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十三章

王根清那一跪似乎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还真是挺狠的,跪下去的时候还能够听到膝盖骨碰到地面的时候所发出的一声沉闷的声响,而王根清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动作这么的狠,一瞬间因为痛苦那表情还显得有几分狰狞,双手更是紧握成拳,绷着牙才把这点痛楚给压抑了下去。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看的仔细,把刚刚王根清强忍着痛苦的样子直入眼帘,要不是现在堂屋里头还有他们这些人在,只怕他现在就要直接跳起来抚摸膝盖骨去了。

崔老大不为所动,轻飘飘的一句“知道错了”“猪油蒙了心”就想把所有的事情都一笔揭过,这也实在是太便宜人了,哪有这么干的事儿。

崔老大直接哼了一声,完全就当做是没听到王根清刚刚所说的那些个话,王家打着什么主意他能不清楚,他王根清是个什么东西,进了门到现在才知道认错,晚了!而且看看他那熊样,要不是日子过的难过了怕也是不能够想起阿萍来的吧?德行!

“阿爹,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往后会对阿萍好的,孩子们我也会好好疼的,保证不会再出现以前那样的错。”王根清又道,他嘴巴上是这样说着,但心底里头想的却是等到崔乐萍回了家之后要搓圆搓扁还不是由着他的意思,王家这些人也算是够了。

“你起来吧,我受不起,你们王家不疼人不打紧,我这个当爹的也是会心疼女儿的。阿萍和三个丫头就在我们崔家住着,有我们两个老的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他们。”崔老大道。

“阿爹你说这话干啥呀,阿萍是我王家的媳妇,咋能一直住在娘家,这没有这个道理啊!”王根清一听这话就有些着急了,他今天可是无论如何都是要把人给带回去的,而且也不知道崔家在外头说了点啥,刚刚他进了村子来的时候不少人瞧见他的时候那眼神之中也都是带着鄙夷,该死的!

“怎么就没这个道理了,我生的女儿,我女儿生的女儿我的外甥在我家住着就算是住一辈子只要我乐意谁能说出什么话来!”崔老大吹胡子瞪眼地说,“你们王家不是嫌弃我家女儿吃了你们王家的饭穿了你们王家的衣住了你们王家的房么,得,现在就让她们吃我们崔家的饭穿我们崔家的衣住我们崔家的房。这样占了便宜的事情,你们王家还有啥好说的,你倒是有脸面来和我说道理两个字,我倒是要问问你,你是把阿萍放在什么位子上了,你和人不清不楚的,倒还是有脸了,只怕到时候你是要管着别人叫一声丈人了吧!”

王根清被崔老大这一番诘问问得哑口无言,原本他以为崔家也就一个崔乐蓉是个难搞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家子都是十分的难搞的人,看着敦厚的崔老大,那问起话来的时候也是叫一个句句诛心的。

“我……”

“别你你我我的了,我话就搁在这儿了,你今天也别在我家呆着了,我们老崔家没上了门闹腾那是我们老崔家厚道,别给点颜面就当个啥了。你要真心想把人接回去,回头把你阿爹阿娘找来,我崔家的女儿被你们王家这样欺压着,你一个上门就让人跟着你走了没有这样的道理。”崔老大道。他是记着了自己女儿吩咐的事情,而且他也实在是看不惯王根清,就这么一个男人在自己的面前还有个啥分量,还想着拿捏着他,他怕个鬼!

王根清一听到崔老大说要把自己阿爹阿娘给叫过来,他的面色上就显得有点不大高兴了,这事儿也不是个什么大事儿,怎么就要闹到这个地步,这借机拿乔的事儿干的也实在是太难看了点吧?!

“阿爹——”

“走吧,今天我们家就没想着你上门,准备的都是给阿蓉和萧易的。”郑氏走进了门来对着王根清道,他们王家能够干出上门撵客的事情来,他们崔家也是可以的,而且他们崔家还比他们王家好多了,至少没挥舞着大扫帚把人给赶出了门。

王根清被崔老大和郑氏这样一挤兑,而且郑氏也已经是把话说了个明白,要是自己还留在这里那也就太厚脸皮了,他心中愤恨,却还是不敢做的太过,想了一想之后又道:“阿爹阿娘能让我见见阿萍和孩子们不,她们这些日子不在,我还是怪想着的。”

崔乐文横了一眼过去,“你放心,我们崔家可不像是你们王家这样的人干不出那些个狠心事儿来。”

“阿文,你这话说的,我就是想见见阿萍和孩子们,怎么说我也是你姐夫和三个孩子的阿爹啊,总不能都不让我见吧?”王根清小心翼翼地道。

“要见也成,免得到时候说是咱们家没点人性。”崔乐蓉凉凉地道。

崔老大和郑氏也不反对,叫了崔乐菲把崔乐萍叫了来,崔乐萍来的也快,但孩子却只带了大丫,原因无他,另外两个孩子都小了点,再说崔乐萍也不愿意见到王根清,更不愿意让他接触到孩子们。

王根清看着带着大丫走出来的崔乐萍,见她身上穿着一件桃粉色的新衣衫,里头的棉袄也是新做的,厚实的很,就连大丫身上也穿着一身玫红色新衣衫,棉衣棉裤的,而且大概是这几日在崔家吃的比较好的缘故,虽说还没有把几个孩子喂养的白白胖胖的,但那脸上的气色倒是一天比一天好。

对看着那穿着新衣衫怎么看怎么精神体面的母女二人,再看看自己身上那皱皱巴巴的衣衫,王根清只觉得一口气梗在自己的喉咙口,妈的,他在家里面过的像是个什么样子,可她倒好在娘家好吃好喝的,完了还要崔家来帮她撑着来教训他,所以在看到崔乐萍的那一瞬间,王根清的样子就像是个恶鬼一样的凶神恶煞,但很快也就收敛了起来。

崔乐萍自然也是看到王根清刚刚露出来的模样,这个男人还是没有改变,现在说不定心中是怎么恨着自己呢,看看他那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在王家这几日也没过啥好日子,以往的时候家里面的那点杂事都是她在做,现在没有人收拾了,这才想到来的原因之一吧。

她原本以为自己看到王根清的时候还有几分的激动会忍不住上去骂他一顿或者是打他几下,可现在却发现自己啥感觉也没了,甚至看着他的时候没有啥特别的感觉了。这些日子她在家里呆着,阿爹阿娘可劲地弄了一些个家里面能弄的好吃的来给她和孩子,和她在王家的所过的日子那真是天差地别的厉害,她也更深切地明白,只有自家人才会无所保留地对自己好,王家的人做的没什么错的,只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是她的家人而已。

大丫也看到了自己阿爹刚刚那脸色难看的厉害,她也已经懂事了,以前阿爹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神色的时候不是打就是骂的,所以她也有些惧怕,一下子就朝着自己阿娘的身后躲去,脸上具是恐惧。

王根清自然也是看到自己女儿这样的反应的,他心中也忍不住有点火气,心道这娘几个都是小贱人,上不得台面,可当着自己岳丈一家子的面却不能开口大骂,他忍下了火气,扬起自以为算是慈父的笑容。

“大丫,是阿爹啊,阿爹来接你们回家了!”王根清说着,伸手就要去碰大丫,“大丫在姥爷姥姥家住的时间也够长了,跟阿爹回去吧!”

大丫见王根清朝着自己伸出手来,她整个人惊慌到不行,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她连连惊叫:“不回去,不回去,我们要和阿娘呆在姥爷姥姥这儿。”

她一边喊着一边可劲儿地朝着崔乐萍身后头躲去,她才不要回爷爷奶奶家,在哪里什么好吃的也轮不上她们,奶奶还总是骂她们是赔钱货,她才不要回去!

“你这傻丫头说个什么话呢,阿爹这一阵子可想你了,你爷爷奶奶也想着你呢,准备了好多好吃的给你们。”王根清被大丫那么尖声一叫,面色上也没了刚刚那轻松的神色,那上火的模样是压都压不住。

“不回去不回去,奶奶要骂我们,阿爹你要打我们!”大丫松开了捏着崔乐萍衣角的手,蹭蹭蹭地跑到了崔老大哪儿,“姥爷,我们不回去成么?”

崔老大拍了拍受了惊吓的外甥女的后背,对王根清那是越发的看不上了,他一双眼睛凶狠地瞪着王根清,但嘴巴里头说的话却是软的很,“不回去不回去,你们就呆在姥爷家,哪里也不去!”

“你走吧!”崔乐萍看着王根清道,“也不用对着我说啥了,我是不会跟着你回去的。”

王根清听到崔乐萍这一句话的时候是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抽上去,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干出这种事情来,毕竟这里是崔家而不是他们王家。

“阿萍,我们多年夫妻,你至于嘛?”王根清立马可怜兮兮地道,“你不在的时候,我这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把家里折腾的一团乱,没有你我可怎么过日子。阿萍,我们也是多年夫妻了,你至于是要闹到这个份上吗?”

“你吃不好,那是因为没人给你做饭,你睡不好那是因为没人把炕烧热,你把家里折腾的一团乱那是因为你就算是油瓶子倒了也不去扶一把,你说没有我你不会过日子,那是因为没有人再给你洗衣做饭像是个老妈子一样伺候着你让你过着有钱老爷的日子。你也会说我们是多年夫妻了?我都以为你已经忘记这个了,其实我不在,你还不是有余七巧么,正好正大光明让她来照顾你,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崔乐萍对于王根清的性子还能不清楚的,不过就是觉得家里面少了个人什么都不顺了,要是有个人能够帮着他把这些事情都给干完了,保证他是不会想到她和女儿的。

崔乐蓉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语气也平和的很,并没有咄咄逼人的感觉,反而只是平静地陈诉着一个事实,一个十分悲哀的事实。

“阿萍你咋这么说话呢!”王根清听到崔乐萍这么说了,他就觉得有些不大高兴了,这一个大老爷们的被自己的女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他这心里面能甘愿的?他还要脸不要呢,而且没瞧见崔老大就一直吵着自己吹胡子瞪眼呢,就算是不帮衬上他一把,那也不能跟着一起糟践了他吧?!而且他现在都已经拉下了脸面来把人接回去了,她也真是忒大脸,就在这儿一直唧唧歪歪的。

“行了,我在娘家住的好好的,就这么着吧。”崔乐萍其实很想对王根清说你赶紧给我滚蛋,但为了自己的三个女儿,她现在还不能够和王根清完全撕破脸皮,只好耐着性子在这里说话,“你要是没啥事儿也别过来了。”

崔乐萍这么说着转身就走,大丫看着自己的阿娘走了,她也很想就这么跟过去,但又是怕阿爹会抓住他,想了想之后还是躲在自己姥爷怀里不出来了,阿爹那个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行了,阿萍都已经说了要在娘家呆着了,你也就不要再说个啥了。这人你也瞧见了,我老崔家是不会苛待了自家的女儿和外甥女的,你要是真有心要把阿萍给接回家去,那就把你阿爹阿娘叫来,有些事情也该好好掰扯掰扯了,别真当我崔家是没人了,你要是没这个心,那以后就别进我家的门了,阿萍肚子里头生的孩子就姓我崔家的姓当我们崔家的孩子得了。”崔老大虎着脸对着王根清说。

“阿爹,阿萍肚子里头怀着的可是我王家的种,怎么能姓了崔家的姓!”王根清道,最后那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甚至像是要吵了起来一样。

“咋地不能,当初我家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嫁到你们王家,你们王家不好好地对待着人,你也知道我阿姐生的是你王家的孩子啊,说说大丫二丫三丫这三个孩子吧,身上穿的是什么,在你家吃的是什么,手一捏全是骨头,你也真好意思说自己是孩子的阿爹呢,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了。”崔乐蓉嘲讽道,“你王家自己的种都养不好,姓了我崔家的姓当我崔家的种可比当你王家的种要好多了。”

崔乐蓉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就朝着崔老大看去,“阿爹你说我是不是这个理?”

崔老大点了点头:“就是这么一个理,你们王家都没顾好孩子还有脸在哪儿说说说,要是我早捂着脸连门都不敢出了。”

“行了,你们父女两人也少说两句,”郑氏慢慢悠悠地说了一句,然后看向王根清道,“成了,话也已经说过了,人也已经见到了,要是没事你就走吧,我们崔家也不是什么富裕的人家留着你吃出了什么好歹来,我们还怕被你们王家讹上银子呢。改明儿要是你阿爹阿娘没跟着一起上门来,你也别来了,省的把我们阿萍气出了个好歹来,她肚子里头的孩子到时候还得管着我们叫上一声爷爷奶奶呢,这还是我们老崔家头一个种么,可金贵着!”

郑氏这话里头也是表明了认同把崔乐萍肚子的孩子改姓崔的事了。

王根清那面色从青到红又从红到白最后落在了黑上,他梗着一口气就直接走了出去,从牛棚里头签出了自家的牛,加上了牛车之后就直接牵着牛出了门,没一会就瞧不见人影了。

崔乐菲和崔乐安也躲在屋角下听着这些个事儿呢,敲见王根清走的时候甚至还冷冷地哼了一声,崔乐安甚至还在王根清走了之后特地跑去门口看看是不是真的走了,等到看到人走了之后,小跑着回来欢天喜地道:“阿爹,人走了!”

“走的好!”崔老大恨恨地说着,“这小子要是再不走,我这就想打死他了,什么玩意!”

“成了成了,消消气,他不是个东西你干啥还为这种人把自己给气坏了!”郑氏忙道,“以后这种人少搭理就成了,大过年的别自己给自己添晦气。”

“就是阿爹,咱们一家子关上门来自己过日子,自己过的好才是最紧要的,王家我们原本就说好了不搭理的,今天看看王根清那样子你应该觉得解气才对,”崔乐蓉也跟着说道,“王根清来了,怕是在高山村上说闲话的也不是少的,那余寡妇婆家肯定也没少上门闹,否则那王根清哪能想着来咱们家呢,得,这王根清都来了,那么王家那两个老的早晚也得跟着来了。”

崔乐蓉瞅着王根清最近在家里面肯定过的不顺畅了,就刚刚她姐说的就这么一个油瓶子倒了都不会扶一下的人要是没有自己老爹老娘撑腰,能干个啥,之前送年礼的时候和现在这个时候那完全就是两个样子,只怕是觉得之前她姐不过就是使点性子,年三十的时候总是会回去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家的态度会是这样的强硬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