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章 说清楚

王家外头也站了不少人,现在这个时间,家家户户都闲的很,再加上崔乐蓉和萧易两口子过来的时候因为不认识路还问了人,村上的人也都有几个知道王家来了亲戚,这种日子里头都闲的蛋疼,原本也还想来看看,但这才刚到门口呢就听见了吵闹声。

热爱看吵架那也是人之天性,所以瞧见王家吵架了之后就在那边开始看热闹,高山村里头姓王的人家也挺多,彼此之间也都是清楚的很杨氏的这种做派,他们可没少听到杨氏见天地骂着自己的二媳妇,想想这老二家的媳妇也挺不容易的,一连生了三个都是丫头,这难道就是天生的生女儿的命?

虽说大家伙都觉得生个丫头的确不是什么能够让人觉得高兴的事儿,平常偏心眼点孙子这也都是常有的事情,但老二家的三个丫头的可怜的很,只是这种事情毕竟是人家家里面的事情,是作为外人来说也不好插手,也就只能可怜可怜人而已。

“你胡说什么呢!”杨氏双手叉腰,瞅着门口看热闹的人越发的多了,她那一张老脸也觉得有些难堪,毕竟这往来可都是村上的人,被人这么瞅着看热闹,她能觉得好受的?!

“我算是明白了,你们崔家这是诚心来找事儿来了吧!”杨氏像是突然之间想到了点啥似的,开口道,“我就说呢,平常你们崔家那是不管不问的,现在就突然之间跑来了,怕是手上没什么钱了就想着闹点的事情来要点钱吧?我说你们崔家这心思也太歹毒了吧!”

“婶,你这说话可要讲究点良心,我们崔家就算是再穷的时候也没有上了你家的门来打了秋风,哪怕是我姐姐生孩子的时候我阿娘来照顾人,那也都是我阿娘自己带了吃的东西来的,除了用了你王家的柴火之外就没有一点占了你家的便宜,倒是婶你想要掰扯掰扯的话,我倒是要问问了,我姐姐给你王家生了三个孩子除了没生个儿子之外有哪里对不住你们王家的?月子还没过呢就已经打算着让人干活了,当初要不是我阿娘在的话只怕这月子一天都不给过的吧?”

崔乐蓉看向杨氏,“我倒是要问问别家的婶儿,有没有这样的道理的?你王家是家产万贯了还是富甲一方了,值得我们崔家这样不要脸面了?说实在话,你们王家我还真没看在眼里,别成天用自己的想法去想着别人,我进门到现在又和你们提到一个钱字么?婶儿你到底是觉得自己长了多大的脸?对了,我倒是要提醒婶儿你一句,一会我走了之后可别把我给我姐姐和三个外甥女准备的东西随便用了借口要了去,毕竟之前你看着那些个东西的时候哈喇子都快滴下来了,你要是敢动一下,到时候就不要怪我不给你们王家脸面了!”

崔乐蓉那毫不留情的话让杨氏那一张脸丢了个干干净净,门口的更是有不少人笑出了声来,杨氏是个什么德行的人他们怎么不知道,就是个半点也见不得好东西的,只要是见到了好东西那都是一门心思想着往着自己哪儿扒拉的,所以崔家这姑娘这话说的可是半点也没错的,要是没这么一说,指不定回过头之后就能够把人娘家给老二媳妇的东西全都扒拉进是自己屋子里头去。

“你乱说个什么!”杨氏那一章老脸红的几乎是要滴出血来,眼瞅着外头那些个老娘们那嗤笑的神情,杨氏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将崔乐蓉的一张脸给撕碎了,“你姐姐这么多年来吃我家的住我家的,连个儿子都不会生,我现在是连说几句都不能说,这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你还在这里抹黑了我们王家,你们崔家可真是够歹毒的!滚滚滚,这样的儿媳妇我们家也是要不起了!”

杨氏说着就冲了出来也不管崔乐萍现在正怀着身子,推推搡搡地就要把人往着门外推去。

“阿娘,你干啥呢?我这肚子里头还有孩子呢!”崔乐萍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那还不算太明显的肚子,她被杨氏那一推推的有些趔趄,一张脸瞬间苍白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婆婆竟会是在现在这个档口向着自己的动手,吓的一颗心一个劲地砰砰乱跳。

“嫂子,你有什么事儿就不能好好说,你要是这么推来推去的,小心着你儿媳妇肚子里头的孩子,这可指不定是个大孙子呢!”

外头瞅热闹的人也忍不住开了口,这不管咋地也不能对着自己怀孕的儿媳妇下手不是,这说出去往后还咋见人哪,而且这老二媳妇可都是一直和和气气的,平常也勤快的很,这样的儿媳妇也算是不错了。

“呸!都已经生了三个丫头片子了,谁知道这肚子里头的是不是又是一个丫头片子!我看就是没生儿子的命!”杨氏被这些人帮衬的话也气的口不择言,“要是到时候再生出个丫头片子来还不如现在就没了!”

杨氏说着还要伸手去推,可她伸出去的手却被萧易一把握住了手腕,随即杨氏觉得自己眼前一花,只见眼前一花,五根葱白的似的手指在自己的眼前闪过,带着雷霆一样的气势。

杨氏瞬间懵了。

其实不止杨氏懵了,就连崔乐萍也懵了,周氏也张大了嘴巴,院门外头的人也全都傻了,崔乐蓉一张脸像是被冬夜的雪给深埋过一样的寒冷。

萧易也没想到自家媳妇会出手,哪怕是当初在那样不堪的境地的时候都没有出手,但萧易觉得自家媳妇出手也没啥不对的,听听杨氏刚刚所说的那些个话,要不是她是个女人,他这个大老爷们都想出手教训了,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主动出手的人总是不对,再加上这女人的年纪也比较大,怎么说也算是长辈,自然地也就不能动手。

“你打我!你竟然敢打我!”杨氏回过神来就开始尖叫起来,“天杀的,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啊!这天杀的,哎哟,可疼死我了,赔钱!给我赔钱,老娘的脸是能够这样随便被打的?”

杨氏杀猪一样地嗷叫着,但院子外头的人却是齐声笑了起来,有看不过眼的人也出了声道:“杨氏喂,你好歹也要看清楚了事实再嗷啊,人可没打着你呢,你现在嗷个啥呀,说出来都被人笑话,你想要讹钱也不是这么讹吧?”

周氏也被杨氏这一通闹的整张脸都红了,她刚刚明明看着那一巴掌是要甩上自己婆婆的脸的,可偏偏却是在脸颊边的时候停了下来,压根就没有打到过杨氏,可杨氏那咋咋呼呼的样子就好像是被打了一样,这也就算了,可她婆婆竟然还要人赔钱,这都没打到呢,咋能要钱,这看在别人眼中可不就是他们在讹钱了么,多丢人啊!

杨氏被人这么一说这才觉得自己脸上压根就没疼,她这仔细一看,那崔家臭丫头的手就停在她的脸颊边,压根就没打上来,杨氏一想到自己刚刚嚷的那些个话,那叫一个难堪,尤其是崔乐蓉的眼里都是嘲讽,似乎在说着——看,谁才是死要钱的那个!

杨氏被气得胸口疼的要死。

崔乐蓉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婶儿,就你刚刚那话要是我阿娘在保证是要好好地抽你几巴掌的,你是我的长辈,你做的不地道我这个当晚辈的还是要给你点面子,但是我是要问你一问,谁家的媳妇进了门不是吃婆家的米饭睡婆家的房子,难道我阿姐进了你家的门就没给你王家干活不成?如果你王家想要的是不给吃饭不给住的地方还能够给你家干活的,我看你家还是直接去买头牛吧,还要什么儿媳妇!你说我姐姐生了三个丫头说是我姐姐只有生女儿的命,我倒是要说你儿子压根就没有生儿子的种!要是没有你儿子,我姐姐能生孩子?你自己儿子不中用,凭啥把罪名都算到我姐姐的头上来?就因为是你王家的儿媳妇就要忍气吞声不成?!”

“而且你口口声声说我上了门来就是要钱的,大家伙可都看的分明,我这还没打上你呢,你就先叫的和杀猪似的,一口一个要我赔钱,到底是谁想要钱来着?”

崔乐蓉这话说的,外头的人也都是议论纷纷,有些人是觉得崔乐蓉说这话实在是不害臊,一个大姑娘家的说男人有种没种的事情咋能随便说呢,这多丢人啊。但大部分人还是觉得她说的挺在理的,可不,儿媳妇进了门要是那些个懒婆娘你嫌弃人家吃穿的这也就算了,可根清家的明显就是个勤快人,可比老大根强家的强多了,你娶的是儿媳妇又不是啥,就算是弄个下人不也得还给这些么!而且人家也说了,这一个人生不出孩子来,说不定真不是老二媳妇的事儿,老二根清指不定还真没有生儿子的命呢,哪有人连着生了三个孩子可都是姑娘的,这在村上来说也算是少见的了。

而且就杨氏刚刚说的那样,说是这崔家的姑娘是来要钱的,可从头到尾人家也没说一个钱字呢,而且看人家两口子穿的那叫一个干干净净体体面面的,虽说那布料子不是镇上城里头那些个考究人家的,可在乡下人家眼中那也是好的很了,人家那衣服可都是簇新的,上头连半点补丁都没有,这怎么看都比杨氏他们强多了,至少杨氏他们身上的衣衫看着就没有人好,而且就刚刚杨氏那态度不是十分明显地表露出来了,怕是杨氏就是瞅着人家穿的好身上有银子这还没被打呢就已经张口闭口要银子了。

真是丢光了他们高山村的脸面!这样想着,外头瞅热闹的人看向杨氏的眼神也是带了十足的鄙夷。

“崔家姑娘,你就是这样来做客人的?”王老头原本在屋子里头不打算管着这些事儿,因为他不出头,所以也一直都由着杨氏在外头闹腾,可眼见着他们家的颜面都快要丢光了,他哪里还能够坐得住,一张脸臭得和茅坑似的。

“哟,王叔,你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刚刚是睡着了这才没听到动静呢,你终于睡醒了啊!”

崔乐蓉露齿一笑,之前不是一直在装死么,咋地现在倒是有脸面出来了?刚刚该出面的时候不出面,现在又想是出面了,这王家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

王老头被崔乐蓉这么一说,跨出门槛的动作一顿,一脚绊到了堂屋的门槛差一点整个人以一个倒栽葱的形式摔了出来,他哪能不明白崔乐蓉话里面的意思,不外乎就是在骂他刚刚装作不出声,现在看到自己婆娘说不过人了这才决定出面了。

“你这个小姑娘牙尖嘴利的,你这是来做客人的还是来做仇人的?”王老头黑着一张脸,“你这样的人谁敢和你们成为亲家?”

“嘿,王叔你这话说的,我这还想问问你们呢,我阿姐到你家是当儿媳妇的还是当牛做马的,你们这么苛待人就有道理了,咋地我就开口说几句真话你们就受不了了?”崔乐蓉可半点也不怵王老头那一张脸,“我姐姐怀着孩子呢,婶就这样对着人,还好我们现在还在这里还能扶着人,要是人不在这儿,我姐要是被推了个好歹到时候一尸两命的,你们王家就有理了?王叔你倒是只见得我牙尖嘴利,咋地刚刚我婶儿闹腾的时候你就不出来?咋地,这是不是一家人不就进一家门吗?”

崔乐蓉看着王老头,倚老卖老的话还是少在她的面前说的好,谁不知道要不是你王老头默认着这些事情的发生,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说白了这老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杨氏是在外头被人当枪使的话,那么这老头就是躲在后头放冷枪的人。

“王叔,你说我上门来是当仇人不是当客人的,可打从我和我家这口子进门到现在,你们王家请我们两口子有喝过一口热水有客套地说一句留下来吃饭吗?原本我也没打算吭气就走了,这可是你的大儿媳妇和婶在这里说我们胡说八道,不就是嫌弃我们家回的礼不好么,可你们王家也没送什么好礼,你说我要不要让大家伙给评评理,你们王家眼瞅着要过年了给亲家送的年礼是一篮子地瓜,现在还嫌弃着我们家给回了半篮子的地瓜和一斤肉,有没有这样的道理?”崔乐蓉问道。

“王叔你大儿媳妇说我上门来的时候没有提前通知,先不说昨天姐夫送那年礼的时候我就已经提了今天要来看看姐姐的,感情到你家来上个门还要送上一个拜帖是吧?你不早说,现在我算是知道了,往后我们一家子过来的时候还得请了先生送上一张拜帖过来才算是礼数周全的?”崔乐蓉无视王老头那难看的面色,反正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已经是把脸皮给扯破了,还要给对方什么脸呢,给脸人家还不要脸呢。

“婶还口口声声地说我们上了门来就是要钱的,上你们家看个人就是要钱的,那我看往后左邻右舍的也别进了门来唠嗑了,免得被你们说成是来要钱的,说出去脸面都是没了。”

王老头哪里是崔乐蓉的对手,听到她一句一句的基本上都是不知道要怎么应对了,而且被崔乐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家的那点事情给捅了出来,他也觉得丢人的厉害,所以瞅着崔乐蓉的眼神更是能吃人一样。

看热闹的人也懵了,虽说一直都知道王家对老二家的媳妇不咋好,但这过年只送一篮子的地瓜这种事儿,那是谁家也干不出来的,除非是在灾荒年间,不过真要等到灾荒年间,那是连树皮和草根都要吃的,哪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去送年礼,王家这么做也实在是不把崔家放在眼内了,难怪崔家的姑娘也会生气,想大老远地过来,连口热水没有,也不留人吃饭,这哪里是把人当做亲戚来看的!

“怎么可能!”杨氏瞅着外头那些个眼神越发鄙夷的村人,想也不想地道:“我们怎么可能干出只拿了一篮子地瓜作为年礼的事情来,你们崔家自己昧下了东西,现在就说我们送的东西不好,纯粹就是来抹黑了我们的!”

杨氏的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了王家老二王根清的声音:“这是咋地了,咋都在家门口?”

王根清拨开围在自家门口的那一堆人,瞧见的就是在院子里头剑拔弩张的人,在瞧见崔乐蓉和萧易的时候,他这眉头微微一皱,有了几分不耐烦:“阿蓉妹子你来了?这是闹个啥?”

“姐夫,你可算来了,我听姐姐说你一早就出门找活计了,今天都年二十七了,大家伙都赶着回家准备过年了,你咋就和别人不一样呢姐夫?”崔乐蓉看向王根清,要是在昨天的时候还有几分把人看做自己的姐夫,但到了今天,她是半点也不把人当做姐夫来看待了。

“这事儿和你没什么关系。”王根清僵着一张脸回说。

“也是,这事儿的确和我没啥关系,不过刚刚婶儿倒是说了一件和我们家有关系的事情,”崔乐蓉抬头看着王根清,“昨天姐夫你就拿了一篮子的地瓜到我家来,可婶儿说给我们家的东西可不止这么一点,那么我就奇怪了,其余的东西都上哪里去了呢?姐夫该不会是你拿到谁家去了吧?还是给了哪个女人家?”

王根清僵着一张脸看着崔乐蓉:“你什么意思?”

“我听我姐说,这两年你和我姐的感情也不像是以前那样了,家里面的事情姐夫你也不管,三个孩子的事情你也不管,这可不算是一个男人和阿爹的做法,再加上刚刚婶儿也说了给我崔家的年礼可不止那么一点,可昨天送了年礼的人是姐夫你,那么也就只有姐夫你最清楚那些个东西的去向了,所以我就想问问是砸回事儿,总不能不明不白的吧?现在我和婶儿就为这事儿僵着呢,叔和婶儿觉得送的年礼不算少了嫌弃我家回的年礼太少,那我就要问问姐夫你了,昨个儿你们王家到底送了多少东西去了我崔家?到底是婶儿在说谎呢,还是姐夫你给了不该给的人?”

崔乐蓉这话说的也十分的明白了,要是王根清说是东西只有一篮子地瓜的,那么刚刚就是杨氏再说谎了,可要是东西不止这么点,那么多出来的东西都上哪里去了?不管怎么说,王家都像是陷在一个泥潭子里头出不来了,眼见着要过年了这脸也是要丢光了。

王根清看了看自己的阿爹阿娘,又看了一眼在外头巴巴地瞅着热闹的人,心里面也是复杂的很。

村上的人瞅着这热闹那是瞅得更加厉害了,甚至还有人把其余的没来的人都给叫上了,就怕错过了这样的好戏,尤其是在崔乐蓉问王根清事情的时候,他们也不由地想起村子上的那些个闲话,说是这王根清和那余寡妇有点不清不楚的,难道这多出来的东西都是送到余寡妇哪儿去了不成?!

“姐夫,你倒是说出个理来啊,别让我和婶儿心里头都梗着一根刺儿。”崔乐蓉又道了一句,“你们王家总是嫌弃我阿姐生了三个丫头片子没生出个儿子来,但姐夫你这不干不脆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个爷们做法。”言外之意就是你自己都不是个大老爷们了还指望着能生出个儿子来?!

“行了,有什么好闹的!”王老头眼见着事情就不好收尾了急忙出声道,“眼瞅着都是要大过年了,这个样子闹的还咋过年?老二家的,你也不管好你妹子,就由着人这样子疯闹不成?都赶紧回去!”

“阿爹,你就让根清说清楚,”崔乐萍握紧了双手,抬眼看了王老头一眼,她的声音不大却还是带着几分的坚定,“根清,你自己说,是真的只有这么一点年礼,还是你拿去给了谁?这一次,你当着大家伙的面好好说清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