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二十九章 摒弃

也不能怪崔十六同意花大婶的提议,这也实在是被逼出来的。想他中央村的风评也是一直都不错的,可就是这样风评还算是十分不错的村子结果却是被人那样地对待着,他的心中哪里是能够高兴的,之前和杨树村闹出来的事情就已经让他觉得颜面上十分下不去了,不过好歹杨树村的那个里正萧大同还是个知情识趣的人,还特地来道歉过,可现在高山村的事情接着出来,崔十六也有打算接着这一次的事情让所有的人都瞧瞧他们中央村也不是这样平白给人欺负的村子,而且现在还是在正月头上呢,王根清这么闹着的,这算是个啥意思?!这不是给他们整个村上的添了晦气么!

崔十六也不是那么说到就直接要把人集合起来上门就要讨公道的,毕竟现在还在正月,指不定家里面随时还可能有个亲戚在,所以也就是寻了人,说是吃了午饭之后在村子里头的祠堂集合。

崔老大心中也觉得有些不妥当,这原本是他们一家子的事情,现在却闹的倒像整个村上的事情,他哪里好意思。

“这事儿不好吧,没得让一个村上的人都跟着一同闹腾起来不是?”崔老大对着花家一家子说道。

“哪里不好,老大哥你就是这样的敦厚这才闹的人人都欺负上门了,我觉得这主意再正不过了!”花大婶对于自己的想法那是直接拥护到底的,“阿萍就不是咱们村上的人啊,你们两口子就是实在是太敦厚了这才被人一直欺负上门来,杨树村那事儿我们就不提了,好歹那杨树村的里正还找上了门来同里正掰扯过的,说是没管好村子里头的事情这才闹出这样的事情,也保证了往后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可他高山村干的那是个人事么,干的可比杨树村干的还不像是个人事呢,要是这么下去咱们村上的姑娘往后还要不要嫁人了,说起来咱们村上有好几个媳妇的和高山村的还是沾亲带故的呢,就不能出了这种事情,一个王根清也就算了,要是出来一堆这些个不省心的人,咱们中央村往后哪里还有啥的脸面在外村人面前抬头的?这不是要被人欺负死了?我觉得咱们就应该团结起来闹上门去,也该让人瞧瞧咱们中央村的人那也不是个好惹的!再这么畏畏缩缩的,咱们可都是要被人当做软蛋了。”

花大婶说完这一切的时候朝着崔乐蓉道:“阿蓉丫头,你说婶儿我这话说的在理不在理的?”

“当然是在理的!”崔乐蓉点了点头,她对于这个有些泼辣的婶子那也是十分的喜欢的,就是喜欢花家婶子这样的人,该出头的时候就该出了头,平时的时候又是个知礼的人。

“看吧老大哥,你看咱们阿蓉丫头也是这样说的,你还觉得我这主意不正?”花大婶说着还有几分的得意洋洋,“我这主意要是不正哪,你觉得里正能听了我的去,肯定还是觉得我这有几分的道理才这么说的么!”

“阿爹,婶子这话可是十分的主意正着呢!”崔乐蓉朝着崔老大说道,“咱们不提村上的那些个事儿,就是阿姐的事情也应该闹上一闹,让高山村的人知道他王根清卖了孩子和咱们家断了关系,要是咱们这闷声不吭的,往后王家的人说起来还都是咱们的不是了,觉得咱们凭空捏造的呢,这算起来咱们家可不是要吃上一大亏了?而且嫂子说的也没错,阿姐不仅仅是咱们崔家一家的女儿,也还是咱们中央村上出去的闺女,这被人折腾成了这个样子,要是不闹上一闹让人长长记性,只怕到时候什么人都是要欺负到头上来,说起来咱们村上也没有啥面子,不说旁的,咱们村上那么多户人家,有女儿的有多少家?这差不多每家都有女儿吧?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到底也还是身上掉下来的肉,难道说扔就真的扔了个干净?咱们村上就该做出个态度来,告诉那些个嫁了的没嫁的姑娘知道,受了委屈被人欺压咱们村上也不是白白看着人受苦的!而且咱们村上团结起来,这对于里正叔公那也是有好处的,像是一盘散沙一样的可不成,那往后就会有今天我欺负你们中央村上出来的姑娘,明天就能欺负你们中央村上出来的汉子了。”

崔乐蓉也没打算就这么白白地送出去了二十两银子也一声不吭的,就算村上没出面,她也得带着她们一家子闹上王家去,她就是要让整个高山村的人都知道王根清那人的德行,而且只有这闹了一出之后才能够让人都知道她姐的孩子已经彻底和王家没关系了,让王家也不能以后借着借口上了门来。

“阿爹,难不成你觉得王根清拿了银子之后就能够消停了?哪怕是王根清能消停了,那王家呢,你说王家那些个人那可都不是啥省油的灯,他们要是真能消停才有鬼呢,咱们难道就这么一直闷声不吭等到人上了门之后才和人说——你家儿子把孩子给卖了,我们这些个当外公外婆的看不过眼所以把孩子给买了这样的话不成么?到时候厚脸皮如王家的,说不定也还会再闹个不停呢,既然如此咱们先截断了人的后路呗!”崔乐蓉道,“阿姐委屈了那么久也该是要扬眉吐气上一回了,你说是不是?”

崔老大一听自己女儿这话也觉得有道理,的确是这样子,王根清这样的男人就已经让他厌恶到不行了,他这一辈子都没遇上过这样的事情,就王根清这样的人想来那王家也都不会是个省心的人家,要是王家的人再闹上门来,到时候难道还要他们费尽心思去应对不成?!那日子还要不要过的?!

“可不是,这人都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了,我这辈子活到这么大的一把年纪了也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人呢,这钱被人拿走了还能和自己说往后还能再赚回来,可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家,那压根就是不要脸的人家,什么事情是干不出来的呢!”

郑氏道,她当然也是心疼钱的,但钱要是能够换来往后安宁的日子这样撒了出去也就撒了出去了,可就怕这钱撒了出去之后这王家像是个吸血虫一样死命盯着不放了啊,那她家这有多少的家底能够被人一直盯着不放的,这不是成心找事儿么。

“我就觉得阿蓉这话说的不错,村上能帮着咱们家出面那是情,这要是不出面也是个理,咱们也不能强求。但咱们自己家那肯定是要上了高山村去说说理的不是!可不能让人再三番五次地上了门来了,咱们还要过自己的日子呢,这休书和文书都已经写下了,他王家也就是和咱们家没啥关系了,咱要是不去往后这家里头怕是都不能好好地过了日子了!”

“中!那是定要去的!”崔老大一拍大腿道,“咱们先等等看看里正哪儿怎么说,要是他们不打算去的,咱们明天一早就上了门去。”

“算上我们一家子!”花大婶急忙开了口道,“阿萍这丫头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现在被人欺负到这个地步了,刚刚也没得给出了一口气,明天我肯定是要上门骂上几句的!”

她刚刚就想着上前好好给人点颜色瞧瞧了,就是因为怕耽误了正事儿这才没动手而已,现在那王根清还有那王家也已经是和崔家没啥关系了,那明天上门的时候不管是骂还是啥的可都不用顾及个啥了,她怎么能不去的,就冲着他们一家子和崔家的交情就不能置之不理,要不然可就成了崔老二那种玩意呢,要知道她可是一直都看不起崔老二的。

“成啊,有婶子在我们这底气也就更加足了,到时候我可就指望着婶子你来打了头阵了!”崔乐蓉笑眯眯地道。

“那还用说的!”花大婶拍着自己的胸口就把事情给应下了,“成了,你们就等着吧,反正村子里头不出头往后咱们就自己出了这个头就成,总是要给人看看咱们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不是?”

花大婶看着崔乐萍那一张脸还是有些煞白,急忙出声安抚道:“阿萍,你得听婶子一句话,你得看开了才成,王根清这人不是个东西咱们往后也是没了关系了,你就好好地过日子,往后也还能够遇上更好的。你看你阿爹阿娘弟弟妹妹的可都是帮衬着你呢,这样多不错啊,咱过日子就是要往前看才成,你说是不是?”

花大婶虽说性子是个毛躁的,一有事儿的时候肯定是要跳脚的,但对于崔乐萍,她还是怜惜更多一点而且一个女人经历过这事儿可得多伤心呢,这要是看不开指不定还要做出什么事情来呢。她可不能让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姑娘就这么给白白糟蹋了。

“婶儿,我知道呢。”崔乐萍看着花大婶一眼,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倒不是她不愿意扯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来而是在现在这个时候她就算是想撤出一个笑容来那也是完全做不到的事情,她轻轻地说完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是扶着自己的肚子,领着孩子走去了别的屋子里头。

“咋啦这是?!”花大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刚刚这话也没说错个啥不是,咋地阿萍就这个样了呢?

“你这婆娘还说个啥呢,没瞧见阿萍这孩子心里头难受么,”花大勇对着花大婶道,“你这要劝着也不该当这现在这个时候来闹腾不是,咋地就这样闹了呢?!你这不是给那孩子心口上插一刀么!”

花大婶被自家男人说的也有点莫名,“我这不是好心么!我就怕阿萍想不开不是,这孩子从小就是个苦命的,咱们更是要好好地劝上一劝不是?我就是这样想的呗。”

花大勇也不知道应该是怎么说自己这个婆娘了,平常看着也是个十分精明的,咋地到了关键的时候就这么地犯傻了呢!

“花大哥你也别说嫂子,嫂子那是好心。”郑氏急忙劝道,她和花大婶也是当了这么多年的邻居了哪里能不知道这个嫂子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刚刚那些个话就是出自好心的也没有别的意思,别说花家嫂子要这么劝上一劝,就连她这个当娘的也是想要劝上一劝的。只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都怪那天杀的王家。

“花大哥嫂子,一会我把银子还给你们。”郑氏也想到一个要紧的事情急忙道。

“咱们家现在也没到用钱的时候不是,你们这么着急地说这事儿干啥,可别干出啥傻事儿来,现在家里头又多了几口人吃饭,你们可不能干那卖了口粮的事情!”花大勇急忙道,“就算你们给了我也肯定是不能拿的。”

崔老大听到花大勇这么说的时候心中也是有几分的激动,想想自家二弟的样子和花大勇的样子,崔老大更是觉得花大勇倒是比起自己那个弟弟更像是自己的亲生弟弟一样,尤其是刚刚那个时候,他那弟弟半点也不帮衬着也就算了了甚至还找了那些个借口,想到这一点崔老大的心中那就更加的难受了。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可自己的亲弟弟还比不过一个邻居呢!

崔老大心中对花大勇的话也是觉得感动的很,“花大哥你放心,我现在也不能干出这种啥事儿来不是么,我这自己挨着饿也就算了嘛也不能让自己的外孙给饿着呢,家里头还存了点银子呢。当初阿蓉这丫头上了老林子里头采着了值钱的草药,她都把银子给家里头留下了,原本是打算着等开了春之后买上两亩田地的。就是觉得王根清那技术个混不吝的,这样的人还是得提防着点,所以这才没有把银子全都拿了出来!”

崔老大这话一说出来,花大勇也是点了点头。也是,财不露白么,再加上王根清那样的人还真能够满口要钱的,也难怪老大哥是要做出家里头没钱的样子来提防着人了。

“是啊,我们就是怕一下子把银子都拿出来了之后王根清那畜生又会缠着闹着,这才有了借钱的事情,”郑氏也急忙道,“花大哥和嫂子别怪着我们就成,我们这也算是逼不得已,倒是也能够看清了人,崔梅青那人也实在是不是个东西,说起来还说是亲兄弟呢,遇上要借钱的时候就是那个样子了。”

“我们哪里会怪个啥!别说你们了,要是我们遇上王根清那样的人肯定也是不肯把银子一把掏了出来,那不是白白给人宰了一刀么,你们这主意好,主意正的很。”花嫂子不以为意地说道,甚至还高兴的很,“这主意肯定不是你们两个人想的,我看八成还是阿蓉这个丫头给出的主意吧?”

“婶子,你咋知道是我的主意咧?”崔乐蓉忍不住笑出了声道。

“这还不简单,你阿爹阿娘就是个敦厚的,没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就你这人那是个精明的,这样的主意也肯定只有你做的出来!你这是不是也是想算计你那个二叔一把?按我说老二也实在不是个东西,怎么说也是侄女和外孙呢,叫起来他还不得应上一声小外公的。”

“这可不能怨得我,”崔乐蓉摆摆手,“虽说二叔家干的那些个事情也的确是一直不咋厚道,但人家不厚道我也不能跟着干这种不厚道的事情不是,我就是想着不能让王根清敲见咱们家里头存着银子,别让人觉得二十两银子都能够眼睛也不眨地就能拿出来,那到时候被人赖上那就不好了。至于说算计二叔家也算不上,二叔虽然这人不咋地但和我一直不对付的人也还是二婶,再说了,怎么说也是一家人,也不能干出那么昧良心的事情,今天要是二叔当着里正叔公的面还能够帮着咱们家一把,咱们也没说过一定要掏出多少两的银子来不是,二叔真要是能这么干了,也能够让里正叔公高看上一眼,说出去我们崔家也算是兄友弟恭,二叔家几个弟妹的事儿也能够有些好的传闻,只可惜二叔太短视了没瞧见我家给的台阶。”至于往后外头是要怎么传的,崔乐蓉才不管呢,这给的台阶都不愿意下,难道还想着让她再给几次的台阶不成?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好事呢!

“也是,你二叔就和你那奶奶和他那媳妇一个德行,都是个扣钱的命!也活该了他那几个孩子的婚事不好说,这事儿也不是你们的错,当初都已经做错了也还不认错的,后头也不来道个歉的还在外头乱传哪些个话,找不到亲家和婆家那也是他们活该!”花大婶道,她是早就已经看崔梅青这人不咋地了,今天这事儿一出之后那就更加看不上眼了,还是老大哥一家子倒霉,咋地就有了这样的兄弟!

郑氏也回了一趟里屋,摸出了七两银子出来,郑重地交到了花大婶的手上道:“且好好收着呢,咱们乡下人家攒点银子也不容易,我家这要不是阿蓉这丫头能干,也不能攒下银子来。”

“可不,我打以前就一直说着阿蓉这个丫头是个能干的!”花大婶接过了银子,小心翼翼地收好了,脸上也带着笑道,“你们就放心吧,往后肯定是有后福的。我也不往外头说这银子的事情,你那婆婆也是个吸血虫呢,要是知道你们这手上有银子,肯定是要闹个不消停的。她呀,就整天想着从你们的手上挖点银子去贴补老二家和几个女儿家,一点也不顾及和老大哥的情分。”

郑氏听到花大婶这么说的时候,心中也是有几分的高兴的,就知道这个嫂子是个精明的。这银子的事情往外一说,首先不能消停的就是她那个婆婆,现在他们两家闷不吭声的没人晓得那就没人打了主意,那是最好不过了。

“那成,先这样,你们也辛苦了一个早上一会赶紧收拾点吃的,下午那朝你们也别去了,村上那些个人之中也不少长舌头根的,你们要是去了还指不定要说个啥呢,我看到时候就让大勇和大龙去探探口风,这村上的人要是要当软蛋咱们也不管,咱们就只管自己的明天直接砸上了门去就成。”花大婶看着日头也不早了,忙对着崔家一家子道,“要不,今天上我家吃点?反正我家也没啥人来。”

“那哪成,一会我们这不是还要商量事儿呢,再说了我们家那么多人,你自己去做饭吧,一会我这儿也得做饭去了,阿萍哪儿我也得多看着一会呢!”郑氏急忙推脱,她家那么多口的人哪里还意思去了花家吃饭,“你们要不还是来我们家吃点省事儿,也省的做了不是?”

“别,我家还有好些个菜没吃完呢,这日子虽说还冷的很,但也不能多放不是,我先把家里头的菜吃吃完再说,往后总有机会的。”花嫂子急忙拉着自家男人和儿子回家去了,深怕自己晚走一步就要被郑氏拉着在家里头吃饭一样。就像是郑氏不好意思在花家吃饭一样,花婶子也不好意思在崔家吃饭,现在崔家多了四口人呢,这一天下来也得费不少的口粮,哪里还禁得住自家这胃口大的男人们去吃的,他们三这一顿下来都足够几个孩子吃上好几天的了,这事儿她可实在干不出来。

见着花婶子扯着人风一样地走了,郑氏的脸上也带了几分笑意,等到家里头也没了外人,一下子安静下来了,郑氏的面色这才又变得有忧心忡忡了起来,眼神也一直巴望着崔乐萍所在的那个屋子,她倒是有心想要去劝上几句,但也不知道要怎么劝,这事儿都已经这样了也只能是靠着自己女儿自己走了出来才成,自己说再多那也是完全没有啥用的。

崔乐萍回了屋之后啥也没干,就是静静地坐在一旁落泪,三个孩子也都被自己阿娘那样子给吓坏了,啥也不敢干的,就围着崔乐萍一起哭着,那一个一个红了眼眶眼睛也哭得和核桃一样的肿大。最后最小的二丫和三丫哭的累了趴在了炕上睡着了,大丫这孩子虽是在哭着,但也关注着两个妹妹呢,还小心翼翼地扯了被子给她们给盖上,瞅着两个妹妹睡着了还是不忘拽着阿娘的衣角,大丫就像是一下子长大了一样。

“阿娘,是不是阿爹不要我们了?”大丫脆嫩嫩地问着,她不懂什么是要卖了她们,但是看到外婆刚刚给阿爹钱了,那一串的钱啊,过年的时候外公外婆还有二姨给了红包,那里头就装着几个一样的,三姨说有了钱就能够上镇上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了,阿爹拿了那么多呢,肯定是能买好多东西了,而且刚刚阿爹扯着她的时候都把她给扯疼了,最后走的时候也没瞧她一眼,在大丫幼小的心中,她觉得似乎以后就不会再看到阿爹了。

“是啊,你阿爹不要我们了,以后你和妹妹们都要和阿娘在外公外婆这儿过了。”崔乐萍对着大丫说,“以后你阿爹就不会再来找我们了,我们也不会去找了你阿爹。”

大丫似懂非懂地看着自己的阿娘,她歪着头像是认真地想了一想,道:“阿爹不要我们的话,那我们也都不要阿爹吧,以后我会帮着阿娘好好地看着两个妹妹的。”

“真是个乖孩子。”崔乐萍摸了摸自己女儿的脑袋,心中也已经有些释然了,不管怎么样日子也还是得过下去的。

过了午饭之后,被崔十六通知到的人家也都往着村子里头的祠堂而去。要说村子里头的祠堂那还真是没用过多少回,一般都是有正经事情的时候才会开了祠堂,比如是徭役一类的事情的时候,现在整个大越也是国泰民安的很,也没啥徭役的出来,所以村子里头的祠堂也都是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开上一回,平常的时候也就进去打扫打扫来用的。今天崔十六是把家家户户都给叫上了,等到了祠堂里头一看这阵仗,村上的人也基本上都傻眼了,这是闹了啥了啊,左右一问也没问出个啥来,心里面那就越发的忐忑了。

崔十六也是看着人差不多都到齐了这才从门口慢慢悠悠地踱了进来,村上的人一瞧见人就开始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叔公咋回事儿呢?”

“叔出了啥子事儿了,咋地就把咱们都给叫了起来?是不是官家要征徭役还是啥的?”

“徭役,不能吧?这才刚刚开春呢,正月都还没过征哪门子的徭役?”

“叔,你倒是开口说上一句啊!”

崔十六背着手慢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对于那些个七嘴八舌的话也全然当做是没听到一样,等到走到了正中央的时候,他这才伸出了手做出了往下压的动作来,伴随着他这个动作,那些个忙着问的人也一下子不出声了。

“大家伙听我说。”崔十六把那些个声音给按压了下去之后这才开了口,“咱们中央村的人那一直以来都是和善敦厚的,但是咱们村上的人也不是啥好被人欺负的!”

众人听着崔十六的话,忍不住是面面相觑了,这话说的,到底村上是出了啥子事情闹的人开了祠堂来正经说这个事儿了?

“原本这事儿也不该我这个当里正的插手,但今天我也实在是看不过眼了,我就觉得吧,我们村子上的人要是再这么闷不吭声下去早晚那都得是要被人欺负了去的,咱们村子上那么多的汉子也不能一个一个都成了软蛋不是!”

“叔,到底是啥事儿你就开口呗,咱们这大老爷们的怎么地就成了软蛋了呢?!这不能吧!”

“成,我就和你们好好叨叨,”崔十六被人这样打断了一句也不恼火,而是顺着人的话开了口道,“咱们村的梅林大家伙都清楚是吧?!”

“梅林啊,本分着呢,就是忒倒霉了点,你说这才多少日子家里头可是出了不少的事情了!”有人开了口道,都是一个村上的,对于那些个家长里短的事情那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背地里头也没少拿出来说嘴,不管在背地里头是咋说的,但觉得崔梅林这人还真是不错的,就是倒霉了一点,也不知道是走了啥霉运了。

“前两天不是还有萍丫头那婆家过来了么,可别说,梅林一家子也不知道是招谁惹谁了,阿蓉丫头那婚事就闹成了那个样子,现在大丫头哪儿又闹上了。年前的时候阿萍不是带着三个孩子回来了么,我可是去瞧了瞧,那王家也真是有够造孽的,一个一个孩子都瘦得和猴儿似的,能养活着也算是命好了。”

“可不,听说阿萍就不想回了婆家了?我还听说她男人和他们村上的一个寡妇不清不楚的呢,这事儿说是那高山村上的人都清清楚楚的,也不知道那寡妇还要脸不要的,咋地就干出了这种事情来了呢,这有婆娘的男人还要勾搭的!也难怪阿萍不乐意回了婆家了。”

七嘴八舌的八卦声一下子就从跟着一同来祠堂的女人们的口中说了出来,这些人那一双眼睛那可都是雪亮亮的,说起事情来的时候那一张嘴巴更是上下一碰利索的很,而且这话匣子一打开之后就完全处于关不上的姿态。

崔十六也是被这些个娘们所说的给打断了,而且还接不上啥话来,只能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这才把这些个愈演愈烈的声音给压了下去,但彼此都交换了一个都了解的眼神。

“叔,梅林家的事儿我们都知道,但你说这个干啥?”不明所以的人也不是没有的,想他们这里正十六叔那也基本上都是不说人闲话的人,而且现在提出梅林家的事情这是干啥,帮着人出头?不能吧,他们这村上的人虽说大多数都是姓崔的,可这到底都是别人家里头的事情,轮不着他们吧?!

“你们不知道,今天高山村那王家的来了人,进了门就要抢了人去卖!”崔十六绷着一张脸道,“虽说这事儿的确是梅林家的事情,你们都是想说这事儿和你们没关系是不是?!”

听闻崔十六这么说的人也有些意外了,他们相互看了一眼,这事儿还真是有些不知道的,一个一个的也没说话就等着崔十六把话说完。

“这事儿不是我这个当里正的,当长辈的人拿乔,咱们村上的人大多都是管着我叫一声叔,我这当了也不是一两年的里正了,但我还是头一次瞧见咱们村上的人被人欺负到这个份上的!阿蓉丫头的事情,好赖那杨树村的里正还特意地上了门来说道过,还道歉过的,这事儿咱们也就不提了。但阿萍丫头的事情在我看来,那分明就是高山村的人压根没把我们中央村的人看在眼里!”崔*声地说着,“你们想想,我们村上和高山村的人家不说是有直接关系吧,但多多少少也有那么一两个亲戚是在高山村的吧?他高山村的人就是这样对着我们中央村的人的?阿萍丫头是咱们村上出去的丫头,今天能有她高山村的人苛待着我们杨树村出去的姑娘,回头还闯进了岳丈家里头要把人给卖了,那改天就能够有别的人这样对着我们村子上另外出去的姑娘也能后闯进你们任何一家里头要抢了你们的外甥和女儿去卖,难道你们就眼睁睁地看着,真的就成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成?!”

崔十六这话问得也有些诛心,在祠堂里头来的人家基本上家中都是有那么一两个姑娘在的,出嫁的人家也是不少,过的日子还算不错的也有,日子难熬的也有,一听到崔十六这么说的时候,那些个觉得自家姑娘嫁的还不错的人也开始担心着现在自家姑娘日子过的还算是不错,那往后会不会也过的这样好?那些个自家姑娘日子难过的,也基本上都是出自婆媳之间的问题,婆家家里头也不是只有一个儿子的,这大伯小叔或者是姑子之间的总是会有不少的事情发生的,到底不可能一碗水端平,自家姑娘自家是当女儿看的,到了婆家那边有几个是真的当做自己生的姑娘来看的,多少婆婆都觉得媳妇是外人呢,要是往后也是这样了,那可怎么整?这么一想之后,心中不免地也有几分戚戚焉,觉得原本还在看着崔家热闹的自己还真是有点不大厚道了,人家都这样了自己还在背地里头看热闹呢。

“我这个当里正就觉得,咱们中央村的人就该集合起来,这一次不光只是为了梅林家出头,咱们也是为自家的姑娘出头,就该给人瞅瞅,咱们中央村出去的姑娘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受了委屈那也是有村子里头的人帮着出头而不是被人想咋地就咋地的!你们觉得咋地?要是觉得不成,那往后我这个当里正的也不拿这个事儿说事儿了,当然要是还有谁家的姑娘在婆家受了委屈那就自家事儿自家管着,要是你们觉得这事儿能中的,那咱们就明天一早收拾收拾上了高山村去讨个公道去,往后谁家姑娘受了委屈,咱们村上的都吆喝上一声去给人撑场子去,让人知道咱们村子上的姑娘给人当了媳妇也不是人想欺负就欺负想折腾就折腾的!”崔十六道,“咱们村上的汉子那是铁铮铮的汉子,不是可以被人随意拿捏的软蛋!”

崔十六这话一出之后,基本上就属于是一呼百应的态度了,谁家没个姑娘啊,要是姑娘受了委屈自家婆娘也没少哭着呢,要是能有村子里头撑着,哪家婆家敢做的那么的过分?!这可是好事啊,这不单单只是帮着梅林一家子那更是帮衬着自家呢,传出去他们中央村在旁人印象之中应该是也是那种不能随便被人欺负的村子,这样也好。

“去!叔,这事儿咱们可都得去呢,哪有人这样折腾咱们村子上出去的闺女的!这还要不要过日子了?阿萍那丫头也是我们打小看到大的,那可是个好孩子呢,咱能眼睁睁地看着人被人这样对待得?可不能啊!”

“就是啊,说起来咱们中央村的又不少人都是和高山村的沾亲带故着呢,有它高山村这样干事儿的么,这是剥了咱们中央村的脸啊!咱们都得给出了头去,要不然别的村子有样学样了可咋整!咱们就是得告诉人,咱们这拳头硬着呢,想要干那些个亏心事儿,得先问问咱们这砂锅大的拳头才行!”

崔十六听着众人这话脸上也是带了几分笑意,对于这样的结果也是十分满意的,是的,他就是要让别的村上的人都看看,他们中央村可不是一个可以随随便便被人欺负的村子!

当然,在这一片吆喝声之中,不和谐的声音也是有的。崔梅青的媳妇钟氏原本还以为村上是出了多大的事儿,所以也跟着来瞧了热闹,这一听到是崔乐萍的事情的时候,钟氏就一脸的不屑了。

“屁大点事儿也能说成这个样子,一群人还耀武扬威地要上了门去,丢不丢人的!”钟氏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道,哪想到她这话不说还好,这一开口嘀咕的时候,正好是崔十六让人安静的时候,村上的人也跟着没说话,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钟氏这一句话那直接就被人给听了个清清楚楚。

钟氏也没想着自己是这样的赶巧,她急忙看了看崔十六的脸色,看到人的脸色一片青黑,急忙赔笑:“叔,咱们不是这个意思……”

“是呀,你嫌弃的话不去也成的,反正刚刚王家的人上门的要卖儿卖女的,梅青都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侄女和外孙见死不救的,你嫌弃丢人也没啥大不了的。反正你家现在那两个丫头也没嫁人也没赶趟上这事儿,你就在村上好好呆着吧,往后你家丫头出嫁了闹了啥事儿,你也别到我面前来哭,我可干不出耀武扬威地上门给你们撑腰还让你们觉得丢人的事儿。”崔十六看了钟氏一眼之后就转开了头,看着旁人,“成了,这事就这么说了,要是想去的,明天吃了早饭咱们就在村头一起走,不想去的就不用去。梅青家的,你们就不用去了。”

钟氏脸色一白,他们家这是被摈弃在村子之外了?

------题外话------

昨天回来的太迟了,写了三千字的时候已经过十二点了,最近因为要搬家啥的就一直在看房子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