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十七章 嫌弃(二)

若是平日里头周氏把碗给摔了,杨氏肯定是不能够轻饶了她的。

可现在这个时候别说是周氏懵逼了,就连杨氏都跟着懵逼了。

她那一个魂都是要被这一句话被震了出去了,只觉得自己是三魂去了两窍。

“哎哟我的天哪,我的天哪……”杨氏呼喊着整个人就往后倒去,一手还抚摸着自己的脑袋,感觉自己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阿娘!”王根清急忙想要伸手去扶,但他这才刚刚靠近自己的娘那一双手都还没有碰到杨氏呢,就已经被杨氏狠狠地一把推开了。

“混账!老娘都要被你气死了你还扶个什么扶的!”杨氏狠狠地一把推开王根清,看着自己这个儿子现在已经不是气恼了而是觉得糟心,自己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一个玩意来!

王老汉心中也是气恼的厉害,自己这个儿子咋地就成了这么一个玩意呢,那余七巧这碰了也就碰了,反正在这种事情上吃亏的也不是男人,只要是没有被人抓住了就成,可现在倒好,还弄出了个孩子来,那余七巧还在孝里,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他们王家这脸面还要不要的!

“你这混账玩意!”王老汉气恼的厉害,也站起了身,直接一巴掌劈头盖脸地朝着王根清的脸上打去,“你这做的都是个什么混账事啊!那余七巧还是你玉树的媳妇呢,你和玉树两个人都算是一门兄弟,你咋能干出这种事情来,说出来咱们这一家子还咋做人呢,在村上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王根清也知道自己这事儿的确做得是有点不大地道,可这事情都已经出了现在再说这种话这不也是没啥意思了不是。

“阿爹!”王根清苦恼地看着自己的老子,“这事儿都已经出了,现在说这话也没啥意思了,你看这事儿咋整啊?!”

王老汉几乎是要被自己这个儿子给生生气死了,听听这混账说的是个啥话,咋整咋整的,现在还能咋整!

“这孩子可不能留,告诉余七巧她要是不想死,那就给我买一贴去胎药给去了干净!”杨氏拔着嗓子眼在哪儿叫道,她一张脸也被气的变了颜色,看着自己这个儿子的时候她这心里头也全然都是不爽了,再想到余七巧肚子里头的那一块肉,她更是撕碎了人的心思都有了。

“这哪能成啊!”王根清急忙辩驳道,“那可是我的孩子呢,这万一要是个儿子呢,我这可不就要没了儿子!”

“你要儿子叫你媳妇给你生!”杨氏怒道,“反正余七巧肚子里头的那一块肉不能留!”

杨氏气呼呼地这样说完,这些个话吼完之后,杨氏这才觉得自己心里头舒坦了一些,她看向不情不愿的儿子道:“你和余七巧之间有点私情我这也就不说你了,但你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还留下了个种!那余七巧原本就是个狐媚胚子,长着那样一张脸成天干着勾人的事儿,只怕和她不干不净的不止你一个人,她说这肚子里头的那一块肉是你的就真的是你的啊?”

王根清听着杨氏这话,他心中有些不以为然,的确他最初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着七巧的,可七巧那一番话也是让他觉得这实在是有些对不住这个女人,而且在分别的时候,七巧还抱着自己哭着说怕的不是玉林她娘,更怕的是他娘,怕他娘知道自己有了孩子之后那是肯定不会让自己要了孩子的。现在可不就是么,刚刚他阿娘那是想也不想就直接说买一贴药把孩子去了,一想到那话,王根清心中也有些寒了,阿娘这也实在是太心狠了。

“还有那玉林娘,你这是还没受够,这是想着把咱们一家子都给推了出去,要我们死是不是?”杨氏喋喋不休地道,“你还想咋地,你这是要逼死了我们一家子才甘心呢你个混小子!”

“阿娘!”王根清噗通一下就给跪下了,“七巧肚子里头的就是我的种,咱们老王家不能干不要自己孩子的事儿不是,虽说我和七巧的事情的确是不怎么光彩,可那孩子到底也还是你的孙子呢,可不能不要啊!”

“你媳妇还怀着孩子呢,比起那不清不楚的,你媳妇肚子里头的更正儿八经是我们老王家的种!”杨氏不为所动,虽说她对崔乐萍这人的确是不咋看得上,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人本分的很,比起那余七巧来,她还是更愿意要这么一个不怎么会来事儿的媳妇。

“谁知道她能不能生出个儿子来!”王根清也火大了,他就是想要个儿子,崔乐萍这都已经生了三个姑娘了,肚子里头的那个要是生下来还是个姑娘那咋办,他也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现在村上多少人在背后说着他空长了这么一个大块头,结果却是个生不出儿子来的。

“生不出来也不能让余七巧肚子里头那个生下来!”周氏也怒道了一句,“小叔,你得为咱们这个家想想,咱们这个家现在可是经不住你这样闹腾了!”

周氏说着也觉得自己心中有些委屈了,想她进了王家的门就因为这个小叔的事情,闹的她今天原本应该是回门的日子都没敢回去,这都是谁害的,还不是眼前这不是东西的东西给害的!现在他竟然还想着让余七巧给她生了这个孩子,那孩子要是生了下来,那他们都不要做人了。

“小叔,撇开余七巧是玉树家的人这事儿不提,哪怕你是要说就算是个寡妇也能再嫁这话也的确是不假,但她余七巧要是本本分分地守完了孝,然后再寻了人再嫁了,我一句屁话都不会多放。但她这三年的孝期这才多久,还有一年的时间呢,在孝期里头怀上了野种,这就是个光彩的事情?这是要被浸猪笼的!这事儿要是被人晓得,你觉得里正是能够放过余七巧能够放过你能够放过咱们家吗?”周氏抹了一把眼泪,“小叔你自己不要脸面不要紧,可你不能拿着一家子的脸面来干这些事儿,你不想想你自己也还有三个女儿呢,等到大丫二丫三丫长大了往后还怎么说亲?我这也还有孩子呢,往后孩子还咋地过日子?你这是要害死一家人啊!”

“我娶了余七巧不就成了!”王根清被说的厌烦至极,大嫂说了那么多的话,说白了还不是为了自己的两个孩子着想的,“只要我娶了余七巧,这些事儿都不会有了。这寡妇再嫁要不要守那三年的孝期还不是婆家的一句话而已,也不是没有人在三年里头出嫁的,只要不是在热孝里头就成!”

王根清也是早就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政策,他也是十分欢喜余七巧的,而且人现在还怀着自己的孩子呢,娶了之后那就啥事儿也没有了。

“婶儿不就是气不过么,之前来咱们家闹事儿说白了还不是一个钱字给闹的,玉树病了那么些年早就已经把家底都给掏空了,不就是想借着风声来咱们家弄点好处么,到时候出点礼钱,难道婶还能不答应不成!”王根清满不在乎地道,“阿爹阿娘,这事儿你们就成全了我吧!”

杨氏看着王根清,只觉得恨不得当初刚生下来的时候就把这个小子给一把掐死,要是那个时候这么做了,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糟心事儿了,他可真是要把自己给生生气死了。

“小叔,你当你是什么人?”周氏的声音也有些开始尖利起来,几乎是恨不得就能够这样戳开了王根清的脑袋看看里头装的到底是脑子还是浆糊,这人咋能说出这种话来呢,“你这原本就有着媳妇呢,难不成你是把自己当做大老爷了还要娶几个小媳妇不成?你上村里头去打听打听这有没有这样干的人!”

周氏可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的,他们王家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这要是娶个晓得进门传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死。

“大嫂,咋啥都有你的事儿!”王根清也是被气恼了,他这事儿原本就是要和自己爹娘来说的,自己这个嫂子不避嫌地在这里听着也就算了,还一个劲地在这里嚷嚷着算是咋回事儿,“大嫂你是不是就是怕我生出个儿子来,阿爹阿娘往后就亏待了大郎了?”

王根清说出这话之后也觉得自己像是摸到了门道,“那三个丫头片子过的是个啥日子我这不说话可不代表着我啥都不知道的,我没吭气那是因为恼了阿萍连着给我生了三个丫头片子赔钱货,所以我也就啥也没管着,可我要是有了儿子,该大郎有的我的儿子也应该要有的!”

周氏被气的完全说不上话来,她看着王根清眼神里头全是愤恨和厌恶,跺了跺脚:“好好好!我说什么都是别有用心的,这事儿我就不参合了,你们爱咋样咋样吧,到时候丢了脸面坏了我大郎和妮子,我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周氏这么说着没转身就走,也不管堂屋里头再闹出什么事情来,但心里头还是好有些觉得不甘愿的。

她回了自己屋子,王根强就靠在炕上一双二郎腿翘上天,嘴里面还朗格里格朗地哼着歌,周氏瞅着就上火的厉害,直接上去一下子就拍下来。

王根强被拍的有些莫名,“咋回事,还消停不消停的了?”

他有些气恼地坐起了身看向自家媳妇,这不看不要紧忙着一看之后倒是觉得有些不对起来了,自己媳妇那面色很明显那是受了委屈了,而且那眼眶还微红看着就像是哭过一回了。

“咋回事儿,刚刚这不是还好端端的么?”王根强看着自家媳妇,虽说有些时候自己这媳妇脾气是的确有点暴躁,但也不是一个会拿人寻常撒气的,刚刚那么做可能就是气得有点很了,可想了想这也没啥事儿不是,今天年初二没去娘家这也是她自己的主意啊,说是之前玉林他娘闹的实在是太过分了,不想回了娘家之后还被人一个劲地问一些个有的没的事情,打算等过几天再回的。

“好端端的?咱们家就快大祸临头了!”周氏气呼呼地道。

“咱们家又不是什么大富人家,家里头也没个当官的,咋就大祸临头了,你这瞎咧咧吓我啥呢!”王根强忍不住笑了起来半点也没有把周氏这话当做一回事儿,这哪随随便便就说啥大祸临头的,那这样说着他们这日子还过不过啦。

“你还笑你还笑,到时候你就等着哭吧!”周氏看着自己丈夫那没心没肺的笑容心中那是更加的恼怒,“你可是出了个好弟弟,给咱们家要带了一门喜事来了!”

周氏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王根强一听自己媳妇这话就有点不对了,这一门喜事的还能有啥喜事,老二媳妇这都回了娘家了,这一段时日以来他们家也是被闹了个鸡犬不宁,这都夹着尾巴做人着呢,能有啥喜事。

“这喜鹊都没来叫呢,你可别瞎咧咧了,弟妹不是回了娘家了?咋,回来了?”王根强问道,“这弟妹回来倒也算是个喜事了,你这不是一直念叨着就你一个人忙着家里头的活计忙不过来么,弟妹回来也能给搭一把手你到时候也能轻松点……”

“你那好弟弟可是要给你再娶一个弟妹进门面来了!”周氏听着王根强那话也知道就这人的榆木疙瘩一样的脑子只怕是不能想到个啥了,干脆地就自己把话给说开了。

“哈?!”

“哈个头,你那弟弟和那小蹄子不清不楚也就算了,现在还弄大了人的肚子,就跪在阿爹阿娘的面前说着要把人给娶进门呢!”周氏冷笑了几声,“你这可真是有个好弟弟,之前那点屁事还没完,这屁股还没擦干净了又拉上了。等这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了,你说咱们家这是不是要大祸临头了?”

王根强一听自己媳妇这话也就傻了,也没了和自己媳妇说说笑笑的了,他也不是个蠢的哪里不知道这事儿的严重性。

“媳妇,你这话可不是乱说吧?”

“我倒是想乱说来着,我告诉你王根强,要是你弟弟真干出把那小蹄子弄进门来的事儿,我转头就带着两孩子回了娘家去住一辈子,这脸反正我是丢不起你们王家要丢这个人我不拦着,但我不能害了我家大郎和妮子,两孩子往后还不知道要被人怎么说呢!”

周氏这话让王根强也更加的发急了,“媳妇你可别干这事儿,我去瞅瞅,阿爹阿娘也仔细着里头的事儿呢,怕是不能就这样让人进了门的。”

王根强一边说着也没了闲心在炕上躺着了,直接下了炕拖拉着鞋子就走连脚后跟都没有心思拔起了,他这能不着急么,这要真像是自己媳妇所说的那样,那还真是要大祸临头了。

王根强匆匆忙忙地就朝着堂屋去了,没走近就已经听到了自己阿娘那劈头盖脸的一通骂,走进了在门口看到了那摔碎的碗筷和吃食,他也顾不得这些直接就进了门,瞧见的就是自己这个弟弟跪在地上,而阿爹阿娘则是被气得一张脸都难看得很的模样。

杨氏真是要气疯了,也不知道咋回事,今天老二就和吃错了药一样,不管自己说了啥话那是一个字也不听的,完全就和头牛一样拉都拉不回来。

“老大你来的正好,干脆打死你这个弟弟得了。”杨氏道。

“阿娘你这话说的!”王根强当然是不会听了自己阿娘这话的,他哪里不知道自己阿娘现在说的都是一些个气话,但能够把阿娘气成这个样子也算是十分的不容易了,“阿娘你有话好好说。”

“还能好好说么!”杨氏道,“我这好话歹话都说了一堆了,可这玩意听了一句了么?这是要弄死我们全家啊,你这弟弟这心也真是够黑了,咱们这一家子眼瞅着好不容易是有点好日子过了,但这东西可都是干了点啥!你反正也是听你媳妇说了,你要是能说你倒是和这玩意好好说说看,反正我是已经没话好说了,要么今天他就气死我,要么我今天就打死他算了,就当自己没生过这东西!”

杨氏说着整个人颓唐地在条凳上坐了下来,依旧还呼呼地喘着气。

王根强看着自己这个弟弟,这弟弟和自己差了几岁,小时候也都是自己带着他的,对于这个弟弟他也是有感情的。

“老二,你大嫂说你把余寡妇的肚子给闹大了,还一门心思想着把人给弄进门是不是?”

王根清抬了头,看着自己这个大哥,他对于大哥那也是十分的有感情的,小时候自己就一直跟在这个哥哥身后,和村上别的孩子打架的时候大哥也都是护在自己跟前的,在他心里面除了阿爹阿娘只玩最值得敬重的也就是只有自己这个大哥了。

“大哥,你就帮我这一次,我是真心挺喜欢七巧的,现在七巧肚子里头也有了,那是我的种啊!”王根清这说着眼泪水也止不住跟着出来了,“大哥你是不知道,我这多想要一个儿子!阿萍连着给我生了三个丫头片子,你知道外头的人都管我说啥,说我空长了这个大的一个块头却是个没用的生不出个儿子来!大哥我这心里面也苦着呢!”

王根强哪里不知道外头的那点传言,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老二,你这话说的,大哥我哪里不知道你心里面的哭,你这小时候都是我带着的,咱们哥两之间的情谊那都是十分好的。弟妹现在不是怀上了么,指不定这一次就能给你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呢,到时候你可不就有儿子了,外头那些个人说的话你听个干啥,咱们村上生了女儿的人家还算少的?”

“可谁也没有像我这样连着生了三个女儿的!”王根清强调着,“要是阿萍现在这一胎再生出一个女儿来那要咋办?我这还要不要做人了?”

“哪能啊,你要是真不乐意,或者到时候真要生下是个姑娘,咱们就抱去养生堂里头,又或者是送到别的村子上。不是大哥不想你好,只是你和余寡妇那事儿现在真不成!”王根强苦口婆心地道,“你也不能保证着人肚子里头生下来的一定就是个儿子不是?你这把咱们一家子的脸面去赌着这么一点可能,这玩意要是赌输了可咋办?现在弟妹带着孩子在娘家呢,这事儿要是传到亲家那头人家那是要咋想的你说说,到时候指不定也还是要来闹呢,咱们家现在还嫌闹的少的?你要真信了大哥,还是先和弟妹好好地过了日子,怎么得也得等弟妹把肚里头的娃子生了,要是真不成,到时候咱们再给一封休书,到时候余寡妇这孝也守得差不多了,你要是真欢喜着人,咱们就正正经经地把人迎进了门,指不定到时候你就看不上了人呢,到时候你可咋整?!”

王根清听着自己大哥这话,心中倒也是觉得稍微舒服了点,至少自家大哥不像是阿爹阿娘一样一味地指责,可他这心里头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王老汉也是听着自己大儿子这话,心中一琢磨,刚刚他和老妻那是骂也骂过了,这孩子那就是个完全不听话的,气得他们两个是真恨不得把这东西给打死算了,但现在一琢磨自己大儿子这话,倒也有点回过味来了,一门心思地骂着也是没用的,倒不如是先哄着。

“是啊,根清啊,我和你阿娘也是年纪一大把了,你这能消停一点有个儿子我们也是高兴的。”王老汉道,“但现在是真不像是个事啊。你自己想想这事儿要是出在别人身上,你是要怎么想怎么说的。你想要儿子,我们也是想要孙子啊,难道你的儿子就不是我们的孙子不成?”

“但就是不能从余七巧那人的肚子里头爬出来的!”杨氏气鼓鼓地嚷嚷了一句。

王根清一听自己阿娘这话原本已经缓和下来的面色一下子又变得难看了起来。

王老汉瞪了自己那老妻一眼,这该说话的时候不说不该说话的时候乱说,刚刚明明都已经被劝了下来了,结果自己老妻什么时候插嘴不好非要在这个时候插嘴,这不是给添乱了么!

“你先闭嘴!”王老汉朝着杨氏道,“这事让我和老大来说,你刚刚说了那么多的话现在也应该喘口气缓缓了!”

杨氏哪能听不出来自家老头子这意思是让自己闭嘴了,她也不甘示弱地瞪了王老汉一眼,那眼神里头满是不甘心的神色,老二现在就已经是钻了牛角尖了,刚刚怎么劝也是不成的,咋就现在就他们两人就能劝得住了?

见杨氏气恼地坐在哪儿不吭气了之后王老汉这才又接着开口:“阿萍除了没能生出个儿子来,其余的那也都是好的,当初这媳妇也是你自己相中的,我和你阿娘这都是顺着你意思来的了。那现在你就顺着我和你阿娘的意思一次老二你看咋样?”

“你阿哥刚刚也说了,你媳妇肚子里头怀着娃,现在都已经显怀了,没几个月就是要瓜熟蒂落的,到时候要是再生出个丫头片子来,你想咋地就咋地,我和你啊娘也是没啥话可说的。一个不会生儿子的女人咱们王家也不留着!可你现在也不能肯定余七巧肚子里头的那一块肉生下来就是个儿子啊!咱们先等阿萍生了,生了要是还是个丫头片子,你这要想休妻,我和你阿娘也肯定是不会再说一句的,到时候你要是还喜欢着那余七巧,我们舍了面子也帮你娶了人,你看这样中不中?”

王根清听到自己老子这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实在是没有理由再僵持下去,他也是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话也还是有几分的道理的,现在七巧那肚子半点也是看不出来是有了种的样子,而且就算是最后生了说不定也不一定是个儿子呢。

“而且老二,你和余七巧这事儿,也得先按着。”王根强看到自己弟弟脸上的神色也没有刚刚那样的坚持了,接着又道,“不管咋地,好歹也是要撑到弟妹生产了之后不是,之前玉林他娘来闹,也都是村上的人说说的,不是我说个啥弟妹这事儿做的也的确是不大厚道,不管咋地都是一家人哪有这样子往着自家人脸上,抹黑的你说是不是?不过也就是弟妹那一说嘴而已,村上的人也没瞧见你和余七巧咋地,没有抓奸在床咱们也是能够打死不认的,玉林他娘闹上一闹也没个啥,咱们还能过日子。只是余七巧肚子里头现在那一块肉那是真不能要的,大丈夫你也应该拿捏个主意才对,现在里正虽是没发话,但也早就已经对咱们家有些不满了,这事要是被逮住了,别说是余七巧要吃了苦头,你也一并是要吃了苦头的。阿哥这话也不是和你说笑的,我这个当哥哥的总不能害了你不是?”

王根清一听心里面也是有点主意了,刚刚他对着自己阿爹阿娘的时候一直梗着脖子不认,那也就是自己阿娘那些个话给气的,不知不觉地就梗着那一口气想着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的想法,现在冷静下来想来一想之后他也觉得余七巧肚子里头的孩子来的的确不是个时候,可一想到这到底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却要结果了,他心里面也觉得难受的很。

“你还年轻,孩子总是能再有的。”王根强拍了拍王根清的肩膀道,“你看,弟妹不就是一直能生养的么,最多往后余七巧进了咱们家这门之后,咱们对人好点,给好好补补,到时候也肯定是能够三年抱两的。你大嫂还不是不小心落过孩子,这养好了还不是给我生了个儿子?”

王根清被这么一说之后,心里面那最后的一点迟疑也没了,是呀,最多就是等七巧进了门之后就多花点功夫给养养身子,他们都还年轻着呢,到时候肯定是能够有了孩子的。

“那咱们明天去了崔家,把弟妹和三个孩子先接了回来,你看咋地?”王根强问。

王老汉是想了想道:“也成的。阿萍这孩子估计就是憋着一口气,觉得没了面子想要在这事儿上面找回来呢,等到明天我和你阿娘也跟着一起去,到时候在崔家好好说话,难不成到时候还有面子一直赖在娘家不成?”

杨氏一想自己这个当婆婆的要去接了当儿媳妇的,她怎么想都觉得怎么难受,“她崔家不是横的很么,干啥还去接回来,就让人在那娘家呆着呗,要接也是要等到快生的时候再接!她和那三个赔钱货不在我们家里面还能够省下不少的口粮呢,多好的事!”

明天去了崔家,到时候说不定就要伏低做小一番,一想到崔家那妹子对自己的态度,杨氏心中那就是恨的厉害,要她去崔家那简直就和要她的命一样,她这个当婆婆的去接一个媳妇,说出去她的脸要往哪里放!

“糊涂!”王老汉看着杨氏,“咋能说出这种话来!明天到了亲家那儿你可千万别在人的面前说出这种话来,指不定是要被人怎么拿捏着错处呢!”

“是呀阿娘,你这种话可不能随便乱说的,”王根强对自己这个阿娘也算是彻底地服了,怎么就能够说出这种话来呢,村上那些个说他们苛待着人的话这是还没听够呢,“咱们上了崔家的门去接了弟妹,那显得我们对弟妹也是十分的看重的,就算崔家诚心要刁难着咱们也不能刁难太多不是?而且咱们也是已经把态度都亮了出来,到时候崔家要是还有啥话说。而且弟妹现在身上还怀着孩子呢,这咋能一直都留在是娘家,于情于理地咱们都该把人去接回来才对。阿娘你见了弟妹可千万别发火也别乱说话,到底明天可是要去中央村的,那可不是咱们高山村的地盘。”

王根强知道杨氏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今天要是不仔细地叮嘱好了只怕等到明天去了崔家之后那肯定是要乱说话的,到时候那场面只怕会闹得更加难收拾,所以也只能趁着现在先叮嘱一下了,希望到了明天阿娘能够克制住自己的脾气是真。

“她中央村了不起啊,我是她婆婆!”杨氏恨恨地说,“我磋磨着她那也是我占理!哪个当婆婆的没给儿媳妇立过规矩,当年你们奶奶在的时候我也是这样过来的,说她两句倒是有脸面就跑了!生不出个儿子的女人活该就是要矮一头的!”

“成了,这话咱们在私下说说也就算了,你可别拎不清楚地明天当着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来,你真要是敢当着人说出这种话来,那你还是留在家里头不去的好,否则那真是要结仇了!”王老汉长叹一声,无奈的很,“你要是去了,明天干脆也就甭开口说话了,否则到时候你这都不知道说个啥反而是闹的可难堪。咱们家现在这处境已是十分难了,你可不能再添乱了。就像是刚刚所说的那样,先把人接了回来再说,等生了孩子之后再谈别的事情。”

杨氏一听王老汉这话,知道他说的是等孩子生下来了之后看看到底是个男娃还是个女娃,要是个男娃那就算崔乐萍的运气好,要是个女娃,那看自己儿子那样子肯定是不要这媳妇了,到时候肯定是要休妻了。杨氏想了想,觉得崔乐萍除了不会生孩子之外除了上一次和发了疯一样说了一些个不该说的话之外那还真没啥不好的,家里头地里头的活也干的勤快,这要是真换成了余七巧那个女人进门,杨氏就觉得自己肯定没有像是现在这样轻松的日子可以过了,那余七巧一看就是个瘦瘦巴巴弱不禁风的,之前农忙下地的时候也基本上是没咋下过地就是给家里头做做吃的,旁的也不沾个啥,这样的媳妇她是绝对不想要的!她得改天回娘家看看自家娘家哪儿有没有适合的姑娘,她儿子模样长得周正,就算是要另娶娶个寡妇了,就算是娶个黄花闺女那也是可以的!

王根清哪里知道杨氏打着的主意,他现在心里面想着的就是怎么样去寻了余七巧,和她说这件事情。

王根强看着一家人可算是安静了下来,他也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这真心是要倒霉死了,咋就摊上这么些事情来了,可这些话他也不好说出口,到底这是他那一家子呢,现在的他就想着等到明天去了崔家的时候,希望崔家那老两口能别那样的折腾人就好。

王根强也是见过崔家两老的,以前的时候等到过了年正月里头走亲戚的时候也会上门来走走,只是自己阿娘做事儿实在是有点不大地道,瞅着崔家家境不大好送上门来也没啥好的年礼也不怎么好好地招待着,但两老看着也算是个敦厚的,明天应该不至于会咋地刁难才对,只是经过这些事情之后,王根强也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可真是个会找事儿的,心中也不由地憋着一股子气。

不得不说,王根强这想法也是想的太好了一点,崔家现在可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态度就等着王家的人上了门来呢,好正儿八经地给自己女儿外孙讨点公道!

------题外话------

今天更新挺早的撒,于是,剧情就进入到撕逼大战里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