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十章 新年开始

说起这两口子,萧远山心中也是恨得厉害,觉得这两口子就是透着一股子的邪性,反正和人牵扯上了就没啥好事,看看他现在这个样子不就是被他们给折腾出来的,他心中也是憋着一口气,却也明白现在不是啥意气用事的时候,现在人在村上讨喜的很,犯不着和大家伙作对去。

但自己所吃虾的亏,萧远山可都一笔一笔记着呢,想着等什么时候就给自己讨回来,现在他能指望的就是自己这个儿子了,可自己这儿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了,居然和自己的哥哥们给干上了。

“阿爹说的是。”萧守业听着萧远山那一番话倒也的确是觉得诚然如同父亲所说的那样,只要自己当了官那还想要啥没有,到时候随便安个罪名都能够把人给折腾了,他们夫妻两人不过就是秋后的蚂蚱,自己还怕他们干啥,而且同他们这样一时之争也每个啥意思的!、

“不管他们说个啥,不外乎就是离间感情,想着你和你哥哥他们生分了,你看你,就是没想着这些,你同你哥哥们这般闹你可得到了点啥,说出去还不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你就该安安心心地看你的书,旁的事情就不该管,现在可好了!你呀你!”萧远山痛心不已,平常看着自己这个儿子也算是个聪明的,咋就现在这么的转不过弯来呢。

萧守业这才觉得自己是真的有些明白了,之前是他走入了一个误区之中,总是太关注别人了反而是忘记了最根本的,果然还是自己阿爹懂的多。

“阿爹,四郎他就是被气着了这才口不择言了一些,可大哥不也是有错么,”汪碧莲听着萧远山一个劲地训斥着萧守业的时候也觉得有点委屈,“一个巴掌拍不响,大哥要是心里面没点啥,那又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虽说都是一家人可难免也会有二心。虽说那两口子不安好心来挑拨离间,可话说回来,大哥他们要是真的念着四郎又怎么能够被人给挑拨了呢,说到底还是因为大哥他们心中原本就已经开始厌烦着四郎了。”

汪碧莲也是把一切都看在眼中的,她是知道崔乐蓉那人一贯都是不怀好意的,就连刚刚所说的哪一些话也都是不怀好意的很,可到底人家也不过就是说了一通而已,大哥大嫂们要是心中真念着这个弟弟就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来的,大哥大嫂有异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之前不就早早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了么,现在会有这样的说辞也不过也不过就是顺着杆子下了趁着这个机会摆脱了四郎而已,想到自己这一段时间所遭受的,被大嫂和二嫂所刁难的,汪碧莲就止不住的心寒,这个家哪里像是一家人,之前不过就是有阿爹阿娘撑着的关系隐忍不发而已,现在闹起来也没啥古怪的,汪碧莲也不认为就凭着萧远山现在的情况,哪怕是王氏回来了,怕也已经压不住现在这种状况了。

“四郎你有这般的才学,早晚也是能够出人头地的,又何必是这般的委屈自己去求了全呢!”汪碧莲忍不住道,她不喜欢那些个哥哥嫂嫂,甚至也厌恶的很,那些个嫂子都是尖酸刻薄的很,只会变着法子来折腾着自己,一想到这一点,汪碧莲就觉得难受的很,而且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萧远山不停地说着等到四郎考上了举人当了官之后全家就能享福了这样的话,她现在压根就不想和他们再纠缠在一起,谁愿意拖家带口的。

这些人又不是她生的!

可这些话汪碧莲也知道是觉得不能当着萧远山的面说的,到时候肯定是要被萧远山狠狠一通训斥的。

“你这个无知妇人!”萧远山听到汪碧莲这么说的时候,原本稍稍平复了点的心情一下子又被气到了,“老四媳妇,冲着你刚刚那一番话老头子都能说你这挑拨离间的本事也是不差!”

亏得她还有脸说人家挑拨离间,她刚刚那一番话可是半点也不差的,也是一样在挑拨离间着!刚刚他打了自家姑娘心中已经后悔了,想着今天年三十,年初二这儿媳妇也还是要回了娘家去,看在亲家好歹也还是老四的授业恩师的份上,他这才只是训斥几句,要是换成平常人,萧远山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抽了上去了。

他原本还以为汪秀才的女儿怎么说也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可现在才觉得自己有些想差了,就从她进了萧家的门开始,家里面也没啥太平的,啥啥也不会干的,就连教了之后也还是能够蠢笨的和什么似的,不过就是个秀才家的姑娘楞是搞的和大老爷家的千金一样的,他原本还想指望着娶了儿媳妇之后就能够代替着他好好地照顾照顾自己的儿子呢,但现在看来,这个啥都不会的儿媳妇剩下的大概也就是给生孩子了。

“阿爹!”汪碧莲瞅着萧远山,一脸的懵逼样,虽说在萧家的日子的确没有她所想的那样的轻松惬意,但好歹一直以来萧远山和王氏也还是维护着她的,说话的时候也不曾对她说过什么重话,这才是汪碧莲一直隐忍下去的主因,可现在听到萧远山这样训斥着自己的时候,汪碧莲一下子就傻了。

“咋,我这个当阿爹的人还说不得你不成?!”萧远山道,他一直对这个新进门的儿媳妇客客气气的,但也不代表着他这一辈子都是要客客气气的,听听她所说的那些个话,要是他现在腿脚还利索的话早一巴掌扇过去了,真是给三分颜色就上了染坊了。

“老四家的,我这个当爹的当场念着你新进门也就没怎么和你立规矩,我们萧家虽说是个乡下人家规矩不多,但也不是没有教养的,你好歹也是个秀才家的女儿,丈夫同兄弟之间闹了矛盾你不帮着劝解也就算了还在那边说着那些个有的没的话,你这是想干啥?是鼓动着丈夫和兄弟之间分了家不成?”

汪碧莲更加觉得委屈了,这事儿是她闹的么?

“阿爹,先闹起来的人可不是我!”汪碧莲还想要再争辩几句,“大哥他们才是先闹的,这事儿是我鼓动着么?”

“闭嘴!”萧远山气得一张脸红了又红,“刚刚我说的话你是半句也没有听进去是不是?咋地,夫妻之间还有吵架的时候呢,兄弟之间起了点嫌隙,你不劝着还说出这种话来就是你不对,你要是觉得没啥不对的等年初二的时候回了娘家好好问问你爹娘,看看到底这有错没错!再有,再让我听到你说刚刚的那种话,你也跟着你阿娘一样回了娘家好好想想清楚再回来吧,我们萧家可没有这样的儿媳妇!”

汪碧莲咬着唇,心中不甘愿极了,明明之前大嫂和二嫂说的话更加的过分,结果现在挨训的人却成了她,这让她心中怎么能够甘愿!当初嫁进了他萧家的时候所出的事情累得她阿爹都成了什么样了,结果现在是用不着了所以就半点也不把他们一家子当做一回事儿了是吧,当初那些个说的好听的话也不过就是哄着她是吧!

汪碧莲心中气极,也不愿意见到萧远山拿着当爹的做派来指责着自己,想也不想地转身就走,走的时候那眼角里头还有些泪光。

萧远山一见这般情况,气得重重地拄了拐杖朝着萧守业道:“你看看你那媳妇像是个什么样子!”他要说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呢就直接走了,当自己是个什么人了啊,有没有把他这个当公公的放在眼内,倒是还有脸委屈,他还有理由发火呢,进了他萧家的门就是他萧家的人了,还敢给他们这些个当长辈的甩了脸色看,像是个什么样子。她要是个会做人媳妇的,刚刚就应该来劝着他这个当公公的,倒是有脸跟着自己的儿女先吃饭了。

萧守业对于汪碧莲那动作也有些不满,倒不是觉得汪碧莲那话都是错的,他那媳妇自然也是向着他的,他自然能懂,但现在这种情况下还真不是和几个哥哥之间闹掰的好时候,毕竟他的银子也还是要靠着哥哥们的,所以就算是心中十分不高兴也还是要仰仗着他们的,只能先把关系修复了才行,而碧莲她却还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别说她了,就连自己不也是觉得就算是离开了兄长们也是没啥大不了的么,事实上这离开了还真是有点大不了的。

“我回头会和她说的。”萧守业忙道。

“自家的媳妇就应该好好管着,你要是不管着人,到时候就要欺压到你的头上去了!”萧远山气哼哼地道,“你那媳妇想个啥我还不清楚,觉得低嫁了呗,觉得我们萧家对不住她们家了,可她嫁进来到现在都干了点啥事,这是啥事儿都干不成哪!”

萧远山一开始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对不住汪家的,毕竟搞的人连私塾都不能开了,但等到现在自己这一病之后,他又觉得也没啥对不住的,当初去那崔家的时候汪秀才自己也是同意的,那个时候都没咋说个啥,那现在还来说个啥呢,这不是借着机会要挟着他们么,他老萧家被人说做事不厚道,那汪家做事儿也没有厚道到哪里去不是?这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现在汪家成了这样,那他也是不想的不是。而且萧远山觉得自家对汪碧莲也算是够好了,这啥啥都不会的媳妇搁在谁家都是要被好好一通骂的,也就在他们萧家这才享了福了,没被说个什么,现在倒是越发的不知足起来了。

“是,儿子回头会和人说的。”萧守业除了应着话也没有别的话好说了,事实上他对汪碧莲也是有些厌烦了,一会回了屋去瞧见的肯定是她在哪儿哭,一边哭一边和他数落说他们萧家的人不好相处一类的,这也不是头一次了也不是最后一次,想想自己阿爹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当初看着碧莲的时候还觉得挺好的,可现在接触下来之后这才发现她真的是什么都不会的。

萧远山听到萧守业这么乖巧,他也就没打算再说个什么了,看了看桌子上那一桌子的菜,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的确是有点饿了,想着要吃上一些吧,又觉得自己要是这样半点态度也不摆出来那几个小子肯定是不会把自己这个老子放在眼内了,可要是不吃吧,这还真是饿的很。

萧远山想了想,决定还是饿上一晚,明天早上才有借口发挥。

萧守业也无心吃饭了,见自己老爹不打算吃之后,他也就不吃了,转头去找了三个哥哥,想说了老爹被气的不肯吃饭的事儿。

萧家三个兄弟没进堂屋吃,却是挤在老大屋子里头一起吃了,安氏早就已经巴不得自家当家的下定了决心,之前没有把话说死她心里面也不安定,就怕到时候两个老的再耍点手段当家的又会心软屈服,所以今天听到萧守业说出那一番话来之后,安氏简直是要拍掌了,被养大的弟弟这样的猜忌,当家的心里面能高兴的?当家的心中不高兴了,安氏就觉得高兴了,这样一来自家往后也就不用再掏银子了,这可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情,而且老二和风氏一贯都是个有样学样的,只是安氏在瞧见老三和老三媳妇也跟着一同来也说明了开了春之后不会再交钱的时候,安氏那心里头就别提是有多舒坦了,三个赚钱的都不打算再给钱了,她看那小子还傲个屁个傲,念了学了不起啊,要不是家里几个兄长撑着他能念么!

不过安氏倒是真没想到一贯啥都不说的老三也会跟着做出那样的决定来,这小子可一直都是不敢对两老的说一个不字,老三木,老三媳妇蠢的,在这个家里头一直都是被欺压的最狠的,现在看来倒是会咬人的狗不叫,越是沉默的人狠起来倒是比谁都快。

萧守业走进老大堂屋的时候倒是也没有想到二哥和三哥都在里头,所以在看到三个人坐着吃饭聊天的时候,他的眸子缩了缩,闪过一些个厌恶,但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神色。

“大哥,二哥,三哥,大嫂,二嫂,三嫂你们都在啊!”萧守业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多少的差别,但因为瞅见三个人连成一气,他的心中早就已经翻滚了个天翻地覆就算是掩饰得再好还是有点声音发紧。

“是啊,你大哥刚刚惹得阿爹生气,所以就不去堂屋了。二弟和三弟也怕要是去了堂屋会惹了阿爹,所以就来陪着我们一家子吃饭了,四弟你不在堂屋里头陪着阿爹吃饭咋跑到我们这儿来了?阿爹那么疼你,就算你说错了什么话阿爹也不会责怪于你的。”安氏道。

“嫂子这话说的,之前是我不懂事儿说错了话惹怒了大哥,说起来也还是应该我说不是才对。”萧守业哪里听不出来自己大嫂话里头的嘲讽意味,但为了自己的前途,萧守业也是一个十分能忍得的人,再被自己父亲训斥过之后他也懂的了要能屈能伸,没有什么比前途更重要的,就算是现在被嫂子这样嘲讽一番也不打紧,等到有朝一日自己成了大官之后,这些个兄长嫂子也还是会仰仗于他的。

萧守业说着就朝着萧守成双手做偮行了一礼:“大哥,是小弟受了萧易夫妻二人挑拨离间上了当这才说出了那一番话来,现在想来知道自己已是万分不该,所以特地来给大哥道歉了,大哥你不要再责怪小弟了可好?”

萧守成那一番话说的是低声下气的很,但那话把所有的责任都往着萧易他们夫妻二人身上一推,自己身上的原因却是不怎么提,安氏冷眼一瞧,不过就是送上了一个冷哼。

“小弟说这个话干啥,”萧守成放下了筷子,却也还是端正地坐在条凳上看着自己这个弟弟,要是以前指不定自己也就这么掀过去了,但今天想到在堂屋里头所发生的事情,萧守成就难受的厉害,而且他也不傻,听着自己这个弟弟说着来道歉,却也还是轻飘飘的压根就没多少诚意在里头,他又怎么可能会接受,“小弟年岁也不小了,有了自己的主意,我这当大哥的这么多年该尽的心意也都已经尽了,说道不道歉这话就不用了,现在还是一家人住在一起,可等往后还是会分开的,就像是阿爹和二叔那样。”

村上的人谁不知道当初分家的时候萧远山和弟弟萧远河闹的十分的不愉快,这些年来那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瞧见了也当做没瞧见的态度,萧守业听到自己大哥拿了阿爹和二叔来举了例子,心中更是发紧了,大哥这话的是个啥意思,难不成是打算闹了个分家然后就老死不相往来不成?

萧守业那提着的一口气梗在喉咙口。

“是啊老四,咱们眼下还是兄弟,可关上门来也到底还是有自己的一个小家的,这当兄弟的原本就是有今生没来世的,可这兄弟之间也不都是和和睦睦的,真要闹的难看了,兄弟没得做的人家多了去了。”萧守义也笑眯眯地说道,他那样子十分的嬉皮笑脸,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十分的无情。

萧守业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现在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再和三个哥哥起了冲突,最好的还是伏低做小,他微微低下了头,态度似十分的懊恼,声音也有几分的沮丧道:“我对不住三个哥哥,现在哥哥你们要责怪我也是应当的,只是我们到底也还是兄弟,哥哥们可别再说这种话了,委实太过伤人了。”

微微顿了一顿,他又开口:“今天年三十,也是咱们家头一次没有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刚刚阿爹就已经生气了,气得连饭都没有吃上一口转身就走了,阿爹身子骨不好,大哥你看要不要去劝劝,到底还是年三十呢!”

“四弟你看你说的,阿爹生了气还要来找了我们过去那不是让阿爹更加生气么,阿爹身子骨不好,万一气出个好歹来可不就成了我们的罪过了么,四弟你就不该来寻了我们,阿爹最欢喜的就是你了,现在你就应该在阿爹身边好好地劝劝才对!还有小妹,小妹也是个贴心的人,你和小妹一起劝着,劝着阿爹好好吃饭,阿爹瞧见你们两人了或许这一开心,那就啥事也没了不是,你这把阿爹一个人给丢着,那叫个什么事儿啊!”风氏咋咋呼呼地说着,那脸上是明明白白地写着两字——不孝!

“是啊,你二嫂这话说的也是十分的在理,你咋就跑来找了我们了呢,现在这个时候就应该你留在阿爹的身边好好地伺候着。你看我们这饭也吃的差不多了,到了阿爹面前那一坐,一口饭也吃不下,四弟你说阿爹是能原谅我们呢还是见我们更加的恼火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是不能出现在阿爹面前的,明天一早去请罪就成。”

安氏这话说的妥帖,事实上却是在赶着萧守业走了,也亏得萧守业还在自个面前说那些个瞎话,他们都在一个院子里头过日子的,堂屋有啥动静他们就半点也不知道不成?刚刚在堂屋里头的那点吵闹声还有萧如娟的哭声他们可都是听的清清楚楚的,你萧守业会做戏,难道他们就看不出来不成,明摆着不就是被老子敲打了一顿所以上赶着来道歉了,为的也不过就是从他们的身上再榨取好处而已。

萧守业见无一人起身,就连三个小的也坐在一旁一个劲儿地吃饭之后,他也知道现在就算是自己再赖在这里不走也没有什么用,而且他也知道这事儿不能操之过急,只好乖乖巧巧地说了一句“我去劝劝阿爹”就走了。

萧守业这脚一踏出门,就听到在背后传来一声“呸”,随之响起的就是他二嫂的嗓门:“我当我们家这秀才郎是个怎么样的人物呢,本以为是个会读书的,但是现在看看倒像是个会唱戏的!瞧那样子可真是会演,演啥像啥的,这要是从小送去了戏台班子里头,那可就是红遍大江南北的名角儿啊!”

萧守业脚步一个踉跄,只觉得自己那脸烧得通红,原本还以为自己那样做了能够挽回兄弟之间的感情,现在看来他倒是成了旁人眼中的戏子了,他所说所做的也都成了在做戏了,他只觉得自己脸上被狠狠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却也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

萧守业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院子里头,他听到别人家里头传来一阵说笑的声音,空气里头还弥漫着那些个饭菜的香味,孩子的笑闹声,还有人交谈碰盏的声音,那样的温馨和热闹,和他们家完全就是两个样子,而他家,大哥屋子里头声音不响,但偶尔也能够听到几声说笑声,而他的屋子里头则是有那若隐若现的呜咽声,小妹的屋子里头嗷声不断,一声比一声尖利,他站在院子里头任由头顶的白雪慢慢地飘散下来,没来由地,他觉得这个家就快散了。

在萧守业还在感慨着的时候,萧易和崔乐蓉两人已经把晚饭给吃了,左右就两个人清清静静,而且乡下原本就每个啥玩乐的事儿,搁在现代那还能够一家人搓个麻将打个牌来打发时间,再不济也还能够有一台春节联欢晚会给你吐槽用,可现在好了,啥啥没有,总不能一把年纪了两个人玩什么翻花绳吧?!

守岁这事儿对于崔乐蓉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以前工作忙的时候别说一个晚上了,连着几十个小时没合眼的也都有,虽说她对守岁不怎么热衷,但看到萧易那兴致勃勃的样子,她也不好意思说这不守岁也没事儿我先睡了这话,得,就当是闲着没事干发发呆吧。

冬日的天空黑的特别的早,太阳一下山就一下子黑了不像夏日里头,一般太阳落山到天黑至少还得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在昏黄的油灯下,萧易那一张脸显得十分的精神奕奕,尤其是那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几乎是要散着光一样,看得崔乐蓉都有点莫名,这过年的意义看起来在萧易的眼中似乎还有点大?看的她几乎是要脱口而出问他是不是往常的时候都是不过年的,否则怎么就会这么大的反应,不过这话到底也还是没有说出口,其实原因也是能够想得出来的,十年一个人过着,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冷冷清清的,现在有人陪着的时候,感觉自然是不一样的。

别说萧易,其实说到底在她自己也还是觉得有点不一样的,以前独身一人的时候也还是会觉得有点冷冷清清的,现在有了人一起,到底也还是觉得热闹了。

屋子里头微微有点冷,崔乐蓉和萧易也弄了个火盆,两个人坐在小凳子上围着那小火盆,倒也显得有些趣味,甚至还在火盆边丢了几个小地瓜,埋在最底下,看着外头飘着雪,鼻却能够闻到那地瓜的香味。

萧易对烤地瓜擅长的很,也知道大概什么时候熟了能吃了,拿了火钳轻轻一拨就能够把已经熟了的从火盆里头拨了出来,放在一旁吹凉,等吹凉了之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掰了开来露出里头黄色的芯子,那浓郁的地瓜味一下子嚣张地喧嚣开来。

萧易递了半个给崔乐蓉,崔乐蓉接了过来,微微有点烫手,却也不至于烫的要顺手这么丢出去,崔乐蓉左右换换手,倒是慢慢地把外头烤的有些焦了的地瓜皮给剥了下来,慢慢地咬了一小口,入口的是那甘甜。

“以前爷爷还在的时候,等到过年守岁的时候也喜欢在火盆里头放两个地瓜,等烤熟了就弄出来慢慢吃。”萧易道,脸上也有了点笑意,“等到吃的差不多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爷爷就会出去把鞭炮给点了,听完了那噼里啪啦一通响之后就能上床睡觉了。”

“都差不多,其实到后面的时候基本上都已经很困了,但是就是不能睡。”崔乐蓉道,在原主的记忆里头也有差不多的场面,回忆起来的时候倒还是有点温馨的感觉,原来大家那个时候都差不多。

“我小的时候特别皮,”萧易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兴致勃勃地同崔乐蓉开始说话,“就那么点大的时候就敢上后山了,后山上头有不少的野果子,那串串红你吃过没?还有刺梨,酸枣,野葡萄什么的,我小时候可爱往山上去了,有这些吃的时候就能摘一堆回来。等明年有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去给你摘来,现在还有呢,大家伙都是省的很的,一般哪会给买什么吃食的,都是上山的时候瞧见啥能吃的野果子的时候就摘点给家里头的孩子的。”

“那成,我等着呗。”崔乐蓉道,“她倒是上过山的,不过那个时候都是和她爷爷去看药材去的,哪里会管有没有能吃的野果子。

“不过小时候倒是吃过蛇莓。”崔乐蓉想了想道。

“什么是蛇莓?”

“就是那种长在地头上,小颗小颗看着就十分的可爱的那种,一长一大片。”

“哦,就是蛇果果啊!”萧易恍然大悟,“这个不是不能吃么?村上的人都说这种蛇果果是蛇爬过之后长出来的可毒了,吃了要烂肚子的。爷爷也这么说的,难道蛇果果能吃吗?”

“恩,能做药用,最好还是不吃,不过小时候么哪里管得了这么多。”崔乐蓉笑道,她小时候爷爷倒不是像是萧易的爷爷那样说的,而是指着蛇莓和她说药效,但看着那像是小草莓一样的东西,感觉就十分的不错,所以就趁着爷爷不注意的时候偷吃了几个,事实上味道还不错,酸甜酸甜的。

“哦,难怪都说不能吃呢。”萧易道,想了想之后又道,“等到天气暖了,村口那一条河里头也有不少的鱼的,像是穿条什么的,我还有爷爷留下的丝网呢,到时候可以弄点鱼,要是有条船的话会更方便的,我小时候还在河边挖过螃蟹呢,小的就那么点大小。”萧易比了比手指甲的那么点,河蟹一般比较大的也很少遇上,小时候闲着没事儿也是在河边挖了螃蟹洞的,而且那螃蟹洞也很好辨认,看着那洞口有一坨坨的软泥基本上都是一摸一个准。

崔乐蓉听得有趣,她小时候的经历算是匮乏的很,而原主八岁就进了李家当了丫鬟,要守李家的规矩,当然也不可能有多少的童年回忆录,所以现在听到萧易说起同年的事情的时候也觉得有趣极了,甚至也还能够想象到那画面。

“明年开了春,咱们家不是要梨田么,那田里头也有不少好东西,像是泥鳅,刀鳅,黄鳝一类的,泥鳅炖豆腐可好吃了,要是运气好点,指不定还能够翻出甲鱼这种玩意来呢,以前爷爷梨田的时候就弄出来过,有一斤多重呢!”萧易笑眯眯地道,“你爱吃那些个玩意不?”家里面现在有三亩良田,两亩薄田,到时候翻翻的话,指定会有不少的泥鳅一类的东西,扔了就有点可惜,不扔的话要是自家媳妇不爱吃,到时候可得送大柱家去了。

“喜欢的。”崔乐蓉点点头,她不怎么挑食,这种东西原本就是益气的,更何况还是野生的,那味道肯定鲜甜鲜甜的,小时候这种东西野生的还算不少,可等到后头全成了养殖了,养殖的东西口感上就和野生的差了太多了。

“那田鸡呢?”萧易眼巴巴地问道,他也知道自己懂的这些有点上不了台面,可他也就只会这些事而已,抓抓田鸡干干农活上山挖个陷阱猎点动物一类的,别的就真不会。

“煮汤很鲜。”崔乐蓉笑道,现在可没有青蛙是保护动物这样的规则,所以她也有些心安理得,好吧,也得承认她的确是一个吃货。

萧易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那眉眼都弯成了月牙,“明年你喜欢吃啥我就给你弄啥,河里面还有螺蛳,田里面有田螺,那些个都挺好吃的。”

萧易那样子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讨好,但对崔乐蓉来说还是有些受用的,哪个女的不希望着能够有男的费尽心思来讨好着自己,即便是愚笨的。

崔乐蓉看着萧易,萧易这人长得真的很好,如果不是生活在田间地头,要是换上别的衣衫,说他是个公子哥她也能相信。

“我能问点事儿么,你听了要是觉得不高兴的话你可以不用回答我的。”崔乐蓉有些小心翼翼地问着,她看萧易对于萧老爷的时候是那样的怀念,作为一个孤儿,他应该也会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吧。

“你问。”

“当初萧老爷子捡到你的时候,你身上有什么信物或者是别的么?我问过我阿娘,那一年也不是大灾荒年,应该不会有那种养不活人的事情发生。”崔乐蓉道。

“恩,爷爷也是这么说的。”萧易原本还以为崔乐蓉会问点什么呢,原来是问这个啊,这也不是啥不能问的事情,“爷爷说他是在后山捡到我的,当时也没啥印记也没啥留下的东西,就是旁边有不少的血,爷爷瞅着我可怜就把我带回家了,说要是把我丢山上就会喂了狼。”

萧易也是对自己爹娘好奇过的,就和每一个孩子一样会眼巴巴地问自己是从哪里来的,那个时候他只能去问爷爷,爷爷就说他是山神送来的,小时候他也曾相信自己真的是山神送来的,等到后来才知道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崔乐蓉原本想说如果留下点痕迹指不定哪天萧易想要寻了爹娘的时候还能够有点线索去寻一下,但现在听到什么是都没留下的时候,她也觉得萧易的身世未免也有些可怜的紧了,就算是想要去寻找也没有方向。

“不过也没啥了,反正都已经在乡下野惯了,这日子过的也挺舒坦的,虽然不知道爹娘是谁,为啥我会被丢在后山,除了这些也没啥不好的,至少活了下来不是?”萧易态度轻松地道,“像是现在这样也不错啦,有养活人的一双手,踏实!”

“杨树村还是挺可以的,”崔乐蓉突然道,她看着萧易,目光定定的,“你看,咱们现在手上有田有地的,而且还攒了不少钱,过了年要是高兴也还能够再买几亩地,日子过的也算是不错了不是?而且就咱们两人,吃饱穿暖啥问题也没有,别的事情也不重要,你说是不是?”

萧易听着崔乐蓉这话,咧开了一个笑,笑容里头也有几分的放松,“可不是,村上的人哪有咱们过的这样轻松的。”至于有没有爹娘能不能找到爹娘那又有什么关系,日子还是要过的不是?

两人相视一笑,也都轻松了起来。

村子里头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看来已经是过了子时,村上的人也开始点了开门炮仗了,萧易也站起了身,弄了一根香伸进火盆里头点燃了,然后就往着门口走去。

长长的一串鞭炮早就已经系好在长竹竿上了,萧易把最尾端的线用香点燃,也紧跟着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

崔乐蓉也站在门口,月光反射在雪上映出光亮一片,大门口一地的鞭炮燃烧过后的红纸屑,村上的鞭炮声陆陆续续的。

“新的一年开始了呢阿蓉。”萧易呼出了一口气,扬着笑脸道。

“是啊,新的一年开始了呢萧易。”崔乐蓉也呵出一口气,笑意盈盈地对着萧易道。

------题外话------

中午的时候跑去超市买了点食材,买了排骨和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的时候袋子太沉,于是蹭到了小腿上,等意识到疼的时候发现小腿已经被耸出来的排骨给划了三道长条,还尼玛的流血了!

基友表示说——这是一袋排骨引发的血案。

奥茨,不能再相爱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