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八十章

省城一品楼的大少爷对于平安镇上的掌柜送来的东西那是十分的满意,省城那里头的有钱老爷多,嘴巴那是一个一个都刁的和什么似的,还有府上的老夫人也是,在那些个菜送去之前老夫人就已经好几天的胃口不好,整个人蔫蔫的,府上的人都是费尽了心思,结果这点东西送过去之后,当天中午厨子做了一通菜,吃的老太太连着吃了两碗饭,大冷天的在院子里头散了一圈还一个劲儿地夸着好吃,晚饭的时候也还是要吃,甚至还让把原本掌柜送来的那点才匀出了一些送往素日里头交好的妇人,那些个妇人也都是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这些东西如果是在天气暖和的时候可能还没多少人能够看得上眼,可现在这冰天雪地的时候,这种东西也就显得难能可贵了。

而且重点是好吃!

吃过之后就不少人家打发了下人厚着脸皮来问了,但老夫人哪儿又怎么可能会透露,城里头的酒楼出了这时兴的菜之后,也都是叫好的很,所以干脆就派了人让从平安镇上送货。

所以第二天崔乐蓉和萧易又送了东西去的时候,得来的是掌柜那笑得和长开了的菊花似的,只差是没有将她给捧着了。

“妹子啊,你那些个东西可好了,人人吃过都说好啊!”掌柜道,这一点可不是他夸口,崔乐蓉送来的东西那是真的好,炒出来之后就是喷香的厉害,馋的人口水滴答的,重点是这味儿还正的厉害,吃过一回的人就赶着想来吃第二回,所以这几日他们酒楼的生意也是十分的不错,回头客是越发的多。用一些个客人所说的话那就是吃过一顿之后这一整日都在想着这个味儿,完全是把那胃口给吊住了。

“那是!”崔乐蓉也很受夸,用灵泉水浇灌出来的东西能不好吃么,多少人想吃都还没有呢!

“妹子啊,我们就问问啊,你这每天能够供应多少呢?”掌柜问道,他瞅了一眼站在一旁没怎么吭气的活计这事儿也是要问问清楚,大少爷也是多运点去的意思。

“这每天供应怕是不能啊,掌柜你看,昨天我们送了那么多过来,今天又是这么一车的,那平菇还好点,像是豆芽这一类的也是要花点时间的你说是不是?”崔乐蓉实事求是,虽然有灵泉水的帮忙下作物的生长的确是要比寻常的开的快一点,可也不能太扎眼了不是,再快扎眼了她怎么和她阿爹阿娘解释,难道要说因为我身怀灵泉作物生长一级棒?!到时候肯定是要被当做怪物的好么?!

掌柜一想也的确是这样,“妹子啊,你看掌柜我咋样?一直都挺关照你吧?你这菜也好,不管是镇上酒楼也好,还是省城里头的也好,都是顶顶好吃的,就连我们家老夫人都是一个劲地夸着的,大少爷还特地让人来多采购一点呢,今天咱们就商量一下关于这送货的事儿你看成不成?”

“那价钱不是要变吧?”崔乐蓉看了掌柜一眼问道。

“不能!”掌柜急忙道,他哪里不知道崔乐蓉的性子,他现在要是说这价钱要商量一下,这姑娘就能够立马拉下脸面不顾任何的情分来,而且这价格他也是同主家说过的,贵的确是贵了一点,可架不住真的很好吃啊,那些个有钱老爷才不在在意这点银子,再说了,就一斤豆芽添加点配菜基本上都能炒三四盘子菜了,那也是完全有的赚的。

“那掌柜你想咋送货呢?”崔乐蓉问道。

“那就得问问妹子还有多少啊,你瞧今天这些,一大半都是要送去省城的。”掌柜道“而且省城离京城也不算太远,快马加鞭的明早就能就能送到了。”

崔乐蓉听到掌柜这么一说之后就已经明白了掌柜的意思了,他们主家这是要往着京城里头送呢,毕竟京城里头那些个达官贵人那么多,可比省城那种地方更能赚钱了。

“这么说,是打算一次性多运点了?”崔乐蓉问道。

“怕是要多运多一点了。”掌柜嘿嘿一笑道,“但我们也知道大冬天的种菜不容易,妹子你看你明天能够运多少菜来?运来了之后咱们缓两天再运就是了,成不?”

“这有啥不成的,菜可不就是种出来卖的么。”崔乐蓉道,“既然掌柜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明天就把能运来的就先运来,然后那就得过个三四天再来了,你看咋地?”

“成!”掌柜也满心欢喜地应下了,等到这菜一称之后立马不含糊地就给了钱,那专门打发来运货的活计也是把大半的菜都给带走了,那马车还赶的十分的溜快,这些个菜一般是要运到省城的馆子里头的,还有一部分就是要快马加鞭送去京城的,索性现在也还是冬天,就算是耽搁了一天那也是新鲜的很。

掌柜走着那渐渐走远的牛车,心中也不免地有几分的感慨,当初就觉得这姑娘是个能干的,可能够这样能干的也的确是他所没有想到的,这种菜还能大把大把地进了银子的,也就当属眼前这人了吧。

崔乐蓉照旧是把卖了菜的钱分给了郑氏,郑氏简直笑得合不拢嘴,她就说自家姑娘是个本事的,现在就这两天卖菜的钱可比一年到头赚下的银子还要多呢,她这高兴的都是不知道要咋办了,而且今年这活计干得熟练了之后

崔乐蓉趁着郑氏高兴的时候有和她说了明天把能卖的豆芽和已经长得足够大的平菇都给卖了,然后打算四天之后再去送货。

“阿娘,你看这样成不成?”崔乐蓉问道。

“成啊,有啥不成的。其实不用你说阿娘我就想说着个事儿了,昨天咱们这是试试水,看看能不能卖出去,但这东西长成也是要花点时间的不是,要是每天卖个不多那好说点,可咱们这一天一筐的原本就卖的比较快了,前两天铺下去的长了不少,但也还没那么快就能卖呢!”郑氏在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惋惜的表情,她原本就想着挣点钱至少不让自己折本就好了,现在到手上挣来的银子都已经有六两,那成本还不到半两银子这都已经赚了五两银子还有啥可不高兴的,这做人也不能那么贪心不是?!

“不过,这些菜也真是好养活的很,这长得多欢喜啊,明年咱们也还能够做了这个生意呢!”郑氏道,“天热一点的时候也能,就是这价钱可就不能像是现在这么高了。”

郑氏也看得十分的开明,她这想着只要家里面有些进项,这就已经让她觉得十分的高兴了。

崔乐蓉觉得郑氏能够这么想也已经算是十分的不错了,她借口去暖棚里头看看又偷偷地给那些个豆芽和平菇撒了点灵泉水,这才和萧易走了杨树村。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天天上镇子上的事儿也不是没有人瞧见的,虽说两人早上出门的时间也挺早的,可村上的人也有不少起的早的呢,而且两人这牛车上总是一筐子一筐子的,那里头都是个啥?这两人不是又捣鼓出了什么事儿来弄钱吧?早起村上瞅着两人的眼神也是越发的好奇了。

崔乐蓉晓得这些人肯定是已经是心里面在想些啥了,所以和掌柜商量好了之后的那一天,她也是特地把应该要卖的菜留下了一部分,她也不怕明年的时候才村里面的人也跟着这么搞起来,首先这暖棚不是这么好搞的,就算是舍得下了这个本钱,他们这手上又不像自己似的还有灵泉能够让作物快速增长还能够改善口感的作弊器,最多也就是在镇上买卖,应该影响不到她,毕竟这有钱的老爷不少,嘴巴刁的人也不少,像是他们家都已经是习惯性地吃了灵泉水做的饭菜可能不咋觉得而已。

这一天崔乐蓉和萧易牛车上的竹筐子那是增加了不少,尤其是那些个空心菜和小白菜还有碗豆尖都是一筐一个,加上豆芽和平菇都弄了好几筐,加上郑氏哪儿的,最后牛车上也放不下了,崔乐蓉和萧易还是每人背着一个装着平菇的筐子牵着牛车走到了镇上呢。

掌柜高高兴兴地收了下来,从京城那头也已经捎来了消息,夸的十分的好,让可劲地发过去,所以等到崔乐蓉和萧易这一批货一半都是要往着京城哪儿运的。

崔乐蓉也是高兴的厉害,这种菜来钱也快的很,就这三天卖菜的功夫她这手上就已经赚了二十多两的银子了,这还有啥不高兴的,而且这生意也不是一下子就没了,还能够再维持好一阵子呢,为了这一点,崔乐蓉也从镇上买了两只公鸡买了点党参和黄芪,一只留在了崔老大哪儿也给了点药材,给炖成鸡汤好好一家子都补补,虽说郑氏一直都不说辛苦,但毕竟这年纪摆在那儿呢,半夜也要起夜添加点炭火喷水的,来来回回的哪能是真的不累,这是可没让郑氏好一通说,但这说归说的,脸上也是带着笑,还有啥会比被人关心着更加叫人觉得高兴的呢。

剩下的一只公鸡和药材则是被崔乐蓉拿回了家,打算好好炖一锅。毕竟这一段时间起夜的活都是萧易给包揽了的,他也辛苦的很。

回到家之后,萧易就主动去担了烧水杀鸡的活儿,那鸡血崔乐蓉也是要的,打算一会弄上留下的碗豆尖煮一锅的鸡血汤,那些个鸡肠子也要,加点平菇还能炒个鸡肠吃,这么一搞之后中午基本上也就不用做菜了,反正家里头也就只有她和萧易两个人。

对于崔乐蓉的吩咐,萧易当然是言听计从的,乖乖地烧开了水之后就去杀鸡去了。

崔乐蓉则是把他们家的牛卸下牛车之后就给拉进了牛棚里头,说是牛棚其实也不大适合,那原本应该是鸡棚的,只是现在还没有抱了鸡来养着,所以现在还都空荡荡的就先给养牛了,萧易还给做了一个简易的牛食槽,崔乐蓉给放了一些个灵泉水给牛喝,又弄了一些个干草又从地窖里头弄了一些个萝卜秧出来给牛吃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喂过灵泉水的关系,她家这头大水牛的脾性那叫一个好,一直都是十分乖乖的,性子老好了。崔乐蓉瞧着这么一个大家伙也觉得高兴,不闹腾,而且还实用的很。

崔乐蓉趁着大水牛低头吃草料的时候摸了两下牛脑袋,惹得这大水牛发出了“哞”的一声叫还讨好地用大脑袋蹭了蹭她的手掌心。

萧易提着那一直已经捆绑了脚的大公鸡出来的时候瞧见他媳妇那一脸笑意地瞅着大水牛,他也露出了笑来,喊道:“阿蓉,来帮个帮捏个鸡脚,我把血给放了,水开了。”

“唉。”崔乐蓉急忙应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大水牛的脑袋就朝着萧易哪儿走,这杀鸡的时候还是要有个人帮忙才行,否则那鸡血就会接不好。

崔乐蓉上去的就紧抓住了两只鸡脚,萧易一手捏着两只翅膀还把那脑袋捏住了,拔了鸡脖子上的那些个细短的鸡毛之后这才一刀划过。

地上摆着小凳子,凳子上头摆着一碗装了点盐的清水,鸡脖子划了一下之后就有鸡血涌了出来,萧易急忙做好了动作让那些个鸡血全都往着碗里头流,等到最后从尾巴哪儿拔了一根毛在血水里头搅了一搅,这才一手提着鸡,一手端着血碗走了。

每一会的功夫又见萧易提着冒着热气的木桶走了出来,那一只差不多有五斤多重的大公鸡也已经浸泡在了热水里头,萧易烫了一会之后就提着木桶出门拔鸡毛顺带去河边洗内脏去了,那动作叫一个勤快。

萧易动作勤快的很,所以不出一刻钟的时间,那几就已经弄的干干净净地放在了砧板上剁成了小块,就连那内脏也都已经放在了一个碗里头,崔乐蓉把鸡肉放进锅子里头就加了点花雕酒和姜片,放好了清水之后丢进了药材,这才烧了火。煮开了之后也没用太大的火,就架了一根大柴火慢慢地烧着。

“一会做两个苞米饼干咋样?”崔乐蓉问着萧易,“今天咱们吃点精米,做几个苞米饼吧。”

崔乐蓉还是挺喜欢吃苞米饼的,用磨好的苞米参合好面粉,贴在锅子便,等到饭滚开之后贴上,一面烤的有点金黄,吃上去的时候还有点微微的甜。

“成啊。”萧易应着,他吃啥都不挑,也觉得他们辛苦了好一阵子了,也应该让媳妇吃点好的了,可他这媳妇也真是个好的,节俭着呢,想着他心里面都有点不好受,想了一想之后萧易又补上了一句,“阿蓉我们可以吃点好的,现在手头也不像是之前那样的紧吧了。”

崔乐蓉一听萧易这话就忍不住笑了,“我不是舍不得,我就是挺喜欢吃苞米饼的,有点甜甜的,很好吃。你放心,我可比你舍得花钱多了,你没听我阿娘总是说我败家娘们手上就是不肯留钱的么!”可心里面却是受用的很。

萧易脸一红,他急忙地往着灶膛后头躲去,看着像是去看灶膛里头的火烧的如何了,其实是觉得有些困窘了。

锅子里头慢慢地弥漫出香味来,这炖鸡就是要炖的久一点了才好吃,米饭倒是煮的很快就好,所以崔乐蓉也就打算等到炖鸡炖得差不多的时候再提前一会煮饭就成。

外头传来一阵的敲门声,听到是于氏的叫唤声的时候,萧易主动去开了门,这一开门就瞧见于氏拉着虎头站在外头,于氏瞧见开门的是萧易的时候也楞了一楞,一下子就笑了出来道:“虎头,叫你萧易叔。”

虎头抬眼瞧了萧易一眼,立刻绽出了一个笑甜甜地叫了一声萧易叔。

萧易弯腰大手一捞把裹得圆滚滚的虎头从地上单手抱起,“嫂子屋里头坐,外头冷着呢,阿蓉在厨房。”

于氏也不忸怩就进门去了,顺手地把门给掩了一下。

“嫂子,这么冷的天咋想着来了,一会就留家里头吃饭呗,今天从镇上买了只公鸡正在灶头上炖着呢。”崔乐蓉也从厨房里头走了出来,她的手被灶头温得暖暖的,朝着抱在萧易手上的虎头的嫩脸上掐了一把,嘴巴里头甜甜地说道,“哎哟,这小脸蛋冰的可扎手了,该不是要冻掉了吧,来,给捂捂脸。”说着就把一双手给贴到虎头的脸上。

虎头嘻嘻地笑着,朝着崔乐蓉张开了双手想让她抱抱,嘴里面还叫着婶儿,崔乐蓉也乐得高兴,直接把孩子一抱坐在条凳上,和于氏说话。

“不了,就是来瞅瞅你们两人,一会就家去了。”于氏哪里好意思留在这儿吃饭,连忙推迟。

“你要家去我不好拦着你,虎头你得给我留下,”崔乐蓉认真地道,“让虎头在这儿吃点好的,那公鸡里头我放了点药材,虎头也能吃。”

于氏一听这个,原本还想推迟可见自己的儿子一听到有鸡肉吃的时候就嚷嚷着要吃,她也实在是说不出口,孩子那眼睛里头都是渴求,她这个当娘的难道还不满足不成?

“妹子,你这让我怎么好,以后都没脸来你这来了。”于氏忍不住红了眼眶道,“之前还好有你帮着说的那荠菜的事儿,也算是挣了几个钱,我这都还没好好谢了你呢!”

“谢个啥谢,别说的好像婶子你自个儿没少干似的,这些都是你自己挣的辛苦钱,和我有个啥关系!”崔乐蓉笑道,“我喜欢虎头这小东西留他吃个饭而已,就这么一丁点的小家伙,能吃的着多少,你还客气个啥。”

于氏知道崔乐蓉这么说是让她心里好受点,她抹了抹眼睛说:“行,我也不和你争这个,你疼虎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哪能不高兴个啥,我就让虎头放开了肚皮吃,到时候你别心疼就行。”

“你看我到时候心疼不心疼!”

于氏被崔乐蓉这么一说心里面也高兴了一些,也想起了自己今天来是干啥来了,她道:“妹子,你和萧易兄弟每天早上干啥呢,村上的人可没少说你们两人这牛车上拉着一筐一筐子的,遮的严严实实的也不知道里头的到底是个啥东西。”

“还能有个啥,还不就是……”

崔乐蓉这话还没说完呢,外头掩着的门就一下子被人猛地推开了,崔乐蓉和于氏正在堂屋里头,那推门而入的声音他们也是听个正着,也把崔乐蓉想要说的话一下子给打断了。

刚刚推门进来的人也不是别人,正是王氏,她的身后还跟着那四个儿子,一个一个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怎么这些人来了,该不会是来找事儿的吧?”

于氏瞅着王氏的样子就觉得有些不对付,而且那样子也实在是难看的厉害,心中就觉得有些不对,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善茬,一副明显要找事儿的态度过来,这是打算干啥呢,于氏打算着要是王氏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她就出去找人去,可不能让崔乐蓉和萧易受了委屈。

崔乐蓉把虎头放了下来,让他乖乖地呆在屋子里头,虎头打从掉下河之后大概也是被吓到了胆子变得有些小,听到崔乐蓉这么和他说的时候立马乖乖地点头,一动不动地站在屋子里头。

“你们到我家来是打算干啥?按捺不住是要来明抢了是不是?”崔乐蓉走了出去,看着王氏和她那几个儿子,脸色就和外头的皑皑白雪一样。

崔乐蓉这话也让后头的几个人面色难看的厉害,尤其是萧守业,这些日子里头他的日子没过的啥好的,他爹成了那个样子,他娘整天在他的面前哭穷,说着自己是有多么的不容易,还有家里头那两个嫂子做的是有多么的过分,而他的媳妇也是个不省事儿的,没少在自己面前哭着说自己不容易,说他们这个家的人都是难相处的厉害,一个一个的都刁难着她。

萧守业看着站在一旁面色红光的很的萧易,心里面也忍不住有几分的动弹,甚至也有几分在想,要是当初他没有推开崔乐蓉的话,那现在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在崔乐蓉刚要再开口的时候,王氏却做出了一个让人出乎意料的动作,她刷地一下跪了下去。

“萧易家的,你救救我家老头子吧!”

王氏期期艾艾地嚷道。

------题外话------

来了大姨妈,大概是之前冷的东西吃太多了,肚子好疼,今天让我缓一缓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