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九十七章

崔乐萍不哭还好,这一哭之后崔乐蓉怀里面最小的三丫也跟着一起哭了起来,一瞬间眼泪鼻涕全都出来了,那叫一个伤心。

等到孩子这么一哭,崔乐蓉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一般的情况下孩子不哭的时候她还能应对,等到孩子一哭的时候她也难以应对,萧易急急忙忙将自己怀里面的二丫放到了床上,从崔乐蓉的手上换过来,抱在自己的怀里,低声哄着。

萧易也是头一次哄着孩子,这种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做,却是做的十分的像模像样,没一会还在嚎啕大哭的三丫就停下了哭泣,睁着一双眼睛巴巴地朝着萧易看着,好一会之后这才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崔乐萍抹了抹眼角的眼泪,想道三丫出生到现在还没有这么被王根清好好地抱过,事实上就连大丫也没怎么被王根清抱过,她哪能不清楚的呢,大丫刚出生的时候王根清倒是没有说过什么,但还是有些不高兴的,直到二丫生出来的时候,那态度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对于孩子的时候王根清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了,所以现在看到萧易那样哄着孩子的时候,她的心中怎能不觉得苦涩。

“阿蓉我们篮子里头不是放了一点吃食么,拿点给我,我带孩子们去吃点。”萧易知道有他在的情况下就算是大姐想要说点什么怕也不好说出口,所以萧易也正好带着孩子出去吃点东西。

崔乐蓉也知道萧易这做法的意思,从篮子里头摸出一包软乎的糕点,递给了萧易,萧易一手接了过来,顺手把老二也给抱了起来,让老大扯着他的衣角一起走了出去,把这点空间留给了她们两个姐妹,走的时候不忘看了崔乐蓉一眼,示意她不要和姐姐再起什么冲突。

等到萧易领着三个孩子走了出去之后,崔乐萍那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她抓住崔乐蓉的手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浮木似的,“阿蓉,我该怎么办哪?”

这话说的有点莫名,但崔乐蓉知道这不过就是一个开场白,有了这一句之后肯定还会有别的话要说的,崔乐蓉也不催促人,就等着崔乐萍自己说着。

崔乐萍说了那一句之后又是哭了良久,等到自己将情绪稳定了之后这才缓缓地开口:“你姐夫好像是在外头有人了。”

崔乐萍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眼泪滚滚而下,只觉得自己那一颗心都要碎了。

崔乐蓉听到自己姐姐这么说的时候半点也没有觉得意外,就王根清那样的态度,还有所谓的出门找活计的借口都有些拙劣,所以现在听到说是可能外头有个人这种话她只觉得“果然是这样”的感觉。

崔乐萍也没有确定自己丈夫是不是真的在外头有那么一个人了,只是这两年来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像是最开始的时候那样了,一开始的时候崔乐萍还没想到这一点上去,只是后来左邻右舍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了,直到后来的时候她从比较相熟的一个人哪儿听来了点消息说是王根清和村上的余寡妇有点不清不楚的。

村上的余寡妇崔乐萍也是知道的,当初是冲喜嫁过来的,结果嫁过来也不过半年的时间夫婿还是去了,守了三年的寡现在也还是在村上住着。那余寡妇长得娇俏可人,村上的那些个男人最是喜欢的就是说余寡妇的闲话,哪怕是在口舌上占占便宜也好的,而那余寡妇在崔乐萍他们这些个正经媳妇眼中就完全不是个正经人。所以崔乐萍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觉得这天都快要崩塌了。

崔乐萍也不是没和王根清吵过的,但王根清总是说她在无理取闹,后来干脆也就懒得和她吵了,就是见天地不在家里呆着了,就算是回来也经常是没有一个好脸色给他们,再加上婆婆和公公也一直都因为她没有生出个儿子来而嫌弃着她,崔乐萍有时候想想都要落下眼泪来,她觉得在这个家里面她就像是一个外人一样,格格不入,村子上的那些个传言也是越传越厉害,她也去找过公公和婆婆说过这事儿,可最后换来的也不过是她婆婆的一通骂。

“你要是没能给根清生出个儿子来,别说是那余寡妇,就算是什么寡妇只要是能给我生出个带把来的,我都能让人进了门来。儿子不会生,舌头根子倒是长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都要拿来我的面前说上一通的,有这点闲工夫咋不想着多干点活计呢!”杨氏劈头盖脸地一通骂,也正是这一通骂,崔乐萍是越发坚定了要生出个儿子来的决心,要是自己没能生出个儿子来,家里面指不定真的会进了人来。

“阿蓉,你在镇上呆了那么久,有没有什么大夫有药能够生个儿子的?”崔乐萍怯怯地问着崔乐蓉,“只要我能够生出儿子来,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崔乐蓉平静地听着崔乐萍把这些事情说完,她也已经有些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神情来了,她就不明白自己的姐姐为什么到最后总是能够把重点归咎在“没能生出个儿子来”的这事儿上,或许这一点是占了一点缘故,但这也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决定性的因素还是在王根清的身上好吗?

她只觉得她这个姐姐像是走进了一个牛角尖里头,只知道一定要生出个儿子来改变现状,但生了个儿子之后就真的能够改变眼前这一切了吗?

“我是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灵丹妙药是包生儿子的,哪怕是皇帝有御医还不是照样会生出公主来,”崔乐蓉直白地说道,“阿姐,你现在的问题不是在生儿子身上,而是你和姐夫之间的问题,村上的那些个人说的也未必真的,但人家说的也未必不是真的,余寡妇的事儿咱们可以暂时不去说什么,重点是你打算过什么样的日子,你要是一门心思要和姐夫过下去,那么往后不管闹出什么事儿来也都得忍受着,最多闹大了请了娘家人来出面。但有一点我还是要和你说清楚的,有时候就算是娘家人出了面也不代表着姐夫是会听岳父岳母的话的。”

崔乐萍想到王家对自己娘家的态度,她心中也有几分着急了道:“那要怎么办啊?”出嫁的女儿也就只能够仰仗着娘家给出头了,可要是不听劝的话,这事儿她还真没想过要怎么办。

“两个办法,要么忍,要么离。”崔乐蓉对着崔乐萍道。

“那怎么能离!”崔乐萍急忙道,看着崔乐蓉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似的,“我和你姐夫都已经有三个丫头了,我肚子里头还有一个呢,就算是不为自己考量着,为了几个孩子也不能这么干哪,他怎么说也是孩子的阿爹!要是没了阿爹,往后还不得没个仰仗,别人可都是会说没有阿爹的娃子啊!你咋能说这种话!你应该劝劝你姐夫才对,都已经是这么多年夫妻了,娃都有了四个了,他一个当爹的就应该有当爹的样儿来,我和娃子们可都指望着他呢!”

崔乐蓉抬眼看了看兀自激动着的崔乐萍,对于她这反应也能完全预料到,她淡淡地道:“这事儿我没法劝,就算我劝了你能保证姐夫一定会听的,别说是我来劝了,就算是阿爹阿娘来劝也没用,我们又不能每天度拴在姐夫的裤腰带上告诉他他是一个当爹的人要想着娃子想着家里头的媳妇,你能保证咱们劝了之后姐夫就一定会听吗?往后都能这么干么?既然你不想离了人,那么也就剩下忍了。看看王家的态度,你的日子往后是怎么样的也能想得到的,或许阿姐你这一胎能够生下个儿子能够继承了香火,但你能保证往后都是事事顺心的吗?这个咱们谁也保证不了不是,只要姐夫有了那个心思,今天能出了余寡妇的心思,明天就能出了别的寡妇或者是黄花大姑娘的事情,倒时候闹了能咋样呢,姐夫是王家叔婶的亲生儿子,难道他们还能够把自己这个亲生儿子给打杀了不成?那是完全不可能的。看王家的态度也不像是把姐姐你能够当做女儿来看的,能够当你是媳妇就已经算是十分的不容易了,但媳妇能亲过自己的亲生儿子去?要帮衬的时候还是得帮衬着自己的儿子不是?”

崔乐萍听着崔乐蓉的话,只觉得整个人都发凉了,“那就由着他这么干啊?你可是我亲妹啊!”

“就因为我是你亲妹所以我还坐在这里和你说话,要是不相干的人我能搭理那么多!”崔乐蓉也有了几分怒意,她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还想她怎么地,“我要是劝了你们夫妻两人能好,我立马去劝去。但是你也晓得这管用还是不管用不是?要是你想着啊爹阿娘来帮衬你一把,成,我回头就把这事儿告诉阿爹阿娘让他们来给你出头,可是你也得想想管用还是不管用,劝完了你日子就不用过了?还是你要离了王家回家过去了?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要干啥,你想让我们给你干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