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九十八章

崔乐萍被自己妹妹这一番诘问问得也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回答,她想怎么样,她想家里头的人能帮着劝上一劝,劝王根清能够回心转意,能够好好地顾着这个家,能够和她们母女们好好地过了日子。

可现在听到自己妹子这么说的时候,她又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想的也是个道理,别人家的不都是这么做的么,受了委屈之后指望着娘家给出了头,可她又觉得阿蓉说的也有些道理,劝了一回,要是真有心思回家好好过日子也就算了,要是劝过了之后要是还不听劝和那余寡妇勾勾搭搭的这可怎么是好?

崔乐萍觉得自己像是被问傻了,好半晌都没有回应。

“姐姐,首先你要想的是自己想要怎么做,如果你是要留在王家的话,那么就算是阿爹阿娘还有我们帮着出了头,那在王家的时候你还是要忍下去,毕竟我们也不可能天天跟着你住在王家不是?”崔乐蓉看着崔乐萍道,从刚刚崔乐萍那问话的态度上来看,她压根就没其他的想法,那她还能够说个啥,这事儿就算是搁在阿爹阿娘的面前也不过就是先训斥王根清一顿,然后要两个人好好地过日子。

但是她可不认为这随便训斥一顿之后就能够真的改过自新好好地过日子的。

“那我和你姐夫还有孩子呢!都这么多年了,谁家没点磕磕碰碰的,不都是这么过日子的。”崔乐萍道,声音之中也有点无奈,“要怪也只能怪那余寡妇,好好的妇道人家不当偏生是要和男人们勾勾缠缠的,看着就不像是个好女人,这样不清不楚的女人就不应该留在村子里头,就应该被赶出村子才对。你姐夫原本人挺好的,都是被外头带坏的,只要那个女人不在村子里头过日子的话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崔乐蓉听着自家姐姐所说的话,真是越听越觉得不像话,余寡妇那头不管怎么样不说,可仔细想想的话,说白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王根清真是一个顾家又疼人的丈夫的话,外头的风景再好也不能受了诱惑,但现在看自己姐姐那个态度,压根就不像是能够听得进她所说的话。

“姐,你就对姐夫这么有信心?”崔乐蓉看着还在哪儿一个劲地喋喋不休的崔乐萍,觉得自己这姐姐现在有点神经质的感觉,但也不是不能理解,原本怀孕的女人就有点情绪不稳,而且自己姐姐又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她也不能多说个啥。

崔乐萍被崔乐蓉这么一问之后,眼眶又红了起来道:“阿蓉你这是个啥意思啊,我和你姐夫都成亲五年了啊,我们女儿都有三个了,咋能说散就散的啊。我要是离了你姐夫,我算是个啥了啊,我往后还能怎么过日子?被休了还有啥脸面活着呢……”

得,她刚刚就不该说那些个话,看她这姐已经是沉沦在这样的生活里面也没有想要改变的意图,她说再多也没什么用,还是先闭嘴得了。

“你现在日子的确是过的有些舒坦了,可也不能随意地说出那种话来啊……”崔乐萍又跟着碎碎念起来,那言语之中还带了几分羡慕,羡慕崔乐蓉找了像是萧易这样平和又亲切的丈夫,对比起自己来就觉得有点日子过的不顺心了一类的话语,听得崔乐蓉干脆绷着一张脸什么话也不说了,省的多说多错。

崔乐蓉原本还打算在自己姐姐这儿多呆一会,可见到自己姐姐现在那有点神经质的模样,原本就不算有好心情的她越发觉得心情糟糕透了,所以也没有想多呆的意思,而且她那姐姐现在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头,不管什么话也基本上都是听不进去的,所以有些话她也懒得再说了。

王家那态度也不像是欢迎他们的,至少从进了门开始也没有说一句留下来吃午饭这样的话,就王家那点小心眼儿的劲儿,就在堂屋里头发生的事情就足够他们记上一笔了,所以崔乐蓉也不期待能够在王家吃个啥,而且就她姐现在在王家的地位,她也不期待着她会开口去和自己的公公婆婆说让他们留下来吃个午饭一类的话,就算王家两老一声不吭,她姐姐也是不敢多嘴一句,她也没想过要为难自己的姐姐。

听着自己姐姐絮叨的差不多了,崔乐蓉也就提了要走的事儿,崔乐萍听到崔乐蓉要说走,她的声音里头也有点为难。

“就这么走啦?不多留一会?”崔乐萍声音之中有些胆怯,“要不再留一会呗,一会就吃饭了,阿爹阿娘应该会留你们吃饭的。”

崔乐萍也是许久都没有见到自己的亲人了,而且在这个家里面她也没有人可以说话,王根清不理她,公公婆婆哪儿不好说,大嫂哪儿也不可能和她聊这种话,在自己屋子里头也就只有三个什么也不懂的孩子,她更是什么都不能说了,她在这个家里面寂寞的和什么似的,好不容易自己的姐妹来了也还能够说说话,她也能够把自己心里面的苦恼全部都和人说了,说完之后也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只是现在都在年底了,她还真心很想让自己的妹妹留在这里陪着自己几天。

“不了,还是不要让你为难了,现在时辰也不早了,要是有人留吃饭的话早就已经来说了,怕是我们两口子再在这里呆着也不会有人留我们吃饭的。”崔乐蓉道,王家的那点作风就已经十分的明显了,现在自己姐姐那个样子自己也不好和王家把脸皮撕得太破,而且她也实在是有点受不住自己姐姐那神经质了。

崔乐萍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也觉得有几分的丢人,一般家里来了客人也是会早早地准备起来,不管咋样也会来喊上一声这也算是礼节,可自己公公婆婆那态度就是不打算留人了,她这卡在中间的也觉得丢人的很。

“明天我再过来,都答应了给外甥女们送棉花过来的,阿姐你要是得空,一会就把衣服给裁了,明天要是早我就帮你缝缝。你可千万别让人给拿走了。”崔乐蓉道,反正指望她这个当娘的是完全不能指望了,明天她还是得来看看。

崔乐萍面色一红,低声地道了一句:“我晓得了,不会的。”

怎么看都觉得有点靠不住。

崔乐蓉这样想着,也想起了自己来的时候阿娘的嘱托,从袖袋里头掏出了五个一两的小银锭子递给了崔乐萍。

“这是今天早上我过来的时候阿娘让我给你的,”崔乐蓉道。

“我哪里能收!”崔乐萍急忙推辞,家里面的情况她也不是不知道,现在小弟还在念着私塾哪里还有啥闲钱呢,“你还是拿回去吧,家里面也是处处都要钱的时候,我这儿也还行,基本上也没有啥用钱的地方。”

“家里以前日子是不咋好过,但今年多少有了点进项,你放心,要是家里头真有困难肯定也不能拿出钱来给你。而且这钱也不是给你的,而是给三个外甥女准备的。”崔乐蓉道,“你别嫌弃我说老话,哪怕是阿姐你要生气,有句话我也是不得不说,王家这些人怕是指望不上,姐夫哪儿怕也是指望不上。你银子你拿了自己收着,好好地收着,也别去和姐夫说也不能给他,留着应急的时候用。”

崔乐蓉话是这么说的,但总觉得对于自己这个姐姐还是有点不大乐观的,就她姐姐那个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守得住钱。

崔乐萍听着崔乐蓉这话,面上也有点烧,她手上也是一直不留钱的,钱一般都是在公中要不就是在王根清的手上,她刚刚拿到这钱的时候下意识地想着交给王根清的,却不想被崔乐蓉一下子说破了。

“阿姐,我也不管你现在是怎么想的,我也没打算强迫你啥,但是吧,作为一个女人不能永远都那么蠢满心满眼地只记得你有一个男人的事儿而忘记了你还有三个孩子,你首先是一个母亲!”崔乐蓉定定地看着崔乐萍,“要是你半点心眼也不给自己留着,那么往后闹出了什么事儿你也别来我的面前哭,因为这些都是你自找的。钱我是已经交到你的手上了,你真要给了姐夫,这事儿我管不了,毕竟我也不能见天地盯着你守着你,但你要是真全给了,那我和你之前也没啥好说的了,往后你在我面前也别哭着日子过的苦不苦这事儿了,因为在我眼中这些可都是你自找的。”

“你现在还想着和姐夫过日子,这我拦不住你,人家都是劝和不劝离的,我要是劝着你离了指不定你往后还得记着我这一笔,但你也得给自己留点心眼,苍蝇不叮无缝蛋,姐夫和余寡妇那一遭也未必都是余寡妇的错,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要过日子那就得靠着自己了,凡事多长个心眼总是没错的,你的事儿,回头我和阿娘说,过了年肯定是要来王家走一遭的,这点你放心。”

崔乐萍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难受的很,手上拿着的那几个银锭子也觉得烫手的很,却也还是握得紧紧的,或许她也真该为自己留点后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