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七十九章 赚钱喽

萧易也早早地就起来了,他也习惯了早起的,按着之前他都在镇子上寻了活计得干到年前呢,等到过年的时候也一个人冷冷清清地回来过,那个时候对于他来说这过不过年的也没啥差别,而现在家里虽然只有两个人稍微觉得有点小冷清,可到底也还是有点人气了,甚至还有些盼头了。

他早上早早地起来了,瞅见外头那一片白茫茫的就知道严冬要来了,可现在的他一点也不觉得严冬难过了,今年的他有了媳妇,还有了新起的房子,他摸着身上那厚实的棉袄和棉裤,这些可都是他媳妇给他扯了布新做出来的,而且这棉袄里头还有一件兔毛做的坎肩。

兔皮都是从山上猎回来的兔子收集的,还有一部分是问村上那些个猎户买的,弄了回来之后崔乐蓉专门去镇上买了一些个草药回来,也不知道里头到底是个啥,把兔皮丢进去煮过之后又泡了一天一夜,等回头洗掉晒干之后那皮毛特别的柔软,做成坎肩之后更是温暖的厉害,坎肩一共弄了三条,一条就穿在萧易的身上,另外两条送去给了郑氏和崔老大,还给崔老大做了一个护腿,说是怕等到冬天的之后那腿脚难受,原本剩下还有一些个皮毛,被崔乐蓉做成了三双手套,一双留在自己屋里头,另外两双做成半截露手指的,送去给了自己弟妹。

萧易一早起来的时候就去自家的小木屋里头看了一眼,给加了点炭火,还给屋子里头的那些个作物给加了点水,眼瞅着那竹匾里头的那些个绿豆芽和黄豆芽的长度也已经过半掌的长度了,他给喷了一些水,算好了一会要来加温和喷水的时间。

这还是萧易头一次知道原来冬天的时候还能够这么来种着蔬菜,他那小木屋正屋连着厨房都是菜,厨房那一头的地已经翻过了,现在种着的是空心菜和小白菜,正屋哪儿一半也是种着小白菜,还有一半种的是豌豆,而原本的屋子现在铺着稻草,中的是平菇,萧易掀起敲过,那大朵大朵的平菇已经出的十分不错了,光是看着就觉得是鲜嫩的很,豆芽都是发在竹匾上的,就用之前定好的架子架着,底下种着菜,也十分的节省空间。

崔乐蓉起来的时候瞧见的就是萧易从小木屋里头出来,冬天了也没多少事儿干,所以打从暖棚开始之后,基本上萧易就把活计给接手过去了,这活其实不怎么轻松,毕竟半夜里头也还是要起来添点炭火和加水保持湿润的地步,尤其是那些个豆芽,但萧易倒是十分乐在其中的样子,一点也不觉得有啥不好的。

“阿蓉,豆芽已经生的挺长了,青菜和空心菜长得也挺好的,我看那平菇大朵大朵的长得可好了,瞅着就好吃的很。”萧易笑着对刚刚起来的的崔乐蓉道,“我刚刚给喷了点水。”

“恩,我一会瞅瞅看。”崔乐蓉端着一个小小的陶瓷杯子,用盐巴刷了牙之后才用温热的水漱口,萧易见崔乐蓉准备漱口,便拿了木盆打了洗脸的温水过来,给崔乐蓉洗面用。

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也可算是做惯了,早上起来煮点苞米粥的同时铜壶里头加满了水,等到苞米粥煮好的时候,铜壶里头的水也已经温温热热的了,煮粥的时候炕上也能够温热着,屋子里头暖和就十分的不错。

崔乐蓉也没半点觉得不适应的,接过了萧易端来的热水就洗了个脸,然后擦上了自己做的蛇油面霜,她做这些面霜的时候也是下了不少的功夫,里头也添加了不少的中药成分,冬天用的时候保湿却又不会觉得油腻,这些东西可没少被人叫好。

崔乐蓉弄好了之后这才进了小木屋里头去瞅着情况,暖棚是天气冷了之后才开始弄起来的,就崔家也跟着建了起来,崔乐蓉还时不时地回家看看,偷摸着给家里头的那些个撒点灵泉水,还给自家水缸里头多放点,瞅着家里人现在都健健康康红光满面的她心里面也觉得十分的高兴。

大冷天的,又是下雪天,萧易也不让崔乐蓉一个人去中央村,打从抓了那蛇窟的蛇卖了之后他们手头上也就有了差不多二十两的银子,于是就掏钱买了一头牛,弄了一个牛车回来,左右现在冬天也没啥能够给牛吃的东西,所以这价钱也不算贵,那牛是两岁多的,稍微稚嫩了点,但也能干农活了,花了差不多二两半的银子买回来的,加上牛车也就三两半左右,崔乐蓉也拿灵泉水喂过,所以这牛犊子也是乖的很,萧易架了牛车还带了两只风干兔跟着崔乐蓉一同去了杨树村。

牛车慢慢地走过杨树村,在外头闲晃的人瞅见两人的时候,也跟着打了一声招呼,尤其是那些个妇人们当着人的面那笑的叫一个好看,为啥,不就是为了那冻疮膏么,想着崔乐蓉教的,这手脚晚上睡前用热水泡得发烫发红,擦干之后擦上那冻疮膏用力地揉,可别说,这连着几日下来原本冻得发红干裂的手脚那可就真的好了不少,而且那冻疮膏别看其中还用了蛇油,但那味道清清淡淡的,里头据说还有不少的好草药呢,这东西在镇上也有卖,卖的可贵了,可在他们村上,崔乐蓉也就卖是十几文钱一小盒子,省着点用也是不错的,而且她还卖擦脸的,那些也是个好东西,给孩子抹上之后这脸上那“萝卜丝”看着也就少了,摸着的时候也不干巴巴的润润的可好了,卖得和冻疮膏也差不多,省着点一小盒也能够擦上一个冬天了,这可是因为一个村才给有的钱,否则是放到药房里头也是完全不愁卖的,比那些个铺子里头卖的效果可好多了。

“萧易家的,你们两口子今天是上哪儿去哪?”

“去我娘家看看,这不是下雪了么,我阿爹那腿脚不好,我回去瞅瞅。”崔乐蓉笑道。

“那应该的,下雪天这腿脚有伤的可得注意着点,你阿爹也不容易,你们两口子也不容易,下雪天路不好走可得小心着啊!”

“婶子我们晓得呢,就打算趁早去趁早回。”崔乐蓉笑着头应了人的好。

眼瞅着两口子的牛车慢慢地走远,那些个聚在一起的妇人也忍不住是有些羡慕起来了。

“瞅瞅这才过了多久啊,你们看这两口子的日子那是越过越好了呢!”其中一个人忍不住道,“现在这牛车也买了,这往后的日子说不定还要好过呢!”

“可不,我看萧易家的瞅着就是个旺夫的,打从进了门之后,萧易那孩子苦日子算是到头了,你们瞅着那以前瘦巴巴的一个人现在都养出了不少肉来了,看着就是个体格不错的,而且那气色,哪个能和他比的!还有萧易家那口子的医术啊,可别说,打从用了她的那冻疮膏的之后,每天晚上泡脚泡手之后擦上药再睡,我这每年都冻裂的手脚是那可是好多了,现在可没以前那样出血什么的了,这姑娘也是个厚道的啊,那么好的东西也就卖那么丁点钱,我可听说她卖去镇子上的药房里头可不止这个钱呢,那药房里头的掌柜还要她给多做点,好卖着呢!”

“萧易媳妇良心好着呢,否则哪能舍了那些个钱就为了卖给咱,”一个老婆婆道,“那样的孩子就是你对她三分好,她就能还你七分的,瞅瞅萧远山家的,现在可成啥样了,老天爷都睁着眼睛瞅着呢,到时候了就会报应来了。”

其余的人也点头说的确是这样,想想那萧远山家这几个月前还风光的很呢,结果现在不就一下子成了这样了,萧远山现在是啥活也干不了了,就连走路也得人搀着,要不就是得拄着拐杖,手也有些哆嗦,人一下子就和老了十多岁似的,还得时常吃药,而且这吃的药还正经不便宜,这些天可没少见王氏整日哭穷,那几个儿子媳妇的面色也没咋好看,整个萧家都弥漫着一股子药味儿,外头路上的药渣子也倒了一地。现在村上的人都说萧远山是个眼皮子浅的,把正经旺夫旺家的人就这么给送了出去。

萧家人也不是没有把这些话听在耳内,尤其是王氏,眼见着自己手头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钱一点一点地往外撒了出去,那感觉比在她心头划一刀还要来得疼,现在老头子那药吃个不停,也还不知道要吃到什么时候去,这药吃了能够像是之前那样能干农活啥啥都能上手那也还倒没个啥,可问题是现在也不知道这药一天接着一天地吃了什么时候能好啊。

这个吃的王氏心疼的厉害,大冬天的家里头也没个进项,老头子这腿脚不便之后照顾都是得她来,累得她也实在是够呛,瞅着萧易那一家子她的心情那是更加不好了,想自家过成这个德行,萧易哪儿倒是过的有滋有味的,那一天瞅着人拉着牛车回来的时候她的眼睛都要滴血了,她可没少听说他们两人赚这个钱赚那个钱的,现在手上可有钱着呢,再加上村里面那些个碎嘴的人所说的话,想想要是崔家这丫头许给了老四,那现在这日子可得多好过呢,瞅瞅老四现在这个媳妇,每天做个农活都是绷着一张脸,还当自己是千金小姐呢!

王氏想闹点事儿也不敢,之前还没怎么动了萧易一家子就已经闹成了这样,现在更加不敢去闹了,现在村上的人可比之前还要觉得萧易两口子不错呢,见天地在那边夸着姓崔的做的那什么冻疮膏和面霜可好了,明明都是用来卖钱的却还是让那些个人一个劲地说人好话,王氏觉得村上的人真是一个一个都要疯了,也就是因为这样的缘故,她更加不敢去闹了,那些个老东西都是完全不可理喻的,到时候疯起来还真的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所以王氏这脸色一日比一日的难看,时常在家骂骂咧咧的,首当其冲的就是她那四个儿媳妇,之前她还能多少顾及一下老四,现在的她已经对汪碧莲的耐性没了,儿媳妇也没有银子来得重要,要是再这么花钱下去,到时候老四可要怎么去赶考去啊!

萧易赶着牛车,也就不到办个事成的时间就已经到了中央村,中央村村子里头的人对于崔乐蓉三不五时要回了娘家一趟也不少人有话说,刚开始的时候都说是来问娘家要口粮的,但后头没瞧见人背着粮食走,于是又开始说是来问娘家借银子的,这话里话外的都透着埋汰,郑氏对于这些个闲话那完全是懒得厉害理,这些个闲得无聊的人总是有乱七八糟的闲话说的,反正只要自家日子过的好就成了,旁人的那些个闲话哪里是管得住的。

花大勇的婆娘曲氏倒是清楚的很,崔乐蓉每一次来都是给带点东西来,自己猎的兔子,上一次还带了不少的蛇肉和弄好的蛇皮来,曲氏瞅着那些个东西也是怕的厉害,但后来崔家杀了一只鸡,煮了一大锅的龙凤汤,那滋味叫一个鲜爽,就连那看着可怕的多的蛇皮弄完之后都是爽口的很,就这两样东西,花家也是沾了崔家的光,分到了那龙凤汤和凉拌蛇皮,吃的她那口子至今还在念叨着那玩意的鲜。

而曲氏倒是不怎么知道崔家弄那平菇和豆芽的事情,毕竟那些个东西都在一个屋子里头,再加上为了要保证温度,也不是敞开着,所以曲氏对于崔家那点事儿也不清楚,不过崔家干暖棚的事儿倒是比崔乐蓉和萧易两口子来得轻松一点,毕竟崔家人多一点,所以大半夜的要起夜加炭和喷水也还能够换个人。

崔乐蓉到崔家的时候,郑氏正在屋子里头和崔乐菲纳鞋底,下了雪之后也就没啥事儿干了,除了纳鞋底做点针线活之后也就没啥事情好干了,崔乐菲认真地编络子,多编几个之后也就能够拿到镇上卖掉,虽然也就值那么几个钱。

“你们来就来吧,还带着这个干啥!”郑氏瞅见萧易手上拿着那两只已经晒得差不多的兔子肉,脸上也带着笑,这两孩子也是的每次过来的时候总是要带点东西过来,上一次是弄了蛇肉来,这一次又是兔子肉的,上上一次还是还有那兔子坎肩和手套的。那坎肩可暖和了,现在再冷的天穿着坎肩都不觉得冷了,还有当家的那护腿,可没少听当家的对着村人夸着自家的闺女是有多么的孝顺,穿了之后那跛掉的腿也没那么的难受了,整天都觉得暖融融的,听得隔壁的花大勇羡慕的厉害,恨不得也想要那么一个闺女。

“阿姐,姐夫。”崔乐菲也笑着对着刚进门的崔乐蓉和萧易叫了一声,她的手上戴着那半截的兔毛手套,她可喜欢这一双兔毛的手套了,暖和而且还方便做事儿。

“这不是之前从山上猎的么,也没剩下多少了,下雪了我们上山捕猎的次数也会少了,家里留着几只慢慢吃,给你们捎来两只。”萧易对着郑氏他们道,“再接下来要是上山的话大概也就是只能弄点山鸡一类的了,到时候再给阿娘你们送来。”

“留着自家吃,要是吃不完就送去镇上卖了也成,酒楼里头也喜欢这些野味呢!”郑氏说道,“晓得你们之前卖蛇肉什么的也赚了一些个银子,可该省的还是要省的,往后有了孩子还有花钱的地方呢!”

萧易被郑氏说的耳朵微微有些发红,他倒是想要个孩子,可现在不是还没到时候么。

崔乐蓉知道郑氏提起孩子的事儿估计就要念叨了一会了,别看这古代的人其实和现代人也没啥差别,最多就是现代的到二十七八岁还没嫁人家里人就心急的要死要活,古代也差不多,十七八岁要是没定亲没成亲家里面的长辈基本上也已经是要着急坏了,这一出嫁之后想着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够有个孩子了。

可她和萧易除了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之外别的可是什么都没有,想要个孩子,那怎么可能会有,而且她暂时也没有这个打算过。

“阿娘都下雪了,我们去看看你孵的豆芽和菇子。”崔乐蓉急忙地转移开话题,要是再这么说下去,她可不能保证萧易不会说漏嘴。

萧易看了崔乐蓉一眼,知道她是没打算接着说这种事,而萧易也觉得现在就逼着崔乐蓉答应下来也不大好,反正现在还年轻着,这种事情现在着急也没用。

“是啊阿娘,我今天早上看过我家的豆芽和菇子了,长得可好了,现在天气冷成这样再加上下雪,存货一般也就只有大白菜萝卜一类的东西,咱们要是把豆芽和菇子拿出去卖了,那价位肯定不错,咱们这么弄着到过年,到时候就可以置办不少的年货过个好年了。”萧易也紧跟着说道。

“那可好了,我早上也去看过了,这豆芽孵得不错了,都过半掌长了,菇子长得也可好了,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这冬天的时候也能够弄的这么好的!我原本还以为要种不起来呢。”郑氏高高兴兴地道,她从一开始还真想到这菜还能这么搞,从一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担心最后要折本,可后来看到那豆芽和平菇长得十分的不错,她心里面可高兴了,能卖钱这事儿总是让她觉得十分的高兴。

那能长得不好么,我每次来的时候可没少给你水缸里头加灵泉水,又为了怕这些菜长得太快怕人察觉,还不敢放太多,得算计着来。

“走走走,去瞅瞅。”郑氏是越想越高兴,急忙地带着崔乐蓉和萧易去了暖棚。

开了那门之后,温暖的气息就迎面而来,崔乐蓉和萧易小心翼翼地进去,这暖棚里头弄的和萧易那小木屋也没啥差别,同样是地上铺着稻草弄着平菇,然后就是架子上放着的好几排的竹匾,那里头是有不少豆芽,就像是郑氏所说的那样已经长得半掌的长度了。崔乐蓉也掀开了稻草,瞅了瞅那些个平菇,的确已经长得挺大了,也是带了可以买卖的时候了。

“阿娘你弄的不错啊。”崔乐蓉道,这其中虽然因为灵泉水的功劳,但要是没有郑氏他们的好好照料哪能成呢。

“那是,一会你们两个午饭就在家里头吃了,咱们炒个兔肉,也炒个菇子豆芽尝尝,总不能都要卖了咱们自家还没尝过是啥味道呢!你阿爹现在你花大叔家耍着玩儿,等做好了再去叫他就成,这老东西是现在一没事儿干也不着家。”郑氏嘴巴上骂骂咧咧的,但对于现在崔老大每天乐呵呵的也是高兴的很,那老倔驴觉得高兴就成,反正家里头的事儿也都是他们在干着,“我已经瞅着这豆芽差不多长了,新的一批我都已经泡水了,现在就先搁在自己屋子里头,可没少被你阿爹烦着。”

“可阿爹也没少让你说着呢!”崔乐蓉瞅着郑氏道,她还能不知道这老夫老妻两人之间的拌嘴一类的事儿,别看家里面当家做主的是崔老大,寻常的事情才轮得到郑氏来做主,但那也基本上都是一些个大事儿的时候,可他们家里头一年到头哪有几件大事儿,所以大部分时间都还是郑氏做主的。

郑氏听到自家女儿这话也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和那头老倔驴过了大半辈子了,彼此的性子还不知道?!

郑氏弄了一大把的豆芽,又掰了一些大朵的平菇,叫着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出门了,崔乐蓉走在最后,趁着萧易和郑氏不注意的时候往着平菇哪里浇了点灵泉水,这一次也不打算稀释了,只管尽量撒着,疯长一点也没有关系,正好疯长一点还能够多点重量多卖点钱,她打算回去之后给自家的菇子地和菜地里头也多撒点灵泉水,疯长了也有好处。

崔乐蓉和萧易的午饭是在家里头吃的,一家子除了在酒楼里头上工的崔乐文之外基本上已经到齐了,现在天冷了学堂里头也基本上只在上午的时候开课,下午的时候都是让在家中看书,午饭的时候郑氏就清炒了豆芽,又切了之前买的肉下油锅爆香了之后炒了平菇,又整了一碗兔子肉,红烧了一个萝卜之后,煮了个鸡蛋汤,一家人吃的十分的开胃,尤其是那豆芽鲜甜脆爽,还有那平菇和肉一起炒了之后那叫一个好吃,完全比肉还要来得好吃,一家子基本上都朝着这两个菜下手,甚至最后的那点菜汤也被崔老大倒进了饭里面拌了拌吃了下去吃了整整一大碗的饭,最后吃完的时候还甚至是有些撑得慌。

最后临走的时候崔乐蓉说好了明天一早他和萧易打算上镇子上去买卖,让他们准备好一篓子的平菇和豆芽,到时候他们会先过来载了一并拿去卖。

郑氏哪里有啥不答应的,她嘴笨的厉害,就算是自己上镇子上去谈这个买卖只怕也不能谈好,而且冰天雪地的,自家女儿女婿心疼着他们老两口帮着弄了这个还有啥好不高兴的!

吃饱了也说好了事儿之后,崔乐蓉帮着把碗筷给洗了,趁着洗碗的功夫又在水缸里头放了不少的灵泉水这才和萧易两个人赶着牛车走了。

严冬一来之后,下雪的日子经常可见,像是第二天一早的时候外头的雪又堆了起来,那温度比昨天更加低了一些,崔乐蓉他们弄的东西比较杂,倒不像是郑氏他们只弄了一个黄豆芽和一个平菇,所以两人起的也就早了一点,收拾了一筐子的绿豆芽,大半筐子的黄豆芽,还弄了十来把没把差不多有半斤重的空心菜和豌豆苗,还有七八把的鲜嫩小青菜,扯着稻草捆得整整齐齐放在黄豆芽的框子里头,这才有弄了两筐子的平菇,将这四筐子的东西用盖子盖住,两人又将前一晚泡发的豆子铺到了主编上,覆盖上浸润了的稻草,喷过水之后这才出了门。

花了点时间去中央村搬了东西之后这才慢慢悠悠地到了镇上。

崔乐蓉是个不打算花时间在沿街叫卖的,而且和一品楼之间的合作也让她觉得十分的满意,虽说不一定比散卖赚得多,但至少没有其他的烦恼,所以这一次崔乐蓉也是直接让萧易把牛车赶到了一品楼的门口。

还没等崔乐蓉进门呢,在里头的掌柜就已经瞧见崔乐蓉了,这一段时间他从崔乐蓉这儿买了不少的东西,像是冬笋什么的也是不少,还有之前那新鲜的蛇肉,煮的蛇肉羹龙凤汤什么的可是让他们红火了好几日呢,也赚进了不少的银子,而且那些个蛇肉一大半是送到了省城哪儿,主家的老夫人哪儿也没有错过,老夫人也是吃的十分的高兴,说是这蛇肉鲜嫩的厉害。

所以这一次瞅见崔乐蓉来的时候,掌柜立刻就出来了,高高兴兴的厉害:“崔家妹子,可有好些日子没瞧见你上镇上来呢了,可有啥好东西给掌柜我带来了不,之前那蛇肉啊,可是让我们红火了不少生意,应该不是还有这些东西吧?”

“蛇肉那种东西,那也是赶趟的,你现在要我可找不到,冰天雪地的就算是要找个蛇洞给你掏也不容易。”崔乐蓉笑着道,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时时刻刻都有,她这也不是搞养殖的不是。

掌柜也呵呵地笑了起来,哪里不知道是这么一个道理,他也瞅见了崔乐蓉他们那牛车上一背篓一背篓的东西,想来能够让这个精明的妹子赶着牛车过来的,怕不会是什么差劲的,他当下就去掀开了看了看,一瞅见之后,他当下就觉得十分的高兴了。

“瞅瞅我瞧见了啥好东西!”掌柜掐了一根绿豆芽,那水嫩的一掐手上都有汁水,还有那小青菜,鲜嫩的就半掌多长,正是鲜嫩的时候,还有那碗豆尖也,最好的还有那空心菜,轻轻一折就发出“咔”的一声响,折成了两段,还有那黄豆芽也是,脆爽脆爽的。最让掌柜觉得震惊的是那三筐的平菇,鲜嫩鲜嫩的一看就是刚弄下来的好东西。

“哎哟我的还妹子诶,你可真是神了,这大冬天的这些个好东西你都是打从哪里弄来的!”掌柜猛地一拍大腿,这些个好东西在冬日里头还能够瞅见那还真是叫他觉得意外的很了,现在大家都是见天的大白菜和大白萝卜,这些好东西别说是镇上了,就连省城里头也是很少见的,他可得把这些给留下来,这可不是生意的事儿,老太太在这个时候吃到也是要欢喜的厉害的。

“打从哪里来的当然是不能和掌柜你说的,咱们要谈的也是个价钱的事儿。掌柜,咱们也不是头一次打交道了,我这人也懒,大冬天又是下雪天的也懒得去别的地方叫嚷,可这些东西在这个啥都少的季节里头可是不愁卖的,你说是不是?”崔乐蓉道,“现在就看掌柜你的诚意了,也不怕和你交个底儿,这些东西都是费了咱们老鼻子力气的,便宜了我真不乐意卖。”

“是是是,这肯定是要有点诚意的,咱们都是老主顾了不是,这价钱肯定给好了。”掌柜忙不迭地应道,要是在冬天这个时候能够弄出这些东西来想也知道这是费了老鼻子力气的,在这个季节里头这种东西别说镇上那些个有钱的老爷可乐意掏钱买了的,要是运到省城里头那有钱的大老爷那是更多了,只怕一弄出来都是一堆人抢着要呢。

“来来来,外头天凉,咱们进来喝点热茶慢慢聊这个价钱,你看成不成?”掌柜道。

“诚心给个价吧掌柜,咱们也不说这种虚的,成了就直接弄到厨房称重去,我和当家的就直接回去了,要是不成,我和他就去摆摊去。”崔乐蓉道。“我先说我这里的底价,那青菜,空心菜和豌豆苗四十文钱一把,那黄豆苗五十文钱一斤,绿豆苗六十文钱一斤,平菇至少八十文钱一斤。”

“妹子,你那一把菜最多也就半斤的重,这价格是不是有点高了啊?”掌柜有些为难,这价格也太高了点吧,而且一把就半斤呢。

“掌柜你要和我说笑呢,多水灵新鲜的,不瞒你说是刚摘下来还不到一个时辰的好东西,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新鲜的菜能有个啥,都是堆在地窖里头的大白菜和萝卜,就算是又青菜基本上也脱水了不是,那味道你还不知道?而且掌柜的,我也不是不晓得在省城也有酒楼呢,掌柜你要是把这些个玩意弄到省城,那你们的主子能不高兴?”崔乐蓉道,“你可别看我要的钱多,这黄豆苗和绿豆苗可都是我掏钱买了豆子的,这本钱也不小,而且你当这玩意这么好伺候的,还不得精心着才能够在这个季节上吃到,前前后后功夫和日子也不短呢!”

掌柜听着崔乐蓉这话,这丫头也可算是摸准了他的心态,也知道这些东西卖出来是绝对不便宜的,酒楼可得一直做买卖到年三十才能有休息,有这些个时鲜的菜,他们一品楼的生意肯定好啊。而且这姑娘是个拗性子,开出了的价格之后基本上是不会降价的,要想还价那可真不可能,但这也不代表着他们完全没有点赚头。

掌柜这一想之后就已经有了决定道:“妹子,咱们也是老交情了,就依着你这个价钱,我就全买下了,可我这儿也有个要求,你就只能供着咱们这儿,你看成不?”

“供着你这儿也不是不成,可掌柜,我这也不是一丁半点的,你说你要是不要了又不让我往外卖,你这是要断了我的财路不是?”崔乐蓉道,“你们酒楼年三十总是要休息的吧,正月里头客人也不多,我这东西堆在家里烂着不成?”

“哟喂大兄弟,你瞅瞅你媳妇,这可真是精明死了!”掌柜的对着萧易道。

萧易憨厚地一笑道:“掌柜的,我媳妇再精明也没你们开酒楼的精明不是,你们这酒楼做的就是有钱老爷们的生意,我们这些个老百姓哪里敢进来的。再说了你们也不是没赚头,这大冬天的弄点菜也不容易。我媳妇说的可有道理了。”

掌柜的原本是打算把萧易也给拖下水,可没想到这个憨厚的男人就没中他的计,他叹了口气,摸了摸被冷风吹的有点僵的脸道:“成成成,你这些天就紧着我们这儿送,等到我们酒楼不开门的时候,你要在镇上卖也成,省城里头卖也成,但等到我们酒楼一开门,妹子你有货可得紧着我们这儿先卖,你看这样成不?”

掌柜也拿崔乐蓉没办法,但也不得不承认崔乐蓉所说的也的确是这么一个理,当下就应了下来。

“那还差不多。”崔乐蓉点了点头道,“那掌柜,咱们就进厨房把货给泄了?”

掌柜也是怕这鸭子跑了,当下就应了下来,领着人进了后院把东西给弄了出来,这青菜碗豆尖空心菜的各自分出一把并着几斤绿豆芽,黄豆芽和平菇放在了单独的一个筐子里头,还仔细地弄好,剩下的也分成一半,自家酒楼留一半,一半是打算送去省城的酒楼里头的,这之前也是往着酒楼里头送过蛇肉的,大少爷也已经发了话,有啥新鲜的就要紧着送过来,他可是记得牢牢的半点也是不敢忘记,一会把人送走就急忙赶了马车上省城去。

崔乐蓉可不管掌柜那么多,称了重量扣掉了箩筐的重量之后掌柜的就已经算起了钱来,算下来这钱也近十两多,而其中要给郑氏的就有三两银子。收了钱之后,也约定了明天再送一趟,崔乐蓉和萧易也不磨叽,直接就收了箩筐走了,回的也不是自己家,而是中央村。

郑氏瞅着自家女儿递到自己面前的那三个小银锭子也一下子傻了眼,她就觉得这东西冬天的时候的确是稀罕了一点,要比寻常的时候卖菇子要贵一点,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就一筐的黄豆苗和一筐的平菇就换回了三两银锭子,要是再好好侍弄侍弄,可还能卖好几趟呢,那得多少个三两啊!

“闺女,你可不能骗了你阿娘我,不是怕卖得低了你还拿自个儿的钱给补了吧?”郑氏有些不敢置信,甚至还不敢去接崔乐蓉手上的那三个小银块。

“阿娘你想啥呢,我哪能骗了你去,你不信问萧易,他可是瞅着卖的!”崔乐蓉把三个银锭子塞进郑氏的手上,“阿娘你那一筐子黄豆苗是十二斤,一筐平菇是三十斤,黄豆苗是五十文一斤,平菇是八十文一斤,刚好就是三两银子。但这黄豆咱还是又花一些个钱买的呢,这赚的也就没三两银子了!”

“我滴乖乖,五十文一斤,这可比肉还贵呢!”郑氏忍不住咋舌,“这哪里是吃菜,这可是吃钱哪!”

“阿娘,你别看这一斤咱们卖的贵,可酒楼里头炒菜也不是直接给上一斤的,他们一斤能够分出好几盘呢,一下子就给赚回来了不是!”萧易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反正阿蓉说了,现在这时节卖得就是个稀罕是个贵!”

萧易跟着崔乐蓉这么久来,学会了一个道理无奸不商,要是不奸诈着点哪里来的银子,而且萧易也没觉得自家这菜不值这个价钱的,就昨天吃的那炒豆芽和平菇,他就觉得鲜甜的厉害,可比他以前吃过的那些个菜好吃上太多了。

萧易这个平日里头都不怎么挑剔口感的庄稼汉子都觉得弄出来的菜比寻常的要好吃,那些个吃遍了山珍海味的大老爷们更是觉得明显极了,要知道在那灵泉水的滋润下,那些个菜的味道是更上一层楼,就在掌柜快马加鞭把东西送到省城的当天,省城里头那一品楼的生意就一下子大火起来,一来是冬日里头难得吃到那么鲜嫩的蔬菜,二来则是那滋味实在是太好吃了,就连主家的老太太吃过之后也是一个劲地说好,当下主家里头就派了人到了平安镇上,为的就是每日都要弄到这些个菜送到省城,又得了好一通夸奖的掌柜腰杆子越发的硬了,老夫人已经发了话,说他办的事儿不错,等过了正月之后就让他去省城的酒楼当掌柜去。

------题外话------

话说长冻疮的话真心用比较烫的水泡着,等水温下降再加热水,一直烫到浑身都出汗,然后擦干之后揉点冻疮膏这样效果很好哒,曾经有一年脚背上长出了一个大冻疮,我就是用这个方法,一周之后冻疮就和我说拜拜了。

推荐一本现代爽文《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作者:景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