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零四章 孩子问题

等到崔乐蓉和萧易吃完了过去的时候,崔乐萍也已经吃完了,而她的三个孩子则是还在吃着,二丫和三丫还好点在崔乐菲和郑氏的投喂下倒也算是吃的干净,但大丫这孩子原本是崔老大想要喂,但自己抓了筷子就吃上了,看那样子也是饿的有点狠了,这么大点的孩子吃东西的时候总是会有点下巴漏的,总是会不小心把一些吃食落在桌上,但大丫这孩子吃的时候那叫一个小心翼翼,半点也不敢漏下。

她可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疙瘩,里头还有鸡蛋呢,在家的时候家里面的鸡仔都是她在喂的可她却是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鸡蛋。

郑氏看着大丫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酸不已,说实在话这面疙瘩也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却能够让一个孩子吃成从来没吃过的样子,可想而知在王家肯定是没有什么好日子过的,怕是孩子们也跟着吃了不少的苦头。

“可怜见的,大丫慢点吃,锅子里头还有,要是不够就让你小姨再给做。”郑氏忙道。

大丫点了点头,但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小心翼翼地道:“姥姥,我吃这么点就饱了,不用了。”

那态度谨慎的很,倒像是怕被责怪似的。

郑氏哪能见得到孩子这样子,想他们家再难过的日子也是尽量饿了大人的肚子让孩子先吃饱的,可现在看到大丫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在王家是半点也没给吃饱的,一想到这一点郑氏的心中就团着一团火气,这天杀的王家哟,可把她这三个外甥女给折腾成什么样子了!郑氏恨不得现在就冲去王家狠狠地把王家那两个老东西还有王根清骂上一顿,这些人干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在姥姥家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不用和姥姥客气,姥姥还准备了好多好吃的给大丫到时候大丫就可劲地吃。”郑氏道。

“真的吗?”大丫抬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向郑氏,眼神之中有着抑制不住的渴望,不管再怎么懂事到底也还是一个孩子而已,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头都是期待。

“当然是真的,姥姥还能骗你不成!”郑氏道,“吃吧,但是也要留点肚子,一会咱们吃刨猪汤,姥姥也是特地留了好东西就等着大丫你们过来吃呢,晚上大丫可是要多吃是点才行。”

大丫重重地点头,她把脑袋埋在碗里头把面疙瘩哧溜得作响,要是搁在王家家里面的时候,早就已经被杨氏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说是没啥规矩了,可郑氏瞅着孩子这个样子,只觉得越发的心酸。

等到孩子们都吃完了,郑氏一手抱着最小的丫头哄着,也不让崔乐菲和崔乐安两人离开,郑氏觉得既然这是家里面的事情,那么家里面的人都应该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好,这样才是一家人。

“说说吧,这些年到底在王家是咋回事儿了!”崔老大看向自己这个大女儿,明明年纪也还算年轻的,看着都老了。他是一直都知道王家的人没咋看得起他们家的,所以平常的时候也不咋过去女婿家,毕竟过去了也没得个好脸色的要不是惦记着自家的闺女和几个外甥就连正月里头那走的一遭都不想去的,每次去了也是要受一肚子的气,只是自己这丫头一直都在自己面前说着在王家的日子过的还成,不用太担心她什么的。

“也没啥的,就是王家的人不咋喜欢姑娘,我连着生了三个姑娘,两老的和王根清就有点看不上我,对着大丫她们就有些苛待了。”崔乐萍轻描淡写地说道,“这一年来王根清和村上的一个守寡的寡妇有点不清不楚的,今天王家的二老还对着二妹和妹夫说了一些个有的没的话借着功夫磋磨我,我肚子里头这个生了要还是个姑娘,怕是王家也就没我什么立足的地方了,三个丫头现在就已是吃不饱穿不暖了,我就想着或许这日子不一起过了或许还能有条活路,要是再留在王家,自己没了活路不打紧,几个孩子的活路怕也是要没了……”

崔乐萍这话说的也不算是多严重的样子,但听在崔老大和郑氏的耳中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他们两人是过来人,自然是知道这一家人要是能够苛待人起来那是完全都不把人当人看的,就这三个丫头现在他们看着都心疼的厉害,现在看来王家怕是不仅仅只是苛待而已了。

“这天杀的王家!这天杀的王根清!”郑氏忍不住骂出了口,她红着眼,眼泪扑簌簌地往下落,“你个死女子,这么多年饭都吃到哪里去了,咋就不早点和我还有你阿爹说呢!”

郑氏心疼的直抹眼泪,家里头这几个孩子哪个都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这个当娘的哪里就没点心疼的,一想到自己这个大女儿在王家所受的苦,她这一颗心那就是和刀绞似的难受。

“这不是还有孩子么。”崔乐萍笑了笑,脸上也都是无奈的神色,就是因为她和王根清之间还有三个孩子的关系,所以她也只能是一直这样隐忍着,一直忍到了现在,为了不让自己的阿爹阿娘操心,所以也就一直没说个啥。

“王根清那畜生,当初可是在我和你阿爹面前跪着说往后要待你好好的,他就是这样待你好的!”郑氏那一双眼睛通红,也不知道是刚刚哭的关系还是因为被气的,要不是三丫在她的怀里有点像是要困的样子,保不齐郑氏就能拍着桌子大骂了。

“成了,现在说这种还有个啥用!”崔老大叹了一口气道,王家之前不管对他们两个老的怎么样,看在都是一家亲戚的份上就算是心里面再怎么不舒服也都不说啥了,但现在看来和王家这亲戚是不能再做了,他也实在是受不住自己这几个外甥女再回到王家那种地方去受苦了,看看这几个孩子,脸上手上都有着冻疮呢,自己女儿刚刚都已经说了,在王家都已经没啥活路了。

崔老大心中也愁的厉害,但也不是那种完全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人,否则当初也不能在知道萧远山家闹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打上门去了,王家这公道得讨回来,但大女儿和三个外甥,那也不能在落到王家那火坑去!

“阿萍丫头,你是打算咋做?”崔老大问道,“这日子过不下去了,你这有没有个啥想法的,和阿爹阿娘好好说说。”

崔乐萍一楞,倒也是没有想到自己阿爹能问出这样的话来,原本她还觉得自家阿爹阿娘在听完自己的说辞之后就会劝着自己,现在却是在问着自己的打算,那么是不是代表着阿爹阿娘也是能够认同自己的想法的?!

崔乐萍想了一想,刚刚在来的路上她也不是一直在发呆,也有想过离开了王家之后的日子是要咋过的,“阿爹,我想要和王根清和离,王家是不喜欢丫头的,所以三个孩子带在我的身边,否则在王家还不知道要过什么日子,往后不管是讨饭也好还是啥的也好,我也总是能够把孩子带大的,饿着我自己也不能饿着孩子。等和王根清和离之后,我就想着去府衙里头弄一个女户,这样对阿菲和阿安也好,阿文岁数也不小了,也是到了说亲的时候了,我不能拖累着家里头。”

崔乐萍知道一旦自己和离了之后,在家里面小住一段时日那也还是没啥多大的问题的,可要是一直在家里头长住着,肯定是有不少人要说了闲话的,而且和离也不是啥光彩的事情,家里头还有弟弟妹妹呢,她不能干出这种害了家里人的事情来,所以想了想之后崔乐萍觉得自己领了孩子自立成女户才是最合适的。

郑氏听了崔乐萍这话,其实刚刚她也算是摸出了点道道,自己女儿都已经说了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那多半都已经是想到了和离这个地步了,虽说而今寡妇再嫁啥的也不是啥新鲜的事情,大越对于女子也没有那般的严苛,可和离总归不是啥好事儿总有一些个舌头根子长的人在背后乱嚼舌根子的,可自立女户这事儿还是郑氏没想到的,这自立女户之后那就代表着家中无男子,是为绝户啊,而且还代表着她这女儿是没打算再嫁的意思了,可这般年纪轻轻的,郑氏哪能看着自家女儿成了女户!而且就她女儿这样子,能领大三个孩子吗?

“我不同意!”郑氏道,“你要和王家和离,这事儿我也不劝你,你都已经说出了这样的话想来应该是已经在汪家受够了,我这个当阿娘的也不是那样狠心的人非要你回了王家绝了活路死在王家的,可这要成了女户我这个当娘的是不能同意的,你这才几岁,王根清不是个东西你也没得要让自己成了女户不成,我这个当阿娘的首先就是不能同意的!”

“阿娘,我要是不成女户独立成户出门出去,你让阿文他们可咋办?阿菲今年年岁也是不小了,也是到了说亲的时候了,我这不是拖累着人么!”

崔乐萍说着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我这也没给家里头带来啥好的,眼下日子过不下去了能指望着的也就阿爹阿娘你们两了,我知道你们这是心疼我了,可再怎么心疼也不能坏了家里头的人不是,小安还在私塾里头念书呢,咱们庄稼人供出个念书郎不容易,往后还指望着小安能考了秀才和举人光耀门楣呢,有我这样的姐姐这不是给他们丢人么,我咋能这么干呢!”

“大姐,你是我姐,大不了我往后就不念书了,当初阿爹阿娘送我去夫子哪儿的时候就是指望着我能多认识几个字,要是要考了秀才和举人就得让阿姐吃苦,那我就不念了!”崔乐安急忙道。

“就是,大姐你别瞎想个啥,我觉得在家里头也是挺好的!”崔乐菲也急忙道,“看不上我家的人家我也不想要。”

崔乐菲一想到当初大姐夫那样子,她还不止一次地羡慕过大姐嫁了一个好男人,想着要是等到她长大了之后也有这样的一个人会一辈子对着她好就成了,现在想到这一点的她都觉得恶心坏了,大姐夫那种人完全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啊,之前说的那样的好听,现在干的全不是人事。对于崔乐菲这个正处于花季的少女来说这完全就是一个大阴影,现在只要一提到亲事和嫁人的话题,她心里面就怕的厉害,她实在是不敢想象要是自己也像是大姐这样嫁过去好几年生了孩子之后便遭到了厌弃那该要怎么办才好,当初大姐夫不也是什么都说的好好的,结果到头来却换来了个啥,一想到这一点崔乐菲就觉得宁愿这辈子都不嫁出去也不能出现这种被人蒙蔽多年的事情,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个傻丫头!”崔乐萍听到崔乐菲和崔乐安两个人的话,眼眶一红,“小安你别说这种丧气话,阿爹阿娘供着你念书也不容易,咱们农家人家供出个读书郎那可都是一家人的功劳,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阿爹阿娘着想一些,咋能随便说出这种话来!阿菲你也甭担心,阿爹和阿娘一定会为你找个好的,到时候你自己也要擦亮了眼睛,该硬气的时候就应该要硬气起来,在这一点上你同你二姐学学别像是大姐似的进了门之后就是被欺压的份儿。你二姐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崔乐萍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也是出自肺腑,阿蓉的事情她也是有所听闻的,当初也觉得和什么都没有的萧易在一起的时候实在是委屈了自己这个妹子,像她妹子这样从大户人家里头出来的更是值得一户好人家,可今日看到萧易的做派之后,她才觉得自己这个妹子才是个把什么都看透的了,无父无母那也是有无父无母的好处,自己当家做主起来也不怕上头有公公婆婆管着,而且只要是夫妻两个人同心那是啥也不怕的,做夫妻的最怕的不是穷困,再怎么穷困着,总也还是有法子活下去的,但夫妻两人离了心,就算是腰缠万贯的,那又有个啥用。且看萧易,那就是将自己这个妹子摆在了心尖尖上的,作为一个女人能被男人这样对待着,那还有啥可奢求的呢。

崔乐蓉也没想到自家大姐竟会是把话题落到自己的头上来,看着大姐看着她和萧易两个人的眼神之中带着几分的赞许,崔乐蓉也大致能够猜到自家姐姐是为了啥夸了她了,不过这一点上崔乐蓉也还是有几分的受用的,的确,像是萧易这样的男人才是她嫁人的首选,有没有田地另说,没有搅家的父母才是重点,她最是不耐烦那种多年媳妇熬成婆之后就开始磋磨着媳妇的婆婆,要是有这样的长辈,她肯定是有多远走多远的。

“现在说这个话干啥,前些年家里头的确是日子难过的,但今年家里也有了点进项,家里也还有田地,我这也不是不能干活的人了,要你在哪儿瞎操心个啥,难不成我这个当姥爷的还养不活三个丫头不成,当初家里头那么穷不也还是一样熬了过来,有啥吃啥总也能过去的!”崔老大停下了抽旱烟,将烟斗放在桌角上敲了一敲,将烟斗里头那已经燃烧的干净已经成了烟灰的烟丝给敲落了下来,“这当女户的事儿你也莫要再提了,老头子我活着一天,就不能让你一个人扛着!”

崔老大知道自家大女儿所想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家里头好,正是因为如此,他也不能由着自己女儿从一个火坑跳到另外一个火坑里头去,真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这个女儿成了女户,他这个当爹的往后还能抬得起头来?!再说了当初他也看着王根清是个诚恳且老实的人这才答应了这一门亲事,要是那个时候能够再多观察一些,或许就会知道王根清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的老实本分了,或许自己这个女儿的命也就不用过的这样辛苦了。

一想到种种,再看到那三个瘦弱的可怜外甥女,崔老大心中也是难受的厉害,再说了当初那么苦那么难的日子也都已经熬过来了,就三个孩子能吃的了多少,大不了他们这些个年纪大的少吃几口不也能够养活了过去,他知道自己闺女是个能干的,可再怎么能干也不能够一个人把三个孩子给拉拔长大了,当阿爹阿娘的是用来干啥的,也就是需要的时候来出一把子力气的。

“阿爹……”崔乐萍呜咽着,却又不知道自己能说个啥,在这个时候能干个啥。

“你阿爹说的没错,我和你阿爹是不能见着你过那样的日子的,左右有我们一口饭吃就有三个孩子的一口饭吃,这话我和你阿爹现在就已经撂在这儿了,你要是还想着当什么女户,你那就是不孝!”郑氏跟着说道。

“咳咳,”崔乐蓉眼瞅着家里面又要上演那两代人的琼瑶式伦理大剧,原本不打算开口的她也不得不轻咳了一声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阿爹阿娘还有姐姐,这不是我想说点丧气的话啊,这女户不女户的事儿咱们另外说,咱们首先要明确的也不是这个事儿,你们先听我说说再说别的话,你们看成不?”

郑氏听到自己这个二女儿所说的话就是没个重点,她也不由地嗔怪了一声道:“你这丫头平常话多,不管咋地都能说出个道道来,咋现在倒是这么不干不脆起来了,有啥话你就不能说个清楚的还在这里藏着掖着干啥?”

“是啊,阿蓉,你这要说的是个啥事儿你就说吧,都是一家人哪里还有啥不能说的!”崔老大也跟着道,“你这丫头是在大户人家见过世面懂的肯定也是比咱们这些人多,有啥话就直接说就成。”

崔老大觉得自己这个二丫头就是个聪慧的,打从萧远山家的事情出了之后,崔老大自己也常反省着,想着当初要是能够听了自己这个女儿一句或许也就不会闹出点啥事儿来了,所以现在家里头有啥事情崔老大也不会再一个人拍案定下了,总是要一家子商量商量之后再决定,尤其是在看到自家婆娘在二丫头的指点下挣下了不少银子之后,他更是觉得,这遇上重要的事情听听二丫头的话或许更好。

“成,我这也不拐弯抹角地说话了,”崔乐蓉见崔老大和郑氏也没有反对自己的意思,这才开了口,“阿姐现在这个样子,阿爹和阿娘那都是同意了阿姐和离的是不是?”

“你这丫头这话说的,总不能看着你姐和三个孩子被王家被逼死不是?刚刚不已经说了,你这丫头就想说这种话不成?”郑氏原本还以为崔乐蓉是要说点啥呢,没想到却是说了这个事情,这不是已经很明显的事情了么,咋地还要问呢。

“王家这样的人,和离了也好。”崔老大沉声道。

崔乐蓉点了点头,觉得自家阿爹阿娘果真还是个心疼儿女的,一般人家的爹娘哪能说出这种话来,尤其是有了孩子的,基本上都是劝着能忍就忍的,更别说是还支持和离的了,在现代还得先劝着呢,劝了不听的,说不定最后还要落一句——现在说要离婚了,当初结婚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清楚再结婚这样的话来。

“成,这和离的事儿我也乐见,王家那样的人家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留着怕也没啥好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被欺压死了。那咱们就来说点实际的,阿姐要和离,王家肯不肯我是不知道,但是唯一一点,就王家那样好面子的人家,就算是真的答应了同意和离的,如今三个孩子也不见得都能被阿姐带走的,毕竟这也是王根清的孩子,不管王家再怎么的不喜欢,也不可能由着人戳着脊梁骨说他们家不喜欢丫头三个孩子一个都不要的。”

崔乐蓉对于王家也算是有了深刻的印象,别说,这种事情还真有可能王家能干得出来,王家的人从上到下那都是好面子的很,上有王老头和杨氏,下有王根清。真的同意和离了,就今天他们给王家的这点不痛快也能够让王家拼了命死活要把孩子给留下的,就算是不能全部都留下那也肯定不会让崔乐萍把三个孩子都带走。

“而且现在阿姐肚子里头还有一个呢,就算是王家同意和离了也因为不喜欢姑娘所以三个孩子都让阿姐带走了,要是阿姐肚子里头生出来的是个儿子,王家的人能不要?”

……

崔乐蓉的话让所有人都一下子静默住了说不出啥话来,就连崔老头那一张脸也绷得紧紧的。

崔乐萍那一张脸上更是写满了担心的,她刚刚还沉浸在只要离了王家就能够有活路的想法之中,却忘记了王家人的性子,是呀,王家的人都是要面子的很的,就算是没有今天让王家丢光了颜面的事情发生,她要提了和离的话王家也不可能会让她把所有的孩子都带走的,再加上今天的事情之后,她更是清楚王家绝对拼着老命那也不会让她如意了的,到时候肯定是要和她来抢孩子的,一想到这一点,崔乐萍整张脸一白,几乎是不敢想象,王家对她的三个丫头是没一个好的,要是她把孩子留在王家往后肯定是要被虐待的,而且崔乐萍也实在是不能够想象出三个丫头离开自己身边的日子,那是她不敢想象的恶梦啊。

“不成的,我不能把孩子留在王家的!”崔乐萍连连道,到时候王家可不知道要怎么对待着孩子呢,尤其是杨氏那老婆子,平日里头磋磨着自己就已经是用尽了各种的手段,她一个大人都百般忍耐到了极点,要是落到孩子的身上……

“……”郑氏也是连连倒抽了一口冷气,刚刚光想着和离的事情也没想到孩子的事情,刚刚自己这二丫头不说还真没想到这么一回事儿,一般和离的人也就只能带走自己的嫁妆,孩子基本上都是留在夫家的,想到这一点,郑氏也担心的和什么似的了,“阿蓉丫头啊,你有啥法子不,那王家的老婆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是大丫她们三个孩子留在王家肯定是要受罪的,而且王根清那也不是啥好东西,要是等到后娘进了门,那就更加……”

郑氏简直是不敢想了,这千般万般不是到底也还是自己的亲娘更加心疼孩子一些,要是那后娘进了门,在后娘手中讨日子的孩子哪有什么好日子过,只怕是要比现在过得更加辛苦了啊,一想到这一点,郑氏也跟着连连摇头了:“不成不成的,孩子不能跟着王家!必须得跟着你姐!”

崔乐蓉哪里不知道这一点,只是这是事实而已,她是见所有人都把孩子的事情给忽略了去这才开了口提醒的。

“阿蓉,孩子就是我的命根子啊,你是三个丫头的亲姨娘,阿姐知道你有主意,你帮阿姐出个主意,要是三个孩子不跟在我的身边怕是早晚都是要被王家那些人给折腾死的,你给阿姐出个主意吧,阿姐求你了!”

崔乐萍像是握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地握住了崔乐蓉,她现在已经是六神无主的很了,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崔乐蓉了。阿爹阿娘是她的仰仗,可她心中也清楚,要是王家真的要闹上门来,真要和离,他们家也是站不住脚跟的,到时候就算是阿爹阿娘一起出面也不可能把三个孩子全部保下来的,唯一能够指望的就只有冷静的妹子了,她才是这个家里面最清醒最能指望的住的人。

崔乐萍因为紧张,抓着崔乐蓉的手也用上了力气,一下子把崔乐蓉的手腕抓得通红,萧易也是看在眼内的,急忙道:“阿姐你别着急,阿蓉既然说了这事儿肯定是有着自己的主意的,你先松松手。”

刚刚萧易也一直没吭声,那是因为这事说到底也是崔家的事情,他一个女婿的也不好随便拿了主意,所以也是一直坐在旁边不吭声地听着,他是想着这事儿自己不好随便地出了主意,但要用得上他的地方肯定是要帮忙出手的,王家哪些个人他今天见了也是气的很,心中也还是记得这一笔呢,到时候王家的人要是敢上门来闹自己肯定是要揍得他们满地找牙的,恩,回去之后就去练练力气,到时候或许也能够一拳顶两。

崔乐萍被萧易这一提醒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因为紧张抓着自己妹子的手用上了力气,等到松开一看之后发现都已经握出了痕迹来了,她也有几分的慌神急忙道:“阿蓉,阿姐不是故意的,阿姐就是有点急了,这才……”

崔乐蓉拍了拍快要哭出来的崔乐萍道:“我晓得,都是一家人这有个啥的。”

崔乐萍被崔乐蓉这么一安慰,她抽了抽鼻子问道:“阿蓉,你说这可怎么办才好啊,你可得帮着姐姐我出个主意才成,你今天也是见到了,王家的人压根就不把三个孩子挂在心上,要是留在王家只有从小给干哭活的。王根清也不是个好东西,都能眼睁睁地看着三个孩子受罪的,往后要是余寡妇进了门,再生下个一男半女的,到时候三个丫头那真是要在余寡妇的手上给磋磨死的,我不能眼睁睁地瞅着从我身上掉下的肉被人这样折腾了,阿蓉你就帮帮姐姐吧!”

崔乐蓉哪能不知道把孩子留在王家会有什么后果,她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孩子留给王家折腾的。

崔乐蓉想了一想之后,朝着崔乐萍道:“姐姐,这事儿不急。”

崔乐萍一听崔乐蓉这话就更加着急了,“这咋能不急呢!”

------题外话------

艾玛,热的快出翔了,这才刚刚要进五月好么,之后的六七*月要我怎么活TAT

五一不出门,于是决定萌萌哒地尽量多更新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