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九十五章 王家

也不怪钟氏这么性急,因为惯性使然,以前的时候只要章氏出马那次不是手到擒来的,所以钟氏也已经习惯了跟着章氏去崔老大家占便宜,反正每年都是这样,那她家还干啥留着猪,反正从崔老大家弄来的肉也足够了。

“去什么去!”章氏被钟氏这么一说之后,整张老脸已经越发地觉得丢人了,“还嫌弃不够丢人是不是?”

钟氏听到章氏这么说就知道事情不顺利了,一下子也苦了一张脸,忙道:“阿娘,大哥咋能这样呢!”

肉都没了这个年可咋过呢,她也还得给娘家准备点年礼呢,自家是半点肉也没的,想想这可得准备上不少呢,这可得家里面掏了银子去呢!

“阿娘你得去劝劝大哥大嫂,咱们家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哪!”钟氏忍不住道,“他们一家子吃香的喝辣的,就看着咱们受苦受累?我和梅青两个人受苦受累点也就算了,可怎么着也不能苦了阿娘你不是?眼瞅着眼下就要过年了,咱们家连点过年的肉都没有呢,更何况两个姑子的年礼也还得准备着呢,我那娘家也还没送年礼去呢,阿娘,大哥家杀了年猪一家人哪里是能够吃的完的,怎么得也该是要孝敬孝敬您才对啊!我看大哥和大嫂现在的心肠可是比以前的时候还要冷硬上不少了,再这么下去,咱们……”

钟氏原本还想要絮叨上一些,但那原本虚掩着的院门一下子被人打开了,崔乐蓉站在门后,要笑不笑地看着还在絮叨个不停的钟氏。

“咋,二婶你要给娘家送年礼还得我家出了肉不成?知道的人是清楚你嫁得是我二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嫁的是我阿爹才有这样的脸面要求呢!”崔乐蓉道,“二婶你的娘家亲戚似乎和我家没啥关系吧,就算是有关系那也是和二叔有关的,这年礼要准备的也应该是你和我二叔商量去才对,怎么就一门心思地算计起我家来了?不过想想也是,虽说都是一家门里头的,但到底是分了家的,你要贴补娘家拿我家当筏子也就算了,就是不知道二婶这么多年来,贴补了娘家多少?!不过我要是二婶的娘家人的话应该也是会十分高兴的,毕竟有这么一个心里面处处想着娘家的人也是个好事儿。”

崔乐蓉早就猜到了章氏会来闹除了习惯之外这背后也少不得钟氏在背后的鼓动,钟氏那点性子还不好说,整天都是见不得别人家好的,正好和章氏凑一道去。

章氏听了崔乐蓉这话也忍不住朝着自己这个儿媳妇看去,不说别的,自己这个儿媳妇每年都要去娘家好几次,每次去都要张罗点东西去,尤其是过年的时候那送的年礼可都是不少,以往的时候她也没怎么在意,可现在想想这就有些不对了,想她从老大哪儿弄来的猪肉每年可都是多了去了,可到了这婆娘的手上那就没一会的功夫就说是啥也没了,要说没有偷偷摸摸地贴补了娘家,这事儿打死她都不相信的!

这么一想之后,章氏看着钟氏的眼神就有点不对了,都已经嫁到他们家了,心里面想着念着的也应该是她的儿子才对,咋能一个劲地想着怎么贴补娘家呢!

“阿娘你可别听这个妮子胡说!这妮子一贯都不是个什么好心的人,她这是诚心的呢!”钟氏急忙道,“阿娘你可千万不能相信她!”

“二婶,你娘家可都是一直在说你嫁了个好男人每年都给送不少的东西,尤其是过年的时候,那猪肉都和不要钱一样地送一大堆可比人家舍得多了,这事儿不止你娘家哪儿都清楚,就连杨树村上也有不少人都知道呢。”崔乐蓉说道,“我有没有瞎说,到时候奶奶出去打听打听就知道了,我干啥要说这种谎话。”

章氏听着崔乐蓉的话,她原本对于这个孙女所说的话还是有点不大相信的,毕竟这个孙女和自己一直都是不亲香的,可她所说的话那倒是没有几分没道理,她当着她是的面说这种话,只要是她回头去探听探听就能够知道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这丫头刚刚那说的话是认真的了?她这个二媳妇是整天去贴补自己娘家去了?!

一想到这一点,章氏就觉得比刚刚被自己的儿子那样拒绝还要让她难以忍受了,想想的确也是,每年她从老大家弄回来这么多的肉,除了送去给两个女儿的剩下的都是留在家里面的,足够吃上好一阵子了,可结果呢,没过多久就说已经全部吃完了,她早就已经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当时看着这婆娘也没有往着娘家送多少肉的样子,说不定是背着她偷偷摸摸地送了不少去也未必呢。

好呀,居然还会同她耍这样的心眼了?!

章氏想也不想地就直接一回头就直接给了钟氏一个耳光:“我就说呢,家里头都是你在做饭,平日里头也没见什么好菜,还整天在我的面前叫穷,感情你这是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紧着娘家扒拉了是不是?!”

章氏那一耳刮子也是用上了力气的,打得钟氏耳朵嗡嗡地鸣叫着,钟氏一下子就哭了出来:“阿娘你可不要偏信这小娘皮的,我可从来都没有这么干的,我可是处处都是为了我们一家子呢,哪里会一个劲地往娘家扒拉东西!她这话你可真不能相信!”

“是吗?可我刚刚还听到二婶你在哪儿说着要是奶奶没能从我家弄到肉你这过年的年礼都准备不起来,二婶你刚刚还在念叨着要给你娘家准备点年礼么,”崔乐蓉冷眼看着钟氏被打,在她看来,自己这个二婶那也是咎由自取,就她那性子这也是活该着,压根就是一个学不乖的,“难道是我刚刚听错了?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啊,二婶你每次都是那么紧吧着自己娘家,不知道二婶你娘家每年要送啥年礼过来啊?这过年的大鱼大肉总是有吧?”

崔乐蓉哪里不知道钟氏的娘家也是和钟氏差不多只进不出的主,钟氏没少往着娘家送了东西去,可最后回到手上的基本上是没多少,就和她那两个大小姑姑一样,都是一个德行的。

她这话不说还好,一说之后章氏那是更加的气恼,一想到自家这个婆娘成天去给娘家送东西,结果每年换来的年礼就那么丁点,而且也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的时候,她当下就破口大骂起来:“我说呢,你整天在我的面前叫穷,在老二的面前叫穷,家里面的米面油的东西用起来咋就那么的快,我还以为家里面是有了耗子精作祟,原本就是出了你这么一个大耗子精,你自己说说,我和老二把家给你当着,你就是这样当家的?你这良心被狗吃了啊,你是我们崔家的媳妇,想想你当初嫁过来的时候,你家给了点啥嫁妆?倒是狮子大开口要了不少的礼金,现在你还一个劲地给娘家搬东西,你这样的媳妇我哪里要的起,我看你还是把自己也跟着一起搬回娘家去算了!”

“阿娘,我哪有!”

钟氏现在是浑身是嘴都有点说不清楚了,更何况她还真有贴补过娘家不少东西,她觉得自己也是不容易的很,回趟娘家她爹妈都是同她哭穷的,她还能咋地,再说了那个时候崔老大一家子每个月给的章氏一百文钱也基本上是用不完的,她也就是每个月偷偷昧下一些来,章氏也一直都没有发现过,她也觉得大概章氏这辈子都不会晓得的,哪里晓得今天就被人揭了老底出来!

钟氏心中还有点愤愤然的,自家爹娘也完全不懂事儿,这种事情原本就是藏着掖着不说出来才好,竟还往外说。

“阿娘,我这真没往娘家贴补个啥!”钟氏反复地念叨着,她现在就是要把章氏这老婆子先给稳住了才行,老二倒是不打紧的,可章氏是个会来事儿的,到时候闹腾着免不得老二就要有话说了,“也就是过年的时候给了点年礼,这可都是和你说了的,我哪里赶在你的眼前耍了啥伎俩啊。”

“明面上说的可不代表着没偷偷摸摸送点啥的。”崔乐蓉补上一句,迎向钟氏那几乎想要杀人的眼神,态度镇定地再给钟氏头上砸上一块石头,“二婶不是最擅长干这种事情了?听村上的老人说,二婶你娘看上了乐雅堂妹,想着说给自己的大孙子,这事儿要成了那可就是亲上加亲的好事儿,二婶不是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大侄子不错么,好事怕是要近了吧?毕竟堂妹的年纪也不小了呢,听说之前上水村苗家的事情一闹之后,堂妹的婚事似乎就有点不大好说了。”

章氏听得浑身冒火,她现在是相信崔乐蓉所说的了,这么有鼻子有眼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是瞎掰扯出来的!

“我就说呢,你这一段时间来就在哪儿说着娘家的大侄子人不错的,原来你是打着这样的主意了!”

章氏也是见过钟家人的,就钟氏那啊爹阿娘她就看不上那叫一个精明的,当初是老二非要娶了钟氏,她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下来,可这些年钟家的亲戚的做法那叫她一个讨厌的,就拿钟氏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来说事儿吧,钟家婆娘说是来照顾,但事实上过来这一个月那是啥忙都没有帮上,倒是跟着好吃好喝了整整一个月,见天要鸡汤要鱼汤要猪蹄汤的,还总是摆着一副“你要是不给我就让村上的人瞧瞧你是怎么对待给你生了个大胖孙子的儿媳妇”的嘴脸,那些个好东西一半是进了钟氏的肚子里头,一半是到了那婆娘的肚子里头,闹得章氏那一个月就和吃了屎一样,等到一个月过后,钟家那婆娘都胖了好几斤的肉。这些年就是眼不见为净,可一提起钟家人,章氏心中就是一肚子的火气。

钟氏原本也没打算着这个主意的,她看上的是上水村苗家,可当初崔乐蓉那么一闹之后,大家都知道了她为了这一门亲事所干的好事儿,苗家后头放出了声来绝对不会要崔老二家的姑娘更是在退了崔乐蓉这亲事没多久之后就另外定了一户人家的姑娘,苗家这样的做法无疑就是响亮而且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钟氏的脸上,紧接着她看中的几户人家都没看上,一听到她家的名头就摇头不应,她这也是着急的。直到自家大嫂来同自己说这事儿,自己那个大侄子钟氏还是有几分的了解的,也算是个敦厚的人,而且大哥大嫂还有自己的阿爹阿娘都已经说了只要乐雅嫁了过去,那是亲上加亲的好事儿,而且保证不会让她有半分的委屈,所以钟氏也一直都在想着,想趁着大过年大家心情都好的时候把这事儿给说了,可现在还没说呢,就先叫崔乐蓉把事情给捅破了,而章氏很显然地就是看不上这一门亲事的。

“你钟家那是什么样的人家我最清楚不过了,就你爹娘那样的性子能养出什么好东西来,就你那哥哥嫂子每次来做客的时候拿不都是什么都要拿的,就这样的人家还要和我们亲上加亲,想什么没事儿呢,我宁愿把乐雅留在家里头当老姑娘也不会送到你们钟家去被人糟践的!”章氏双手叉腰地对着钟氏怒吼,“你这婆娘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我要去问问老二,他这个当爹的是怎么当的,当初钟家和卖女儿似的标了个价让我们买人,现在难不成咱们老崔家也还要像你们钟家是的干出这种丢人的事情来!老二,老二你给我出来……”

章氏匆匆忙忙地朝着家里头走,钟氏也半点不敢耽误地跟着一同进门,隐约地还能够听到章氏那嘹亮的嗓门和钟氏的说话声,然后还有一阵哭声。

崔乐蓉听着这些声儿只觉得这些声音也算是动听的很,至少今天章氏和钟氏是没有什么空再来闹腾了。

郑氏也是听到门外的那一阵动静,她看了一眼自己女儿道:“你那些事都是从哪儿听来的,可别瞎咧咧,到时候你奶奶和你二婶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

“哪能哪,我这说的可都是十分有根据的。”崔乐蓉半点也不担心,她哪里是胡乱瞎咧咧的,“杨树村上有几个是从钟家村嫁来的,我前一阵同人聊了聊听来的,要怪也只能怪二婶的娘家人,这事儿还没影呢就已经开始嚷嚷开了,说看上了二叔家的乐雅,等说好了开了年就过门什么的,这事儿只要奶奶和二叔出门打听打听就知道了,我想胡说都不成。”

“真的?钟家人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也实在是太缺德了点,这都还是没影的事呢咋能这么咋咋呼呼的,传出去对乐雅的名声也不好听,那要是没说成往后乐雅的亲事那是更加难寻了,这不是造孽么!”

郑氏皱了皱眉头,虽说她也不怎么喜欢乐雅那丫头,可到底也是看着长大的,对于钟家人她认识的不多,但也知道钟家那一家人家不是什么好人家,嫁到那样的人家里头肯定是要受苦的,而且这还没定下亲事就已经开始嚷嚷开了,那不是强压着人把亲事给定下来么,要不然等到后面要是没说成亲外头又传得和什么似的,那姑娘家的还能寻个什么好亲事?钟家这事儿干的也实在是有些太缺德了。

“那也是二婶和二叔的事儿,我也就是把之前听到的说一说,二叔要怎么做那咱们都管不了,毕竟乐雅是二叔的女儿可不是爹的女儿。”崔乐蓉耸了耸肩,“趁着现在事情还没怎么闹开的时候还好点,这事儿钟家现在也就是刚开始说说而已,要是等到事情再闹大一点,那才真叫不好收场了。不过这样一来也好,奶奶他们也没了心思再来闹腾了,咱们也能轻松一点,否则这一个年也别想好好过了。”

郑氏想了想之后倒也觉得自己女儿这说的有几分的道理,知道这事儿之后小叔和婆婆必然是没有精力来顾及这边的,只怕接下来钟家这年也别想好过了,不过细想想之后郑氏倒是十分坦然地面对了这个状况,今年他们家已经够糟心的了,现在好不容易才安定了下来,所以能够好好地过了眼前这个年才是他们最看重的事情,至于小叔哪儿,到底已经是分了家了,有什么事情也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更何况是儿女的亲事,想想钟氏之前干的那些个破事儿,再加上小叔那轻描淡写的态度,她也觉得不爽利的很,就让他们自己去操心去吧,有什么事儿也别找到他们头上来就成。

“成了这事儿咱们也不参合,左右也是你二叔二婶的事儿,咱们这东西也准备好了,你看你和萧易是打算啥时候过去?这天冷的厉害,还是趁早过去趁早回来吧,回头也别回家做饭了,就在家里头吃点。”郑氏有点心疼地道,“晚上要是太晚就在家里头睡,反正也是有屋子的。”

“行,到时候再看。阿娘你东西要是准备好了,我和萧易就出门了,大姑姑和小姑姑哪儿就按照我爹说的那样就一人给两斤肉,别的什么也别多给。阿姐那边你们就装一个篮子就成。”崔乐蓉看了看天,高山村毕竟也还是有一段路的,路上还得顺带去大小姑姑家停一下也的确是要趁着早赶紧出门去。

“我们都晓得,”郑氏道,“反正你大小姑姑哪儿我们送了那么多年的东西也没见换来啥好的,就这样吧。”就那样的态度,就算有再火热的心思也早就已经冷了下来了。

“那是的,阿娘今年多给外公家送点去吧,往年都没多送点啥过去,今年手头也算是宽裕了,我和阿爹已经说过了这事儿了,阿爹也觉得往年都没咋对得住外公他们。”崔乐蓉道。

郑氏一听这话,鼻子就忍不住有点发酸,嘴上却道:“要你在这儿多嘴多舌,我咋做还能不知道不成,这事儿不用你操心。”

崔乐蓉也知道郑氏这人就是口不对心,习惯了刀子嘴豆腐心,别看有时候的确是个冷硬的,可真要求到她的面前来的时候只要说几句软话就成,她也早就已经习惯了郑氏的性子,也不多说啥,准备好了之后就和萧易上了牛车走了。

郑氏把家里头要用的肉和要给娘家送年礼的肉算的足足的,然后剩下的干脆地就卖给村上没有留下年猪过年的人家。中央村村子里头的人不少,崔老大人平常也是和善的,所以知道他家今天要杀年猪的人家也都准备好了银钱,掏了钱买了肉,所以到后来的时候剩下的也没多少,崔老大干脆地让郑氏抹了点盐巴腌制了起来,往年的时候他们可不敢这么奢侈吃这腌制过的腌肉,毕竟这盐巴也要不少钱呢,但今年日子也算是好过了,当然地也就愿意奢侈上一回了,这腌肉可香着哩。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坐着牛车往着高山村的方向去,大冬天的确是有点冷,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半途上的时候,崔乐蓉把两斤肉给了自家大姑姑和小姑姑两人,这两人瞅见那只有两斤肉的时候表情十分一致,都是眼睛快要跳出来的态度,崔乐蓉才不管两个人的神情是多么的扭曲,告诉他们这是她们家准备的年礼,至于二叔家的他们不负责。

而崔乐蓉也早就已经想到了自家两个姑姑的奇葩,所以等到两个人接过了肉却一句客套的话都没有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毕竟在她看来,两个姑姑早就已经习惯了伸手问家里面要东西,要是主动邀请他们留下来吃饭什么的,这也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才有可能见到的场景。

高山村离了中央村差不多有两个时辰左右的路程,即便是赶着牛车,崔乐蓉和萧易也没有多早到,这也是崔乐蓉头一次到高山村来,对于王家她也不熟悉的很,所以进了村子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路,在村人的指点下,崔乐蓉和萧易这才找到了王根清一家。

王家和寻常的人家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差别,崔乐蓉的姐姐崔乐萍嫁得是王家的老二王根清,王根清的上头还有个哥哥王根强,王家的二老还在,所以一家子也还没有分家都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

王家二老对于崔乐蓉和萧易来的时候也不咋意外,毕竟前一天王根清来的时候就已经说了这事儿,所以也算是做好了准备。

“是崔家的小姑娘吧,一路过来可是冷了?”王根清的娘杨氏笑眯眯地看着提着篮子的崔乐蓉和萧易,那一双眼睛都有点发直,尤其是看着萧易那手上的篮子的时候,那就知道这里头的可都是好东西了,那布料,还有那些个吃食,看来崔家的人还是挺上道的。

“还成,就是路稍微远了点一路过来的时候倒真是有点冷。”崔乐蓉笑着看着杨氏那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瞅着萧易手上的篮子,“我和我阿姐也是好多年没见了,现在有了这个空就想来看看阿姐和三个外甥女,昨天也和姐夫说了一句,倒是劳烦了叔阿和婶还特地等着我们两来了。”

“哪里,这是应该的!”杨氏笑眯眯地道,“以前你娘来的时候都说你在镇上的李家,一年到头也没啥空来的,原本年初二的时候你姐姐和你姐夫依着规矩是回娘家的,但你姐姐怀着娃呢,你也知道,你姐姐都生了三个丫头了,这一胎儿我们都盼着生个孙子,所以也就不打算让你姐姐操劳了,好歹亲家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也没说个啥。”

“我阿爹阿娘就是心疼我姐,到底是自家身上掉下的肉,自己不心疼难道还指望着别人心疼不是?”崔乐蓉依旧笑的温和,但那话就和针似的直接刺了过来,“姐姐有了身子,我阿爹阿娘都高兴着呢,我阿娘也已经算好了日子,等到要生之前肯定是要过来给我阿姐坐月子的,毕竟这事儿我阿娘也都已经习惯了,要不是我阿娘帮衬着,她还不能放心呢就怕我阿姐坐月子的时候没好好坐落下了病根来。我家那口子也同我说着想着生个姑娘,说是这生了儿子固然好,生了女儿才金贵,都说是掌上明珠,说是姑娘家才贴心,这不,我前头说要来看我姐姐他就说跟着一同来了,想着看看三个外甥女,这不,还准备了不少的东西要给几个外甥女呢,这拦都拦不住。”

杨氏听着崔乐蓉这笑眯眯地说着的话的时候,仔细想想之后倒也的确听出了点不对味出来了,她这意思说的不就是他们王家没咋心疼她崔家姑娘所以坐月子的时候也没个人照应,说她嫌弃着她姐姐生了三个丫头片子,而且还点明了她那口子手上拿着的东西那是给那三个丫头片子的。

杨氏这脸色就有点不大开心了,但当着人的面也不好说个啥,只是坐在哪儿一下子接不上话来。

崔乐蓉看了一眼堂屋里头的三个孩子,个头最大最壮的是个男孩,剩下大一点的是四岁左右的女孩子,还有一个大概是三岁的女孩子,这三个孩子穿的那都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她看了几眼笑了笑道:“婶,这两孩子该不是我那外甥女吧?”

“是老大家的,你姐的三个丫头都在屋子里头呢,”杨氏说着,语气之中也带了点责备的意思,“那三个丫头片子天一冷就喜欢呆在屋子里头,躲懒的很呢!”

“大冬天的天那么冷,别说孩子爱呆在屋子里头了,我们这些个大人不也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么,女孩子嘛,又不像是男孩子一样到处疯耍也没人说啥,要是姑娘家的见天不着影到时候还不得被说成是疯丫头么。”崔乐蓉笑着说道,完全不把杨氏刚刚所说的话放在心上。

“听说三个外甥女岁数都不大,都是孩子能干点啥?”萧易也跟着开口,“大冬天的不在屋子里头呆着出去外头要是冻坏了可咋地,有啥事儿不能大人干的非要让孩子动手?我要是有个姑娘,都得天天抱着哄着了,哪舍得让干点啥的。”

萧易对上王根清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个大姐夫是有点重男轻女对大姐有点微词了,这一点萧易也不是不能够理解,乡下人家都指望着生个儿子好传宗接代,可生下来的就算是丫头可到底也是自己的女儿也该疼着呢,现在看看王家这态度,怕是从上到下怕是都没把那三个姑娘当一回事儿。

杨氏被崔乐蓉那话说的不知道该怎么说,紧接着又是被萧易那话给噎了一噎,顿时也就没啥好气了,“咱们都是乡下人家,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哪里有那么讲究的,姑娘家的要是不帮着干活,那往后啥也不会的能寻个什么好人家去!”

崔乐蓉听着杨氏这话,也不生气,只是慢慢悠悠地道:“婶儿,你这话说的就有点着急了啊,想我阿姐三个娃子这才几岁,现在就要说寻了人家这事儿也实在是太早了,再过十年再来说这事儿也不迟,又不是那种穷的吃不上的人家才把娃子送去给人家当童养媳呢,难道婶你是打算这么干不成?”

虽说是乡下人家,但是对于把孩子送去当童养媳这事儿也还是十分的在意的,除非是家里头真的穷的揭不开锅了,一般人也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毕竟说是童养媳,事实上和下人也没啥差别的,而且也容易遭看不起,姑娘家的等于是没有娘家的帮衬,要是受了点委屈都没有人出头只能生生受着。

“崔家姑娘你这话说的就有点过了。”坐在一旁一直没咋吭声的王老爹喷了一口烟,抬眼看着崔乐蓉慢慢悠悠地道。

“瞧叔这话说的,我这不是担忧着么,婶都说了不好找对象啥的,我这一紧张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童养媳这事儿可是万万不能成的,别说我这不答应,我阿爹阿娘哪儿也是不能答应的,到底是自己的亲外甥呢,哪能看着孩子遭了这样的罪受,不过现在听到叔你这么说的,我倒是放心了,叔你也不能眼睁睁地瞅着娃子遭罪的。”崔乐蓉道,“毕竟是亲生的爷爷奶奶的,真要这么干了还不得被人戳着脊梁骨么!”

王老爹又看了崔乐蓉一眼,知道眼前这个姑娘不是个啥好对付的人,这话里话外都是带着刀子的,一不小心就会着了人的道,这和他那二媳妇完全不是一类的,所以听了崔乐蓉这话他也不说啥,只是在哪儿慢慢悠悠地抽着旱烟。

崔乐蓉看着这不搭腔的王老爹一眼,知道这老头不是什么好东西,刚刚她那一番话也是一些个试探,要是对她姐三个丫头没啥想法的话刚刚就应该反驳上一两句,可现在他那态度就已经很能说明事儿了,要是自家姐姐这一胎生出来的是个儿子那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但要是再生出一个女儿来的话,只怕王家是打算对前头三个丫头不好了,王老头这心肠可狠着呢,而王根清那个男人也不是个能靠得住的。

“这都已经说了一会话了,叔你看我是去我姐姐屋子里头呢,还是让我姐姐带着孩子过来堂屋?”崔乐蓉看着王老爹问道,她看这堂屋里头只有王家老大家的几个孩子在,心中也能够猜明白姐姐和孩子在这个家的地位是怎么样的了。

“你和你姐姐也很久没见了,肯定是有不少的话要说的,还是去你姐姐屋里头坐吧。”王老爹这才又慢慢悠悠地搭了一句话。

“那成,”崔乐蓉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上提着的那篮子放到了桌面上,“这是我阿爹阿娘给的叔和婶儿的年礼,虽说日子紧吧了一点,但眼见着快要过年了,这肉还是要有的,叔和婶儿也别介意肉少,至少也能够让一大家子人吃上一顿了不是。”

杨氏看了一眼那放在桌面上的篮子,上头是一条一斤左右的肉,底下就是半篮子的地瓜,这看了一眼杨氏就气得脸都黑了,这崔家是个什么意思?!

“你阿爹阿娘是越发的日子难过了啊,这大过年的给的年礼就这么点?这也真是好意思。”杨氏咬着牙道,“这可真是够薄的了。”

“原本我阿爹阿娘是打算给自家种的地瓜的,但是昨天吃了姐夫送的那一篮子里头的地瓜之后觉得自家种的地瓜实在种得不咋地吃着没姐夫送的有味道,想着要是拿自家的地瓜送来怕叔和婶吃着不习惯,所以就回了半篮子的地瓜来,但半篮子的地瓜也实在是有点难看了,所以就又添了一块肉进来,婶你可别说这种礼薄不薄的话来,咱们这个地界,年前送年礼可都是依着送的东西来回的,姐夫给了一篮子的地瓜,我阿爹阿娘回了半篮子的地瓜和一斤肉,说出去这礼也不能算是薄了的,只是我看着你家三个孙儿穿的也不差,倒是真没想到叔和婶的日子有这么的紧吧难过。”

崔乐蓉不急不恼地说着,但话里面的意思却是十分的明显,对比起你们王家给的年礼我们崔家已经算是给了你们颜面了至少还给肉,你们要是嫌弃礼薄我们就出去问问到底是谁家给的礼薄,你们给孙子孙女穿新衣服反而给亲家送了一篮子的地瓜,这事儿说出去都知道是谁没道理。

“这年礼我们都是依着规矩来的,婶你要是觉得不对大可找了人来评评理,至于我家那口子提的东西,那是我们两口子准备给我姐和三个外甥女的,这可不是什么年礼,自然地也就不能算入公中的,所以婶你也能懂的是不是?”

你就算是再看那篮子里头的东西也都没有你的份!

杨氏原本还想再说点啥的,那一篮子的东西可有不少了,可比他们这里那半篮子的地瓜和一斤肉要体面上不少,她早就已经看了良久了现在崔乐蓉却是用十分直白的话来对她说那一篮子和他们没关系,这叫杨氏心中哪里能够甘愿的,她还想再说点啥,却是见王老爹对着她摇了摇头,她黑了脸,提了那篮子就进了里屋去了,旁的啥也不说。

崔乐蓉也没打算和杨氏交好,有这样的亲家也算是倒了霉了,还有什么好话说的,勉强招呼了一声之后就和萧易两个人直接去了王根清的屋子。

刚到屋子门口,崔乐蓉就瞅见自家姐姐在哪儿巴巴地看着,依着原主的记忆,崔乐蓉对于这个姐姐还是停在五年前出嫁的印象里头,那个时候的崔乐萍虽是清瘦却也是有着精气神的,可现在看到自家姐姐,这才不过五年的功夫,崔乐蓉倒是觉得眼前这人所经历的还不单单是五年,而是十年,面色上也带上了愁苦的神色。

“是阿蓉吧,昨天就听你姐夫说你要过来,现在可算是见到了。”崔乐萍瞅了瞅崔乐蓉,脸上的笑容笑得那是越发的温和了,“长大了,变好看了,这么多年没见姐姐,是不是有点认不出来了?”

崔乐蓉怔楞,瞅着自己姐姐那一身带着补丁的衣衫,还有她身后也都是打着补丁,有些怯怯地朝着她和萧易看着的三个娃子,一时之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好一会之后这才叫了一声姐。

崔乐蓉是想过自家姐姐在王家的日子不咋好过的,但想象和真实还是有点差距的,尤其是在见到真人的时候,崔乐蓉现在就恨不得冲到王家的堂屋里头去问问这王家到底是怎么对待她姐姐的。

“外头冷,进屋吧。”崔乐萍倒是不知道在自己这个妹妹心中已是一团愤怒,她和和气气地把两人往着屋子里头让,“这是妹夫吧,原本之前你出嫁的时候我是要回去的,你姐夫不许,我这才没回去,说出来也有点丢人,妹夫你别见怪啊。”

------题外话------

原地满血满蓝复活状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