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根清被揍得结结实实的,花大勇也还是有些不大解恨,他也是看着崔家的这些个孩子长大的,那感觉就和看着自己女儿没啥差别的,现在眼瞅着自家闺女被人欺负到这种份上了,他能高兴的?!难怪他说咋地就这样的阵仗呢,感情就是这小子来找茬的!

“王根清你咋地就这么不是个东西呢!”花大勇把手上的孩子抱给了郑氏之后还想上去给王根清一拳,这小子欠揍的厉害。

“叔!”崔乐蓉一把把花大勇给拦住了,她倒不是可怜着王根清或是啥的,说实在话她还真是巴不得王根清被打死算了,这样的人少活在世上也能少点祸害,可怎么样也不能把花大勇给拖下水了,那王根清不是个东西,到时候万一要是讹上了花大勇那怎么办,这人还真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不是么。

“叔,没得和这种人置气,到时候气坏了自己身子还划不来呢,我们请了你过来可不是想着让你气坏了身子的。咱们先消消气!”

花大勇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原本还有几分的不爽,觉得阿蓉丫头咋地就这么地好欺负了,这人都欺负上门来了咋地还不给动手的,但冷静下来想了想之后还真是觉得阿蓉这话也是有几分的道理的,王根清这人看着就是个泼皮无赖了,连自己亲家都能够这样对待了那哪里还有半点的人性。

他这才退后了一步,但一双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等着王根清,似乎只要王根清有任何不好的动作自己就会冲上去拼命一样。

王根清心里面也是窝火的很,尤其大丫和二丫两个孩子被抢走了之后,他总觉得这手上要是没个人就要挟不了人一样,但转念一想,反正今天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是要弄了银子,不给就趁着今天是绝对不会走的。他用袖子抹了抹自己的鼻子,看到那衣袖上的一片暗红色泽的时候心中还是觉得有点不高兴,一会一定要讨了回来才行。

花大龙的动作也是很快的,只是崔十六年纪也不小了,过来的时候也稍微慢了一些。

崔十六也是觉得崔梅林那一家子真是有够遭罪的,从去年年底开始就基本上没怎么个消停的,先是蓉丫头的亲事出了岔子,接着又是萍丫头在娘家受了委屈年底的时候的带着孩子回来住了,那王家当初他也是没怎么看好,那一家子都有点精明,完全不是崔家能够应对的住的,听说前天王家的人还来闹了一通后来走的时候面色也不咋好看,今天又不知道是要闹个啥了。

崔十六进了屋子的时候,瞧见的就是王根清鼻血糊了一脸,而花大勇这个汉子气恼的厉害,崔家的人面色也都不是很好看。

“十六叔公,今天要麻烦你了。”崔乐蓉朝着崔十六道,“原本正月里头也是不想让你沾染这晦气事儿,只是村子里头最德高望重的就是你了,一时之间也找不到旁人能代替的。”

崔十六摆摆手:“村子里头的事情只要是我这个当里正的能说的上话的就没有推脱的道理。只是我这匆匆忙忙过来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个啥事儿,刚刚大龙这孩子也没有说个准出来,梅林,你说说到底是咋回事?”

“十六叔还能够有个啥事儿,这正月还没过完呢,王家这杂种就上了门来说要卖了他的亲生女儿我的亲生外孙,说要我们家不让卖那就要花钱买!”崔老大对着崔十六道,“我这也是没了啥法子,只能请了叔你来给做个见证,从今天开始我们崔家和王家就要断了关系。”

崔十六听到崔老大这么说的时候,那一张脸色也是有些难看的,他同高山村的那里正关系算不得太好,但也知道那高山村的里正是个十分好面子的人,咋地今天王根清竟然来他们村上闹出这种事情来了,改天他定是要寻了高山村的里正好好地说道说道的。

“高山村的,你这么干,你们里正知道吗?”崔十六绷着脸对着王根清说道,那神色之中也全然都是厌恶的神色,“我从来只听说过在灾害年人过不下去的时候才逼不得已有这卖儿卖女的事情出来,现在太平盛世的,你还能算是个人么?”

王根清脖子微微一缩,但也没有被吓住,“崔里正这话说的,这天皇老子也管不了平头老百姓拉屎放屁的事情,我既然是孩子的爹我就有权处置了人,再说了,我们家也不是个啥有钱的人家日子也难过着哩,姑娘家家的留着有个啥用,倒不如还是卖了,省下钱来到时候还能够生几个儿子来养活呢!”

崔十六也是被王根清这样无赖模样给气着了,这是个什么玩意啊,简直就是个败类!难怪梅林这么一个老实人都能给气得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要是他家女婿,也是要早早地被他打一顿了,和这样的人有着姻亲关系那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崔十六也懒得去看王根清了,这人就是个畜生!他转而是看向崔老大:“梅林,和这样的人断了关系那也是个好事儿,我能有啥帮得上忙的你就说吧,今天我倒是要看看这人到底能无耻到啥地步,改天我也是要和高山村的里正好好地叨上一叨,他们高山村还要脸不要了!”

崔老大听到崔十六这么说的时候心中也是一定,崔十六这话就是要帮衬着他们家了,这样也好。到时候也有个人见证,可不是他们崔家做了什么对不住人的事情,到时候就算是要上门生事也是他们占理。

“行了,你不是要谈这买卖么,那咱们就来谈这一笔买卖!”崔乐蓉看着王根清说道。

王根清听到崔乐蓉这么一说,一下子就咧开了嘴巴笑了起来,胡乱地用衣袖抹了抹脸,也不管旁人怎么看,直接大刀金马地往着条凳上一坐。

“还咋谈?一个孩子十两银子,再加上你姐和肚子里头的那个,就给我五十两就成了,旁的我也就不多要了。”王根清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甚至还带了几分“我可仁慈”的神色。

“五十两,你咋地不去抢!”郑氏朝着王根清骂道,这样的人别说是五十两了,就算是五文钱她都不愿意给。

“是呀,你还不如去抢!”崔乐蓉冷笑了一声,“你当我崔家是什么人家?穷的只剩下钱了还是咋地,你要狮子大开口好歹也得先想想清楚我们崔家是什么样得人家吧?我们要是有这五十两的银子要你的命都够了。当年我八岁卖身为奴还是得了李家太太的高看才给了十两银子,要不是李家去了京城太太赏了恩典,我这辈子也得在李家为奴为婢着呢,十两?你看看大丫今年多大?二丫三丫今年多大?啥也不能干的还得我们哄着供着,你倒是好意思说出这个价钱来,再说我姐肚子里头的,我姐要了,那才能够生出来,我姐要是不乐意要,那就什么都没有。说句难听点的,哪怕我现在去牙子哪儿买个能给我下地干活的人回来也不过就是五六两的银子而已,我这还能让人给我干一辈子的活计呢,你这心可是比人牙子还要来得狠啊!”

崔乐萍对于王根清那狮子大开口也是气炸了,五十两,他当她们是什么了。

“那和人牙子有啥不一样的,好歹这人也是你的外甥和亲姐姐不是?”王根清道,“别看是三个丫头,这长大了之后指不定还能够弄到一门好的亲事,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收到多少的彩礼呢,怎么算也算是一笔赚钱的买卖不是?”

“哦,那我要不要给你算算这一笔账,算三个孩子们及笄之后就出嫁好了,最大的还得养上十一年,最小的得养十四年,在这些个年头里面,你当孩子是不用吃喝的?衣衫是不用做的?你不会不知道孩子长大的时候那是最费的时候,这衣衫一年一做都嫌长得太快,再加上你说彩礼是吧?咱们这乡下人家的亲事能拿到多少彩礼?能有二两银子那就算是不错了,王根清,你拿彩礼来和我说事儿,是你脑子被门夹了还是你当我傻了被你随便说说都相信呢?!”

王根清被崔乐蓉这一番诘问问得几乎是哑口无言,他是知道这个女人是个精明且强悍也是个不好惹的,但面对着她的时候,王根清也是有着一股子气虚的感觉。

“王根清你也甭给我狮子大开口,我不是那样的蠢蛋,实话和你说了吧我们家也没有那么多的银子,今天和你坐在这儿还在和你说这种话那也都是看在我姐姐的面子上,不是还把你当个人看,而是不想我姐姐太丢人,你要是还这样胡搅蛮缠你还想着从我们身上割下那么大一块肉,得,你不是要卖女儿嘛,你现在就抱着三个丫头出门卖了去,我转头就上你们高山村,我天天上了你家门去闹,说起来也还是我们家占了理。”崔乐蓉对着王根清道,“你别以为我真的干不出这种事情来,到时候你家也别指望能在高山村上过日子了!”

王根清哪里不知道崔乐蓉这人的性子,她既然敢说出这种话来,那肯定是说的出完全做得到的,她说要上了高山村那就肯定是会上了高山村的,也就是说自己现在要是不让步,那肯定得不到半点好处的,要是崔乐蓉在自己还没有离开高山村之前就走了,那可实在是不好。

“那你想咋样?”王根清这样一想之后也就没有刚刚那样的笃定了,“那你说多少银子才成?”

“十两。”崔乐蓉眼睛也不眨一下地说道。

“十两不成,这也太少了!”王根清急忙摇头,“五个人你就给十两,你当打发叫花子呢!这是绝对不成的!”

“那你想多少?”崔乐蓉看向王根清。

“四十两……”王根清说着看向了崔乐蓉,见她嘴角又勾起了一抹冷笑,急忙转口,“二十两,不能再少了。你要是还觉得太多,那咱们也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你要闹你就闹去吧,我就带着孩子去卖了图了个干净!”

王根清当然也是知道这么小的孩子就算是卖也卖不出几个钱的,但是就十两银子他可真心不乐意。怎么说还是三个小的一个大的肚子里头还揣着一个呢,怎么的也得给他二十两银子不可,有了崔家这二十两银子,那他手上就有四十两银子了,那到时候日子也就更能好过一点了。

崔乐蓉看向崔老大和郑氏,端看着二老的意见,崔老大点了点头,二十两银子买断了一切,这也好,往后几个外孙就和王家没关系了。

“成。”崔老大点了点头,“那就二十两银子。”

“那成,”崔乐蓉点了点头,她看向王根清,“既然如此,那就二十两,但是咱们得白纸黑字写个分明,你和我阿姐属于和离,所以这和离书你也得签字按下手印,孩子属于买卖,我们也是要写的清楚的,免得到时候没根没据的你们王家还要来闹。”

“只要你们给钱,这些都好说。”王根清才不在意这些,反正他只要拿到钱别说是和离书还是啥的都没啥问题。

崔乐蓉看向郑氏道:“阿娘,家里头攒下的银子不多,我这里还有点钱你先拿去用,不够的地方看能不能和二叔家去借点,咱们凑凑,凑出二十两银子来。”

郑氏听到崔乐蓉这话的时候,她楞了一下,没想到自家女儿会这样说,家里银子有多少自家大女儿可能是不知道的,但自家二女儿那应该是清清楚楚才对的,咋地就说家里头没钱还要让去问人借呢,但转念一想之后这就明白过来自家女儿的意思了,要是自家利索地掏出了二十两银子,那在旁人眼中那肯定自家还是有银子的,但要是这二十两是千方百计地凑出来的,那就不会让人家里面有钱。

郑氏点了点头,转而进了里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