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十九章 风雨前夕

杨氏在地上嚎啕着,要是顺带在地上打两个滚,那就和孩子没啥差别了。但郑氏早就已经经历过自家婆婆章氏那阵仗,要是章氏这么干自己可能还得担忧,毕竟章氏那是自己的婆婆,所以要顾及一些,但她杨氏算是个什么,现在就连亲家都快不是了,自己还有啥可顾及的。

郑氏只是冷冷地看着杨氏,半句话也不说。

王老汉也觉得有些丢人,老妻那做派的确是有些丢人了,可在觉得老妻丢人的同时,王老汉也是觉得崔家这事儿干的也实在是有些不大地道,他寒了脸道:“亲家,大过年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非要闹到这样的地步不可的?你们这样子也太寒了人心了!”

“我们寒了人心?姓王的,你可别倒打一耙了,到底是谁先寒了谁的心的?”崔老大说道,刚刚看着自己婆娘对着那杨氏一通打的时候王老汉也是觉得解气了不少,就该这样才对!这些年他们两在王家受了多少气了,现在也该找回场子来了,那打的可真心好!“你自己刚刚听听你婆娘说的那些个话,别说我婆娘想抽了人,我都想抽了人。”

“叔,这没有那样的道理,你们提的那条件也忒苛刻了点,我们阿爹阿娘还在呢,咋能分家呢?”王根强急忙道,“我阿娘也是听到这些话气着了才会那样说,可婶儿也不该打人哪!看把我阿娘给打的,这都成什么样了啊!”

“哦?你阿娘是听到了这些话气着了才会那样说,那我也是听到你阿娘嘴巴里头说的那些个话才会动了手的。就你阿娘是有脾性的人,当我就是个没脾性的随便人捏圆搓扁的是不是?”郑氏道,“我可告诉你们了,女儿是我的命根子,当初你们求亲的时候我就说了,我们老崔家是个心疼闺女的人家,绝对不能让闺女受了委屈。现在呢,你们这是干的什么事情!你倒是瞧见我打了你阿娘了,你咋就没瞧见刚刚你阿娘也想打我呢,她挨打那是她自己没用,难不成我挨打了之后也和她似的在地上嗷嗷着,丢不丢人哪,什么德行!这上梁不正下梁歪的!”

郑氏这话说的也不是没个道理的,刚刚是她能耐所以压着人打了,要是她没有这样的能耐不也还是没能占到便宜么,这吃亏了才觉得不公平,占便宜的时候咋就不说这些,可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是啊,打架这一回事儿原本就是有人占了上风有人不占便宜的,难道打输了还得怪打赢的人太本事不成?”崔老大冷哼了一声道,“今天是我婆娘打赢了,但要是我婆娘打输了,难道我还要带着儿子上门去坐在门口嚎啕不成?你们不嫌弃丢人的,我们还嫌弃丢人的呢!再说了,刚刚你阿娘说的是个啥话你自己也听得清清楚楚的,今天是我崔家的女儿和外孙被你们苛待成了那个样子又不是你这个当王家大哥的受了苛待,你这当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你自己也是有闺女的人,要是你的闺女外孙的在婆家被这样对待,你要是能坐得住,我也没话可说!”

崔老大对王根强也是没什么好气,在他看来王家的这些人全都是一个德行的,都没有一个是好人的。他王根强自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反正被欺压的也不是他的孩子,他的孩子吃好的穿好的,他还有啥不满意的,只怕是恨不得永远都是这样下去吧,现在来说这种话,他没一巴掌抽过去就算是客气了,还有脸在他面前这么叨叨叨的。

王根强被说的也是完全说不上话来,但王根强没话说可不代表着王根清没啥话说的,他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等着郑氏,刚刚听到她这个丈母娘在哪里说着生不出儿子也有可能是在他的身上的时候,王根清心里面就已经是有些觉得窝火了,这话在村上也一直都是有不少的人说的,现在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还是从丈人这里说出来的,他这心里头哪能好受的!

“谁说我生不出儿子来的!谁说我生不出儿子来的!”王根清就像是风了一样重复着这一句话。

王老汉看自家老二那急红了眼睛的那模样也是觉得有些不好,就怕在这个档口上说出一些个不该说的话来,急忙扯住了人道:“老二啊你别着急你可千万别糊涂了。”

王根强也急了,急急忙忙地按住了人,死命地把人往着门外扯了去,就连自己的阿娘都已经完全顾不上了。

王老汉觉得按照今天崔家这样子那事情肯定也是说不成了,他想了想道:“亲家,你们说的这事儿我们是不能答应的,我们两个老的都是在的,哪有说分家就分家的。”

“不分家那就让我家闺女带着孩子在我们娘家住着呗,反正你们婆家不管人死活这事儿干的出来我们老崔家是干不出来的,往后我家闺女就带着孩子在我们家长住着。反正你们王家这些人我们是靠不住的也信不了。你现在嘴巴上说的好听要对我闺女好什么的话,当初求亲的时候我们也都是听到过的,现在我们也不想再听这么一回了。”郑氏老神在在地说着,“我看我们闺女和外孙在我们这儿住的也挺好的,就这么着吧,你们没事儿也别来了。”

这哪能成的!王老汉僵着一张脸,还想说点啥却发现自己啥也说不出口了,不管现在说个啥都觉得有些不对,而且也不等他说出个啥来的时候,郑氏就已经绷着一张脸凑过来了。

“我们崔家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我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们早之前所说的那话那最好是真的,只要我们听到王根清和那余寡妇有个啥的,我们到时候就直接告到官家老爷哪儿去,到时候你们王家的也别说我们崔家的做事太狠,我们这已经给足了你们脸面,但这给脸不要脸的事情做了我们崔家当然也就不会和你们客气个啥了!”郑氏道,“你们还是好好地想想清楚吧,这分了家之后好歹也还是有点情意在的,但这要是不分家的,这往后……”

“你……”杨氏狠狠地瞪着郑氏,一个你字咬在嘴巴里头半天,老半天之后这才吼出了一句,“我们要休妻!我们要休了她!”

要是一开始杨氏就喊着要休妻啥的,郑氏还可能被打乱了阵脚而不知道是咋反应,但经过刚刚他们也明确了王根清和那余寡妇之间肯定是有那么点把柄在的,现在杨氏喊出“休妻”两个字的时候,郑氏那是半点也不怕了。

“成啊,要休妻是不是?!老头子,去把牛牵出来,架上牛车咱们载着女儿和外孙去告状去,咱们就去衙门好好说说这休妻的事情要怎么弄!”郑氏朝着崔老大喊着,“走走走,你去把牛车架起来,我去把闺女和外孙叫上来,顺便叫村上的人也跟着一起去做个证去!”

郑氏那阵仗倒是巴不得上了衙门一样。

杨氏也傻了眼,刚刚原本说出休妻两个字的她就是想着吓唬吓唬郑氏的,谁让这老东西刚刚把自己打的这样的惨,休妻这事儿不管在哪儿那都是一个十分严重的事情,被休了的女人那是头都要抬不起来的,她就是想要用这个理由把崔家给压制住,让她们再也不敢吭气,也不再提分家的事情,就让他们这样把人给接走,可现在这动静这不知所措的人就成了她了。

王老头是是在受不住自己这老妻了,你说咋能这样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呢,这个时候提起休妻这事儿还能干啥,这不是把崔家更是往着绝路上逼着,这人都被逼上绝路了,这能让他们好受的?

“乱说个啥呢!”王老头朝着杨氏瞪了一眼,还顺带给踹了一脚过去,那一脚踹的力度也不算大,但也踹得人直嗯哼,“分家的事情是个大事儿,我们回头再商量商量,再商量商量。”

王老汉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态度也算的上十分的客套了,崔老大和郑氏也不理会,两个人都是冷冷地看着人,那样子有说不出的冷漠,这让熟悉了两人客套的王老汉和杨氏都觉得有些陌生。

王老汉将自家老妻从地上扶了起来,杨氏心中还记恨着刚刚王老汉踹了自己一脚的动作,趁着人扶着自己起来的时候伸手狠狠地掐了王老汉一把,王老汉吃疼的很,差一点就做出将杨氏直接扔出去的动作,但现在在崔家门上自己也不好做出这样的动作来,只好狠狠地瞪了杨氏一眼,用力地扯着人出去了。

王根清和王根强兄弟两人在院子里头拉拉扯扯的,王根清一张脸涨的通红,似乎要朝着堂屋里头闯进去,而王根强则是死死地拦住不让人进去,因为这一进去之后肯定是又要起了冲突的,那原本就已经不算好的气氛到时候又不知道要演变成什么样子了。

“走了。”杨氏看着自己这两个儿子,瞧着王根强的时候还好点,看到王根清的时候那是没给半点的好脸色,也怪不得她会这个样子对待自己的这个儿子,要不是他,今天至于是闹成这样么,自己那一张脸还火辣辣地疼着呢。

杨氏说了这么一句之后见自己两个儿子还不动弹,这人就更加的生气了,她拔着嗓子:“还不走干啥,等着人家留你们吃饭不成吗?”

王根强看到自己阿娘这个样子,再想想今天所闹腾的事情,也知道今天的确是不咋适合再留在崔家了,干脆地就去牵了牛架上车载着人就走了,走的时候也不和崔家的人打一声招呼。

崔乐菲和崔乐安两小子也都一直躲在一旁看着这架势呢,原本还想着要是出了啥事儿到时候要开打的话自己肯定是要出去帮了阿娘的忙的,但发现到后来的时候倒是没有他们出场的机会,偷偷瞧着看到阿娘把那杨氏压着打的时候,两个人的心中也是觉得一阵的快意,想那杨氏是个什么样子啊,到了他们崔家门前还敢这样耀武扬威的就该好好地打一打让人记个记性!

等到人一走,崔乐菲就冲进了堂屋里头,“阿娘,你今天可真本事!”

崔乐菲觉得这一段时日来自家阿娘的本事也是见长的厉害呢,以前的时候哪能干出这种事情来,但今天这样完全就是出乎她的意料啊!甚至崔乐菲还连连看着郑氏,好像是不认识一样地打量着。

“干啥呢这是!”郑氏也是被自家女儿看的有些怪不自在的,“没瞧见过是不是?”

“还真没瞧见过!”崔乐菲连连点头,她哪里见过自家阿娘动手的,当初去萧家的时候也没带着她去,说是动手了自己这不也是完全没瞧见么,现在瞧见了可不觉得有些稀罕着么,“阿娘你不知道,刚刚你动手的时候还有你训人的时候,我都觉得像是看到了二姐一样!”

崔乐安也点头,“真的阿娘,刚刚看着你,我都觉得是不是二姐假扮了你呢!”那彪悍的劲儿,脱脱就是二姐的样子啊。

“嘿,你们两个说个啥呢!”郑氏也跟着笑了起来,“你们二姐不也还是从我这肚子里头出来的,说起来也应该是你们二姐像了我才对吧?咋地,还觉得我像了你们二姐不成?”

“阿娘不是我说个啥,以前你可干不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也就二姐才是个厉害的人儿,可刚刚阿娘你也是够厉害的,说起来还是二姐教的好呢。”崔乐菲道,“肯定是二姐教了你的是不是?”

“这人哪被逼急了哪还有啥事是干不出来的,我和你阿爹要是再面下去,咱们这一家子都要被人给欺负死了,反正我们也是想开了,这该强硬的时候就是要强硬的!”郑氏道,“你们阿姐受了那么多的苦,咱们要是不帮着人讨回点公道来那哪里是能成的!”

“那是的,看看王家那一家子就觉得来气的很,都是个什么人啊!”崔乐菲说起来的时候也是带了几分的火气,“尤其是那两个老的,可真不像是个好东西。”

“成了,这话我和你阿娘说着也就算了,你一个姑娘家的可别成天挂在嘴巴上,到时候寻不到婆家了。”崔老大忙道,“这些你可别往着外头说去啊!”

“知道的。”崔乐菲急忙应了一声,她原本还想再说上两句来着,听到自己阿爹这样说了,她也就不好说了,“阿爹,你看王家这个样子,咱们家提的要求,这能答应吗?”

崔老大也吃不准,但是也不好在自己女儿面前说这种事情,在他看来没出嫁的姑娘那都是小孩子,这种大人的事情就不该让孩子去操心去,他看着崔乐菲道:“这事儿就不用需要你操心了,你还是个孩子,操心这事儿干啥。去去去,今天轮到你给家里头做饭了,可得做的好吃点。小安你也跟着去给你三姐打打下手去,小孩子家家的,可别来参合这种事情。”

崔乐安知道自己阿爹这样说就知道这事儿就是不打算让他们参合了,不管说个啥也都没用,瞅瞅时间也是快到了做饭的时候了,他也不拒绝,扯着自己三姐就往着厨房那头去了。

“你干啥呢,咋的也不帮忙问上一问!”崔乐菲被自己这个弟弟扯着去了厨房还有几分的不高兴,她原本还想再说说这事儿的,现在被小弟扯来了厨房,一张嘴嘟得都能够挂了油瓶子了。

“还问个啥,阿爹不是说了不让咱们参合这事儿了么。”崔乐安说道,“你就算是留在堂屋里头再问也问不出来个啥的,干啥还得再问呢!”

“那问问咋啦,那可是咱们大姐的事情,咱们都是一家子,出了事儿一起扛的。”崔乐菲嘴巴上这样说的,也还是打开了厨房里头的橱柜看了看,把昨天剩下的那点饭也给拿了出来,又重新从米缸里头弄了米参合了几把糙米洗了起来,一边洗着一边对着自己这个弟弟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这往后要咋办的?”

“还能咋办,这事儿不是咱们该参合的。”崔乐安才不管自己这个三姐是咋样唠叨的,自顾自地收拾了灶膛,等到她三姐把米下了锅子,加了水之后就开始用打火石把灶膛里头点着了火烧了起来,“刚刚你没听见,王家那一家子也是要脸面的厉害,虽说咱们一直说着要拉扯着人去见官啥的,可他们要是没干出点啥见不得人的事情那又何必是那么怕!”

“咋地不怕,难道你就不怕见了官老爷不成?”崔乐菲道,在她看来官老爷那也是一个十分让人畏惧的存在,别说去见了光是这样想想都觉得让人有些害怕的,哪有人不怕见了官老爷的。

“怕个啥,夫子说了大丈夫行的端做的正,那就没啥可怕的了。”崔乐安满不在乎地道,“夫子说了,官字两张口一张口是为百姓的要为百姓谋了福祉,另一张口是要上大天听,要把百姓的事往天听传达。”

“成成成,你说的有道理成了吧!”崔乐菲看着自己这个弟弟,这张口就是大道理的真是受不住,她就那么一问倒是惹来了这么多话说。

“这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那王家干出那些个事情来原本就是没啥道理的,而且王家不是一直十分害怕去官府么,想来其中肯定还是有别的缘故在的。”崔乐安说道,那一张还有些稚嫩的脸上满是老成的神色,他心中也是有着自己的计较在的,他想要好好地上学考个功名,这样谁也不会再瞧不起他们家了。

崔乐菲也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弟弟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的心思,现在的她只是觉得自己这个弟弟这咬文嚼字的功夫那是越发的深刻了,都快赶上私塾里头的那些个夫子了,还好也不是个只会完全死读书的,否则他们也的头疼着呢。

崔老大和郑氏把儿女赶去做饭了之后两个人去了大女儿的房中,大女儿现在住的屋子也是没出嫁之前所住的,现在就她和三个孩子一起睡着,那炕原本就垒得挺大的,倒也不显得逼仄,再加上三个孩子原本都还小,所以就算是四个人一起睡也还好一些,至少要比在王家的时候来的松快的多,而且这棉被也都是新弹的,厚实温暖,晚上睡着的时候再也不用冷的整个人都缩在一起了,三个孩子睡到早上的时候还是暖和的,崔乐萍这才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活着的人。

崔老大和郑氏进门来的时候崔乐萍也没觉得啥意外的,三个孩子也都躺在床上,嘻嘻地笑闹着,一张张小脸红扑扑的。

“阿爹阿娘。”崔乐萍叫了一声,让三个孩子叫人,三个孩子经过这些天早就已经和崔老大郑氏亲近了,也没有刚来的时候那样的怕生了,一个一个都甜着嘴在哪儿叫了一声,惹得绷着一张脸的崔老大和郑氏也觉得有些高兴了,这才看向自己的女儿。

“刚刚王家的人来了。”

“恩,”崔乐萍也只知道了的,可就刚刚那样的动静哪里还能够不知道的呢,在屋子里头的她都已经听得清楚杨氏那拔尖的嗓门的,想来自己阿爹阿娘也是不容易的,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得帮衬着她应对着人,“辛苦阿爹阿娘了,王家的人怕是没同意吧?”

“没,刚刚就走了,不过那老婆子被我打了一顿,可算是解气了!”郑氏在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神色之中还有了几分的自豪,有几分的炫耀意味。

崔乐萍也觉得意外的很呢,她刚刚在屋子里头听到了那些个动静,但是怎么的也没有想到自己阿娘竟会和杨氏动手,杨氏那个泼辣的从来不肯吃亏的人竟然还被自己阿娘给打了,这事儿也算的上十分的先喊了,她心中也觉得有几分的快意。

“阿娘你可真能耐!”崔乐萍夸道。

“嘿,这算是个啥!他们要是再不走,老娘我肯定还得再打一顿去!”郑氏也是十分禁得住夸奖的,真的刚刚要是王家的人还在他们老崔家里头唧唧歪歪的指不定自己还得再动手一次呢。

“不过我也得和你说一件事儿,王家现在还没答应下来,可那王根清也不是个啥好东西,看刚刚那样子,这混蛋和那余寡妇之间的事情可能还没那么的简单,我觉得这两人之间很有可能是有了个孽种!”

郑氏在说出“孽种”两个字的时候那是更加的愤怒,恨不得是趁着刚刚那个时候把王根清给撕烂了,反正那样的一个祸害留在这个世上也没啥用,干啥还留在这个世上!

“你也别往心里头瞎想,反正咱们也是打定了主意从王家脱开身的,王家的那些个破事儿咱们不理会就成,”郑氏是没想着把这些事情瞒着自己的女儿,可也担心着说了之后自己女儿是要伤心的,急忙劝道,“往后咱们把眼睛擦亮了,总还是会有好的。”

“阿娘我没事儿。”崔乐萍倒是半点也没觉得有多少伤心的,最伤心的时候也早就已经过去了,现在还有什么坎是迈不过去的,而且听到这事儿的时候她心里面也没有觉得有多惊讶,反而是觉得果然如此的,或许她早就已经想着只要王根清和那余七巧不清不楚的,这种事情也是早晚的事情而已,压根没啥可奇怪的。她只觉得王根清这人也实在是没脸没皮的很,那余七巧是王玉树的妻子,那王玉树还活着的时候他也是对着人称兄道弟的,这俗话还说朋友妻不可戏的,也不怕是往后没脸去见玉树兄弟的。

“王根清和那余七巧之间有啥事和我也没啥关系,我现在就只想要我三个女儿。”崔乐萍道,“咱们现在先等着王家看是有啥反应吧,要是有啥不对劲的地方,我们就把二妹给找来,二妹见的世面广,总是会有办法的,实在不成咱们就去见了官,到时候官家老爷肯定不会让咱们这些个老百姓吃了亏的。”崔乐萍觉得王家要是不顺着她的意思,那么她也就不会让王家那些个人舒坦,就王根清和那余寡妇的事情捅了出去,到时候两个人肯定是要受罚的。

“中,我和你阿娘也是这样想的。”崔老大道,“我们就是和你说一声,你也别瞎想,就在家里头呆着就成,别的事情你也别操心,万事都有我和你阿娘撑着。”

“恩。”崔乐萍应了一声,“王家的人我也不想见着。”

崔老大听到自己女儿这么说的时候心中也是安定了一些,反正现在在他们的眼中王家那是压根不算一回事儿,反正理亏的人家又不是他们家。

崔家上下团结一致,王家现在可就没有这么的安宁了,尤其是杨氏和王根清。杨氏是被打了之后只觉得自己脸面也没了,心中更是愤恨着自己这小儿子,在回去的路上那是一个劲地骂骂咧咧。

“王根清你说老娘真心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这才生出了你这么一个玩意来,早知道是这么一个催命的玩意,老娘我当初一把你生下来的时候就扔在茅坑里头得了,省得我这一把年纪了还得受这样的闲气。你瞧瞧你娶的是个什么玩意,找的是个什么亲家,全她妈是白虎星,这是要了我们老王家的命咯,干脆把我这一条老命给了人是算了。老娘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样的气性,现在可好了,今天这一天都把这一辈子的气性给受足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一把岁数了还被人威胁着要去见了官家老爷,我干脆回头直接拿了绳子吊死在横梁上得了,省的到时候丢了脸面了。我可告诉你,赶紧地给我把那余七巧给解决了!崔乐萍那白虎星爱不爱回来随便,老娘可不求着人,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我们老王家欠着呢,还要分了家,我分个屁——”

王老汉听着杨氏这骂骂咧咧一路,心中也也觉得烦躁,忍不住开了口:“差不多就成了,你还恁个没完了是不是?”

“咋,还不耐烦听我叨了是不是,这混账的东西难道还是我一个人生出来的不成?!我们老杨家就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人我告诉你,就是你王家的习性不好,依我看这东西就是随了你了,看看老大就从来都没有那些个屁事闹出来的,那就是随了我的。我还没和你算呢,刚刚在崔家你干啥还踹我,踹了我还当自己长了脸面了是不是,你也不瞅瞅自己那样子,打婆娘算是个什么横的,刚刚我被那婆娘打的时候你咋就没帮着我一起打,哎哟,我这命苦的哟,咋就嫁给了你这么一个老东西,生了那么一个东西出来,我这也别活了算了……”

王老汉听着杨氏那叫骂,只觉得自己那脑袋也是一阵突突的疼,心道这都是个什么事儿啊。

“成了,不就是觉得我给丢了人么,真要觉得我给丢了人了,那干脆就别要我这个儿子算了!”坐在一旁一直默不吭声的王根清突然之间嚷嚷开了,那一张脸也是黑沉的厉害。

“啪!”

杨氏想也不想地就甩了一巴掌过去,因为憋得很了自己那一巴掌打得就十分的用力,一下子把王根清那一张脸都给打偏了去。

“你个混小子倒是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的,你还觉得自己有理了是不是?就你金贵连说一声都不能说了是不是?今天要不是你咱们老王家能出这种事情么,你不跪着求饶也就算了倒还是有了脸面来说这种话了!你想要断了关系?我养你到这么大,你吃了我多少米,你穿了我多少衣,你一样一样给我吐出来,吐干净了老娘就和你断绝了关系,你要是吐不干净你别给我有脸说这种话!”

“那你说,你要多少银子?”王根清梗着脖子问道,“你是我亲娘么?我在你眼里面是个儿子么,就算我是条狗你也不能这样骂吧?你说,你要多少银子,你说了我把自己卖了都给你!”

“干啥呢这是!”王老汉一听王根清这话也有些着急了,“都是一家人咋就闹成了现在这样,这传出去也不怕叫人笑话的!”

“笑话?咱老王家早就成了笑话了!”杨氏道,“你没听见你这个儿子翅膀硬了这是要和我们断了关系啊,你还拦着我干啥,我倒是要看看他打算干啥的,你倒是把自己给卖了呀,你有本事把自己给卖了那银子拿来我就能要!你这不是要和我们断了关系么,你就拿了银子来!”

“阿娘,你就少说两句吧!”王根强一面赶着牛车一面道,“现在也不是咱们吵闹的时候,干啥一家子闹的和仇人一样,咱们还是想想这是要咋办吧。老二你也别说那种伤人心的话,阿娘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的,今天就是在崔家被气的很了这才是这样的火大,断绝关系这话可不能随便说的。咱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把崔家给稳住了,这事儿可不能闹到衙门里头去,要是被官家老爷知道这事儿,咱们一家子都没啥好受的,你明天拿点银子去买两贴药让余七巧赶紧吃了,没了肚子里头那一块肉,到时候崔家闹了也没啥可担心的了。”

“听到你哥说的了没,赶紧让那余七巧把肚子里头那一块肉给去了,她要是不喝,你给我打也得把那孽障给打了。”杨氏恨恨地是说。

王根清撇开了头不去看着杨氏,心中却是对自己这个阿娘恨得厉害,对于自己大哥所说的还有阿娘所说的,他现在也是厌恶的很,他们只想着自己,却没有考虑过他的想法。刚刚在那崔家的时候,就连那丈母娘都把生不出儿子来的事情怪到他的头上来,那眼神里头都是带着鄙夷的,王根清现在就想着生出一个儿子来给人看看,他王根清不只是只有一个块头,他也还是能够生出儿子的!崔乐萍哪儿肯定是靠不住的,肯定是崔乐萍的缘故才会一直都只生出女儿来的,说不定余七巧还真能给自己生出个儿子来,到时候他要让所有人都瞧瞧。

“看看那怂样,离了老娘你还能干啥你能吃啥?”杨氏见王根清撇着脸不说话,心中觉得气愤,更加没好气,“刚刚老娘我和你说话呢,你是聋了还是哑巴了?”

“行了,你这还有完没完了!”王老汉朝着杨氏吼了一声,“这一路上就听到你在吼吼吼的,你可真是有说不完的话,你这要是再说下去,你就一个人说个够再回去吧!老二知道了就成了,你还想干啥呢,再说下去还要说到什么时候去!”

王老汉哪里看不出来自己那二儿子正在生着闷气呢,就自己那婆娘是半点眼力界都没有就一个劲地在哪儿吼吼吼的,什么事情都要拿出来说说的,也不觉得丢人!还好这一路上都没瞧见有啥人,真要是被人听了去,那可怎么办!

“老二啊,你也别往心里头去,你媳妇哪儿的事情咱们再想想办法,只是余七巧哪儿是真的半点也耽搁不得了啊,你阿娘就是那么个性子,这么多年了你也应该知道的,她就是喜欢瞎咧咧,都是不走心的。”王老汉朝着王根清道,那态度是十分的安抚,“你大哥说的也没错,咱们现在的确得先稳着崔家,得先把事情给捂好了,否则到了衙门里头你也是要吃了苦头的。你大哥从小就比你聪明,他的话你那是要听的啊!”

王根清低着头,心中不以为然,是啊,大哥从小就比他聪明也比他精明,所以大哥不管怎么做都是对的,自己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而阿爹阿娘的眼中也都只看得到大哥的好,他的那是啥也看不到的。而且大哥还比他能生,头一个就生了王家的孙子,而他到现在才只有女儿。大哥怕也是不乐意分家的吧,分了家之后大哥大嫂肯定就不能比现在日子过的好了,侄儿侄女的也肯定不能像是现在这样要啥有啥了,所以大哥也就巴望着他能够让余七巧把肚子里头的娃子给打了,到时候崔乐萍回来了之后大嫂也能够接着享福,有啥事情都推给人做了,只怕大哥还巴不得他再生下一个女儿来呢,到时候分家的时候,大哥也能多分一点。

这样的想法萦绕在王根清的脑海之中,就像是一个死胡同,让他走进去之后就再也走不出来了。王根清只想着这个家实在是让自己太难受了,家里头没一个人都是真正为了自己好的,大哥话说的好听,事实上也不是全然为了他的,那他干啥还得为了这个家委屈着自己。

王老汉见自己儿子闷不吭声的样子,他也以为是把这小子给说通了,倒也是没有多想,只是低声嘱咐着自己那老妻把那性子收敛收敛,别是动不动就在那边朝着儿子吼着,这闹的次数多了和儿子离了心那是要咋办。

杨氏十分不以为然,心道这混账怎么的也是从自己肚皮里头出来的,这辈子都是欠着自己的,这吼两声能咋地,还能真断绝了关系不成,他要这么干还得问问她这个当娘的能不能同意的么,她要是不同意,他就这辈子都别想好过,离心这事儿能咋地,现在自己还能够帮衬着他去解决这些个破事就已经十足算是一个当娘的了,他敢!

杨氏可不知道在她那以为这辈子都没能耐的二儿子心里头正酝酿着一件大事呢,要是让她知道他的打算,只怕真的是想把这混账东西再给塞回肚子里头去,等到他爬出来的那一瞬间就给掐死。

------题外话------

原本今天是想更新早点的,但是……每个月那个时间到了……我冰箱里面还剩下一个冰淇淋还没吃掉呢,我原本以为今天能吃掉的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