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七十五章 人心易变

萧远山一走,院子里头的氛围又是一变,一个一个都在那边说说笑笑起来,全然都当做刚刚萧远山没来过似的。

“里正,不好意思叫你看笑话了。”崔乐蓉朝着萧大同道,“我也没想到萧家的人会来,要是知道会有这情况,也得先处理妥当了才好请你来吃酒席。”

萧大同连连摆手:“这事儿那能怪得了你们两人,那萧远山我也算是熟悉了的,哪里想到这人心坏起来的时候竟是能够坏到这个地步的,他是诚心来闹事儿的,我这也算是看明白了,今天这事儿啊我们都明明白白地看着呢,他萧远山要是敢再闹出这种事儿来,我看他也趁早别在杨树村呆着了。”

萧大同对萧远山现在已经可算是深恶痛绝了,如果换成以前的时候他是绝对说不出这种话来的,毕竟萧远山家出了一个秀才,这在他们村上也算是独一份的事情,可算是给他长了一回脸,可现在他发现这丢脸的时候远比让他长脸的时候多啊,要是萧家再按着这个势头闹腾下去,那他们杨树村的名声那是真别打算要了,往后这姑娘小伙都找不着亲事,他这个当里正的还当个屁个当!

且看看今天这阵仗,他萧远山话里话外说的那叫一个好听,事实上就是冲着房子和田地去的,空袋子称米也不是这样来的,而且他这个当里正的好生地劝了,竟还是半点也不听的,完全就当他这个里正是个摆设,怎么的,觉得自家出了个秀才就了不起了,还能够把他从里正这个位子上给踹下去了不成,真是给脸不要脸极了,倒是萧易家的今天这态度倒是叫人觉得眼前一亮,说话客客气气的,就冲着刚刚那一番话和那一番态度,萧大同就得朝着萧易两口子身上偏上一偏,这样的人留在村上才好呢,省事儿。

“可不,大同叔,你说远山叔的日子也不算难过的,干啥就这样子的眼皮子浅,一个劲儿地盯着人哪儿瞧着!”萧大柱也叹了一口气,“以前远山叔也不是这样的人啊,想以前人可好了,对人总是笑呵呵的。咋就一下子变成现在这样了呢?”

萧大柱也想不出来,怎么原本这敦厚的人怎么就一下子变成了像是现在这样满心满眼都是算计的人,就连他家的四郎也是,以前的时候遇上了叫上一声总是会笑呵呵地叫一声“大柱哥”,可现在遇上了叫上一声守业兄弟的时候,偶尔就朝着你看来一眼,那态度冷冰冰,就像是不认识一般,要不就是眼睛一瞟鼻子一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难道说这成了秀才的人就不一样了吗?

“可不是,打从远山家老四考上了秀才之后,远山就变了,咱们都知道能考上秀才的也不容易,守业那娃子是个出息的,可这再怎么出息乡里乡亲之间的也不用用鼻孔瞅人吧?路上遇上了,那娃子就一副咱们是乡巴佬不能同他这个读书人一道走的样子,那态度说出去,真心是伤人的狠哪。就远山那样子的,也都变了,变得咱们这些个土里刨食的人和他们就是不一样了,我有时候就想问问啊,这念了书有了学问的人都这样的吗?有了学问就和乡里乡亲的不一样了么?”

“唯一没变的我看也就是萧家老三,那孩子是个闷葫芦嘴,是个勤快的,只是老不吭声。”

同萧大柱有一样感受的人也不在少数,一个一个长吁短叹的,只觉得萧远山一家现在变得完全不像是以前的人,变得像是看不起他们这些个乡下人了,就算他萧守业的确是鸡窝里面飞出的金凤凰,可这现在到底也还不是那金凤凰呢,至于处处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嘛。

崔乐蓉听着人在那边说着,别说,萧家在村上大半辈子好歹也还是有些底气在的,人也都是有感情的,祖祖辈辈这么过来,从小一起长大什么的,这感情一下子变了也能够感受得出来,只是难受的很。

“说句大家伙可能不中意听的,世道里头最容易变的就是人心,”崔乐蓉给里正添了点茶水,慢慢悠悠地道,“最难保持的也就是初心,读书人里头常说的那什么赤子之心难能可贵就是这个道理,要想飞得高首先还是要能够脚踏实地。”

萧大同慢慢地品了品崔乐蓉这话,猛地点了点头道:“可不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么,远山家是一朝起了有些找不着北了,可这世道,谁能保证飞得那么高会不会哪天吧唧一下摔了下来,所以咱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吧,不过有娃子的你们可听好了,往后要是有了钱送了娃子去学堂念书,自个儿也得看着点,别总是觉得念多了书就了不起了,要知道现在这世道还算是安稳,可要等到哪天世道一乱,咱们这庄稼人还能够养活住了自个儿,那不会下地只会看书瞧不起乡里巴人的还得靠着咱们来接济着过日子呢,我萧大同这话儿就搁在这儿了,要哪天谁家娃子要像是远山家老四那德行,指不定就照头一巴掌。”

萧大同这也可算是给众人提了个醒,谁家没个孩子的,一想到萧守业那姿态,别说萧大同觉得不舒服了,就连他们自个儿都觉得有些不大舒服的,想着自己辛辛苦苦做工地上忙活还被自个儿子瞧不起,别说,就连自己都想抽一顿了。

“哪能啊里正,要是哪天咱们家里头有这样的娃子,不需要你收拾了人,我们自己就先给收拾一顿再说!”他们吆喝着保证着。

萧大同听到这话,这才又点了点头,还是得先提个醒才行,孩子就像是地上的苞米秧子,可不能长歪了去。

崔乐蓉微微一笑,也不同他们说话,转而去了厨房去看菜色去了,郑氏瞧着自家的丫头三两下就把萧远山给收拾了心里面也是高兴的很,“你这丫头也是,刚刚那些个话也不说个清楚,我这一听到你还愿意和萧家的人一起过了日子,我都觉得你这孩子是傻了呢,心里面想着你要是这样脑袋拎不清楚的,我就干脆给你照头一个栗子,叫你好好醒醒神。”

“阿娘,你可舍得?”崔乐蓉听着郑氏这话也一下子笑了,“你那手劲儿可不小,照头那样一个栗子只怕是要把我打懵了不可,到时候万一要是把人给打傻了可怎么整?!”

“你要是真要同萧家搅合在一起,我看就已经够傻了的,也不怕再傻一点了。”郑氏呵呵地笑了起来,“不过你精明着呢,阿娘是白给你担心了。”

“可不,这精明劲儿可是随了阿娘你的!”

郑氏听着这话心里美的很,但又扯了扯崔乐蓉,“刚刚那成那样,回头萧易那孩子不至于置气吧?我刚刚瞅着他去后头了。你去瞧瞧人,我看那孩子脸色不大好。”

“估计不是置气,怕是被萧远山这作为寒了心呢,成,我去瞅瞅。”崔乐蓉说着就往着屋子后头走,想了想之后又回头揣了两块栗子糕。

屋子后头就盖了两个简单的棚,一个是猪棚,一个则是茅坑了,现在这猪棚里头啥都没有,萧易就蹲在哪儿,乍一眼看过去的时候还有几分像是大号的土豆。

“在这儿干啥呢,人也走了,一会你也还得招呼人去,总不能让我去招呼了吧?”崔乐蓉对着萧易道。

“没事儿,我就是呆会儿,一会就过去了。”萧易道,他抬头看了崔乐蓉一眼,“刚刚实在是对不住你,阿爹阿娘怕也是生气了吧?”

“阿爹阿娘知道萧家是个什么性子的人哪能那么容易生气,再说了就算是真的生气了这也和你没啥关系。”崔乐蓉道,“你我之间倒是不用说这么见外的话,当初都说好了,咱们也算是盟友么,没必要算的这样清楚的。”

“恩。”萧易点了点头,自动把崔乐蓉后头的话忽略过去,想着的就是崔老大和郑氏没怎么生气就成了,自家媳妇么,萧远山反正是不可能在她的手上得到什么好的,他对自家媳妇有这样的信心。

“咋样,还心里难受?”崔乐蓉见萧易还是不怎么说话,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其实在她看来压根就没必要为萧远山这样的人伤感个什么劲儿,那种一朝得势就恨不得耀武扬威的人,压根就没有必要为了这样的人伤感个什么劲儿,“也没必要这样吧,反正你就当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吧,反正这十年来你和他们的感情也没多深厚,也没有必要那样伤心是不是?”

萧易知道崔乐蓉所说的,只是难免地还是有些介怀的,想想萧家那做干的事情也的确丢人的很,他一来是觉得萧远山今天来这么做的确让他觉得有些伤感,还有觉得有些丢人,替萧远山也替过世了的爷爷,要是爷爷现在还健在的话,只怕也会觉得有些痛心吧。

“爷爷以前很看重养父的,只是就像是你说的那样,最容易改变的就是人心。”萧易缓缓地道,他只是替爷爷觉得可惜,爷爷当初是那样的看重,现在却成了这样。

崔乐蓉见萧易也没有伤感到极点,她把手上拿着的栗子糕递给萧易:“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点甜食会好点。”

这样近乎是哄小孩子的态度让萧易忍不住从心底里面就有了几分笑意,他媳妇别看彪悍的很,事实上心底软的不像话。他看着那放在手掌心上的那两个栗子糕,香甜的味道在他的指尖飘散开来,萧易接过来咬了一口,栗子的香味加上白糖的甜味在口中四散,果真觉得这么慢慢吃着整个人都觉得有点暖暖的,那些个烦心的事情也像是一下子走远了。

萧易就着蹲在地上的功夫将那两块栗子糕给吃了,虽然这么点东西没有让人整个肚子都饱和起来的感觉,却也还是觉得整个人都暖和了,果真这吃了甜的东西之后就会让人觉得整个人都舒坦起来,心情也会好点。

“好了,前头还有不少要忙的事情呢,今天不管怎么说咱们两人都算是主人,哪有当主人的把客人都丢下的道理。”崔乐蓉见萧易原本紧锁的眉头也一下子松开了之后伸手拍了拍萧易的肩膀。

萧易也觉得有几分的羞涩,却还是厚着脸皮拉着崔乐蓉的手站了起来,握在掌心的手温暖的很,也熨帖的很。

崔乐蓉只以为萧易是蹲得久了之后脚发麻,倒是没有想到哪里去,由着他握着。

“阿姐姐夫,阿哥说差不多该上菜了!”崔乐菲匆匆忙忙地走了过来,瞧见的就是她那姐姐和姐夫手牵手的姿态,她一张脸顿时通红,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瞧见这样的场景,立马背过了身,声音磕磕巴巴起来,“阿姐,姐夫来帮忙……”

丢下这一句之后崔乐菲就跑开了,闹得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是面面相觑的很,崔乐蓉更是觉得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明明她和萧易之间压根什么事情都没有,不过就是拉了个手纯洁的厉害的场景,自家妹子倒像是见到了什么不该见到的场景似的,这面皮薄的让她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萧易倒是神色如常,他一下子笑起来,脸上的那点阴霾瞬间消散,“走吧,咱们可是主人呢。”

萧易拉着崔乐蓉就往着院子里头走,看着院子里头笑呵呵地瞅着他们两口子的人露出个笑道:“咱们也差不多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今天酒菜不好大家可不要见怪,一定要吃饱才成。”

萧易那态度自然,旁人也不会去触了这个眉头去提刚刚的事儿,也没有人去问萧易刚刚咋地就不出来。他们心中都知道,要是萧易刚刚出来这事儿更不好说了,要是萧易开了那个口,不就等于是太过薄情了么,而且他们也都觉得萧易算是给足了萧远山的颜面,上梁这么大好的日子被人搅了局却也不能说点啥,这心里面不知道得多憋屈着呢。

“哪能,乡下人家没那么多的讲究!”萧大同呵呵一笑,“萧易啊,你媳妇是个能干的,往后啊,得好好地过日子啊,享福的日子指不定还在后头呢!至于别的你也别多想,你们两口子是我们村上的人,也不能一直被人欺负了去!”

萧大同这话就等于是彻底认同了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了,也算是做下了一个保证,坐在一旁的崔老大听到这话,这心里面也算是高兴了一些,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里正你放心吧,我会和阿蓉两个人好好过日子的,往后还说不定会有事儿麻烦你呢,不过村上有什么我能帮得上手的也绝没有二话的。毕竟都是一个村上的呢!”萧易笑道。

是个懂的知恩图报的孩子!

萧大同听到萧易这么说的时候心中更加高兴了一些,懂的知恩图报的孩子就是从根上就好的,他瞅着萧易也比萧远山家的老四强多了,这小子样貌也生得不错,要不是个孤儿,老大爷又去的早了点,搁在谁家好好养着上个私塾念点书指不定比那萧守业强呢,就是可惜了。

“好孩子!”萧大同使劲地拍了拍萧易的肩膀道,“多同村子里走动走动,你们家就是有些偏了点,要有什么事儿就只管叫人,过两天我给你寻摸个狗崽子来养着也方便点,你可别同我客气。”

“唉,谢了里正叔。”萧易也不矫情,既然萧大同开了这个口愿意给他寻摸个狗崽子来他也是求之不得的,原本他也觉得自家住的地方到底是偏了一点,也打算着要寻摸个狗崽子来看个门的,现在萧大同主动提起是这事儿来也算是省了他一回事儿。

于氏和郑氏也开始帮着收拾着桌子,郑氏把桌上没吃完的糕点收到了小竹匾里头,跟在一旁的崔乐文则是把没吃过的瓜子收到了袋子里头,而于氏则是把茶碗收了起来,一会洗一下还得用来吃饭呢。

崔乐蓉也跟着去帮了忙,厨房哪儿早就已经提前备下了水,将这些个碗洗了个干净又过了一回水沥干了之后再又重新放回到了桌子上,依着人数给放置妥当,这才又进了屋端菜去了。

头一盘上的就是那红烧蹄髈,整一个蹄髈煮了近一个下午,外头的皮已经透着油亮鲜红的色泽,而且里头的油脂基本上也已经被煮了出来基本上是入口既化了,蹄髈底下还有几个剥了壳的鸡蛋,这在酒席上就不算是鸡蛋而算是个元宝了,寓意也是极好的。

这一盘红烧蹄髈并着元宝上了桌,几乎是把所有人的吸引力都吸引了过去,这种大菜一般也就是在酒席上和过年的时候才会有,家里有要是有点周转不开的话那过年的时候桌上有点肉就不错了,这蹄髈倒是半点也不敢指望的。

红烧蹄髈让人口齿生香,接下来又是上了一大碗的红烧肉,那油汪汪的也是叫人觉得口水直流,还有那卤大肠浓香可口,大蒜炒猪肝鲜香无比,还有那菌菇兔子汤,那叫一个垂涎无比,再加上醋溜大白菜开胃,清炒青菜清爽,这样的酒席别说是摆上梁酒了,就算是搁到酒楼里头也算是不错的席面了。

郑氏看着这席面也觉得不错,但同样地也觉得有些心疼,这样的酒菜看着都觉得好,这可是不少钱哪,可以想到今天是上梁酒,郑氏是一边心疼着一边开心着。

主座上也就坐了萧易两口和崔家一家人,还有就是萧大同这个里正,其余两桌人数也不多,之前原本萧易造房子也就弄了十二个人而已,后来加上了萧大强也就十三人,再加上来帮忙的于氏,和请的附近的两家人,总共也不过就是十八个人而已,一桌坐了八个人空的很。

“大家吃吧,趁热吃才好。”萧易给崔老大和萧大同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面前的碗里头倒了酒,举起了酒碗道,“大家随意啊,我在心里先敬大家一杯了。”

萧易这话说完仰头将碗里面近乎一两的酒给一口闷了,惹得那些个爽直的汉子一个劲地叫好,想他们这些个人都是干脆利索的,大口扒饭大口喝酒的,而且这感情基本上都是在酒桌上建立起来的,萧易这股子爽利劲儿也是让众人觉得十分的不错。

“萧易兄弟,我就是喜欢你这股子爽利劲儿,往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就只管开口!”汉子们也跟着喝了一口酒,那辛辣的口感一下子从喉咙里头咽下去,激得人浑身一个激灵却是又觉得爽利痛快的厉害。

“谢了诸位大哥,大家吃好喝好。”萧易笑道,招呼好了这些人之后这才看向崔老大和萧大同,“阿爹,里正叔,你们也要吃好喝好。”

“好!”里正和崔老大高兴的很,应着声。

“阿哥,今天辛苦你了。”萧易看向崔乐文,满是敬意,对于这个大舅哥,萧易也是十分的净重。

“算不得什么辛苦,”崔乐文瞅着萧易,对于这个妹夫他也不能算是太欢喜,但总觉得也还是要比萧家那玩意可靠谱多了,“往后你只要好好对我妹就成了,要是你不好好地对她,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你。”

萧易憨直地笑了起来,连连点头,“阿哥你放心吧!”

这饭桌上也算是热闹的很,这好酒好菜的,吃的人完全是眉开眼笑,就崔乐蓉他们那一桌还算好些,就另外两桌上头那一个一个一筷子一筷子都是使劲地朝着那肉菜里头吃着,那动作叫一个流利,吃的是满嘴油脂,却又是高兴的很,现在可是离过年吃肉还有不少日子呢,家里头都是清汤寡水的哪里有这么好吃的菜,哪怕是那菌菇兔子肉的也是鲜嫩的很,里头的那千张包子那也叫一个好吃,浸润了汤汁的鲜,一口咬下去那荠菜的嫩,笋丁的脆,香干的香,还有那带了点剁碎的肉的爽,真是叫人一口一个吃的好不畅怀。

想萧易这儿吃的那叫一个爽利,萧家哪儿就不大太平了,就刚刚萧远山来闹腾的时候,村上也有不少人来瞅了热闹,只是后来见萧易家的开始收拾东西了眼瞅着时间也是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这才一个一个回了家去,只是闻着萧易这儿的肉香,再回家瞅见桌子上那摆着的几个素菜,当下就觉得一下子就没了味儿了,回去的路上不免地也会遇上村上其他的人,于是这就开始说起了那些个事儿来,想着这个农闲的时候也没啥事干,有点乐子可比没有乐子来的强,再说了,都是一个村上的,他萧远山干出那种丑事来的时候不觉得丢脸,那也就不用怕他们说闲话了。

一来二去的,村上好些家里头的饭还没熟呢就已经晓得了萧远山家现在又看上了萧易挣下的房子和田地,想要不出一个子儿就给摸了回去。

村上人对于房子和田地那都是十分看重的,房子是安身立命的根本,那田地更是庄稼人赖以生存的,少了那个都不成。消息一传开之后,村上的人瞅着萧远山一家的眼色那就是更加的不对了,大老爷们的,说话是一口唾沫一口钉的,做事那更是能对得起天地良心挺直了腰杆,想你萧远山家是咋回事啊,家里面有四个儿子呢,就算再怎么不把人当做儿子来看也不能这样埋汰不是,这埋汰了一回也就算了,还要埋汰上第二回还是个人么?!

一传出来之后,杨树村几个当长辈的首先就坐不住了,尤其是那七叔公八婶婆家里头的,晚饭也顾不得吃,干脆就把几个人给叫了起来。

“我就说萧远山那人现在是变了啊,瞅瞅,这才多久啊,又闹出这种事来了,咱们杨树村的脸面还要不要,还要不要的?!听说大同也在呢,都喝不住那老东西,一门劲儿地就想着强占了田地去!”七叔公气呼呼地道,“这人心哪,哪能焉儿坏成这样呢,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杨树村的人都是个强盗出身的呢,做的这是个什么事儿啊,真要是被人传成那样,他萧远山就是咱们杨树村的罪人!”

“可不,我瞅着萧易和他家那口子就是个好的,那姑娘也是个乖巧的,萧远山家可没少抹黑了人,说那姑娘横的厉害,我呸,就冲着萧远山家这样的做法,我也得横着呢。整天就在那边干那些个缺德冒烟的事儿,也不怕生了儿子没屁眼的。”八婶婆也气鼓鼓的,想她前一段时间拧了腰,萧易家那口子听说了之后就上了门来给她看了,那闺女做事儿也是个好的,现在还时不时上门来看看她那根骨,还仔细地叮嘱着她呢,而且就收了一个铜板,这诊钱要是搁在镇子上别说是拯救按揉了,那药房的门她都不敢踏进去。

“大同怕也是给气很了,我说萧远山家的日子原本挺好过的不是,自家田地也不算少了,还供出了个秀才郎来,只是那眼皮子浅的我都不好意思说啥了,”一个留着胡须的老头慢慢悠悠地开了口道,“之前咱们一直都没说个啥那也都是看在都是一个村上的,咱们不说旁的,都是想着要帮着亲的,可这亲帮了一回也就算了,他家这想一出是一出的,当初要断绝了关系摁下手印的是他萧远山自个,那个时候他都没说个啥了,现在瞅着人日子好过了就想着要占房子,今天算是没占到个便宜,但哪天呢,指不定上门去把人的东西给强占了都能干的出来,咱们这些个也算是当长辈的人了,可不能由着人这么干了,该说的时候也还是要说的,我看啊,今儿咱们就上门去和萧远山那一家子说说清楚,大家伙瞅着怎么样?”

老头是杨树村萧家最大的长辈,辈分最高,就萧远山还得叫一声太爷,老头现在也已经七十多岁了,平日里头也是轻易不管事儿的,身子骨虽说还利落等到农忙的时候也还帮着家里头下田下地的,可也有些病痛,例如老寒腿,那是早年的时候给冻了落下了病根,等到年纪一大就开始折腾了,天一亮就难受的厉害,前一阵找了崔乐蓉过去瞅过了,崔乐蓉也晓得这萧老太爷是杨树村辈分最大的,也不含糊,给开了药调养,顺带还给开了药方让每天都煮了泡脚,前几天弄了鹿血酒来之后,崔乐蓉也舍得下血本,分出了两斤给老太爷送去,还说是往后再给泡点驱寒的药酒送来。

老太爷承了崔乐蓉这样的人情,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能睁着眼睛就这么看着,再说了,老太爷也是个明事理的,有崔乐蓉这样懂医术的人在村上呆着也是有好处的,而且也觉得萧远山家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就有心要出头一次了。

“中!”八婶婆一下子就认同了萧老太爷的主意,“叔,我瞅着吧,远山可能还没这些个歪心思,这样的缺德主意和他屋里头那人怕是脱不开关系的。那婆娘当初一进门没多久就闹得远山和他兄弟分了家,到现在两家人家也是不咋联系的这事儿咱们都晓得,那人闹腾着呢,多半都是她出的主意。”

八婶婆这话也是其余人心中的心里话,在他们看来,萧家人就算是坏也没那么坏的,就萧远山以前没娶了那婆娘之前人也不错的很,但娶了这婆娘之后就没少生事儿了,闹着分家,兄弟两家闹得和仇人似的,这桩桩件件的都和王氏脱不了干系,说实在话,村里面愿意和王氏打交道的人压根就没几个人,那婆娘贼精贼精的,指不定哪天被她给卖了还得给她数钱呢,八婶婆看王氏也早就已经不顺眼很久了,打算趁着机会也顺带敲打敲打王氏这个不叫人省心的东西。

萧老太爷点了点头,的确,这王氏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的确是要好好敲打敲打了。

几个人浩浩荡荡地就这么去了萧家。

王氏原本还美滋滋地想着萧易那田和地的事儿,她也远远地瞅过那房子,那盖着就是不错的,想着等到要到手之后,就让老四给搬过去,哪儿清幽最适合老四看书,她还等着明年秋天老四能够给自己考回个举人来呢,虽说老四媳妇是干啥啥不会,可到底架不住老四自个欢喜,就由着去吧,住到那新房子里头和这里三媳妇也能远着点,省的每天为了那丁点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咋呼。

等到萧远山一回来,一瞧萧远山那面色之后,王氏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是落空了,当下就拉成了丝瓜长。

“咋回事儿啊,你被人给赶回来了?你好歹也是个长辈咱能这样对你,怎么说也应该要留着你吃一顿饭才对吧?”王氏叫道,“你就没提那事儿?人家可咋说了啊!”

听着王氏像是炮仗似的发问,萧远山原本就在萧易哪儿惹了一肚子的火气,半点便宜没沾上也就算了还顺带吃罪了里正,刚开始的时候萧远山倒也不咋着急,等到走远了人也冷静下来之后这才觉得自己到底是干了什么样的蠢事儿,就算萧大同同他的辈分一样,可人家到底是里正啊,这村子里头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管着,上头要是有什么事儿下来也得过了他的手,征兵徭役交税的时候也是少不离的,得罪了萧大同压根就没啥好处,到时候要是给自己使点绊子什么的都没地儿哭去,萧远山是越想越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想着要不明天买点酒买点肉去给萧大同陪个不是,现在听到王氏还在喋喋不休地闹着这事儿,他那火就一下子蹭地上来了。

“问问问,你还问个鬼,我这一张老脸都要丢没了,早说了让你不要起了那样的心思你不听,非要让我去,现在可好了,全叫人看了笑话了。”萧远山骂道,“你这老娘们往后可别在我面前出这种乱七八糟的主意了,你这是要害的我们一家子没办法在村子里头立足啊,你——”

萧远山越说越火大,手也跟着扬了起来看着像是要一巴掌狠狠地打下去,但这手掌扬了半天之后最后也还是没有打下去,到底是那么多年夫妻了,萧远山就算是再火大也没想着要下手。

可王氏哪里是能依着的,萧远山劈头盖脸地骂着她也就算了,竟还敢伸出手来要打她,他这是打算要干啥!王氏那是出了名的泼皮性子,要是好声好气地和她说话也就算了,现在一见萧远山要动手,她也跟着嗷上了。

“你打呀你打呀,你咋地就不打?”王氏朝着萧远山道,见他这手一直没落下来,她还伸手去拉,“你不是要打我么,怎么就不动手了?哎哟我这命苦唉,给你生了四个儿子,临老了就被你嫌弃了你还要对我动手,我这命怎么就这么的苦呢,这日子还能够怎么过下去呢!”

“你现在倒是来怪我了,你这老东西就什么事情都来怪我,你好意思来怪我么,我这么干是为了啥,还不是为了咱们这一家子,当初你要儿子要儿子的,我给你生了四个儿子,你现在倒是嫌弃我了,你当儿子都是放地上就能够长大的?你不得养着啊,你瞅着孙子是样样都好,你以为这些都不用花钱哪,我长了一个歪心思,我要是不能多想点法子,咱们一家子能够有好日子过么!”王氏说着就哭了起来,“还怪我,你这能怪我吗?咱们家要是个地主老爷家,一大片的田地,我就当富贵太太去了,还用得着下田插秧被蚂蟥盯的腿上都是血,热的要死的时候下地收稻子这种事儿?你有能耐倒是把孩子养的好好的啊,咱家个个都是秀才老爷,吃白花花的大米去,用得着在哪儿见天地省着口粮么?”

萧远山闷不吭声,觉得自家老婆子这话说的就有点过了,他们家虽算不得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可比起那些田地少的人家来算,也算是不错的了,至少没有饿着肚子,而且村上的人不也都是这样过着日子么。

“行啦,还说这种话干啥,说这种话正经有意思么,”萧远山沉着脸,也实在是懒得侧和自家婆娘再掰扯这些有的没的事情,“反正那边的你就不用去想了。”

“咋地,他吃了我们家十年的饭,这说不算就不算哪,这彩礼钱都不是个钱啊!”王氏双手叉腰地嚷道,“我就要他点田地和房子就已经算是客气了。”

“你是客气,人家可是没怎么客气呢,人说了,要接着当一家人也成,但这买田地造房子的钱就要我们给出了,张口就是要五十两,要是一家人了往后要分家的时候他们也得分得到东西才成!”萧远山道。

王氏一听倒抽了一口冷气,五十两!要是有那五十两银子她还用得着算计个啥,自家手上都没点银子还要银子。

“彩礼钱你更是不要提了,人家就问谁家姑娘出嫁没有彩礼钱的,要是你敢要,等咱们家娟子出门的时候你也别想问人要彩礼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这一张老脸都没处搁!”萧远山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挺丢人的。

王氏听着也觉得要气疯了,这半点好处都没拿到,倒是还被人拿住了话柄,“你咋地这么没用哪!”

王氏气恼地捶着萧远山的胳膊,这一下子还真没半点法子,可心中也是不甘愿的厉害。

也没等商量出个对策来,屋外头就响起了他大儿子的声。

“阿爹阿娘你们两赶紧出来撒,老太公和七叔公八婶婆他们来了。”

萧远山和王氏也一愣,这些人辈分可都高着呢,平常的时候也不来怎么今天就凑趣在一起来了?

萧远山心中惴惴的,该不会是为了萧易家的事儿来了吧?这一想之后,他这后背生生腻出了一后背的冷汗,只觉得自己今天算是走了大霉运了。

------题外话------

(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