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十五章 有了

崔老大知道自己女儿说的的确是有几分的道理,可他种了一辈子的田就没有那样干的事儿,这要是弄的好了那的确是能多赚点钱,可这要是没弄好可就是鸡飞蛋打了,崔老大这才不能贸贸然地下了这样的一个决定。

但郑氏倒是心中有些心动,“老头子你说个啥呢,当初女儿带着我们搞豆芽平菇的时候你不也说咱们是瞎搞胡搞么,结果我们这胡搞瞎搞还不是照样挣了钱?!我看别管女儿到底是在胡搞还是瞎搞,这能够挣到银子才是真的。”

崔老大看着郑氏,神色之中也有了几分的无奈,现在自己这个老妻现在可是站在女儿一条线上呢,听听这话说的,这还叫他怎么说话!

“老头子,不说旁的,今年咱们阿萍和三个孩子都在家,要是咱们就一直种着这点田和地的,怕到时候也没得剩下多少,再加上咱们阿文年纪也是不小了,前几年一直是咱们家穷慌慌的一直没说上亲,村上有些成婚早的和阿文一个年纪的都已经当爹了,明年咱们说啥也得给阿文说个亲事才成!”郑氏道。

崔老大也有些犯难了,的确,阿文的事儿也应该是要定下了,一直这么拖着得到什么时候去呢,这年一过都已经二十了,也的确是该娶媳妇了,这要娶媳妇的话家里面也得把房子给翻新翻新,还得准备着彩礼一类的,这样一想之后,崔老大就觉得自己的肩膀上压了一副重担子,虽说今年冬天的确赚了点银子可也是要花的不是?!

“……”崔老大坐在哪儿不吭气,崔乐蓉也不说个啥,反正她的话也已经是说到这儿了,要不要这么干那还是崔老大自己的主意,只是崔乐蓉觉得,这一年她们这么干的话还能够赚的多一点,等到有了成效之后,肯定也是有不少的人会效仿的。

郑氏也看了崔老大一眼,这么多年了哪里还会不晓得这老头子就是个认死理的老东西,只怕没那么容易同意,郑氏也不是刚刚兴起这个意思,她也已经想好了再过几天就去镇上寻了牙子买个几亩地,现在家里人多了,自然也要多点田地才好,而且手头上田地多了,那到时候给说亲的时候底气也能够足一点。

“阿爹,你就是听阿妹这样说着心里面拿不定主意也的确,阿妹既然是这样说那肯定是有自己的道理的,倒不如让阿妹再仔细说说?要是听着不错,到时候你就抽个一亩田来试验试验?”崔乐文道,他也觉得自己阿妹这说法的确是有些匪夷所思,但他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只是脑子里头也一下子想象不出那到底应该是要怎么弄的。

“那……那就听听吧。”崔老大迟疑了一下道。

要是换成别人这样不敢不脆的崔乐蓉肯定是懒得搭理了,但眼前的毕竟是自己的老子,所以她也是格外地有耐性,找了崔乐安要了纸笔来,在纸上画了一个样子。

“稻田养鱼就和平常种田的时候差别不大,重点就是要先挖好了鱼沟和鱼坑,把田埂也加高加固一点就成。”崔乐蓉指着图上的地方仔仔细细地同崔老大进行解释,这种事情在现代倒是常见的很,在古代里头百姓都是很少见到这些东西,自然地也是要说的详细一点才行,崔乐蓉看了整整三年,对于那稻田养鱼也算是熟悉的很了,所以解释一番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

经过崔乐蓉这么一解释之后,崔老大也已经是有了点主意了,觉得也还是不错,至少也没有大影响着,可要他下定决心的话,还是有点迟疑。

“得,咱们也不同你这个老头子干耗着,你要是不答应也没事儿,回头家里头这几亩田就你种着,我过两天上了镇上找了牙子再买上两亩,到时候我就和我闺女一样,就搞这稻田养鱼,到时候咱们就较量较量看谁种的田收成好!”郑氏对着崔老大道,“你就拧巴拧巴着吧,到时候这种了一辈子的地到时候被我给比了下去你可别觉着自己这一张老脸挂不住啊!”

“嘿,说啥玩意呢!”崔老大道,“家里头都有田着呢,咋就要买了?我看你就是和阿蓉一个样子,这手上是半点都不留银子的,还得攒着钱给阿文讨媳妇呢,家里面也是有用钱的时候的。”

“你放心,我心里头有数。”郑氏之前也一直都没把崔乐蓉给留下的钱和崔老大说起呢,现在有了这样的主意,郑氏就想着趁着现在刚开春就先买点田地,反正田地捏在手上也能够让人觉得心安。

“我懒得说你们!”崔老大气呼呼地说道,觉得自己在家里头那还真是越发的没有地位了,以前这庄稼里头的事儿那基本上都是听着他的,可现在倒是一个一个都有了别的主意了。

“哼!”郑氏才不管这个,“老头子你可别觉得我乱花钱啥的,我就和你说这么一句吧,咱们家稻田养鱼了,这稻谷能多产,还能卖个鱼钱的,你就觉得别人那一双罩子都是瞎的不成?到时候肯定都是眼巴巴地瞅着呢,就算你不说,这弄点鱼沟鱼道的,一看就明白了你说是不是,瞅着吧,今年见了好,明年肯定是一堆人都要这么干的!咱们要干就要抢在别人家前头干这些事儿,否则人家都把饭菜吃完了你以为还有点汤给你剩下呢?!”

郑氏怎么说也是经过了这么多天豆芽平菇的历练了,早就已经想好了要抢在人前头先给干了。“而且我说老头子,咱们要是能成了,在村上的地位可就不一般了啊,你想想看,这事儿还是咱们头一个闹起来的呢,往后村上的人跟着一起干了,咱们也是发头人,你就不觉得这想想也不错么,想想咱们村上的,谁家的田里面产量好,在咱们村上可就是这个!”郑氏说着就竖起了大拇指。

“你就不想等往后人家想到你的时候,对着你也是直接这样一来?”郑氏问道。

崔老大被自己家的婆娘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心动,他是个种田的老把式,但这田里头的产量可也不是村上最好的,往年村子里面产量最高的那都是要被人夸的,还有不少人得问着这庄稼到底是咋种的呢,一想到这一点,崔老大的心中不免地也就有了几分的小心思,想想真要能这样或许还不错?!

郑氏见崔老大那样子,就知道这老东西已经是心动了,她都嫁给人二十来年了对他的那点性子哪里还有不知道的道理的,这拿捏也是一个准的。

“成吧,就依着你们这么做吧!”崔老大道,想了想之后又觉得自己答应的似乎有点干脆了一下,于是又说道,“要是出了什么岔子,看我以后还听不听你们的。”

“真要出了岔子,阿爹你就剥了我的皮得了!”崔乐蓉笑道,“那等开了春之后我和萧易忙完,我们就来帮忙,别说,我也想着过两天上了镇上再去买两亩田的。”

豆苗和平菇来钱还算快,她这手上也攒了一些个钱,过几天也还得给送货,这手上也就会再有进项,她肯定也是要买田地的,到时候多买两块离家近的地也好,到时候可以种点西瓜,而且这西瓜不能连茬种,而且她也打算先在家里头育苗,等育苗的差不多了天气一暖和就移到地头上,这样一来或许还能够错开了西瓜上市的时间,提前先卖了西瓜也未必呢,而且她手上有灵泉,这是谁都抢不走的好东西。

“恩,好,等地解冻了我就先去把沟给挖了。”萧易也是摩拳擦掌的,可算是找到活干了,他现在都觉得这天要能快点暖和就好了,这样就能够让他一展身手了。

“恩,阿娘你和阿爹要是忙不过来,也别硬撑着,自己身子骨要紧知道么,尤其是阿爹的脚,更是要注意呢,要是忙不过来干脆就找村上那些个家里面劳动力多的来帮忙,花几个小钱也好过自己硬撑。”崔乐蓉叮嘱道,原本家里头的田倒是不算多,现在郑氏已经起了要买的念头,她别的不怕就怕他们两个老的一头扎进田里面身子都顾不上了,那反而倒是不好了。

“知道知道,这事儿你就别参合了,我现在这身子骨好的很呢!”崔老大忙不迭地道,他现在可是觉得自己这身子骨那是越发的不错了,都快赶上自己年轻时候的那一阵了,就连村上的人见了也还在那边问着他是不是女儿女婿给了啥大补的东西,咋就这老脸越看越发的鲜嫩起来了呢。

崔老大把这些个夸奖的话也是听在心中,面上不显,心中却是高兴的很,而且说实话自己的身子骨自己最清楚不过了,他也是觉得这一段时间以来自己的身子是有慢慢在变好,而且不是虚的,是实打实地补回来了。

以前崔老大还以为自家姑娘这医术也就那样,可现在他可是半点也不敢小瞧了,果然是祖上出了御医的李家自家女儿跟在李家小姐的身边这一学都能当大夫了,这可不得让他觉得高兴的么,这也是一门本事儿啊,这还有啥不好的。

“那身子骨好了也不能瞎糟蹋!”崔乐蓉道,“以前我不在的时候没人看着你,我也管不着你,现在你要是不听我的,到时候我就直接搬回家来住盯着你们两。”

“成成成,都听你的还不成么,这年岁大了,性子倒也越发的娇惯起来了也不知道是谁给惯的。”崔老大嘴巴上虽然是这样说着,但心里头还是高兴的很,有个心疼自己的女儿那里还有啥不好的,别人家的姑娘哪能像是自家姑娘这样的孝顺!

“阿爹话不是这么说的,我这寻常也是被阿蓉念的,你看我脚受伤的那一阵子,阿蓉基本上就不让我干点啥的我这削点竹子编点竹筐时间太长她也是要说的。这是阿蓉记挂着咱们呢,要是不记挂着咱们,阿蓉就算是说也懒得说的。”萧易忙道,“阿蓉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别看这人有时候凶凶巴巴的,事实上心肠可软了。”

这也是萧易最欢喜崔乐蓉的地方,她的内心一直都是有着自己的一把尺在的,别人对她好三分的,那肯定是会回了七分的,而且别看是不怎么好说话的样子,事实上真要求到她头上的时候还是会应允的多,看看村上的那些个人,除了萧远山一家子,一般别人请了她看病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有推脱的时候,也没有提多少钱的事情,要不是有崔乐蓉一直张罗着这些事情,他现在哪能这么快就被融入到了杨树村里头,村子里头的人啊哪能这么快就对自己客客气气的。

“我晓得。这丫头就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你可别惯着她,惯多了可得成什么性子了!”崔老大嘴巴上虽是那样说的,但脸上的表情做出来的却是“你敢对我家姑娘不好看看”这样的神情。

蓉和萧易也在崔家呆到了下午的时候才回去,临走之前崔乐蓉还寻了个机会放了一些个灵泉到了厨房的水缸里头,就连那孵豆芽的地方她也经济区看了一看,顺便地也在里头的水桶里面放了好些的灵泉,毕竟这得下一次过来的时候再给放了,要不然就实在是太明显了。

王根清上了崔家门来的时候原本还以为在崔家能够好好地吃上一顿的,怎么想着自己都是崔家的女婿不是,可是没有想到崔家居然能够把事情干的这么绝,居然一口水都没让喝也没给点热乎的东西吃,一路过去的时候整个人都冷了,好不容易在屋子里头呆的有点暖和了结果却又被赶了出来,气得王根清不行,但是现在说着个也没啥用,总不能上了门和崔家的打上一场,到时候没了道理的可就是他了。

王根清是设想了崔家会给留饭,所以来的时候身上可没揣点吃的更没有揣几个铜板,不过想想就算是揣了铜板那也没啥用,一路回去的时候那也没个地方能买到点啥吃的,只好喝了一肚子的冷风回了家。

高山村离中央村还是有些远的,等到眼见着快到高山村也远远地瞅见那村子的时候,王根清眼前都是有些发花了,这都是生生给饿的。

“根清哥。”娇娇柔柔的一声轻唤声从后头传来,王根清急忙听着耳熟,一下子就把牛车给停了下来,瞅见的就是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正走着一个身月牙白色的衣衫的女子,那一张脸巴掌大小,倒是生就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上挑,看着十分的勾人,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风情。

“七巧。”王根清看了人一眼,不由地摸了摸鼻子,他刚刚只顾着自己的肚子饿,再加上冰天雪地的她余七巧又是穿了一声月牙白的衣衫,看着就快要和这天地容为一体似的,倒是一下子没发现。

余七巧看着王根清,看到他那样子就知道肯定是之前去了崔家了,她心中有些愤恨,她和王根清之间的事情原本大家也不是不知道的,只是都装作不知道没提出来而已,但偏偏崔家两姐妹就把这一层窗户纸给捅破了,结果现在好了,她可就成了村上那被人人打骂的狐狸精了,就连她婆婆最近更是盯得紧,天天打骂的,今天要不是年初二能回门,只怕是连这回门都是不让她回去的,但这回去了也没啥意思,她阿爹阿娘也已经听到了村上的那些个闲言碎语,早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去告诉了自己娘家,回去也是被狠狠的一通骂,骂得她心中也是不甘愿极了。

当初要不是她阿爹阿娘贪图夫家给的那点聘礼,至于是把她嫁给一个要死不活的人当媳妇么,她还这样的年轻,也没有孩子,为啥就要在那家守一辈子的寡!

“根清哥,你最近咋也不来看我了?”余七巧可怜巴巴地瞅着王根清,那一双含情目里头满满都是情谊,一眼看来那微微上扬的眼角像是能够勾出丝来。

王根清被余七巧那一眼瞅得浑身都要酥了,再加上她那声音又绵软,不免地就想起了两个人在树林子里头贪欢的时候那双手底下绵软的身子骨,那像是水蛇一样的纤细的腰肢更是*,这样的女人才是尤物啊,哪像是崔乐萍那娘们使得,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和一个木头一样无趣得紧。

一想到这一点,王根清就恨不得搂了余七巧好好地亲香亲香,可一想到余七巧那婆家,他一下子就把那点心思给淡了,“你还说这个呢,你那婆婆可不是个好相与的,最近这些日子可没少在我们家闹腾,闹得脸上颜面都无光了,你还想我咋地,我这要是再去看了你我这一身肉都能够给剔了下来。”

“根清哥这实在是不能怪我啊……”余七巧说着一下子就哭了起来,“我也劝了我婆婆他们不要闹了,我说我是真心欢喜你的,我虽然是个寡妇可也不是不能二嫁的,我就想找个嫁给你,可我婆婆他们怎能听我的,我一拦着就打我。”

余七巧说着就扬了自己的手将手臂上的衣服撩了上去,露出那青紫的颜色,“这都是被打出来的,到现在还没消呢!”

看到余七巧身上的痕迹,王根清也有些动容了,他之前就聊想着她可能不会好过,可乍一眼看到这些伤痕的时候心中也是有几分的酸涩,他急忙走了过来,撩起余七巧的手臂仔细地看,发现那上头这些个青紫的痕迹那还真是有不少,很显然地是最近留下的痕迹。

“叔和婶儿他们也实在是太过分了,咋能这么对你!”王根清恨恨地道。

余七巧看着这个男人,心中冷哼了一声,就只是嘴巴上说说这有个啥用,又没说是要去人家里头和人干架这样的话,这么一个大男人也真是够心狠的,虽说心中对这个男人有些厌弃,但这面色上余七巧还是做出了委委屈屈的神色来。

“这又能咋样呢,谁让我还在婆家,只要我婆家不放人,即便是我想改嫁也是不成的。”余七巧说着就落下了泪来,豆大的泪珠一滴一滴地往下落着,看着就是十分可怜,“根清哥,我已是你的人了,你不能不要我。”

王根清听到余七巧这么说的时候,神色也一凛,半晌之后才硬巴巴地挤出一句:“我这有已经有媳妇孩子了,哪能再要你啊!”

余七巧看着王根清泪眼朦胧的,怎么看怎么凄迷,“根清哥,我也不求和阿萍姐平起平坐,你就让我当个小的伺候你和阿萍姐也成的,我那么喜欢你,你可不能就这么丢下我不管,那到时候我可怎么办啊?”

王根清听到余七巧所说的这话,心中有几分的着急也有几分的高兴,急的是当初也没有想过要把余七巧弄进门的,只是这娘们真心长得不错而且又温柔可人的,原本就是带着几分想着就这样过下去再说的,而且乡下人家也不兴要两个媳妇一类的,可听着她这话又是让自己生出一种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来,一般只有那些个老爷才会有好几个女人呢,听着她说要伺候着自己的时候,王根清就觉得自己像是镇上的那些个老爷似的,他和村上的那些个男人到底还是不咋一样的,也比那些个男人要好的多了,至少还有一个女的眼巴巴地要上赶着要给自己做小的呢!

“七巧,咱们乡下人家就不兴有小妾的,我……”

“阿萍姐不是带着孩子上了娘家么,阿萍姐是根清哥的媳妇原本就应该在家里面好好伺候着根清哥才对的,咋能说走就走,看看你现在这样子就像是个没媳妇过日子的,我看着多心疼啊,根清哥,就让我伺候你吧,你这不要我了我往后还能干啥呢,”余七巧扯着王根清的衣袖子可怜巴巴地道,她看着王根清脸上那动容的神色,想了一想眼神也坚定了起来,像是下定了注意了,她垂着头不让王根清看见自己的脸,“根清哥,有件事儿我就一直没和你说,打从咱们做了那事儿之后,我的小日子就一直没来,我怕……我怕是有了。你不要我和孩子了么?说不定我能给你生一个白胖儿子呢。”

王根清听到余七巧这话,下意识地就道:“是我的种吗?”

也不是王根清多想,村上可是有不少的男人偷偷瞧着这个小寡妇呢,之前还有不少人说着那王二狗子也一直献殷勤着呢,他是睡了她不假,这万一要是也有别人睡了她,那到时候可不得戴了一个绿帽子么!

------题外话------

嗷嗷嗷嗷,复联2来了!

前两天和一个男闺蜜聊天看着两货一直在卖蠢

我:复仇者联盟要上映了要坚决地刷起!o(* ̄▽ ̄*)o

男闺蜜:我一直在刷妇愁者联盟!┑( ̄Д ̄)┍

我:好吧,我一直在刷夫愁着联盟……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