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零九章

萧家这年过的是十分的憋屈,萧远山本以为自己气的离席之后,肯定是会有人来劝上一劝的,而萧远山也习惯了自己在家的时候那叫一个当家做主的时候,稍微有点风吹草动的也会有人来关心,所以萧远山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撂了筷子啥也不吃,到时候自己这些个儿子儿媳妇的可都是要上来关怀的。

等了好一会也没见人过来劝导,萧远山也觉得有点怪异了,往常的时候哪会像是现在这样啊,这群小子这是越发的不把他这个当爹的放在眼里了!

萧远山又气鼓鼓地拄着拐杖出去了,瞧见的就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还有女儿还有老四媳妇三个人和什么事都没有的在哪里吃着饭,而且吃的还贼香!

萧远山一下子就炸了:“你们这些个丧良心的东西,现在倒还是能够吃的下的?你们大哥大嫂不像话也就算了,你们这也是跟着一起不像话哪!”

萧如娟一贯也是被哄着的,家里面只要四哥有的东西她也是时常一样不落的,现在被指着鼻子这样骂她也觉得委屈的很,一下子就哭了出来:“阿爹你咋回事啊,这大过年的你非要这样让人不痛快是不是?!大哥二哥三哥他们不过来就不过来,难不成没了他们这年还不过了不成?!阿爹你自己耍脾气就对着大哥他们去耍去,对着我干啥呢!你自个不吃就不吃,还不让人吃饭了不成!”

萧远山听到自己女儿这样没良心的话,当下也就有点恼了,举起手就朝着萧如娟的脸上扇了一巴掌上去,他自打中分之后一条腿使不上力气,手也微微有点抖,那一巴掌其实压根就没有多少力气可以用的,但萧如娟被自己老父这样打了一巴掌之后脸上虽算不得火辣辣的疼痛但也不怎么好受。而且萧如娟从小到大也没咋挨过打,在家里头想要啥有啥的连点重话都没有挨过,现在在年三十的晚上被自己阿爹这样甩了一个巴掌,她哪能不觉得委屈,当下就从小哭变成了嚎啕大哭。

一边哭着一边就把自己还端在手上的碗筷一摔,碗里头还有没吃完的饭,被她这么一摔之后直接溅得哪里都是,萧远山瞅着都觉得心疼的很,今年是大年夜,煮的可都是精米,平常的时候哪里是这么的奢侈,都是要掺了其他的一起吃的,那白花花的大米饭看着都觉得喷香的很,看到这样一碗白米饭给砸了,萧远山觉得自己的一颗心也跟着揪了起来,还有那碗,家里头总共就那么些碗筷的,这丫头竟然不但糟蹋了一碗白米饭还把碗给摔坏了,这实在是要心疼死他了。

“你这娃子干啥呢!”萧远山骂着,“有你这样糟践粮食的么,这白花花的大米饭有你这样糟蹋的么,你要是不想吃就给我趁早滚蛋!作践东西干啥!你当我们家是有钱人家不是!”

萧如娟哪里怕萧远山这个样子,她就觉得自己什么都没错的,他自己不愿意吃饭还不让她吃,这是个啥道理!而且这吃饭的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这屋子里头还有四哥和四嫂在呢,这凭啥最后倒霉的都在她的身上了,她是一贯知道自己阿爹阿娘偏心的,但偏到这个程度也真是够了。

“四哥四嫂阿爹你怎么不骂,是我一个人在吃吗?是我一个人在闹吗?难怪大哥他们现在都不愿意和阿爹亲近了,现在的阿爹你心里面也就只有四哥在了,我们算个什么,怕是阿爹阿娘你们打从哪里捡回来的吧!”萧如娟朝着萧远山吼完这一句之后转身就回了自己屋子,但是那哭号声却是不断。

萧守业也觉得尴尬的很,原本还以为自家老爹是真的不打算吃了呢,他们中午原本就没吃多少,上坟回来那一通闹的早就已经是精疲力尽还有肚子饿了,萧守业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到了这个地步,他在坟头上气极了同萧易闹僵了倒也没什么,反正他们原本就和萧易两口子闹僵的,可现在和自家三个哥哥闹僵这事儿倒也是他没想到的。

以前的时候也不是没有闹僵的时候的,可那个时候只要阿爹阿娘出了面,三个哥哥基本上就不会再计较什么了,萧守业也已经习惯了三个哥哥做出让步来,他今天就是气得很了,又觉得大哥打从和萧易对话之后看着自己的眼神也冷冰冰起来了,他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就和撞了邪似的,一下子就把那些个不该说的话给说出了口。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

萧守业觉得自己真是被招了邪了,怎么就一下子说出了那种话来还和大哥干上了,他知道大哥是个有想法的人,但骨子里头也还是敦厚的很的,可这样的人一旦被逼的很了那能干出来的事儿也是十分狠绝的,而现在大哥大嫂就已经开始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了。

现在这局面萧守业也都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自己阿爹阿娘帮着自己出头哥哥们妥协的场景了。

“阿爹——”萧守业看着气得一张脸都变了色的萧远山,声音有点呐呐的。

“老四,你那妹子是个不聪明的难道你也是个不聪明的不成!”萧远山气哼哼地对着萧守业说,他一直都觉得老四是这个家里面最有脑子的一个人,可现在瞧见老四那个样子,尤其是看到刚刚他竟然还带着媳妇坦然地在那边吃饭的时候,有那么一瞬,萧远山就想着把自己手上的拐杖朝着这个最疼爱的儿子身上砸去。

这个混小子平常不是挺聪明也挺有主意的么,什么今天却是这么的木了呢!

“刚刚我都已经做出了态来,你咋就那么蠢,你竟然还吃得下!你刚刚就该去找了你那些个哥哥过来!”

萧远山那一番话完全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的地步,萧守业也暗自骂着自己蠢,刚刚怎么就忘记了去找了几个哥哥过来,而是在这里自己先吃了起来!刚刚要是自己去找了三个哥哥,告诉他们阿爹气得今天都吃不下晚饭了,说阿爹的身子骨不好一类让三个哥哥去劝上一劝,等到把三个人叫了过来之后,再加上有阿爹的帮衬,那到时候大哥说不定就不会那样的犟了,只要大哥不犟了,那二哥还能够翻起什么浪来,三哥一贯都是个不吭声的人大哥二哥都没的话说了三哥哪里还会说个啥!他咋就没想明白呢,白白地错过了这样的一次好机会!

“阿爹我错了,那我现在去把大哥他们叫来?”萧守业小心翼翼地问着萧远山,在这个家里面他可都是要仰仗着自己的阿爹阿娘过日子的,而且萧远山别看是没上过学认过字,但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呢。

“现在去叫还有个啥用!”萧远山痛心疾首,“老四,阿爹现在都这个样子了,往后怕也不能帮你个啥了,家里头的事情到底还是要仰仗着你三个哥哥的,你不该啊,老大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能不清楚的,这银钱是都是在我眼皮子底下拿的,我能让他多拿了不成!你今天咋就和你那大哥吵了起来呢,打虎不离亲兄弟,上阵不离父子兵,这话可不是说着好听的,你是没瞅见你今天那样子,甭说你大哥了,就是我这个当爹瞅见了,怕也得寒了心了!”

萧守业咬了咬唇,心中满是不甘愿,却也还是乖乖地站在那儿听着,他哪能不明白,之前大哥还留了一丝底线和转圜的余地,可现在那是彻彻底底地和他划清了界限,这冷了的心还想要再捂热,那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刚刚对着阿爹的时候大哥都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现在自己再去低头,说实在话,萧守业还真没有那样的能耐能和大哥和好如初,现在能指望的也就是自家老爹老娘了。

“老四啊,你是我儿子,你那三个哥哥同样也是我的儿子啊,我这心疼着你难道我就不心疼你那三个哥哥了?这些年我也都是看在眼里的,你聪明,阿爹就靠着你给这个家光耀门楣了,可你现在不是我说啊,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咋地就闹不明白了呢你!”

“阿爹,我晓得错了,我这不是今天在坟头上遇上萧易那两口子被气到了么,刚刚说话的时候就没想着这些,我就怕大哥同了萧易那两口子挑拨离间的话同我离心了……”萧守业低着头,那样子有点委屈和无助。

萧远山瞧见自己儿子这个样子原本还有点气性也一下子就没了,这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啊,哪能真的就不管了呢。

“你这小子混呢,那两口子是个什么东西!咱们一家子在他们的手上还没吃够亏呢,阿爹我都成这样了!你现在同他们两人较真个什么劲儿,等你考上了举人做了大官你就有得是手段折腾死他们去!”萧远山凶恶地说道,那一双眼睛里头淬着恶毒,像是要生生把人给吞了似的。

“等你做了大官,他们就和蚂蚁似的,你就算是把他们给摁死了,也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题外话------

背疼,今天缓一下,明天万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