。

“那就好。”上官博听后欣慰的说,他不在乎女儿有多高的身份,只是在乎女儿过得好不好。

“爹,天晚了,我让云隐送您先回房休息,娘这里有我守着,您放心吧。”上官雪妍看出自己父亲的疲惫,开口建议他。她和云隐回来了,他们以后相处的时间还很多,不急在这一时。

“好,有你在,你母亲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那我就先回去了。”上官博起身说,其实他还是真有点累了。现在他儿女回来了,他可以放下心中的负担了。

“云隐,你一会儿让父亲把这个吃下去。”上官雪妍叫住云隐给他一瓶养生丸。

“我知道了,大姐。”云隐扶着自己父亲去隔壁的屋子休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