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九十章

在一品楼哪儿卸了货,掌柜和京城来的人那都已是早早地等着了,等到东西一称一结了钱之后,一箩筐一箩筐新鲜的菜就要送到省城和京城,当然主要的也还是要送到京城去的。

掌柜乐呵呵地结算了价钱,年前这一次比之前的时候还要多的多,一算下来之后这钱也是不少,崔乐蓉把家里面养的差不多的菜全部都摘了下来,平菇除了小的还能够养一段时间的也基本上全部是都弄来了,郑氏也是一样,她原本就是小打小闹的,倒是也没有想到会这样的赚钱,等到后来惋惜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谁让家里面就这么点大小,而且能够卖了那么多的银子也可算是上天眷顾了,她哪里还有啥不高兴的。

这钱一到手,郑氏和崔乐蓉就已经开始要准备花了,两人先是去了粮油店,虽说这年前不卖了,但年后这生意也还是要继续的,所以所需要的黄豆绿豆一类的家里面也要备着,郑氏是个讲价的好手,在店里面一通说之后,米粮店里头的老板那也是完全招架不住,当下就给便宜了一些,最后还抹了点零头。

“你这孩子是个手松的,但过日子哪能手这么松的,别看钱赚的想是快的,但你这手一松有再多的钱那都是留不住的,所以还是要省钱。”郑氏对着崔乐蓉殷切地叮嘱着,之前的时候她也是对自己这个女儿说过这种话的,只可惜这丫头就是没怎么当做一回事儿,这么下去这辛苦赚来的钱怎能收的住,“你和萧易两个人还年轻着是不假,但往后还有孩子呢,你们就算是不为自己省点钱也得给孩子省钱着呢,咱们一般都说是什么天生天养地头一放也能长大这种话,这还不是没得啥办法才这么说的,家里头正经有钱的话谁不想着给孩子吃好的喝好的,就像是你们这些个孩子似的,穷有穷养富有富养,为了孩子怎么着也要更加省点钱不是?”

崔乐蓉听着郑氏的念叨,她对于自己这个母亲也是没什么办法,郑氏是个十分传统的女性保持着的就是自己苦点累点没事儿一定要让孩子们把日子过好的想法,对于这一点崔乐蓉也是拿她完全没有什么办法,所以现在听着她的念叨的时候,崔乐蓉基本上就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你这索性还是上头没个公公婆婆的,要是有个公公婆婆还有几个兄弟在的,你的日子可没现在这么好过。”郑氏忍不住又说道,想想自己那婆婆,郑氏就觉得自己这个二女儿也算是不错了,至少没了那些个糟心事。

“咋地,奶奶现在还成天闹事儿不成?”崔乐蓉问着郑氏,“阿娘和阿爹现在还每个月都给月钱?”

“上一次都把话都掰扯清楚了,口粮那都是当着你叔的面给的清清楚楚的,还有别的要用钱的地方那就两家人家出的,但你奶奶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性的。”自打这么算的清清楚楚之后,章氏是越发地看她不顺眼了,平常见到的时候也就是哼上一声,郑氏也懒得理会章氏那脾性,现在就是关上门过自己的日子罢了。

“现在不是年关了么,奶奶这不又打上了年猪的主意了,二叔家的两头年猪之前就卖了,咱家卖了一头留了一头,奶奶就又盯着过来了,说是要给大姑姑和小姑姑家送年礼。”崔乐菲道,“谁不知道奶奶打着的是什么主意,往年的时候都是这样,咱们家辛辛苦苦养大了两头猪,结果到了过年的时候都没剩下多少,都让奶奶给弄走了,不给就说咱们不孝。”

崔乐菲想到这一点就忍不住愤愤然的,往年的时候家里面穷的和啥一样,平常的时候难得见到点荤腥,就指望着在过年的时候能够吃点油水,可奶奶倒好,什么好的都是一门心思地望着二叔和两个姑姑家扒拉的,他们家一年下来只吃上一丁点。

“这话可别在你爹面前说。”郑氏忙说,刚刚在米粮店里头他们也分了开来,郑氏领着两个女儿上布店去了,而崔老大则是和萧易去买瓜子糖果这些个过年要备下的东西了,等到一会买完之后就来布店找了他们差不多也是回去的时候了。

崔乐菲心中不甘的厉害,这事儿又不是她不说就不存在的,奶奶前两天就已经开始放出了话来了,之前连她家都不愿意进来的,现在可倒好了,还三不五时就要进门来看的不是他们这些个活生生的人而是猪圈里头剩下的那一头大白猪,然后就开始念叨着大小姑姑的事儿,话里话外就是想着给两人送多点年礼过去在亲家家里面才会有好日子过什么的,那些个调听得她都受不了,每年的时候都是要说这么些话,她都能够背出来了,她就不明白了,就算是要给两个姑姑送年礼的,但干嘛就一定要抓住他们家不放呢?!这是觉得他们家好欺负不成?

“阿姐,你后天过来的吧?”崔乐菲也觉得和自己阿娘说这种话压根没啥用,阿娘的性子软,压根就不是奶奶的对手,而且在大孝这个名义下阿爹也一直被压的完全没有办法,在崔乐菲的眼中家里只有二姐才是个厉害的,能够打压住奶奶。

崔乐蓉对着崔乐菲那一双晶晶亮的眼睛,她也忍不住有几分的笑意,她怎么不知道崔乐菲的意思,不外乎就是想着她回去要是到时候奶奶来闹腾就让她去对付奶奶么。

“当然要回去的。”崔乐蓉点了点头,“刨猪汤呢,我怎能不回去尝尝鲜,而且这不是也还要置办点年礼么,要不然年初二的时候怎么好上门。”

崔乐菲听到自家阿姐这么说就高兴起来了,像是个孩子似的。郑氏看的也是直摇头,对于自家这个小女儿也是完全啥法子,这性子是也不知道是像谁的,但是心里面也是松了一口气,自己那婆婆是个什么样子自己最清楚,年尾了她也不想闹起来丢人,而且认真地说,郑氏也知道自己对上章氏的时候未必真的能够凶狠起来,毕竟是自己的婆婆,而娃他爹的哪儿也不能指望,毕竟还是从章氏的肚子里头爬出来的呢,阿蓉这孩子懂分寸也算得上机智,到时候她出面也的确是适合,说实在的,也别说自己女儿不舍得那一头大白猪,她这个当娘的也不怎么舍得呢,这一年来可没少折腾,大过年的要是自家都没怎么吃的上猪肉,这心里头哪能开心的。

“不过就是个刨猪汤而已,也值得你这么心心念念的!”郑氏嘴上这样笑骂了一句,但心里还是高兴的,她哪里是真的嘴馋那刨猪汤啊,还不是为了旁的,“成了,布料铺子也到了,进去看看布料子吧,阿菲你也弄了那么久的针线了,今天买了布料之后回头你就自己给自己做一身衣衫吧,你可得好好做,要是做的难看了到时候正月头上被人笑话我可不管你!”

崔乐菲一听自己阿娘这么说,朝着人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进去选布料去了。

崔乐蓉也跟着一起进去选起了布料来,像是他们农家的一般穿的都是棉布料子或者是棉麻的料子,不金贵,但是耐穿的很,这个时代的棉布也算是柔软的很,棉麻的透气一般夏天的时候大家基本上都是穿棉麻的料子,现在基本上穿的都是棉布的,崔乐蓉选了一块浅粉红和一块水蓝色的料子,这是打算给两个没见过面的外甥女的,虽说不知道两个丫头现在的身量,但她是比照着那个年纪应该有的身量来算,而且还多裁了一些,宁愿是有富裕也不愿意紧吧,正好一人两身衣衫,反正是姐妹大过年的时候穿粉红色的料子也喜气,过了年天气暖和起来穿上水蓝色的也好看,掌柜也晓得崔乐蓉是要送人的,更是小心地布料给叠好扎起。

崔乐蓉又给家里面的人都裁了一身衣衫,就连已经出嫁了的大姐也没有漏下,让郑氏看的气极,之前刚刚说过要她手紧一点结果这丫头就当做是完全没听到一样,完全不当一回事儿,但看着递到自己面前来的布料的时候她也有些放不下手,那是深紫色的布料,这些年她一直穿的都是暗色的衣衫,灰扑扑的打满了补丁的,也不是没想要穿点好看颜色的,但一想到买布料的钱之后就下不了手了,现在看到这一块布料到自己眼前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又乱花钱,一个劲地给咱们买,也不晓得给自己多买点!现在家里面也不像是以前是那样穷了,你还一个劲地给家里面花钱是个啥意思?!”郑氏道,她看了一眼那拿着玫红色的布料子开心的小女儿,原本还想再说点啥的,但看到这也是啥都说不出来了。

“阿娘你说啥呢,你把我生出来养那么大,我就给你买点布料子也没花多少钱啊,再说了我这也没亏待自己的。以前的时候想孝敬你们都没有钱,现在手上有点银子了也合该孝敬孝敬你们的。在怎么样也都是家里面的女儿,这也是没的说的,难不成嫁了人之后就不能对阿爹阿娘好了不成?”

崔乐蓉道,而且她这钱花的半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亏心的,赚钱了她的功劳也不小呢,咋地还能不让她花这点钱不成?

“就你话多,歪理也多!”郑氏道。

“难道阿娘你就不喜欢心里头念着你们的女儿,想要一个成天就往娘家扒拉东西的?像是大姑姑小姑姑这样的人家你们就喜欢不成?”崔乐蓉道。

那当然不。

郑氏当然不怎么喜欢自己那两个小姑子,那两个小姑子可精明着呢,一个嫁得穷了只要上了门来哪次是不哭穷的,总是念叨着自己家里头是有多么的难过,一个嫁得不错却又吝啬的和什么似的,也是个整天哭穷的。章氏会从娃他爹那儿下手也是同这两小姑子时常哭穷离不开关系的,郑氏觉得要是有这样的一个女儿,真心是要觉得还不如没有算了。

“你这是有福气着呢!”掌柜是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她乐呵呵地对着郑氏道,“女儿能够这么念着当阿娘的,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事儿呢!”

掌柜也是瞧见过不少人的,像是他们这地界的,出了嫁的女儿没从自家扒拉点东西回娘家就已经算是少见了,贴补娘家的也不是没有,但也算是少的。像是眼前这姑娘似的那也算是少见的,能够念着自己娘家,而且这样实心实意的也少。

“是啊,我这姑娘从小到大在我身边吃了不少的苦头,我这个当娘的一直都亏心的厉害,可这孩子心里面倒还是记得我这个当娘的,这叫我的心里面也有些难受。”郑氏也忍不住道。

“孩子都是从身上掉下来的肉,说句不中听的,孩子好是咱们这些个当娘的福气,要是孩子不好,咱们这些个当年的也是要受着,我看嫂子你是个好福气的有这样的一个女儿在,女儿念着你,你就受着,往后也是有用得着你的时候,我看你女儿年岁不大怕还没有孩子吧?等到生娃子的时候,可就用得上你这个当娘的了。”掌柜笑着道。

郑氏想了想也笑道:“我姑娘是今年刚出嫁的,还真是正经没孩子呢,上头也没个婆婆,往后坐月子的时候也正好是要我去照顾的。”

就是大女儿阿萍坐月子的时候,郑氏也是过去照顾了一段时间的,女儿生孩子是个大事儿,靠着婆婆怕是靠不住的,就像是那亲家母就是个不好相与的,头一胎的时候还算是能够搭一手的,第二胎的时候半点都不沾手的可把她给气的,要不是看在亲家一场自己女儿又刚生没多久,那个时候就要吵起来了。这一次大女儿又怀上那一胎,少不得是要过去照顾的。

“那不就成了,到时候可得辛苦着你呢。”掌柜笑道,“嫂子,趁着现在你女儿大方着,你再给挑两块布子,到时候等到外甥出生之后,就只剩下你给外甥买的份儿了。”

“我说呢,这是拐着法儿想要我多买点布料是真吧?”郑氏也笑道,“这奸诈的,今天我们娘两都在你这儿买了多少东西了啊,你也不给省点钱还在这儿说这种话!”

掌柜也跟着笑了起来道:“穿着新衣好过不是!”

等到在布料店里一通折腾之后,崔老大和萧易过来的时候也刚好崔乐蓉和郑氏把布买好,那店掌柜还多给了一块布头让包着布,和和气气地把人给送出了门说是往后要布料的时候再来,郑氏倒也觉得这老板娘给的价钱也算是公道,把铺子给记下,要买布料的时候定是要来的。

萧易和崔老大两个人也把过年要买的糖果买了,买的也都是好放的,像是寸金糖枇杷梗一类的,瓜子花生一类的也是完全少不得,两个人甚至还买了红纸,打算裁开了之后让小安给写点吉利的对联,剩下的还能剪两个窗花,包点红包,萧易也还记着买了盐和酱油一类的调味品。

眼瞅着也没啥还剩下的了,几个人这才坐上了马车回去了,时间也不早了,崔乐蓉和萧易也是打算去娘家吃了午饭再回杨树村的,反正萧大柱家杀年猪也是过了午饭,等到他们吃完回去也差不多。

刚到崔家的时候,瞅见的就是门开着,而崔乐安则是站在门口张头张脑地看着。

“大冷天的不在家里头看书跑出来张头张脑干啥?”郑氏瞅着小儿子就忍不住有点心疼,他们早上起的早,一路上到镇上也是要吹着冷风的,所以干脆就让小儿子在看家顺带看书。

“阿娘阿爹,你们可回来了。”崔乐安瞅见自家阿娘阿爹的时候也高兴的很,“你们再不回来我都不知道要咋办了!”

“咋地,放你一个人在家你还不乐意了不成?”崔乐菲忍不住道,“不看书小心等过了正月上学的时候夫子考问你的时候回答不出来!”

“那是这个啊,”崔乐安哼了一声,不理会三姐,而是看向崔老大和郑氏,“大姐夫来了等了好一会了,我一个人哪里能够应付得来!”

崔老大听到崔乐安这一问,也意外了,今天一早还在那儿说着大女婿和大女儿的事儿呢,这一说就来了,可真是够赶巧的。

郑氏也讶异了,急忙就从牛车上下来了道:“娃他爹,你把牛车让阿易给停了,咱们赶紧进屋去!”

崔老大一听也的确是这么一个理,这女婿来了家里头只有一个半大小子的确不好看,他从牛车上下来之后也顾不得那么多,急急忙忙地就跟着郑氏进屋去了。

萧易也不在意,他先把崔家的牛车赶进了屋,把车子卸下,把牛拉进了牛棚里头,崔家的牛棚里头有一头牛,院子里头也有卸下的牛车,看来就是那大女婿的。

萧易把崔家的牛赶好了之后这才来赶自家的牛车,心中也有些好奇:“大姐夫是哪儿的人啊?”

“大姐嫁的时候我还在李家,就瞅见一回,好多年前的事儿我也记不得,好像是挺远的。不过听阿娘的口吻,似乎亲家对大姐也不是很好嫌弃大姐生了两个女娃。”崔乐蓉压低了声音道。

“那有个啥,女娃咋地了,女娃就不是自己的娃了?”萧易忍不住道,“人家都说什么掌上明珠的,没有女娃哪里来的明珠!女娃多好啊贴心着呢。”

崔乐蓉笑了笑,“一会进去看看大姐夫,怕是来送年礼的。”

萧易点了点头:“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