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十六章 嫌隙(一)

王根清这话一冲出口之后,余七巧就抡着拳头往着王根清身上招呼去了。

“根清哥你当我是个啥人了,要不我欢喜着你,咋能把自己给了你,你把我当啥了你把我当啥了啊,旁人要是这么说我也就算了,连你也这般的欺负我,我还活着干啥呢!”

余七巧哭的一脸的泪水,几乎是桑心欲绝的模样,“村上的那些人是个啥人你难道还不清楚么,我是个寡妇,多少人都看着呢,尽是占着我的便宜。可我除了和相公睡过之外也就只有和你了,你咋能这样说我呢,王二狗子是个啥样的人你不知道啊,我能看上他呢!”

余七巧说着就举着手去捶自己的肚子:“你不要我们娘两也就算了也别拿那些个无端端的事情来说事儿,你不要我们娘两了我们还活在这个世上干啥!”

余七巧猛地就往着自己肚子上捶去,半道上却是被王根清给拦住了,王根清见余七巧这样激动的样子哪里还有啥不相信的,也是,村上的那些个人都是一些个闲的没事干的,放个屁都能说成是打雷了,这闲话说起来也是半点不眨眼睛的,王根清哪能不心疼的啊,怎么说这肚子里头怀着的也是自己的种呢,这么用力一捶还能在的?这可不成,万一要真是个儿子那就更好了!

“是我说错话了,是我说错话了还不成么!”王根清急忙讨饶了,“你这可别这么干,我可就盼着个儿子呢!”

“你都不要我们娘两了,还生个啥儿子啊,左右你不是还有阿萍姐么,阿萍姐现在肚子里头也有个孩子呢,说不定那也是个儿子!”余七巧哭着道,“到时候等到阿萍姐给你生了儿子,我这算是个啥啊,我就啥都不是了。”

余七巧不说崔乐萍也就算了,说起崔乐萍王根清就是一肚子的火气,心中更是觉得难受,想他都已经上了门了还摆着个派头给自己看,哪里像是眼前这个女人一样,自己还没找上门呢就已经先自己上了门来了,一想到这一点,王根清就越发的看不上崔乐萍了,还有那肚子里头的孩子,天知道是个儿子还是又是一个赔钱丫头啊!

“她那肚子那么圆,就和生之前几个丫头片子一样,只怕这一次又要生出个赔钱货来了!”王根清恨恨地道了一句。

余七巧听到王根清说这一句的时候心中也是高兴的很,但这面上却不是这样,而是有些忧心忡忡地道:“不会的,阿萍姐都已经生了三个丫头了,怎么说这一胎也能是个儿子了。”

王根清一听到三个丫头的时候面色更是一黑,“都已经生了三个丫头,说不定就是个不会生儿子的料!”

“算了,我们不提她,”王根清也觉得现在说崔乐萍的事情也没啥意思,这么一个冷心冷肺的女人自己还惦记个啥,“倒是你,可得好好地顾着咱们的孩子。”

余七巧听到王根清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眼神里头也有些畏缩,声音里头也满是哽咽,“根清哥,我这不能被我婆婆知道的,要是被她知道了,非得打死了我不可,你可得救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啊。”

王根清一听余七巧这话,倒也是有些没了法子了,现在余七巧还是个寡妇呢,虽说已经过了热孝里头,但也还没咋过了孝期,就她婆婆那一家子还真有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瞧瞧之前那闹的。王根清看着余七巧看着自己的眼神,那是全身心的信赖,好像自己就是她的英雄,就等着自己把她从水深火热里头拯救出来一般,看的王根清心中不免地也有几分的激动起来。

“你放心吧,这事儿就包在我的身上,必定是不会让你和孩子受了委屈的!”王根清头脑一热就脱口而出。

余七巧听到王根清这么说的时候,她一下子就像是一只小蝴蝶一样直接扑入了王根清的怀抱里头埋首在他的胸膛,却是借着这样的动作掩盖住了自己嘴角上微微扬起的得意的笑容。

王根清回了家就去了堂屋。

“阿娘给我拿点吃的吧,我都快饿死了,这外头又冷我肚皮又饿的,我都快觉得自己这是要回不来了呢!”王根清不等自己阿爹阿娘开口说话就先开了口。

杨氏一听自己这宝贝儿子所说的话,她那一张脸色就已经黑了起来,一掌就拍向了桌子,怒道:“她崔家是个什么意思,这是还想做亲戚呢还是不打算做亲戚了,竟然这样苛待着你!”

杨氏觉得能让自己儿子去接了人就已经十分给崔家的脸面了,哪里想到崔家竟然是这样的给脸不要脸的,居然正月头上上门都不给一口吃的。

“可不,”王根清也冷了面色,“我今天去了崔家,这好话也已经说尽了,结果他们还是油盐不进的很,没说几句话就是要我走人。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杨氏一听自己儿子这话那就更会火大了,“可不,这叫个什么事儿呢,当他崔家是个什么人啊,不就是一家子穷的叮当响的人家,当初我就不同意这一门亲事你们不听,现在可好了吧闹出了这种事情来了!当初让你娶了你表妹你就是不乐意,说崔乐萍那妮子人好是个不错的,结果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半点也不给我留了脸面这也就算了,结果现在你可后悔了吧,那妮子还是个不会生儿子的,你表妹现在可都已经生了两个小子了!”

杨氏说起这事儿的时候就是一肚子的火气,当初她多看好自家那侄女,这嫁给了自家儿子也是亲上加亲的好事儿,结果这小的犯轴,老的也不听着自己,结果现在闹成了现在这样,光是想想都是一肚子的火气,那崔乐萍生了三个丫头之外那是一个儿子都没给生出来,想她那侄女多能生啊,嫁去夫家之后这才三年就已经给生了两个大胖小子了,这要是当初能进了他们王家的门,这可不就是她的大胖孙子了么!

“现在还说这个干啥!”王老汉看了杨氏一眼,嘴巴上虽是在训斥着杨氏提了这些个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心里头还是有点认同的,当初他也觉得崔家的人都是个本分的,重点他也不咋喜欢杨家那侄女,可说起孩子的事情之后,到底也还是觉得有点受不住的。

“咋就不能说了,当初就是你们不让我说这才闹出来的事儿,当初要是听我的课不就是么事情都没了么,现在还在我这面前横个啥!”杨氏朝着王老汉瞪了一眼过去,别以为她就不记得了当初这事儿里头也还有这老东西点头答应的份。

王老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觉得和老妻在说起这件事情上压根就没啥能扯到一起的可能,自家老妻三不五时就要拿这件事情来说上一说,尤其是那崔乐萍生孩子的时候,那更是要拿这件事情说一说了。这么些年他听着也不知道是多少回了,他这心里头后悔能咋地,这媳妇都已经娶进了门不是,要是能够想到今日这样的情况,当初他也就不会同意和崔家的这一门亲事了。

王老汉不打算和自己的老妻一般计较,转而是看向王根清:“崔家是怎么个意思?难不成还打算让人呆一辈子不成?”

“崔家可是发了话了,说是要阿爹阿娘你们两人上了门亲自去说道说道这事儿,怕是要拿捏着这件事情来作践咱们呢!”王根清忍不住说道,“而且那崔家还生了点心思,想着让阿萍肚子里头的那个孩子姓了崔家的姓!”

王老汉一听也有些恼了,这上门去说道说道这事儿他也就不计较个啥了,但一听到说要把肚子里头的那个孩子姓了崔,他就不乐意了。这可是他们老王家的种,咱们就能够姓了他们崔家的姓了。这要是拿大丫二丫三丫三个丫头片子来说,他也不会这样的计较,丫头片子而已,改成崔家的姓,那也没啥打紧的,但肚子李楼的那个孩子还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呢,要是个女儿姓了崔家的姓他也不说这个礼了,但要是个儿子,那可是他儿子等着盼着那么一个小子,这不是让他儿子要绝后么!

“这崔家的心思也实在是太歹毒了吧,咋能这样!”王老汉一听也跟着恼怒了,“当自己是个什么人了啊,当我老王家没人了是不是!这事也应该好好地说说清楚了,就他们崔家占理难道我们王家就理亏的紧不成!”

王老汉嘴巴上是这样说着,但是看了一眼王根清,又忍不住想到了余寡妇的事情,就因为这小子所干的这点事情让他们这一家子也实在是没点脸面,“和余七巧那点事儿你那屁股擦干净了没有,就因为你那点事情,闹的咱们今年这一年日子都没咋过好,你这小子!要不是看在你这年纪也一把的上面,我当初就想要直接拿了棍子抽死你这个不孝的东西!”

“你说这个干啥!这事儿我看也不都是根清的错,那余七巧也不是啥好东西,男人么只要女人朝着你们软个声之后还不得巴巴地凑上去!”杨氏横了王老汉一眼道,“你现在训着儿子,当初你年轻的时候那一双眼罩子就没有朝着不该看的地方看去?当初咱们村上除了什么小寡妇之外也还有不少水性杨花的!我看儿子这样也是随了你的性子,上梁不正下梁歪!”

说起这个杨氏心中就有些郁闷,别看王老汉现在还成,但事实上年轻的人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年轻的时候也是花花肠子的很,别以为她是不知道这老东西对着村上的那些个长得好看的人偷偷摸摸地帮上两把说上两句话都觉得高兴的很,那一双眼睛更是成天到晚地往着别人身上看去,要不是自己生了两个儿子,只怕还没她现在的好日子过哩!现在倒是有脸面说起儿子来了,咋就不想想当初自己的那点事情,说出来也不觉得脸躁的很。

“你现在还说这个干啥!”王老汉听到杨氏提起以前的事情,那一张老脸也是觉得有点燥热了,这婆娘到现在还在记着那些个事情呢,想当初自己也没干啥事儿不是,就扒拉着这些个老账不放,“现在在说儿子呢,难道你就想着被玉林他娘天天在门口守着说着那些个不干不净的话不成?”

玉林他娘也就是余寡妇的婆婆,那也算是一个彪悍的人,今天大概是回了娘家还是咋地倒是没有出现,但是前两天那是一天不落地出现在他们门前叫骂,那叫一个难听的,可偏生他们也是拿玉林他娘没啥办法,说了他们家根清和余七巧没啥关系吧,这也得人信才好啊,很显然地玉林的娘那是完全不相信的。

一提起玉林他娘,杨氏更像是一只斗红了眼睛的鸡一样:“呸,那老娘们,成天闹个没完的,难怪玉树那孩子就是个不长命的!”杨氏说起那娘们是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把人给撕碎了,被她闹的自己连门都不敢出了,今天原本是要去娘家走上一遭的,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连娘家都没走成,她恨着玉林他娘,更恨的就是余七巧,那小娘皮的不好好地守孝水性杨花要勾搭人也不应该来勾搭她的儿子。

杨氏转头狠狠地瞪着王根清,“我告诉你这小子,之前的事情也就不说个啥了,你要是还和人不清不楚的,这门你也别跨进来了,我就当做没生你这个儿子,省的被你生生气死!”

说道余七巧,王根清的脸上也是有些难看了,他有些不敢瞧着王老汉和杨氏。杨氏一看王根清那样子就越发的火大了,自己生的儿子是个什么性子的人旁人不清楚难道她还不清楚的,这就是没答应了。

“你这混小子是打算干啥!”杨氏火大地骂了起来,“你倒是给我应一声哪,你这不应是不是就想着还和那个娘们偷偷地好着?你还嫌咱们家不够丢人是不是?我这一张脸皮都是要给你丢尽了,你倒是给我长点心啊!”

杨氏一边骂着,一边就脱下了自己脚上的鞋子朝着自己这个儿子身上打去,那下手也是半点都不留劲,打得就算是身上穿了不少衣衫的王根清都觉得有点疼,他也不是个傻站在哪儿就等着被人打的人,也急急忙忙地闪躲着,到底是自己的阿娘,他也只能躲着不能还手。

“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我咋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东西来了?”杨氏骂道,“那小娘皮是有什么好的?你要睡女人不是还有你媳妇么,你就不怕惹上一身的腥?咱们往后还要不要过日子了?不管咋样,你给我和那个娘们断的干干净净的,否则这事儿就算是没完!”

“阿娘!”王根清也是无奈极了,“我今天遇上七巧了。”

“遇上的?你可没去找了人吧?”王老汉看着自己这个儿子也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不是他不相信自己这个儿子,而是现在这个时候压根不是什么好时机,村上的人都张大了眼睛瞅着呢,到时候要是看到自己儿子和余七巧在一起,到时候就算是没啥也得有啥了,而且他们两人之间原本就有点不大干净,“你们有没有被人看到?”

“阿爹,七巧她有了。”王根清想了想之后咬了咬牙对着王老汉道,那面色上更是有着几分决然的神色,他这也是豁出去了,余七巧是他的女人,现在更是有了他的孩子,不管咋地这事儿也还是要解决的,而且余七巧有了这事儿基本上也是瞒不住人的,现在肚子还不显,但等到过几个月肚子显了,到时候一开春也暖和起来了,大家穿的也薄了,那肚皮可就明显了,那个时候要是再来说这事儿可就有些不大好解决了,倒不如像是现在这样先把事儿给说了。

杨氏整个人晃了晃,像是有些不敢置信自己所听到的那些个话,“你刚刚说个啥?”

“阿娘,七巧她有了,那块肉是我的。”王根清又说了一边,他一下子跪在了杨氏的面前道,“阿娘,要是没这事儿我可以和七巧断了,可她现在有了我的孩子啊,这也是你的儿媳妇也是你的孙子,阿娘这事儿可不能成了。七巧我不能不要啊!”

“哗啦”一声响,有碗筷碎裂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周氏一脸难看地站在门口,刚刚阿爹阿娘让她给弄点吃的给自己这个小叔子,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小叔子竟然还送了这样的一份大礼给了自己。

余七巧是个寡妇!

余七巧是个还没守完孝的寡妇!

这天杀的干出这种丢人的事情竟还是有了脸面说得出来的!

周氏的心头简直就是升起了一团火,之前就算是说和余七巧不清不楚的好歹也是没有正儿八经地被人抓到奸,这没有抓到奸也就不好说个啥,可现在余七巧的肚子里头有了孽种那可就是实打实的证据了!

周氏想到自己这一段时日来所过的那些个日子,想到今天原本是回了娘家的日子就因为之前闹的实在是太没脸连家门都不好回就怕被人逮住了问那些个事儿的自己,一想到这些,周氏就恨不得捡起地上的碎瓷片直接冲上去把王根清的脸给划花了。

这不要脸的东西居然还把这些个腌臜的事情说出口了!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

------题外话------

推荐复联2,漫威出品超级好看【刷了一票的人推荐中】(*^_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