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零一章 看轻

崔乐萍看着王根清,似在等着他的回答。

王老头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素来乖巧从来不会闹事儿的儿媳妇怎么今天会突然之间这么的不听话,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一定是那个可恶的丫头教坏了她,他想。

“老二家的,有啥话非要在这个时候掰扯不可?根清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的,有什么话回了屋子里头说去,大庭广众之下的你也不嫌弃丢人!有你这么当儿媳妇的吗?”王老头斥道,“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咋地你妹妹是个不懂事儿的难道连带着你也跟着一起不懂事了不成?”

王老汉知道现在不管到底是如何都不能在外人面前说这种话的,他哪里不知道送年礼的事情,那是真的只送了一篮子的地瓜,老婆子是当着他的面折腾的,当时他也没想太多反正崔家他也没咋看的起过,那么多年穷的厉害的人家也从来没给他们这儿送点啥好的,可这事儿在自己家里头说说也就成了,抖出去之后他家这脸面还能有个啥?尤其是老大家的年礼可明显是要比给崔家的丰盛的多了,说出来都丢人!

自己老伴这也是个拎不清的,咋的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来了么,看崔家那个丫头的样子像是知道点啥,王老汉下意识地就想到了余寡妇的那点事情,说出来都觉得有点丢人,那余寡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半点也不守妇道,和村上不少人都有传闻,近来这传的最凶的就是和自己的小儿子,王老汉虽是不咋喜欢这个老二媳妇的,但更不喜欢的就是余寡妇了,而且乡下人家,难不成还要弄个小的进门不成,这不是丢他老王家的脸么,所以他也是狠狠训过是老二了。

不过崔家这妮子难道是知道这点传言了?这才这样盯着他儿子不放?崔家这丫头刚来村上能知道个啥,这不就是自家二儿媳妇给说了么,所以帮着自己姐姐来出头来了?王老汉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对老二媳妇那也是有些不满了,却也还是想着等到今天这事儿了了之后回头再收拾,总不能在外人面前丢人!

“阿爹我咋就不懂事了?我就是问问东西到底上哪里去了?”崔乐萍看着王老汉道,这么多年了,她装聋作哑的日子也已经不少了,公公婆婆的偏心她隐忍着,丈夫的冷漠她也隐忍了,隐忍了这么多年了可到头来换来了个啥?!一句不像话,一句不懂事儿,她以前那是多像话多懂事,可换来了个啥呢?像是今天这样的不懂事儿不像话她倒是觉得从骨子里头透出了一种快意来。

“这有啥好问的!”杨氏也一下子回过了味儿来,急忙扯着嗓子嚷嚷着,“难道你还信不过你自个的丈夫不成?男主外女主内的,这些事儿该是你问的么?你还要脸不要?”

“婶儿你这话说的倒也是有点道理,男主外女主内嘛,原本过年的时候张罗给娘家年礼的事情可不得姐姐操心么,现在东西少了,姐姐问问可不是正有理的?”崔乐蓉冷笑了一声道,“咋就到了婶儿你的口中,这问清楚事情究竟成了不要脸了呢?明明白白地掰扯掰扯而已,这是有多丢脸的事儿啊,再丢脸也比不过昧下了给自己媳妇娘家的东西这事儿吧?”

杨氏气得浑身都在抖,恨不得冲上前去狠狠给崔乐蓉一巴掌,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还真不好干出这种事情来,而且这贱丫头那口子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就刚刚被捏住的地方也还疼着呢,而且刚刚崔乐蓉几乎是要给了她一巴掌的动作也算是给她提了一个醒儿,刚刚崔乐蓉没给她一巴掌不代表着自己真要动手了之后就不会对自己下手,想到这一点之后,杨氏也有点缩了缩脖子,真不敢轻举妄动地上前闹事儿。

“有什么好问的!”

被那么多人看着的王根清也觉得掉脸的很,他看着崔乐萍的眼神也满是不善。

“你要是还想在这个家留着,就少在我这面前唧唧歪歪着,赶紧生出个儿子来是正理,就今天地问这些个有的没的事情,你不嫌累我还嫌累呢!”

王根清口气里头满是不耐,对于崔乐萍他也早就已经过了当年初见的时候那样的欢喜,觉得这女人进了家门之后就和自己当初所见的完全就是两个人了,当年初见的时候是那样的好看,和一朵鲜花似的,可现在再看,生儿子不会生,还见天地问那些个有的没的事情,一张脸这些年也不如往初那样的好看了,现在自己看到她的时候都要觉得自己当初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娘们呢!

崔乐萍也不是头一次被王根清这样训斥着了,要是在往常的时候,崔乐萍被王根清这样的态度对待着,那是乖乖的什么事儿都不再提了,所有的苦水也都往着自己肚子里头咽下去,就怕再说点啥惹恼了王根清。

只是以前的时候再怎么样心里头也还是有几分的暖意,自己给自己寻点活头,想着只要是能够生下儿子来,日子也是能够过下去的,到底是多年夫妻了哪能真的半点情感都不剩下的,她一直都这样对自己说着也一直这样劝着自己,忍了又忍,可换来的真的是个啥,她的丈夫对她说的是这样的话,也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那点希望给掐灭了。

崔乐萍眼眶微红,隐约是要落下眼泪来,却又固执地不肯落下,她深深地看了王根清一眼,只觉得眼前这人那是陌生的厉害,这人还是当初在回门的时候在自己阿爹阿娘面前信誓旦旦地说着会怜惜自己一辈子的么?咋地就这么的陌生了呢?!

崔乐萍强忍着眼泪不落下,也不多说话,只是转身就朝着自己屋子里头走去,那态度就像是往常一样。

一见崔乐萍回了屋子,王老汉那提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刚刚他可担心着自己这个儿媳妇不懂事非要在人前掰扯个清清楚楚的,在看到人往着屋子走的时候他也算是安心了,老二媳妇虽然不会生儿子但有一点还是好的,至少还是个拎的清的知道什么时候该干点啥什么时候不该干点啥。

杨氏一看崔乐萍回了屋,刚刚被崔乐蓉气得几乎是移了位的五脏六腑也瞬间归位了,也不着急也不生气了甚至还开始嘚啵嘚啵起来了。

“崔家的丫头你就好生地和你姐姐学学,这家里头的事情那都是男人的事儿有你什么开口的地方,我们王家那是半点也没亏待着你姐姐的,要的你在这里叫嚷个啥,你看你姐姐不都没说话么。我这个当婶的也好心劝你一句,一张嘴巴也别那么厉害,小心哪天被人休回了家你都没地儿哭去,那可都是你自找的,女人啊爷们的事情就少管,只管生孩子带孩子就成了。”

王根清也看向崔乐蓉,“阿蓉妹子,你要来我王家就当你是个客人,可哪有这客人闹上门的?之前的事儿我也就不和你计较个啥了,但是你得和我阿娘道了歉,一张嘴巴可不能这么损,你这样子往后咱们也别当这亲戚了,你们崔家没事儿也别上门来了,左右在你们崔家眼中我们王家就是没个好的,见天地苛待了你姐姐!我们王家的事情也和你们崔家不相干,你……”

“王根清,你好好看看你的女儿,你敢说你没苛待着你三个女儿吗?”

一声厉喝阻止了王根清的话,那声音分明就是刚刚进了屋子的崔乐蓉的。

王根清一回头瞧见的就是崔乐蓉身上背着一个大包裹,怀里面抱着最小的三丫,一手牵着大丫和二丫,一张脸色铁青。

“你这是干啥?!”王根清那脸色一下子青了。

“干啥?!我带着孩子回娘家!”崔乐萍吼道,“你们不是嫌弃着我给你们王家生了三个丫头片子么,不是不让我吭声么,不是说你们都没苛待人么?王家都已经不把我和孩子当人了我干啥还要带着孩子在你们王家受苦受罪的,我现在就领着孩子回了娘家去住。我妹给我出点头还不成,这亲戚往后也别做了,你们爱咋样咋样吧!”

崔乐萍看着王根清,那眼神之中也不是以前那样,而是带着几分恨意,“你们王家没苛待人,当然你们王家没苛待的是大房家的,瞅瞅大房家的三个孩子和我的三个孩子那可真是一个天一个地,我忍了你们这么多年,王根清我告诉你,今天我不忍了,再这么忍下去早晚我们娘四人死在你们王家那也是我们活该了!”

崔乐萍说着就领着孩子往着门口走,外头的那些个村人也不是不知道王家偏心眼的事情,只是在瞧见三个孩子那身上穿的薄薄的满是补丁的衣衫,再想想大房家那三个一出门就是包得圆滚滚暖乎乎衣服多半都是半新的三个娃子,那大房的三个娃子那可都是白白嫩嫩的,那像是这三个孩子似的,瘦巴巴的,那巴掌大的脸上只有一双眼睛睁得极大,但那看着就觉得可怜得紧,而且孩子脸上手上可都有冻疮着呢,看着都觉得可怜得紧。

一时间,瞅热闹的人也一下子阿和炸开了锅似的,之前杨氏可没少在他们面前说老二家的几个丫头一等到冬天的时候就猫在家里头不出去,一个一个都躲懒的很,看现在这样子压根不是几个孩子在躲懒,而是家里面的人压根就不让人出门吧,还有这才多大的孩子呢,瞧瞧身上穿着的那点衣衫都已经把脸都冻得发紫了,这狠心的也实在是太过了一点吧?

“你这是干啥?!”杨氏拔尖了声音叫道,“给我回去给我回去!老二,你就由着你媳妇这么胡闹不成?!我可从来没亏待你和孩子的,你自己给孩子穿的少就要把事情给推到我们的头上去不成?!”

“是呀,我这个当娘的狠心哪,要是家里头还有衣衫我能让孩子受这样的罪过?王根清,你也是孩子的阿爹,你就睁大啊眼睛看看你是咋对着孩子们吧!”崔乐萍心中大恨,“你和余寡妇那点事儿你一直说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我每次说起的时候你总说没这么一回事儿,今天反正你也交待不出个什么来。那成,往后你也不用再说个啥了,我既是生不出个儿子,这家我也不呆着了,你就去寻了那个能给你生出个儿子来的人吧,左右婆婆早就已经放出了话来,只要是能给她生儿子的,也都是能够进门的。”

崔乐萍说完这些话,心中更加觉得快意了,之前的时候她就是一直怕在这个家里头呆不下去,总觉得要是离开王家之后就和没了活路似的,可现在她倒是觉得在王家也没有给她留下一点活路来,离了也未必是死路一条,更重要的是她不是还有姐妹帮衬着么,前头的那一条路似乎也没有那么难走了。

余寡妇和王根清的那点事情在高山村上也都是一个共同的秘密,大家心里面都清楚的很,可一个一个的也没有人当着面把事情给挑明了,而现在从崔乐萍这话里头说出来那就是王家压根就知道了余寡妇和王根清的事情,甚至还是同意的?!

虽说这年头寡妇再嫁也不是没有的事儿,可一般也得给死去得丈夫守孝三年之后再提再嫁的事情,可余寡妇这守孝的日子还不满两年呢,而且余寡妇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和村上讨不上媳妇的二流子之间也有点不清不楚的,这样的女人要是玩玩倒也没啥打紧的,可要是进了门,这头顶还是有点绿的,是个男人的哪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啊!

村人瞅着王根清的样子那就觉得这小子人模人样的倒是有点抬不上台面了,为了那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要自家媳妇,这是只有傻蛋才会干的事情啊!

“你别胡说!”杨氏一张脸通红,恨不得把崔乐萍给剜下几块肉来,“老二家的,你置气归置气,可不能随便乱说,你这是怀着孩子脑子都不清楚了吧,难怪人家说怀了孩子就要傻三年的,瞧你那点傻话!”

她说着就要冲上前把崔乐萍给抓回去。

“是吗?”崔乐萍冷眼看着这个婆婆,刚刚还想推她一把,现在又是想要把她给抓回去了不让她说话了么,“我是怀了孩子傻了三年,才会一直哑忍着,婆婆你倒是问问根清,大晚上的时候喊着的可都是谁的名儿,他可是抱着我喊着余寡妇的名儿,亲亲热热地喊着‘七巧’。我可不叫七巧哪,婆婆!”

外头的人也全哗然了,余寡妇的闺名就叫‘七巧’,这是村上都晓得的事情,这还不是明摆着王根清和余寡妇已经勾搭成奸的事实了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