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九十三章

翌日一早,崔乐蓉和萧易两口子就直接去了崔家,车上还带了一篮子的东西,其实也不能算太多,就是两斤腌肉和两斤香肠,还有一坛子的酒和一些个吃食,像是布料一类的崔乐蓉昨天就直接给了,也好掐着时间在这几日里头就给做了出来赶在新年的时候就给做了,昨天午饭是在娘家里头吃的,晚饭的时候于氏家杀了年猪,早就已经叫了他们两个人去吃。

在村上过日子,这人情往来当然都是少不了的,所以崔乐蓉和萧易也没有拒绝,两人也大大方方地提了两斤酒去了萧大柱家吃了刨猪汤,依旧买了一些人做成腊肉和香肠,打算明年要是自己家养了猪等到年底杀猪的时候那也肯定是要请了萧大柱一家来吃的,所以昨天一天崔乐蓉和萧易除了早上开了火之外都没开火,晚上的时候还是烧了热水来泡脚这才把炕给烧热了,否则那一张大炕都是冷冰冰的。

崔老大家原本是没打算那么早就杀猪的,一开始是想着吃了午饭之后再杀猪,但昨天被自个那女婿那么一闹之后,崔老大一个晚上都没睡着,早上一早起来就抽着旱烟吧嗒吧嗒地抽着,最后拐着腿去找了隔壁村的杀猪佬,让人早上就过来把猪给杀了。

杀猪佬倒也没吭气,反正早晚都是要杀的,早上杀和晚上杀也没个啥差别,操着家伙什就跟去了崔家。

隔壁家的花大勇和花大龙父子两人也过来帮了忙,把猪给捆的严严实实的,等到崔乐蓉和萧易来的时候,热水都已经烧好了,就等着动手了。

“咋地这么早?”崔乐蓉原本还以为自己出来已经挺早的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家里头比她想象之中的还要来得早一点,一来就瞧见捆绑的牢靠的大白猪,就连热水都已经烧开了。

“你阿爹一晚上都没睡好,翻来覆去的,一大清早就起来去叫了人来。”郑氏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我这心里面也是七上八下的,不过高山村也远着,你和萧易一会早点出门也好,晚上的时候也别回去做了,在家里头吃了再回去吧。”

“我们心里有数着呢,一会等杀完了猪差不多就走,耽误不了多少事儿。”崔乐蓉帮着提了一桶热水出门,就等着杀猪的时候了,要杀猪了只怕要来的人也不会少了,尤其是她奶奶更是个半点都不肯消停的对象。

崔乐蓉刚一出厨房的门,那一桶滚烫的热水就已经被萧易给接过了手,热气熏上来的时候那都热烫的很,这是很容易烫伤的。

杀猪佬也已经都准备妥当了,那大白猪已经先用冷水洗刷了一回,在一阵惨叫声中,杀猪佬毫不留情地一刀子捅了进去带出了一道血花,鲜血就像是小溪一样流淌了下来,底下的盆子里头没一会就积了一盆,等到血流的差不多了,杀猪佬就开始剃毛,那动作叫一个流利。

“怎么大清早地杀猪也不叫我!”

就在杀猪佬进行开肠破肚的时候,章氏就以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进来了,她看了一眼那已经死透了的大白猪的时候,她的脸色上就有些不大好看了,这杀猪的时候居然一声都不叫她,这是压根没把她这个当娘的放在眼里。

“老大,你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做娘的当做一回事儿了吧,你说杀猪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说一声,你这是打算偷偷摸摸地杀了猪之后干啥?我这个当娘的可是一口肉都没吃到过呢,你这样做也不怕天打雷劈啊,你们一家子吃香的喝辣的,就让我这个老娘一个人可怜巴巴的!”

章氏说着眼泪就一下子出来了,那委屈的劲儿别说是有多么的可怜了。花大勇和花大龙那是见惯了章氏这个样子的,压根不去理会,章氏是什么性子的他们难道还不知道么,成天都在闹,现在又来闹,花大勇都觉得崔老大这是造了什么孽,自己的亲娘还整天这么闹,像是个什么事儿呢。

“奶奶,你怎么又来说这种话了?当初不都说好了么,你要吃什么只管让二婶买,花了多少钱我们两家人家平摊着呢,咋就让你一口都没吃到了呢,”崔乐蓉半点也不意外会看到章氏来闹腾,今天杀年猪这样的日子,她怎么可能会错过,早就已经虎视眈眈了,要是错过了那就不是章氏会干出来的事情,“之前我阿娘她们有啥吃的时候那也都是去叫了你的,你这话就说的有点不大厚道了,我阿爹阿娘一贯是省的,家里面养着鸡就算是个鸡蛋也是不舍得的,可你要吃的时候他们可是从来都不会哼唧一声说个不字的。就拿上一回我教我阿娘炖了个药膳鸡,也是叫了你来吃的,哪怕你不来,我们也都是连汤带肉盛了一碗过去亲自给你的,我阿爹阿娘这样心里念着你,你还说自个可怜巴巴,这村上那真是没有一个老人日子过的开心的了。”

“你倒是有脸说!那盛得都是个什么肉?”章氏冷哼了一声,“就那么一个小的碗,小气吧啦的样子,不晓得你二叔他们也是在的么?”

“奶奶你这话又糊涂了不是?我们孝敬你,那是我们孝顺,养着你也是应该的,二叔二婶他们年纪也不小了吧都是成家立业孩子都要成家立业的了,难道还要我阿爹阿娘养着不成?!那一碗原本就是给你一个人吃的,他们要吃自己上街买也好杀自家养的鸡也成啊,又不是穷的揭不开锅了,干啥天天想着占便宜呢?!”崔乐蓉笑了,“而且奶奶,当初我阿娘可都是捡好的给你盛的,鸡腿鸡肉的活肉,其余也是鸡胸肉,你说这一只鸡拔了毛之后能有多少好东西,我们可都是紧着你吃着呢,你要是觉得我阿爹阿娘做的不对,那成,往后有啥也别挑挑拣拣尽量捡着好的给你吃了,盛到什么是什么就成,免得得了好还不落个好。”

章氏嘴巴张了张,倒是还想再说出点当初给的东西不好啥的,但郑氏干的那些个事儿也都是有目共睹着呢,每次给点啥的时候都是要说的整个村上的人都知道她给送了啥东西,现在她对着别人说郑氏说崔老大的话的时候旁人也都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可把她给憋屈的。

“你这丫头,要你在这里说话干啥,你都已经嫁出去了还要指手画脚个啥!”章氏好半晌之后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这话一说出口之后,章氏觉得自己的底气也足了一点,是的,这个讨人厌的丫头都已经嫁出去了,姑娘一但嫁了人那就是个外姓了人了,哪里还能在这里唧唧歪歪的,“你这丫头就是半点也不留嘴德,都已经嫁了人咋能老是跑回来打秋风,你这脸还要不要的?”

章氏说完这一句就再也不看崔乐蓉,转而朝着崔老大道,“老大,一会给切点肉,你今年还没给梅花红花他们送年礼呢,也不用多,就没嫁人家给个十七八斤就成了。”

花大勇皱了皱眉头,“婶,你这也太狠了吧,一家人家十七八斤的肉,这谁家给的年礼是那么重的,老大家伺候这一口猪也不容易啊你这要求也过了吧?!”十七八斤肉一家,就算是镇上的人家也没这么送年礼的,这心也忒狠了吧,三十多斤的肉得养多少时候才能够养出来呢!

“花家的,我和我儿子说话要你说个啥话!”章氏朝着花大勇道,“这是我儿子的猪,他这当大哥的给两个出嫁的妹子准备点年礼这也是正常的,这快过年了连点年礼也不备下这不是被人戳脊梁骨的事么,就十七八斤肉一家也算是少的了,我这还得给准备别的呢,还不是得我一直倒贴钱着。”

“一家人家就给两斤肉,多了没有是。”崔老大抽了一口旱烟对着章氏道。

“两斤!你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章氏尖叫起来,往年的时候那次不是送上十来斤的肉的,今年就给两斤肉,这哪里说的过去?!“老大,你这心也太狠了!”

“阿娘,你说我心狠?我倒是每年给阿姐和红花送去年礼了,咋就没见她们两人给我回啥年礼来?说起来到底是谁心狠?”崔老大叹了一口气道,“以前的时候我也懒得说这种话,但是阿娘你自己想想,我给阿姐和红花准备了,梅清往年准备了点啥?那么多年了,我送的也够多了,就和阿娘你刚刚对着阿蓉说的那一句话,出嫁了的人咋能老是回来打秋风?!”

“那是你姐和你妹!”章氏一张脸涨的通红,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老头子啊,你咋就去的那么早呢,你倒是瞅瞅你这个大儿子啊,这干的事儿是多狠啊就给点肉都要说成那样子的,我这些年过的有多不容易啊你知道么?”

章氏哭着就往着地上一坐开始嚎啕起来,“我这命咋就这么苦呢,我这么干都是为了个啥啊,自家人都不能给自家人撑点脸面,这还能指望个啥。”

那哭腔还带了个花儿,百转千回的。

崔乐蓉瞅着章氏,得,又开始作了。

------题外话------

写这一章的时候想起我的奶奶,一般我要是去市区买了零食,问都不问直接拿一半给我小姑姑家的两个女儿,我爹妈拿来给我的东西对着我说——你要这些干啥呢,不如给你表哥表姐他们吧……想想都一脸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