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九十一章 大姐夫

崔乐蓉和萧易进大厅的时候明显瞧见崔老大和郑氏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而在正堂上则是有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崔乐蓉看了这个男人一眼,直觉就是觉得这个男人不是太好相处的感觉,这男人是个清瘦的,若只是清瘦的话崔乐蓉倒也不至于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这个男的除了清瘦之外那瘦巴巴的完全就是面无四两肉的典范,看着就像是难搞的。

“是姐夫吧?”崔乐蓉带上了笑容,看着这个男人道。

“啊,”那男人瞅着崔乐蓉也有些意外,“是二妹的吧?”

他也有些不敢相信,他是一直知道崔家有个女儿在镇上的李家当下人,当初他娶崔家的女儿的时候倒也是回来过的,但那也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当时那丫头也才十二三岁的样子,清清瘦瘦的站在一旁也没怎么说过话,要不是这年纪要比崔家三女儿稍微大一点,他都没想到会是崔家的二女儿。

“姐夫还记得呢!”崔乐蓉道,“之前也就是在姐姐出嫁的时候见过姐夫一面,原本还想着在我出嫁的时候也还能够见一回姐姐和姐夫的的,只是那个时候姐姐和姐夫都没有来。”

想了想之后他也想起之前听说了李家举家要搬至京城,所以被发放回家了,之前还让人传了信儿来说是要成婚了,只是他没去。

一想到这一点,王根清也有些不大好意思了,依着规矩他这个当姐夫的就算是不来喝这一杯喜酒好歹也要送点东西和礼金来的,但现在的他是啥也没送,现在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王根清下意识地就觉得崔乐蓉这是拿之前的事情说事儿呢,这样一想之后,他心里头就觉得有点不大舒服了,不就是没给点礼金而已,当初他娶阿萍的时候崔家穷的和什么似的,也都没给准备个啥好的嫁妆的,现在拿这个说事儿也实在是也有些过了吧?!

“那也没得法子,你姐姐那个时候刚刚有了娃子,家里头还有两个小娃娃,压根就是抽不出什么空来,怎么二妹是这是要和姐夫算账来了?”王根清声音里头带着笑,像是刚刚那一句话不过就是顺口说的而已,但那一双眼睛却是看着崔乐蓉像是在等着她的反应。

“哪里敢同姐夫算什么账啊,姐夫这有话不是说出来让我丢人么,都是亲戚哪能说这种话。”崔乐蓉笑眯眯地道。

“那就好,我还以为妹子是要来和姐夫算账来了,正想着真要是这样那肯定是要好好赔罪的,”王根清哈哈地笑着,然后将视线看向了萧易,“这就是妹夫吧,长得可真是俊和妹子你真是匹配着呢。”

崔乐蓉也是应了王根清的话,但心中对于这个大姐夫还是有些不以为然,但当着自己阿爹阿娘的面子当然也不好落了人的面子,她看了自家脸色还不怎么好看的阿爹和阿娘一眼道:“姐夫今天来的可真是赶巧,这不是快过年了么,我和萧易正好找了阿爹阿娘一起上镇上置办过年的东西倒是没想到姐夫你来了,姐夫怕是已经等急了吧?姐夫这是来送年礼的?”

崔乐蓉说到年礼的时候,崔老大和郑氏的面色越发的难看起来了,得,看二老这个样子也知道肯定是在年礼的事上出了岔子了,崔老大和郑氏两个人都不是什么挑理的人,肯定是因为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才摆出了这种脸色,崔乐蓉看了一眼崔乐菲,这姑娘现在正做出不屑的神情来,看来这其中肯定是有问题了。

“也还好,只是离得远,所以往来一趟也不方便想要先通传一声也没啥法子,今天还是一早出门的呢,倒是没有想到妹子你们过来一同上镇子上去了。”王根清道,“现在年前,镇子上的东西怕也是不怎么便宜吧?”

王根清打量着他的岳父岳母,只觉得现在的岳父岳母两个人似乎和去年的时候有些大不同了,不,是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他来送年礼的时候瞧见的都是一家子苦哈哈的模样,身上的衣衫那补丁是打了又打,而且那样子看着就是透着一股子的穷酸气息,可现在瞅着人的时候那穿的虽然是旧衣服,却是整洁的很,而且那精气神看着也完全不同了,他刚刚还没有发现,但现在这么一看之后到时候真的完全不一样了,崔家像是大变样了而且家里面的人看着也爽利多了。

“不便宜也得多少买点过年不是,辛苦了一年了好歹也不能在过年的时候紧吧了。”崔乐蓉笑道,“姐姐现在怀着孩子怕也是上门来不容易,姐夫既然来了,那就吃了午饭暖了身再走吧。”

郑氏听到自己女儿这么说,她也把自己心底里头的那点不开心给收了起来,声音不咸不淡,“是啊,阿蓉说的也是,根清你来一次也不容易,一大早出门总不能让你热饭都没吃上一口就走,这样说起来我们家也没点脸面不是?”

郑氏说完这一句之后就转身朝着厨房而去。

崔乐菲也紧跟着一同过去,崔乐蓉见自己的阿娘和妹子都一同去了,他正堂里头只有她一个女的在也不怎么好意思。

她转身对着萧易道:“萧易你陪着阿爹和姐夫说说话,我去厨房里头帮忙。”她话是这么说的,但事实上是怕自己阿爹现在这样一会有可能会闹起来。

“成,我晓得。”萧易也不笨,刚一进门来的时候就已经瞧见了岳父的脸色有些古怪,而且他看着那大姐夫,刚刚说话的态度看着也不像是个什么好相处的,现在崔乐蓉对阿塔说这话不就是怕到时候闹起来么。

崔乐蓉见萧易这样答应了下来,这才安心地去了厨房,到了厨房的时候瞧见的就是郑氏在哪儿抹泪的。

“阿娘你这是怎么了?”崔乐蓉有些不明所以,刚刚看自己阿娘还没啥事儿怎么现在倒是哭了起来。

“阿姐你是没看到大姐夫刚刚送来的年礼!”崔乐菲看了崔乐蓉一眼,在那边冷哼了一声,“大姐夫就送了一篮子的地瓜过来!就那一篮子地瓜也值得特地来一趟,干脆别来算了!”

崔乐蓉听到崔乐菲这么说的时候,她也觉得有些丢人了,就一篮子的地瓜,这种年礼也还是她头一次见到,一般最差的年礼也就是准备点鸡蛋和白菜一类的,怎么着也能够好看点,现在瞧见王根清这么做,那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你当我是在意那点年礼不成,就算他王家不送,只要是对你大姐能好一点这也就算了,今天王根清那么做压根就是开始嫌弃你大姐了。”郑氏越说越伤心,“你刚刚是不知道,你姐夫那样子,瞅着咱们的时候那眼神就是十分的看不起!以往的时候咱们家是穷了一点,但怎么穷也没上了亲家门上打了秋风不是?但今天他王家是个什么意思?!”

崔乐蓉急忙掏出了帕子递给郑氏道:“阿娘你别想太多,也许不是这样的呢!”

“怎么不是,你这丫头是早些年都没在家,所以也不清楚。当初你阿姐生大丫的时候就已经被王家看不起了,小丫生下来的时候,王家的爹娘看了一眼就直接走了,你是不知道当时是有多心寒,你阿姐坐月子的时候还是我去张罗的,就这样王家的爹娘还能够干出丢着你姐姐不管的事儿来。”郑氏忍不住想起了那个时候,当时别说吃一只鸡了,就连个鸡蛋都不让人吃的,而且王根清也是什么都不管的,她原本还指望着这个女婿往后能够对阿萍好一点,但就现在这态度来看,这女婿怕也是已经离心了的。

“我算是看出来了,要说干出送一篮子地瓜当年礼的事儿是那亲家的主意,但王根清真要有这个心,还把我和你爹当做岳父岳母来看也是谁说点好听的话至少不能由着这样被他们给糟践了,你姐姐现在在王家的地位怕是难堪着呢,在咱们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是要吃了多少苦头,一想到这里,我这心里头就像是被针扎似的,难受的很。”郑氏说着又是要哭了起来。

崔乐蓉一想也不怪郑氏想的太多,这当女婿的都这种态度了,还怎么能够对她姐好?在婆婆的眼中媳妇到底是别人家的女儿,能掏心掏肺地对着人好的实在是太少。

“那这样吧阿娘,咱们今天就不回这年礼了。”崔乐蓉道。

“这也不成,他王家干出这种事情来是他王家的事儿,但要是咱们一点年礼也不回的,这不是也要被人戳着脊梁骨么!”郑氏道。

“那姐夫都这个态度了,王家那两老的怕也不是什么好人,王家也不止只有姐夫一个儿子吧?咱们要是把东西给了姐夫,你说这最后能落到姐姐手里面个啥?”崔乐蓉道,“东西都给了姐姐我是半点心疼也没的,但是要落到别人的手里头,那我是不高兴的,凭啥让别人用了去。我就是说今天不给这年礼了,又不是说半点年礼也不给了不是?你看我这么多年没见到姐姐了,等明天家里头杀了年猪,我和萧易上姐姐姐夫哪儿走一圈去!阿娘你看咋样?”

崔乐蓉这话让郑氏心头一亮,仔细想了一想也算是个法子,原本是打算年初二女儿女婿上门的时候再好好看看的,可现在看到王家这个样子,郑氏的心中就已经开始七上八下了,而且还是真是被自己这个女儿说准了,王家家里头也还有一个儿子呢,东西送过去之后到底能有多少到她女儿和两个外甥女的手上,那还真是说不清楚的。

“那就先不给?”郑氏有些迟疑地道。

“就人家送了一篮子地瓜来,咱们回个什么?要回也是明天我去说这事儿,你就把心给安下,保证东西送到大姐的手上就对了。”崔乐蓉道,“咱们崔家往初就算是再穷的时候也没有问人要个啥,阿娘你和阿爹腰杆子就挺直一点,毕竟咱们家也不像是之前那样的穷了不是?财不露白是个正理的,但有时候真心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先敬罗衣后敬人。”

郑氏想了想的,她哪里懂的这些,对于他们来说这衣服哪能一套一套换的,那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不过想想也是有几分的道理他们家要是一直穷嘻嘻的,谁家也不能看的起他们,但要是表现的太有钱,只怕又是有不少人要粘了上来,郑氏手上捏着那些钱,她心中也是觉得有些着急着呢,她也想要买田买地的,又怕被人说三道四,到时候就她那个婆婆章氏都能上门来闹的,这些都是她的困扰。

“算了算了,我先做饭,一会我和你阿爹说,免得老头子也跟着上火。”

郑氏道,她就是个没啥见识的乡下妇人而已,这种事情完全不是她能够应付得来的,还是交给她这个女儿来办吧,左右也不能比现在更加糟糕了。

崔乐蓉给帮着做了饭,原本郑氏还打算把家里面剩下准备过年吃的豆芽和平菇也给做了,她当然不愿意自己阿娘这么干,别看他们家自己弄了这种东西,但这玩意现在在外头卖的金贵,指不定会让王根清摸出点什么来,所以能保密的时候当然是要保密的,所以午饭也就是简单的糙米饭,加上炒老南瓜一盘,一盘炖山鸡汤,然后就是家里面有的萝卜和大白菜,炒了一个鸡蛋,也算是弄的十分丰盛也不扎眼了。

崔老大对这个大女婿心中也是有些芥蒂的,年前送一篮子地瓜来,这种事情摊在谁的头上都得郁闷着,但又不能在这个时候吵起来,所以也是一直都绷着一张脸在哪儿不说话。

“姐夫,我也很多年没见过姐姐了,姐姐现在大了肚子,年初二的时候还来家么?”崔乐蓉借着端菜的时候问了王根清一声。

“现在天太冷,冰天雪地的,我今天来也是想要说一声,年初二的时候我和你姐姐就不来了。”

王根清说道。

年前要送年礼,年后要是来娘家的话也要置办点东西,而且他们来了,作为岳父岳母的也可能要上门做客,到时候那可就得整治一桌的菜,那多划不来。

崔老大听到王根清这么说的时候,脸色一绷,他一年到头也没怎么见到自己的女儿,作为岳父岳母也不能随随便便地上亲家家里头,年初二要是不来,他们也没个理由去亲家家里头走亲戚,这代表着一年他不能见到自己的女儿,他能高兴的起来?!

“那我明天上姐夫家里面看看姐姐吧,两个外甥女我也很久没见了,姐夫不会在意这个吧,我去见见就回,”崔乐蓉道,“原本是打算趁着成亲之前和姐姐说说心里话的,但姐姐大了肚子不方便,我去也一样的。”

王根清听到崔乐蓉这么说,他的脸色也跟着难看了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