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零七章 贴春联

等到快走到家了也没瞧见人,崔乐蓉和萧易这才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看不出来你倒也是挺会给人使绊子的。”崔乐蓉道,她还以为萧易这人会一直性子耿直呢,倒是没有想到倒也是会给人使绊子的,就冲着刚刚那一番话肯定是把萧老大给恶心到了,回头指不定得怎么想呢,只要王氏不回来,萧守业的日子也还得接着受苦,当然就算是王氏回来了,心底里头都已经埋下了刺儿那又怎么可能会安静。

“这不是和你学的,”萧易也跟着笑了起来,“他萧守业不是一直都把自己当做聪明人么,可谁又真的是个傻子。”

萧易对于萧守业的性子也算是有了点摸索了,那小子就是习惯暗搓搓地躲在暗处,把所有的人都当做是傻瓜来看待,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是聪明一样的,原本他还没想到那么多的,但在听到自家媳妇那一番话之后他也能明白,萧守业有那些个好日子那都是靠着自家爹娘宠爱着,俗话说的好,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身为幺儿的萧守业自然是被受宠着的,不过现在这么一来么,往后萧守业能不能在萧家过的像是以前那样的舒心那就未必了。

萧易也不傻,他一直以来只是懒得和人计较,只是今天在爷爷坟头的时候萧守业那一番话成功地惹怒了他,他是最看重爷爷的,当着今天这样的日子他居然放出这种的话来,他那个时候就已经是一身是火气了,恨不得能够上前狠狠地揍了人一顿,只是他不愿意在爷爷的面前动手而已。

既然萧守业不想让他好过,那么他又怎么可能会愿意让萧守业好过,只是今天这样的日子他没打算动手就只好动口了。

也是。

崔乐蓉在心中应了一声,敦厚不代表着愚蠢,萧易这人别看敦厚的,其实心里面未尝是没有自己的想法呢,再加上又是在那样的场合下。

“算了,也别提那些人了,反正和咱们也没啥关系。”萧易想起那几个人的时候也满是嫌恶,这样的人实在是不能想象竟然是爷爷的子孙,“今天是大年夜,何必和那些个人计较这些,左右他们今年这年也不见得能够过好。咱们自己过的好就成了。”

崔乐蓉对萧易这话表示赞同,何必让那一家子看着就让人糟心的来闹腾自己呢,好好地把年过了才是正经。

“先把肉的菜都回了锅吧,晚上的时候那菜也回了一回,回头再做几个菜,明天初一也就不用再做个啥了,反正都是要吃今天的剩菜的。”崔乐蓉想了想道,“这么一说咱们两倒是不用着急个啥了,就两个人做也不用做多的。”而且崔乐蓉觉得就算是做多了那也是挺浪费的,毕竟就两个人能吃得了多少,年初一吃不完年初二有得回了娘家,虽说这种季节这剩菜剩饭留到年初三初四再吃也的确是不会变质,但对于崔乐蓉来说就不怎么愿意吃这放了好几天的东西了,所以她一贯都是贵在精不在多的,像是肉类的菜还能够每天热一下,毕竟刚煮出来的肉没有那么的香,等到下一次热过之后才会更加的香,而且肥肉里头的油也已经迫出来了,到时候吃着不肥腻,那口感倒是更好了。

崔乐蓉这上午的时候已经做了一个大白菜,晚上的时候就想着炒一个豆芽和一个平菇,再加上肉碗,也能凑成六碗菜了,这对于两人来说也算是丰盛的很了,所以也不忙着张罗个啥,蹄髈,红烧肉还有鸡蛋都在锅子里头慢慢炖煮着,剩下炒个豆芽和平菇也不是什么费劲的事情,压根就不用多费什么时间。

萧易也不在乎这过年的时候要吃个啥的问题,他反正往年都是这样过的,今年这年过的还是比往年的时候更加的有意思。

院子和家里面早就已经打扫过了一次,明天是正月初一,所以一般来说是不会动手打扫的,像是他们这里有一个说辞就是如果正月初一打扫屋子动了扫帚那是要一年忙到头的,所以一般都会趁着年三十这一日会把家里面打扫干净,反正年初一那一天除了洗碗洗锅一般都不会做其他的事情。

新起的房子也没啥脏的地方,现在也没什么忙的事情,而萧易也格外的爱惜这新房子,一直都是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像是今天一早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把屋里屋外的打扫了一圈桌子椅子也没放过,甚至连窗棱子也擦了一下,眼瞅着也没啥事情干,萧易就翻出了当初过年买的对联和窗花福字一类的,弄了点中午剩下的米饭,屁颠颠地就去糊去了。

崔乐蓉也闲着没事干,干脆地就跟着萧易一同出去了,贴那一回事儿肯定是轮不到她去做的,毕竟要把米饭在手上碾碎了糊在纸上贴着,这对于崔乐蓉来说是一件极度不愿意干的事情。

萧易倒是半点也不在乎,比照着贴的时候还不忘问问崔乐蓉这有没有贴对,对称不对称的事儿。

萧易略微识两个字,不多,那都是跟着萧老爷子的时候学的,萧老爷子当年上了两个月的学堂,认得字也不能算是太多,后来因为家里头原本也穷再加上两个月之中也明白自己似乎不怎么是读书的料,所以后头也没上学堂了,两个月里头认得的字也算是有限,作为一个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庄稼汉来说,认了字用的地方也不多,后来也忘了不少,最后能教给萧易的也没多少东西,好歹也还算是认了几个字的。

“差不多了,可以了。”崔乐蓉看了看觉得也算是对称了这才点了点头,萧易把手上的饭粒捏碎了糊在红字后头,妥妥贴贴地把春联给贴好了,折腾了一会之后这才觉得这大门上贴着红红火火的对联,再加上那一个倒挂的福字,倒也的确是喜庆的很。

“看着可真好看!”萧易忍不住道。

崔乐蓉瞅着那一副写着“日日财源顺意来,年年福禄随春到”的对联,虽然觉得这对联写的的确是一般,但那上头的意境倒是不错,也就笑了笑,这是萧易给挑的,买的时候倒也没有盲目地乱选了,还特地问了问卖春联的上头写的是个啥意思,因为有几个字他认识有几个字不认识。那卖春联的人倒也是个好脾性的,也习惯了买春联的人习惯性地问话,二话不说地就把上头的字给说了一说,然后萧易就觉得很不错,屁颠颠地掏了铜板买了这对春联。

“也还凑合吧。”崔乐蓉道,“你买的时候倒是问了的?”

“恩,要不问哪里晓得自己买的是个啥春联啊,要是意思不好听拿回来干啥,而且这春联卖得可不咋便宜,肯定是要问问清楚再买的。”萧易理所当然地道,家里面放银子的地方他是一直都知道的,崔乐蓉也一直都没有瞒着他,也没有拘着他用银子,但萧易基本上都不会想着去拿了银子花,就算是两个人上了镇上的时候,他也就偶尔问崔乐蓉要点铜板买点东西,多半都是一些个吃食,回来多数还是喂进了崔乐蓉的口中,他觉得这种感觉极好,家里面有人管家,要钱的时候就问着拿,这也是寻常的夫妻应当有的样子。

“你倒是精明的,”崔乐蓉笑了一笑,这样细致的事情一般男的都很少会在意,“等明年得空的时候,我教你认字吧!那等到明年过年的时候,就不用花了这点钱去买对联了,说不定咱们还能够卖卖春联赚点过年的小钱呢。”

崔乐蓉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也有些随意,等到说出来了之后倒也被自己给吓了一跳,刚刚在萧老爷子的坟头上她也是含含糊糊地把话糊弄了过去的,现在对着萧易说出这一番话来的时候,倒是有点像是做出了一番承诺来了,承诺明年这个时候也还是会在一起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她更多的是有些讶然,倒是没有什么后悔的情绪。

萧易倒是半点也没有感受到崔乐蓉内心之中的纠结,他是知道自己媳妇是识字的,说要教她认字,他哪里还有啥不高兴的。

“真的?”萧易高兴极了,“好呀,等得空的时候你就教我认字,我会好好练的,等到明年这个时候咱们就买点红纸回来,问安弟借了笔墨来,反正自家挂的就算是丑点也不打紧。”萧易是半点也不指望着明年能够上街买了春联这种事的,那些个都是练了好些年的字的,他也是十分有自知之明这丢人还是丢到自家屋子里头就成了,不能丢到外人的面前的。

崔乐蓉见萧易那样高兴,心里面的讶然也就渐渐地淡了,觉得就这样的日子过着也还成,至少听悠闲的。

“这个随你,恩,真要教的话,正月里头也有空了,可以没天学几个字,时间长了总能积累起来的,小弟哪儿也有一些个用不上的书,等年初二的时候可以问小弟讨来。”崔乐蓉想了想道,“反正那些个用不上的书的用处也不大。”

“我也是这样想的。”萧易高高兴兴地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