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十八章 你过来我保证打死你

第二天一早,王家两老的还有王根强王根清两兄弟就赶着牛车直接朝着中央村而去了,周氏看着那渐渐远去的牛车心里面还是有些觉得不妥。

昨个晚上她男人也和她说了他们家的决定,但周氏觉得崔家可不是那种随意就能够挺让人摆布的人家,这一点从崔家那个女儿身上就已经是完全表露无疑,这种话她也是同自己男人说了,反正这事儿说白了也还是老二自己的事情,可他们这一房的完全没什么关系,可偏偏就是那么倒霉的要被牵连了进去,周氏觉得自己现在那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崔老大和郑氏也琢磨着呢,想着王家的那些个混账玩意到底是什么时候会来,原本想着自己已经给了王根清没脸了,就算是再上了门来应该还要两日的,但也保不住旁的。

郑氏在崔乐蓉他们走了之后的晚上也和崔老大说了家里头银子的事情,这一说之后崔老大也是有些意外了,原本家里头的日子算不上太好过,当初送小儿子去念书那也是基本上家里面出一些个,其余的就是依靠着崔乐文在酒楼里头的月钱,还有崔乐蓉每个月省下来的月钱一直精打细算着过的,原本还在想着去年年尾巴趁着豆苗平菇好好挣了点银子今年好好弄着也能够过的比去年好的心思在的,却不想自家老妻这不声不响的还瞒了自己这么一件大事儿。

崔乐蓉出嫁的时候只拿了五十两,剩下这八十两在郑氏的手上那是一分没动,再加上之前挖了冬笋卖,还有那豆芽平菇的这一票算的上大进项的,加载一起数了数,倒是有九十多两银子在呢。

崔老大看着那钱的时候也是有些傻了眼了,他最有钱的时候也就是每年卖了粮的时候,家里面紧紧巴巴地过日子存下来的最多也不过就是几两银子而已,现在看到这快一百两的银子,崔老大这也是觉得有些缓不过气了。

“我寻思着吧,这点钱咱们留个三十两在手里握着,其余的就去镇上找了牙子买了田地,怎么说这银子握在手上咱们还的成天担心着,而且咱们也不会干啥大事儿,还是买了田地最安心了,自己种不了还能佃给了别人种不是?咱们还能收点租子呢。”郑氏道,“老头子你也别怪我说个啥,打从阿蓉那丫头回来之后咱们家这日子是一日比一日好过了,稻田养鱼这事儿你不支持我也得支持支持的,咱们现在这钱换句话说也基本上都是阿蓉那丫头带着咱们挣回来的呢!”

崔老大也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也没想否认,自打这二女儿回来之后家里面的日子那还真是一天比一天好过了,不说郑氏瞒着他的那点事儿,就旁的他也不是个傻的哪能真的半点也感觉不到的。就豆芽平菇那条路子还是这丫头自己弄出来的,要不是他们是这孩子的亲爹娘,这样的好事基本上那都是轮不到他们的。

“阿蓉丫头是个能干的,成吧,这不管咋地,咱们这些个做阿爹阿娘的总是要高看孩子一眼。当着孩子的面我也不好一味地说孩子做的不错不是?你那是不管阿蓉这丫头说了个啥你都觉得是好的,我这个当阿爹的也就只能够唱唱黑脸了,这话要是说的太满了,怕是那尾巴都要翘上天去的,我得压一压才成。反正我是觉得吧,这不管怎么搞,我也不求能赚个钱,别亏钱就成,要不这也就只能玩一年可不能一直这么弄下去!”崔老大嘿嘿一笑道。

郑氏也跟着笑了起来,她把银子收好,温房里头的温度一直都保持着,为的就是等到过了年之后能卖就借着做买卖的,在挣钱这事儿上郑氏也是上心的厉害,别说她上心了,家里头除了不知情的崔乐萍和三个孩子之外基本上都是十分上心的。

郑氏前几天就把豆子泡了一批,现在也已经在孵着了,平菇的长势也一直都是十分的喜人,要不了几天就能够给酒楼里头送一批的货物过去了,崔老大也不由地幻想着这往后的日子,家里面还能再多点田地,手上也有了银子,也是时候找了媒婆给阿文看媳妇起来,到时候只要定下了,到时候就把宅子给翻新翻新,到时候也算是有些面子了。

翌日一早瞅见王根清一家子上了门来的时候,崔老大和郑氏那也是有些意外的但这意外一下子之后也回归了镇定,反正早就已经想着王家的人会来了,所以崔老大和郑氏也是半点都不怕的,这王家现在算是个毛线!

崔老大和郑氏倒是没有直接发难,好歹也是让人进了门,但是那面色却一点也没有给一个好脸色。

杨氏进了门之后打量了一下崔家,发现崔家还是和当年的时候没啥差别,唯一的也就是这牛棚里头多了一头牛,看到这一点的时候,杨氏的面色上也不由地露出了几分高傲的神色,崔家哪里有啥底气,不过就是借着机会生事罢了。

王老头也是瞧见了自己媳妇脸上那神色,忍不住朝着人多看了一眼,眼神里头的意思也是十分的明显,不管咋地现在是在崔家,到底也不能做的太过分。

“坐吧,你们倒是舍得来了!”崔老大进了堂屋之后就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他也不招呼人,甚至连凳子都没有给挪一挪,自顾自地坐到了主位上,虽说是让人坐着,但这姿态做起来倒是有几分让人就这么站着的意思。

郑氏也半点不动,纯粹板了一张脸,自顾自地拿了位子坐了也不去看人。

杨氏被崔家这样的作为给气到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家子竟是能够做到这样过分的,想也不想地她就直接脱口而出道:“亲家好大的架子,这样装腔作势这是要给谁看呢?!”

崔老大才没有被杨氏那一句话给吓到,他朝着杨氏看了一眼道:“亲家这两个字我家都有些担不起了,我的女儿在你家过的是什么日子,我还倒是想要问问你们呢,亲家!”

崔老大重重地咬着最后那“亲家”两个字,那话语里头的嘲讽意味是十分十足。

“亲家这是啥意思?”王老汉知道自己那老妻一贯都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脾气又直,就和个炮仗没啥差别,基本上是一点就要着的,要是自己不拦着到时候自己这场面那是要更加难看的,“亲家,阿萍到了我们家,日子虽说不是太好过吧,咱们家也是基本上没咋问难过人的,你这话说的可就有点严重了。”

“是吗?那感情是把我们当做睁眼瞎来看待了,是当我们白瞎了一双眼睛是不是?”郑氏看向王老汉,当初她就没咋看上王根清的娘杨氏,觉得这杨氏也是个不省油的灯,基本上是和她那婆婆一个样子,只是那个时候这王老汉表现出来的也的确可算是十分的敦厚,所以她后来也没说个啥了,那个时候上门来说亲的能比王家好的人家基本上算是没有,这才矮子里面拔高子定的,可现在看看王老汉那样子,郑氏就知道自己当初是被雁打眼了,这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比起杨氏来也是分毫不差的。

“当初我那女儿好端端地去了你王家,给你们生了三个娃,咋,是觉得进了你王家的门就可以随意欺凌了是不是?说出这话来你们这一张老脸都不觉得燥的?还是天寒地冻的把脸吹的和老树皮一样就真当自己是一张老树皮了?”

杨氏听着郑氏那话,知道她这是在骂着自己呢,当场一张脸拉得和马脸似的,要不是自家男人拉着她不放,只怕她现在就要冲上去和郑氏掐一把。

算是个什么玩意啊,竟然这样子说她!她这哪里一张脸像是老树皮了,她以为她就能够好到哪里去了?杨氏心中虽是这样愤愤不平,抱着挑刺的心态去看了看郑氏那一张脸,这一看之下还真是觉得和她有些不大一样,按说她们的年纪也是差不离多少的,以前看着的时候都觉得郑氏那看着还要比自己年长上一两岁,但现在这么一看倒是觉得郑氏像是年轻了十岁,那脸看着青嫩了不少,和自己站在一起一比较之后,杨氏的心中也是有些愤恨了,咋就成这样了呢!

郑氏原本也不怎么在意自己这一张脸的,只是今年冬天的时候自家女儿送了一些个蛇油面霜手霜一类的来,她也是不舍得浪费东西的人,东西都已经送到了手上来哪里是有不用的道理,所以也就用了,再加上崔乐蓉在自家吃的水缸里头也是有放灵泉,时间一长对人体也是有些好处的,从内而外的,这人的身子骨好了,那气色当然是会好看上许多,看着也就像是年轻了不少一样。

村子里头的人也是瞧着郑氏的这点变化的,那尤其是那些个小媳妇,心里面可不知道是有多么的羡慕着呢。

“亲家母这话说的,咱们现在不是已经来认错来了么,这往后我们是一定会好好地待了阿萍和三个孩子的,你就放心吧!”王老汉一脸诚恳地道,“你看我们这都来了,该说的话也是已经说了,阿萍这肚子里头还有一个娃子,还要带着三个娃子,这哪里吃得消的,而且见天地在自家娘家呆着也不像是个事儿,亲家母你就放心把阿萍交给我们吧!娃子还得有人看着不是?你和亲家平日里头也忙不过来,我们也不好意思太麻烦了你们。”

“阿萍是我生的女儿,她生的孩子就是我外孙。她带不过来孩子我们家又不是没有别人在的,我这还有个女儿和儿子呢,现在都是猫冬的时候还有啥忙活的,再忙点都能忙的过来。你这话也别说的那样好听,说什么阿萍带不过来,阿萍带不过来的时候也没瞧见这你们帮忙带的,现在这话倒是要说的这样好听起来了,你们这嘴巴上说的善做事的时候都是做的那些个恶,也真是不怕被天打雷劈的,还是孩子的亲爷爷亲奶奶呢。孩子刚来我们家的时候,我们还以为你们王家是到了灾荒年去了,你出门打听打听,看看我们村上瞧见过三个娃子的人都是咋说的,都说你们这一家子可够狠的,居然是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大冬天的孩子身上那棉衣棉裤的就那么薄薄的一点,冻死了人才高兴吧?”郑氏一说起孩子的事情的时候,那语气是半点也不见好了,“成了,你们不愿意养着人,我们崔家高兴养着,也别在我面前放那些个酸屁了!”

王老汉被郑氏的这些话挤兑的那一张老脸也是有些难看了,他一直都觉得崔家这两口子也还是个懂事理的,咋地现在就变得这样的难缠起来了呢,这话也是说的这样的难听。

“你家女儿进了我王家的门,生是我王家的人,死也是我王家的死人!”杨氏也已经有些受不得那些个闲气了,扯着嗓子就在那边吆喝开了,“哪有像是你们这样把已经出嫁了的女儿扣在娘家不让回了婆家的,这往哪里说道也都是你们崔家没了脸面!”

“那成,你们要是觉得我们这做的不对,那干脆就去官家老爷那儿去说道说道吧,让官家老爷评评理,到底是谁家对谁家不对,”崔老大可半点也没有被杨氏的那点叫嚣给下住,“到时候肯定是要掰扯掰扯王根清和那余寡妇的事情的,看看到底是谁把我闺女气得连婆家都呆不下去了!也让官家老爷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在人还没有守完孝的时候就勾搭上了一个寡妇这样应该被浸猪笼的事情来。”

崔老大这一句话一说出口,刚刚还要再叫嚣几句的杨氏也瞬间没了啥话说了,王老汉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崔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见官对于他们这些个平头老百姓来说那可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了,而且再想到昨天自己那个混账儿子和自己所说的事情,一想到这一点,王老汉和杨氏哪里还敢去见官的,到时候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家去了。重点是那余七巧是真不能见人的,要是见了人,他们王家那可是要坏在她手上了!

“亲家,这事情也没有必要闹到这个份上吧?”王老汉脸上也有了点薄汗,他不着痕迹地抹了抹还是觉得自己额头上有点粘腻,“这事儿扯开来对咱们两家都不好,何必要做到这么绝的程度你说是不是?咱们是亲家,怎么说也能算是一家人了,真要干出这种是来到时候旁人看着都要觉得好笑了。再说了根清和那余寡妇也没啥的,就是村子上那些个人随口说说而已,真是没那么一回事儿。”

崔老大老神在在的,“哪能,真要见了官,对于阿萍来说对于我们崔家来说最多就是倒霉了点,人家会说咱们怎么就这么倒霉招了这么一个女婿,论丢人的话还是丢不到哪里去的。”

崔老大经过崔乐蓉的提醒也算是摸透了王家的那点性子,知道这两老东西那是怕丢人的很,只要拿捏着这一点就成了,这就是王家的七寸之处。而且他刚刚说了见官的时候王家人的神情在那一瞬间的时候也变得有些奇怪起来,似乎十分害怕,只怕其中还有点别的变故吧,从阿萍哪儿听来的就是王根清和那余寡妇有点不清不楚的,可村上的人说是说着,但也是没有抓到点实的,可刚刚王家那态度里头还有着几分的畏惧。崔老大也不是个傻的,转念一想之后也就能够琢磨出了其中的那点滋味了,怕是那余寡妇现在肯定是有不能见人的秘密在了,一个女人不能见人也能够让王家不敢见官的,那只怕就是人肚子里头已经有了孽种了!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崔老大心中那是更加的愤怒。

“至于你们说的根清和那寡妇到底是真的有啥还是没啥,见了官老爷那就有了定论了,要只是村上的人随便说说也就算了,就怕人肚子里头有了孽种,到时候你们王家那一张老脸才叫真没了个干净!”崔老大咬着牙道。

王老汉和杨氏听着“孽种”两个字从崔老大的嘴巴里面冒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像是被雷给劈过一样的不自然,王老汉更是打着哈哈,“怎么可能!亲家你可别说这种话,我们家根清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一切都是误会,都是误会而已!”

郑氏见样,心中也有些明了了,也是十分的火大,看着王家那一家子是更加的恼火,想想自己女儿现在还大着肚子呢,那王根清倒是个好样的,顺带地还把外头的那些个野女人也给搞大了肚子了。

“都说了,是不是误会到时候找了官老爷就成了,官老爷是百姓的青天,肯定是能够查的清清楚楚的,这余寡妇要是没有孽种还好,这要是有了孽种,守孝的时候和人干出了这种事情,只怕官老爷也是容不得的吧,到时候打板子可是个小事,就连那奸夫,那也肯定是饶不了的!”郑氏恶狠狠地道,“不过你们王家口口声声说根清和那寡妇之间没个啥事,还怕官老爷查个什么!”

王老汉那身上的汗出了一身,只觉得已经被汗水浸润了的里衣有点凉,哪怕是身上穿着厚实的棉衣都觉得有点凉凉的。

“亲家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杨氏的声音里头也有了些磕磕巴巴,半点也没有刚刚那样的底气了,现在对着郑氏,她也不敢说出太过凶狠的话来了,毕竟自己那个混账儿子干的那点事情还真是有点见不得人的,“亲家啊,你看咱们也是认识了这么多年了,阿萍进了我们家也有五年了,娃子都生了三个了,现在肚子里头还有一个呢,你这不看僧面好歹也得看了佛面不是?”

“是啊崔大叔,你看弟妹和我弟都已经五年了,以前有啥差错的,你也都看在弟妹的面子上算了吧!”王根强也是一脑门子的汗水,以前瞅着崔家这两老那也是十分和善的,咋地今天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叔和婶儿咋就这样的不讲道理了呢,王根强也觉得今天自己就不该来,早知道就应该听了自家媳妇的话,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王家不理这个糟心的事情就好了!

“现在倒是知道要不看僧面看佛面了?要不是看在自己女儿的份上我能让你们王家的人进了我们崔家的门?”崔老大冷哼了一声,“这话可都是你们王家在说啊,之前说什么进了你王家的门生是你王家的人死是你王家的死人,大过年的就在我崔家门上说个死啊死的,也亏得是我脾气好,要不早把你们一家子给打出去了,有你们这样做人的么!大过年的你们要死也别死在我崔家里头!”

“亲家亲家你别气,这事儿是我婆娘做的不对,我婆娘就是个不会说话的,你别往心里头去。”王老汉急忙道。

“不会说话?我看你那婆娘那是挺会说的,一张嘴巴那是能说的很!”郑氏朝着王老汉道,“当婆婆的变着法子磋磨着儿媳妇这种事情你婆娘不是挺会干的么?这心肠也是够狠的,我那闺女我也不求进了你家的门就能够当个少奶奶一样滴被人伺候着,但你们好歹也得把人当做儿媳妇来看待吧,看看你们干的那些的好事儿,我家闺女回来的时候那身上都是没多少肉的,三个外孙更是瘦巴巴的身上一条一条骨头能够数的出来!”

“他王根清上了门来,就轻飘飘几句话就想着把人弄回去给你们家当牛做马,他王根清能干出这种事情来,我们崔家可干不出这种事情来,今天找了你们过来,就是打算把这些事情给说道说道清楚,该明白的就应该说的明明白白,你们说对不对?”崔老大睨着王老汉他们,“这要是没说个明白,那咱们还是上官家老爷哪儿去说说清楚的好,至少这也算是一个法子!”

“亲家亲家,咱们自己说个明白就成。”杨氏急忙道,她脸上带着点谄媚的笑,“阿萍是咱们家顶顶好的儿媳妇,之前是我们家对的不对,现在我们都晓得错了,往后保证会好好地待人的。”

杨氏嘴巴上这样说着,但心底里头却并不是这样想的,她现在想着等到崔乐萍回去了之后看她怎么收拾人去!

“是啊亲家你放心吧,你看我们都来了,你有啥想说的就说个清楚,对根清有啥要求的,咱们能应下的也都会应下来的。”王老汉说着推了王根清一把,眼神之中带了点不满道,“你个愣子还愣在这儿干啥,在家的时候还不是哭着喊着说自己知道错了么,咋地现在到了亲家跟前那就啥也不会说了?!”

王根清被王老汉这一把推的也有几分的意外,对于自家老爹所说的那点话是更加觉得意外,总觉得现在这事儿和他们之前所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啊,这要是把崔乐萍给弄回了家去,可不就成了他们都矮了人一头了?看崔家这点阵仗,那要是那肚子里头生的还是个丫头片子的,他还能把人给扔了么,现在都已经是半点不由人了,只怕到时候更是不能让他那么做了吧?难道说阿爹他们说的话都是骗了他的?难道大哥也是在骗了他?

王根清怀疑的眼神落在了王老汉和王根强的身上,那眼神里头带着一些个不相信。

王老汉和王根强倒也实在是没有想到现在在王根清的心里头想的是个啥,他们两个人现在就想着如何把这件事情给揭过去再说,至少不能让崔家闹着真的去了公堂找了官家老爷去。

“老二你还在想着啥呢!”王根强见自家弟弟还像是个傻子一样地站在那里的时候也有点着急了,急忙凑进了对着人道,“你还不赶紧认错去!”

现在要是能认个错,好歹也能够先安抚住崔家不是,他再这样下去,他和阿爹阿娘可不都是白给人磋磨了。

崔老大看着王根清就觉得厌恶的很,见他一脸忿恨的模样心中哪里能够爽快的,冷哼了一声:“看来说是知道错了啥的也就是你们随口说说而已,看看人样子,压根就觉得自己没错着呢。算了算了,还和你们说这么多干啥,有话还是和官老爷去说吧,让官老爷给我们崔家来主持公道就好。你们走吧!”

王老汉一听崔老大这话也有有些着急,想也不想地朝着王根清的腿弯处踹了一脚,这一脚踹的也算是十分的严实,王根清被踹的突然一下子就给跪严实了。

“亲家,你看根清这孩子也是个实诚人,咱们也别把事情做的那么绝好吧,就看在三个丫头的份上,你总不能让三个丫头那么小就丢了人是吧?”王老汉搓着手道。

崔老大沉吟了一声,“就是因为看在三个丫头的份上我才忍到了现在!”

“是是是,亲家公你心疼三个外孙女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我这个当奶奶的也想着三个孩子呢,”杨氏急忙打蛇随棍上,“亲家公你看就看在三个外孙女的份上就让阿萍和孩子回去吧。”

“等等,既然是看在三个丫头的份上,我们有些事情更是要说的清楚一点了。”郑氏道,“王根清是真的认错了还是假的认错了,你们也别糊弄着我们,我们两个老的虽是年纪大了,但这眼睛还没瞎看的出来。你们和王根清我们是信不过的,我们这里也是有点条件要说的清清楚楚的,要是你们不能答应,那成,孩子和我闺女还是在我们崔家呆着,该讨的公道我们也会讨就对了。”

王老汉听到郑氏这么说的时候心中越发地觉得不安了,知道崔家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肯定不是什么能够让他们觉得高兴的事情,可现在情况就摊在这儿,也由不得他不听了。“亲家你们有啥话就说说吧,我们听听。”

“你们这些个当长辈的既然是靠不住的,我们这些个当娘家人的当然是不能看着我女儿和三个丫头在你们王家遭罪,所以想了想之后,也就有那么三点要说的。第一点,不管是那余寡妇也好还是谁家姑娘也好,你王根清可不能再做出啥对不住我家闺女的事情来,否则我就是要操着这一把老骨头也是要把你那一身皮给剥了!”崔老大恶狠狠地道。

王老汉和杨氏一听这第一点,心里头也忍不住安定了一下,这事儿简单,就算崔家不开口他们原本也是有这样的打算的,那余七巧就是个灾星,这招惹上了肯定是没啥好事,现在就已经是把他们这一家子搞的乌烟瘴气了,要是在闹腾下去,这家早晚得散了!这必须得断个干干净净了。

“亲家公放心吧,我们根清原本和那余寡妇就没啥事儿,往后肯定也是不会有个啥的!”杨氏急忙拍着胸脯保证着,“等到那余七巧孝期一满,到时候我们就让她婆家给送会娘家去。”

崔老大看了杨氏一眼,然后再度开了口:“第二点,你们得分了家!”

崔老大说出这话之后,杨氏原本还有些沾沾自喜的脸一下子就凝住了,就连王老汉那一张脸也是有些不是个滋味了。

“亲家公,这可没有这样逼着人分家的道理,这我可不能同意,你们这么做难道就不怕事情传了出去之后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么?”王老汉绷着一张脸问道,“我们这家是不会分的!”

“不分家就看着我闺女和三个外孙成天在你家被苛待?你们这个当爷爷奶奶的心肠够狠够硬的,那么大的孩子从来都没吃过点鸡蛋,长得这样瘦瘦巴巴的,我家二女儿可是说过了,你们家老大家的孩子那是穿的新衣衫整个人吃的圆滚滚的,只要是分家能让我闺女和三个外孙过的好的,就算这脊梁骨被人戳断了,我也认了!”郑氏道,“你们有脸说我们的脊梁骨,倒是先看看自己的脊梁骨哪儿有没有被人戳着吧!这家必须得分,这不但得分了家,分了家之后的田契地契的必须得交到我闺女的手上,免得还有个人压根不知道自己是个丈夫是个阿爹,还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受罪的。我们家就这三个要求,你们看着办吧!”

杨氏一听郑氏那话整个人都要炸了,她也顾不得来的时候王老汉那殷切叮咛的那些个话,让她收敛着自己的脾性,她今天也算是十分给了崔家面子了,可现在呢,崔家的人都蹬鼻子上脸了,她还怎么忍。

“你们崔家这也好大的脸,这第一条咱们也就认了,但是这第二条和第三条门都没有!你们当自个是谁啊,分家!我们两个老的都还在呢还想着分家,这事儿就别想了!还要把田契地契的都交到你女儿手上,谁知道你女儿会不会就直接把我们王家的田契地契给卖了,到时候我们找谁说理去!”杨氏双手叉腰朝着郑氏骂道,“进了我王家的门,我们王家不也给人吃喝了么,别搞得好像是我们王家有多对不起你们崔家似的,也不看看你们崔家是个什么人,要想当着少奶奶当初就别答应了这一门亲事不就成了,还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呢,连着生了三个赔钱货估计就是生不出来儿子的种,我们老二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儿子呢,这事儿算谁的错!”

“啪!”

郑氏狠狠一巴掌打上杨氏的脸,“王杨氏,我忍你很久了,以前念着你还是我闺女的婆婆得了你多少冷眼我这都守着,想着念着就是能够看在这份上让你对我闺女好点,要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早八百年就不忍你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说我崔家是个啥,你们王家又是个啥,你们王家有比我们崔家好到哪里去吗?你当你家是皇帝老子的后院子啊,你家了不起了啊,大家都是个平头老百姓谁也没比谁好到哪里去的,我老崔家行的端坐等正不像是你们王家似的干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来过,你说我们当初不答应这一门亲事,当初可不是我们求上门来要结亲的,这亲事还不是你们家请了媒婆上门来的,现在倒是说的好像都是我们家的错一样!”

郑氏打完这一巴掌还觉得有点不爽利,想她在这个老东西手上受了多少的闲气,他妈的,现在倒是觉得他们家这不好那不好的,她忍了她五年再好的脾气今天也已经算是彻底用完了,所以趁着杨氏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郑氏又反手一巴掌抽了过去,这两巴掌下来她自己也觉得解气的很。

“你说我家姑娘没给你儿子生出个儿子来,你娘的,你当儿子是一个人就能生出来的,你儿子自己不中用就别把事情怪到我家姑娘的肚皮上!你咋不说你自家儿子天生就是个没有儿子命的人!”

杨氏被郑氏连着打了两巴掌,打得眼前都有点发黑了,想她这么一大把的年纪,以前郑氏在自己面前那不说是伏低做小但也是给足了好脸色的,可现在连连被打了两巴掌,她的心里头哪里是能够甘愿的,嗷叫了一声之后就要和郑氏拼命。

郑氏哪里还怕杨氏个球,现在反正都是已经撕破脸皮了,她也早就已经不把杨氏他们当做亲家来看了,手都已经动了还有啥可怕的,就恨自己打的不够爽利不够让自己觉得痛快的,而且之前崔乐蓉走的时候也设想过可能到时候一言不合会大打出手,也教了郑氏几招应对的策略,那都是崔乐蓉当初在战场上当战地医生的时候和那些个战士们学来的,都是十分实用的。

郑氏原本力气就不小,再加上这一段时间人养的也好,又加上崔乐蓉教的技巧性,几乎是压着杨氏来打。杨氏早些年还倒是个力气大的,但是崔乐萍进了门之后,杨氏那是什么活都丢给了崔乐萍去干了,自己就和个享清福的老太太,那骂人磋磨人的功夫倒是见长了,别的功夫也就落下了,再加上郑氏就这么捏了她的手一下,脚也不知道踹到她哪里了,一下子这手酸疼了一下没了力气,腿也疼的像是要站不稳似的,倒是没打到郑氏反而是挨了不少出的打,当场就懵了,然后就嚎啕了起来。

郑氏冷笑一声道:“你这不是要动手么你这不是要动手么,咋你还是个三岁半的孩子不成,打不过你特么倒是有脸哭!”

王老汉看着那阵仗,也有点傻,自己那婆娘是个什么性子的自己最清楚不过,这都已经在来的时候说清楚了,结果还是闹成了现在这样,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婆娘挨打这事儿王老汉也还是做不出来的。

“婶儿,婶儿!”王根强也傻傻地看着自己阿娘挨打了一阵这才想到要上前去扯开,不过他也就是叫两声,叫了两声之后郑氏也觉得自己打的差不多了,再打下去也没啥意思,先自己收了手。

杨氏感到郑氏的动作一停,她的性子又上来了,又想着上前打郑氏几下才能甘心,王根强紧忙拉住自己阿娘,不是他不帮衬着自己阿娘,从刚刚那样他也可算是看出来了,自家阿娘压根就不是郑氏的对手,再上去也就是再被打而已,何必呢。

“咋,还没挨够是不是?”郑氏朝着杨氏瞪眼道,“有种你上来,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老东西!”

郑氏一脸凶狠地朝着杨氏道,那姿态有些泼辣,倒也是让人有些畏惧,杨氏瞅着郑氏这样,感受到自己脸上还有身上的疼痛,倒是有点畏惧地往后退了一步,但这退了一步之后又觉得自己这面子上实在是有些下不来,当场在地上一坐,嗷嗷叫唤起来了。

------题外话------

觉得自己更新越来越早了啊哈哈哈哈,给自己点个赞,明天争取再早点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