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余七巧实在是不知道周氏的用意,但发现她也没有啥想要对付自己的意思,余七巧心里头也就没有啥恐慌的了,毕竟就像是周氏所说的那样,她要是看不顺眼自己,直接把事情给捅了出去就足够自己喝上一壶的了,而她做出这样的态度来,怕是有啥事情想要和自己说的吧。

余七巧心里面想了一圈,但人还是装作诚惶诚恐地跟着周氏进了屋子。王玉林家算不得是个好人家,那屋子也是简陋的很,毕竟谁家有个药罐子十几年如一日地吃药,家里面也都是要撑不住的,王玉树就是那个药罐子,可他的阿爹阿娘倒也一直都没有放弃希望的,甚至最后还卖了一块田弄了彩礼给娶了个媳妇进门,就想着用冲喜的方式能让自己的儿子好起来,只可惜这新娘进了门也就一年的不到的光景,王玉树到底还是没能熬了过去,种也没留下一个,倒是留下了一个寡妇。

周氏进了屋子之后看了一眼,也就在条凳上坐了下来。

“我给嫂子倒点热茶来。”余七巧小心翼翼地道,有些吃不准周氏到底是想干个啥的她也实在是不想同周氏单独这样相处着。

“不用了,我这也不冷,今天上了门来也不是来喝着那一口茶的,你就甭忙活了。”周氏看了一眼余七巧,心道她这又不是会吃人的妖精,至于像是现在这样畏惧着她么,要不是现在家里头事情闹成那个样子,说实在话周氏还真不乐意来找了这个女人,“坐吧,我这个当嫂子的也还有不少的话想着和你说呢!”

余七巧被扯了一下袖子,也不好再说个啥只好规规矩矩地坐在了一旁,心中仍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也别说嫂子我看不起你啥的话,其实你长得不错,原等到守完了孝之后就算是要再寻个下家也是个简单的事情,毕竟咱们大越也没有啥不许寡妇再嫁的律法,只是我就是有些不明了了,你咋地就看上了我们家的老二?而且我们家那老二也还是个有家室的,正经的人也是不会想着和老二在一起的吧?”周氏慢慢悠悠道,那话语里头也有几分像是戳着刀子一样的狠戾,“你也甭同我说个啥,说实在话我虽不咋喜欢你但也不至于厌恶了你,但是你现在这个身份要进我们王家的门也是个不可能的,阿爹阿娘首先就是不许的,而且真要娶了你之后,你这算是个小的呢还是算是个啥,平头老百姓的哪里会有这档子的事情,你说是不是?!”

余七巧听到周氏这么说也觉得委屈的很,眼泪扑簌簌地往下落:“嫂子你说这些我都是省的的,是我不好,我就没指望个啥,我就是喜欢根清哥的。”

“你个傻丫头,”周氏这样说着,但这心里头却也还是对这个女人没啥好感,“你这肚子,你是打算咋整呢?玉树走了也一年多了,总不可能给人安上一个遗腹子的名头你说是不是?现在你这月份还小,再加上天凉穿的多也看不出来个啥,但等到天气一暖和之后,你这肚子也鼓起来了,到时候你是打算咋整呢?”

“我……我……”

“你也别我我我的了,就算是你再怎么我的,这也不能够解决了事情你说是不是?”周氏看着余七巧道,都能够干出这种事情来难道还没想着解决不成么,难道还想把死人当做挡箭牌不成,就算村上的人全都被人砸了脑袋也不可能相信的。

“我今天来,也是打算和你说说实话,你这肚子呢,老二也是和家里头的人说了,我那阿爹阿娘的打算呢就是把你肚子里头这一块肉给打了,往后再撇清了关系。”周氏眼睛也不眨一下地说道,“你也是知道的,我那个弟妹因为你和老二之间的事情已经气得回了娘家了现在也不肯回来,你觉得阿爹阿娘心中就没有怨着你?这几日一直都在商量着买了落胎药将你肚子里头的种给落了才好。”

听到周氏这么说的时候,余七巧倒也是不咋奇怪的,王家那两个老东西一直都是十分好面子的,王根清这个男人也实在是个没用的,但余七巧哪能就这样屈服了的,就想要这样把她给扔了,想的倒美。

“嫂子,我这肚子里头的怎么说也是王家的孩子啊,是他们的亲孙子呢,咋能就这样说不要就不要了的,我也没想着要和乐萍姐争个什么,我就想要生下这个孩子也是不成的吗?”

说的这样好听,你是个什么人,和人无媒苟合的还想要生下个孩子来,这孩子要是生了咱们王家那还怎么做人呢!周氏在心中冷哼着,但这嘴巴上说的却是另外的话:“这事儿原本我也是不打算告诉你的,可咱们也都是女人,我看你这孩子也实在是可怜的很,这才和你说了。”

“嫂子,根清哥难道也是同意了不成?”余七巧泪眼汪汪地问着,“他咋能这么狠心呢,这也是他的亲骨肉,他咋能这么干呢!”

“你也甭去管老二是咋想的,你想就算是他不想的,当着家里头两个老的面,他能说个不字么?家里头现在也不是他当家不是?”周氏叹了一口气道,“说实在话,我也挺可怜你的,咱们女人要个孩子也不容易,你看那春芳嫂子当年就是因为没留神掉了一个孩子之后,这都几年了肚子也没个动静过,这落胎药原本也是个伤身的东西,要是把那一快肉去的干净也就算了,最怕的就是孩子没落下,倒是自己先去了一条命。”

“再者,老二到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这也还没一个儿子,你这肚子里头的要是个儿子的话那还指不定得多造孽呢,唉……”周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今天就是来和你说一声,不管咋地,咱们也都是个女人,我也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你遭受这罪,只是现在二弟妹在娘家里头仗着有娘家人撑腰,压根是半点也不把我们家放在眼里了,你和老二的那点事情也都是她先说出口的,你说依着这样的情况下,阿爹阿娘还能看你有半点好的?说实在话我也不指望着而弟妹能回来,她压根就是个生不出儿子来的人而且那心眼也是恁个大。你是不知道,老二家的现在仗着有娘家撑腰,不止要老二和你断了关系还要逼着我们家分家另过呢,而且还要把所有的都拽到自己的手上,现在老二也是头疼的很。”

“阿萍姐咋能这么做呢!”余七巧道,“要是这么做了不是掉光了根清哥的脸面么!”余七巧听到周氏这么说的时候也算是了解了为啥这个女人要来寻了自己了,这压根就是指望着自己去对抗着崔乐萍呢,周氏心中肯定也是不想分家的,所以才找上了自己门来的,这心眼……

“可不是么,不过谁让他是老二娶进门来的人呢,现在肚子里头还有着一个,能耐着呢!”周氏道,“以前的时候我还觉得她是个好相处的,但是现在看来,那压根就是一个心狠的人,你说要是这样的人进了我们王家的门那可怎么是好,这好好的一家子都要被搅合散了,倒不如让老二和你在一起呢,我看你就是个不错的,打从玉树兄弟走了之后你在这家里头少爷没少受了欺压,可惜就是命不好,可惜……”

余七巧听到周氏这么说心中也已经有了自己几番计较了,“乐萍姐姐这做实在是不地道了,可到底也还是怀着孩子呢,只是……”

周氏见余七巧这么说,她也不多话有些事情多说也没什么意思,尤其是余七巧这个女人也不是个傻子,她要是真有心思那肯定也是会有自己的打算的。

周氏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衫道:“我出来也有好一会儿了,七巧妹子,我今天来也就是和你说一句,咱们做女人的也是要多为自己着想着想。”

周氏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也干脆了当地走了,余七巧在心底里头冷哼一声,什么说的好听做女人的要为自己着想,当她是不知道她来找自己说这些事情压根就是为了自己着想的,那话里话外暗示的就是让她把崔乐萍给挤了下来,为啥,不就是不想分家,觉得分家之后没淘到好处这不也有她么,这不也是没安好心来和自己说这些话的。

余七巧等到周氏走了之后,她把眼泪给擦了一擦,脸色上半点伤心神色也没有。相对地也开始思索着周氏的话了,被那两个老的用玩过就扔的态度她肯定是不乐意的,这半点银子都没出呢就想着把关系给撇了干净,当她余七巧是个什么人?!能有这样便宜的事!

王根清哪里知道自己那嫂子已经找余七巧去说了这事儿,原本他就不怎么想要打掉孩子的,现在去了崔家一趟之后王根清那是越发地不乐意了。他辗转反思了一个晚上还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崔乐萍是绝对生不出个儿子来的,而且现在的他也已经不喜欢崔乐萍这个女人了,他要和余七巧这个女人在一起!

当然这样的想法他是半点也不敢同家里人说的,说了肯定就是被他阿娘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他阿爹话里话外都还是要他去妥协,一想到这些的时候王根清就觉得自己心里头不高兴的很,这个家也已经让他越来越呆不下去了,他想着自己或许可以远离一些。

王根清很好地把自己的这些想法给掩饰好了,甚至在早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王根清还当做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

“你去镇上买贴落胎的,把事情给我办妥了,你要是没办妥,你这也别出现在我面前了。”杨氏吃过了早饭之后就朝着王根清说着,那态度依旧颐指气使的厉害,她拿出一串钱拍在桌上。

王根清把那一串钱给拿了过去,家里头的银子也都是他阿爹阿娘两个人管着的,可现在给的这钱说是一串那也不过就是在五十文左右而已,这汤药原本就不便宜,他这阿娘也是扣着钱给的呢,旁的那是半点也没打算多给的意思了。

“你听到了没?”杨氏看着王根清,觉得这小子那样子实在是难看死了,完全和一个死人似的。

“知道了。”王根清闷闷地说了一句,将碗里面最后的一口粥喝下肚子,一声不吭地走了。

“什么东西,这真是要气死我了!”杨氏被自己儿子那样子给气得够呛,好像自己这天生就欠着他一样,咋地就摊上了这么一个玩意呢!

“气死了也没辙,这还不是是你生的!”王老汉看了杨氏一眼,自己这婆娘也就只会在这里一个劲地叫着。

杨氏狠狠地瞪了王老汉一眼,觉得这老头子现在是越发地和自己对着干了。

王根清出门转悠了一圈,果不其然就在河边瞧见了正在洗着衣衫的余七巧,那一双手更是冻得根根通红,王根清看的也是十分的不忍心。

“七巧。”王根清叫了一声。

余七巧抬眼看了一眼,看到是王根清之后脸上带了几分笑意,但瞬间又隐了去,似乎十分慌乱地朝着四周看了一圈,在看到附近没有啥人的时候这才匆匆忙忙地把衣衫给拧了,端着木盆急忙地扯了王根清到了僻静的基本上现在也没啥人会去的小树林。

“七巧!”王根清握着余七巧的手感受着手掌心里头冰凉的温度,“七巧你受苦了。”

余七巧把手从王根清的手掌心之中抽了出来,小心翼翼地问道:“根清哥,你把阿萍姐接回来了?”

王根清听到余七巧这么问的时候就一阵的不高兴,面色上也没有多好看,“你说她干啥!”

“你要是把阿萍姐接回来了,我们往后就不能再见了,”余七巧说着哭了起来,“叔和婶儿要是知道我们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容下我的,只怕到时候我肚子里头的孩子也是保不住了。根清哥,要不你给我买贴药,把孩子去了吧,这样谁都不知道了。”

“你咋能这么狠心呢!”王根清一听余七巧这话就有些着急了,他这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咋地现在她要喝了药去了孩子呢,“这可是我和你的娃子啊,我还等着你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呢!”

余七巧听到王根清这话,在心中一个劲地冷哼着,却还是哭着道:“可是不去了孩子能咋地呢,等到天一暖肚子一大,我还怎么呆在村子里头啊?!到时候里正指不定就是要我的命了。”

王根清一把握住余七巧的手,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七巧,我们走吧!走的远远的!”

余七巧也楞了楞,倒是没想到从王根清的嘴巴里头听到这么一句。

“根清哥,你这是要我和你私奔么?”余七巧不确定地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