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四十二章 水煮肉片

萧太公现在对萧远山那是越发的看不上眼了,瞅瞅这是个什么人呢,你儿子上门找活干人家没嫌弃也给了工钱,人家都没有来闹了你倒是好意思先在这里吼上了,这还要脸不要的?!

要不是看在萧远山现在都成了这个样子了,萧太公还真心有种想那个趁手的玩意敲他一敲,看看能不能把这脑袋给敲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都是浆糊,怎么能够说出这种话来呢!

萧守信握了握拳,他也已经隐忍了很久了,对于父亲也一直都是孝顺的很,身上半点钱没攒的,现在他就想攒点钱给自己媳妇去看看病的,咋地就不能?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萧守信抬起了头道:“我不去那边上工也行的,那阿爹你给我银子吧,我好带着我媳妇上了镇上找了大夫给好好瞧瞧。”

“什么银子,你媳妇好胳膊好腿的,咋地就要看了大夫?!”萧远山想也不想地就反驳了起来,要从他这手上拿银子那咋可能,这些银子都是他给老四攒着的,咋能给了老三。

萧守信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这个老子的时候那眼睛里头也没了当初的那种温情,“那你不给钱就别拦着我去找了活计攒钱!每次不都是你和阿娘指着我媳妇骂着她是个不下蛋的母鸡,却又半点钱也不给去看大夫,你要留着钱给老四你就给,但也不能拉着我给我媳妇攒钱。”

萧守信对着萧远山吼完这一句话之后,他朝着萧太公规规矩矩地跪下,磕了一个头道:“太公你放心,我在哪儿会规规矩矩地干活不会生出啥事儿来的。”

萧太公看着萧守信这个样子,他也知道这个老实巴交的孩子心里头那也是委屈的厉害呢,要不也不会朝着自己的阿爹吼出这样的一句话来了,萧远山这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也难怪现在一家人都成这个样子了。

“好孩子,记着你这一句话,你是个本分的太公我知道,萧易两口子也不是那小心眼的,你就规规矩矩地去干活,人家也不会为难你的,真要是为难你的话,今天也不会答应了你了。你和你媳妇也还年轻,先攒点钱把身子骨养好了,那往后孩子也还是会有的,这事儿也不能着急,都是看的是缘分,现在没有孩子也是缘分没到的关系。”萧太公和颜悦色地朝着萧守信道。

他一双有些锐利的眸子扫过没咋吭声的萧守成和老二萧守义,萧守成这孩子虽是有点小精明,但本质上也还是个本分的,只要是没有人在他面前窜说,基本上也不会闹出个啥事儿来,而萧守义这人多少还是有点混不吝的,这小子是保不准的,和他那个婆娘的性子也差不离多少,至于萧守业,萧太公也不过就是冷冷地一眼看了过去,把这个小子脸上的那些个不屑情绪看的清清楚楚的,萧守业这娃子到底还是被宠坏了,看看那样子就十分的明白了。

“远山,有些话我也不想当着孩子的面说你,但是咱们村上的人一双眼睛还是亮着的,有些事儿你要是不消停,那就有的你不消停的时候。”萧太公语重心长地道,“你也别拿老三说个啥事了,你再这么折腾下去,孩子和你离了心那还是个轻的,虽说爹娘在的时候不分家,但咱们村子上也不是没有人还在就闹着要分家的事情。”当他看不出来萧远山和王氏那一颗心都扑在了小儿子的身上,对于其他几个儿子都成了啥样了,之前这几个孩子那都还没说个啥,但现在眼前这三个分明已经是有了那个心思的了,就萧远山和王氏能摁下去第一回第二回的,但是时间一长了之后那也和炮仗没啥差别,早晚都是要着了的。

萧远山一听萧太公这话,他那脸色立马就不好看了,这算是个啥话呢,都是一个村上的,亏得萧太公还是个长辈呢,这当长辈的咋能这样说话的,这不是撺着他几个娃子分家么,之前这些个娃子就没少在自己的面前闹了,现在被人这么一说,还能够收敛的?

萧太公哪能不知道萧远山心里面想的是个啥,看到萧远山一下子拉着一张脸,他也没兴致在留在这儿了,该说的话也已经是说了,给脸不要脸的话到时候就不能怪了他这个当叔公的人了。

“守成,等再过半个月再把你娘给接回来,反正现在还不到农忙的时候,你们家里头的人也忙的开,让你阿娘再在王家好好学点规矩再说。”萧太公道了一句。

萧守成本想着萧太公今天这话一出之后等到明天他那阿爹肯定是要催着人把阿娘给接回来的,但现在有着萧太公一句话这事儿还能够缓个半个月一个月的,那也挺好的,省的到时候听到他阿娘整天在那边叫骂了。

萧太公说完这一句看也不看萧远山一眼就背着手走了,那态度也是让萧远山又气又恼又实在是无可奈何的厉害,没辙,谁让人辈分高在村子里头地位高呢。

萧守业也是气闷的厉害,要是没有萧太公走之前的那一句话,他肯定是明天就要去了舅舅家把阿娘接回来的,可少不得和阿娘说说自己最近过的这些个苦日子,让阿娘给自己主持主持公道,可萧太公这一句话倒是闹的他还得再等上半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他是这半个月里头还要过着现在这种日子,他哪能受得住?可现在受不住也没有啥办法,就他阿爹那个样子根本就压不住他这几个哥哥了,看看他那一贯老实不说话的三哥都能对着自己阿爹吼了,更何况是大哥和二哥。

萧远山一家子的日子是咋过了,崔乐蓉和萧易也是不会搭理的,等到晚上吃了晚饭,两个人也没那么早就睡着,崔乐蓉干脆就开始交萧易认字,之前得空的时候也是教了萧易认了自己的名字了,萧易学的也是十分的认真,笔墨纸砚一类的东西也实在是太贵,萧易也不咋舍得用,就拿了毛笔沾着水在桌子上练,他觉得这样省钱又方便的很,到时候拿抹布一擦就没啥了,这要是在纸张上练习,那就他现在这样的水准还不得浪费多少纸呢。

崔乐蓉也说不过萧易,这人要是犯轴起来那也是不让的,所以也就由着萧易自己去。她也不教多,一天就教十几二十个字左右,让他好好练练,记熟了。书也是有现成,从自己弟弟哪儿顺来了以前用过的书,萧易对于认字这事儿上心的很,对于书本那也是十分的爱护的。

“今儿我答应了萧守信来干活你没生气吧?”崔乐蓉看着埋头认字的萧易问道,这事儿是她拍板定下的,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是不和萧易说清楚,到时候怕人想多了。

“恩?”萧易抬了一下头一脸困惑地看向崔乐蓉,“我生个啥气,你不生气就成。”萧易觉得当初萧远山一家子都这样干了,崔乐蓉现在能答应下来才是真叫他有点意外的呢,但他也不笨,想想也能够明白为啥要这么干。

“其实你也不咋想让人来咱们家干活的不是?”萧易道,“我知道你心里头也不舒服也不容易,就是咱们现在还在村子里头过日子,要是你不同意当着面那些个人可能是不会说个啥,但转头之后在背地里头说点啥那肯定是会有的,之前村上的那些个长辈也是帮了咱们不少,可杨树村里头到底还是姓萧的人多,他们家不也还是萧家的人么,咱们两要是一直较真下去,怕是到时候村上的人看咱们也都要觉得咱们是个难说话的,倒不如现在先给了点台阶给人。反正就让人在这儿干活,干的好就留下,干不好到时候咱们要人走人,别人也不能说咱们不好不是?!”

说起这事儿,萧易还觉得是委屈了崔乐蓉了呢。

崔乐蓉见萧易这么说了,那也就放心了,萧易这人心底里头也是个清明的,这样才不错省的自己也多费点口舌了。

“趁着现在人多,咱们把荒地给整了之后到时候再留点人去把田给挖了,再过一段时间那可是要放水泡着了。”崔乐蓉说了一声,趁着现在挖好了鱼沟啥的,到时候放水的时候泡了只要犁了田之后也就没有那么多麻烦的事情了,而且他们家那五亩田的位子也还是不错。

“知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呢。”萧易道,趁着人多的话,到时候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挖好了,问题就是到时候人家闻起来的时候他要怎么回答才是真的,是如实地回答呢,还是编了其他的话来说。他也正在想着呢。

“阿蓉,你说咱们到时候找人挖田,这挖出来之后,人家要是问咱们干啥,你说咱们咋说呢?”萧易问着。

“那你觉得是要咋和人说的?”崔乐蓉也没有回答萧易的问话,转而是看着他,问他的那点想法。

“我觉得吧,人家要是问了,咱们就怎么做的怎么回答呗,咱们要是今年稻田养鱼真的能干的不错的,等到明年肯定是会有人跟着一起弄的,与其藏着掖着倒不如是直接老实地和人说了,这信不信就由着人去了,你看咋样?”萧易说道。

他绝的到时候问的人肯定是不少的,他们要是藏着瞒着用了别的谎话来说,早晚也是要被人知道的,倒不如是大大方方地说他们打算稻田养鱼,弄不弄也是别人的事情,那可不是他们没说过,而且这方法他也是要和人明说的,他们就是想着这么干了,到时候成了亏了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旁人要是跟着这么干了,到时候真要是亏了,可不能怪到他们头上来的。

“这主意不错。”

崔乐蓉见萧易也是有了自己的成见,也就不多话了,闲着没事也拿起了针线开始做衣衫,别看现在天还冷着,等到暖和起来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八亩的荒地开荒时间也差不多用了十天左右的功夫,等到十天过后,那原本杂草杂树重生的地方一下子也已经换了个模样。折腾的十分平整,而且该挖的载种果树的坑也都已经给挖好了,也松了三亩地的土,到时候用来种庄稼也好还是种菜也好那也是十分方便的,等到这地一开垦完,萧易也就点上了火粪慢慢捂着,转而又是让人给帮着挖起了田起来了。

这一挖也就挖出了一个热闹来了。

这犁田倒是犁过的,但这一挖田,这是打算干啥呢?村子上的人也有不少说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是日子过的实在是太好了,就开始干起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来了。

听到了那些个闲话的萧太公也是跟着一同过来了,站在田埂上看着这些个在田里头干活的人眉头皱的几乎是能够夹死一只苍蝇的。

稻田里头还留着一些个水,开挖的时候还真是弄出了不少的好东西,像是黄鳝泥鳅啥的,甚至还抓住过一只一斤左右的王八。

崔乐蓉对于黄鳝泥鳅啥的那也十分的喜欢的,所以基本上挖到的时候,他们也给放进了水桶里头,毕竟这田是人家的,里头出的东西也是人家的,数量不算太多,但也足够吃上两顿。

“阿易啊,你这娃子闹腾着田这是打算干啥呢?”萧太公看了许久也没看出点啥名堂来也是忍不住问了,这刚不是开完了荒地又开始折腾地的,这是打算闹个啥啊。

“太公,我打算开点鱼沟,到时候种田养鱼呢!”萧易笑着对着萧太公说道,他也是想好了不藏着掖着,就连崔老大那边,他们也是说好了,到时候他们就干自己的活,要是有人上来问也就不隐瞒着自己的打算,升米恩斗米愁的,指不定等到自己这儿赚了银子之后就会有人觉得自己藏着掖着不告诉人就是想着不让别人挣钱的。

“啥?”萧太公觉得自己这是听错了,“你这娃子打算在田里头养鱼,你这不是糟践着东西么!这好好的田都被你挖成了这个样子,这得少种多少秧苗啊,你这养鱼养在田里头的,你就不怕鱼苗都把你家的稻谷给吃了啊,这哪能这样糟践着东西的,都是在胡闹嘛!”

“太公,我这哪能胡闹呢,你想这种了田还能养了鱼,到时候还能多卖几个钱呢,这咋不好啊?”萧易笑眯眯的也不生气,萧太公现在所说的话那就和当初他媳妇对着自己阿爹所说的时候那反应是一模一样的,他也算是见过了当时的阵仗,所以现在应对起来的那也是游刃有余的很。

“你这个后生啊,你这是咋想的呢,这鱼吃草的,你这要种了稻又要养了鱼,到时候你自己说说你这还能剩下个啥?到时候指不定就啥也不能剩下了,你没了稻谷,你们这一年吃个啥?”萧太公问道。

“真要是这样,这还不是剩下鱼么!”干活的人里头也有人跟着起了哄,他们对于萧易这样的做法那也是不怎么看好的,所以见萧太公现在训斥着萧易胡闹的时候,他们中不少人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萧易要咋干他们可是不管的,他们只管干活,反正干了活这有工钱拿就成了,别的也管不了那么多,毕竟人家一门心思想这么干的,他们难道还能够拦着不让干不成?

“瞎闹!”萧太公又训了一句。

“太公你别生气,我就想试试,这第一季的时候我先这样搞了试试,要是能成往这不也多了一个法子能多挣点钱么,这要是不能成的,那我之后还是规规矩矩地种田,你看成不?”萧易对着萧太公一脸诚恳地道,但他也知道基本上这是不成的,毕竟这鱼也得养到第二季的稻谷好了之后再放水卖了才成的,光是养一季稻的时间能养多大呢,到时候就算是卖也卖不出几个钱,好歹先把这事儿给混了过去再说。

萧太公听到萧易这么说了,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个小子是一门心思就想这么干了,自己劝也劝不了,干脆地也就懒得劝了,但是转念想想吧,萧易这话说的倒也的确是没错的,这事儿要是真成了,往后村子里头的人跟着一起这么干了那还真能多赚点钱,要是不能成的,现在损失的也就是萧易一个人,自己劝都劝过了,这孩子也是半点不听的,那他也实在是没了法子,有些事情也真的是非要等到撞了南墙之后才知道老人的话那也是个有道理的。

“成成成,我劝不住你,人老了说啥也不听了。”萧太公摆摆手,“不过你这孩子这话说的也对,这事儿要是成了,咱们村上的人指不定明年都是要这么干的,就看你了啊!”

萧太公这么说着,背着手慢慢地溜达回去了。

余下的看了热闹的人见萧太公也走了,也觉得没啥热闹好看了,看了没一会就跟着一同走了,留下在田里头干活的人接着干着,心里面对于萧易刚刚所说的话那大多都是嗤之以鼻的,这样的事情哪里是能这么好办的,只怕到时候萧易两口子肯定是要在这上面折了本的,这要是一亩田这么干了也就算了,还把每一亩田都这样干了,到时候要是稻秧被吃了个精光,只怕这两口子就只有蹲地哭的份儿了,也不知道到时候那鱼还能卖多少钱呢。

萧易也知道村子里头这些人心里面是咋想的,他也不多话,还是该怎么干怎么干的,背地里头笑他的那点话也完全当做没听到,倒是萧大柱一家在给萧易家干完了活之后,兄弟两人趁着春耕还没开始的时候就一起下了田,仿着萧易家的田挖了一样的鱼沟鱼道的,打算用一亩田来试试看,还和萧易他们约定好了到时候买鱼苗的时候也带上他们一起买。

萧大柱他们这样的做法在村子上也没少人在背后笑话两兄弟傻,说他们一家子就是因为跟着萧易两口走得近了这才被这些话吹得一听就啥都信了,到时候肯定是要吃了大亏的。

面对这样的话,萧大柱一家子也不说啥,还是该咋样咋样的,反正没当着面说的就全当做没听到,反正两兄弟就是想着你们自己不干的也别妨碍着人家不是,我们想要咋干折腾的也都是自己的田地,就算是真要较真起来也和别人没啥关系。

萧易一家子也是如此,把当初预定好的果苗弄了回来之后载上,又是买了不少的鸡苗,猪苗和几头小羊的,还有于氏也给抱来了一头小狗,这原本有些冷冷清清的家也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而崔乐蓉则是一心扑在了辣椒上头,把之前从老费头哪儿弄来的辣椒种子给弄开,把里头的辣椒籽弄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好了,打算等到天气再暖和点到时候就好泡了种子育苗去了。

萧易原本对于这玩意还是心存芥蒂的,之前是那年轻人所说的话都还记挂着呢,说这玩意有毒啥的,他就怕到时候一个不小心的要是中毒了咋办,但他这点芥蒂也就在崔乐蓉弄完了辣椒籽,用辣椒给他做了一顿水煮肉片之后,那就啥也不说了。

那鲜嫩的猪肉,加上底下配着的爽脆的豆芽和空心菜,最后那淋上的热油,那滋味真是绝了,那水煮肉片里头还有花椒,麻麻辣辣的,让人吃着完全就是停不下嘴的,就着那一份的水煮肉片,萧易一个人吃了整整两大碗饭,最后还辣出了一身的汗水,却又觉得十分的痛快。

这玩意可真是好啊,要是冬天最冷的时候吃的话有这个的存在,那吃完一顿饭整个人身上都能暖和了,再加上辣椒也有去湿气的功效,萧易也觉得这玩意得种点,到时候卖不出去没关系,留在家里头自家吃也成啊,只要一想到那辣辣的感觉,嘴巴里头就忍不住一阵口水分泌了。

------题外话------

话说最近特别想吃水煮肉片水煮鱼啥的,水煮肉片也就算啊,一想到一个人去外头饭馆里面点一个水煮鱼一个人吃的话,我觉得肯定是要被围观的==一到夏天胃口特别棒怎么破,我还是想减肥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