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七十四章 算清楚

萧远山进来的时候也算是下足了勇气。刚刚放鞭炮的时候他就已经在附近了,一直都没鼓足了勇气过来,在外头也挣扎了良久,在听到里头那聊天声的时候,萧远山更加没了勇气,他也想过就这么算了,还进去干啥,反正里头也没啥人会欢迎他这个人。

可还没等到他走回家呢,就见他那老妻站在半道上,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的神情看着他,在他那老妻喋喋不休之中,萧远山也只好只仗着头皮来了,等到进了院子一看之后,他心中的那点忐忑一下子就没了,这房子可真是好啊,青砖大瓦的房子,在他们村上也算是不错了,要弄出这么一个宅子来,只怕花费至少得需要十两银子吧。

萧远山瞅着这房子眼热的很,想他家现在也基本上都是青砖瓦房,可到底也不是一下子盖起来的,还是这些年慢慢地翻新弄了的,再者他家孩子也不少,就现在孙子也都有了三,渐渐地也就显得有些拥挤了,要是有这么一个房子,家里面就能够松快点了。

这样一想之后,萧远山也就不觉得丢了老脸了,这脸面比较起一家子的日子来说那还有个啥,再说了在这村上他这一张老脸早就已经丢了个干净,倒不如像是现在这样破罐子破摔得了。

“亲家,今天来的挺早的,里正您也在呢。”萧远山乐呵呵地同萧大同和崔老大道,完全无视崔老大那一张脸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崔老大心中火大的很,要不是还记挂着今天是他闺女的好日子,现在他都有掀了桌子将这老东西暴打一顿的冲动,但即便是如此,崔老大还是僵着一张脸道:“萧远山,谁是你亲家!”

“亲家,这话怎能这么说呢,虽说之前的确是有些闹得不高兴,但为了两个孩子,咱们还是冰释前嫌的好,我这也知道之前自己是做错了,所以就趁着今天这功夫来给你赔不是来了,你就原谅了我当初,往后咱们两家人还是能够好好地相处,咱们辛辛苦苦的不都是为了孩子么,要是一直揪着那个理不放,这往后还怎么好过日子,你说是不是?”萧远山依旧神色不变,“往后你放心,我是不会再那么糊涂了,你这姑娘到我们村上到我们家里,我保证会像是亲闺女一样地疼着的,要是再有一次,你只管上门来,随便你打骂,我保证一句都不吭声!”

“……”

崔老大几乎是被起得说不出话来,见过不要脸的怎么着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竟是还能够说出这种话来的,这话崔老大可半点也不陌生,想当初定下婚事来的时候,这老东西就是这样对着自己说的,说会好好地待着自家姑娘会像是亲闺女一样地对待,可结果呢,结果就是他们一家子把他们当猴子耍了一通,这耍了一次还不够,现在倒是还要来第二次,真当他们崔家都是蠢货不成?!

萧大同也觉得萧远山这阵仗是有些不对了,瞧萧远山那话里话外的倒是还把萧易当做自家人了?而且那半点也不见外的说辞,想当初闹成那样,他们村上的人都是看在一个村上的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这也算是丢光了他们村上人的脸面,现在他这个当里正的走出门都挺不直腰杆来,这外头那些个村子里是怎么说他们杨树村的,还有那些个别村上的里正又是怎么嘲讽着他的,萧大同可都一笔一笔记着呢,而且当初写下那断绝书的时候,他这个里正也是作为见证人的存在,现在萧大同这态度不是往着他脸上甩巴掌是什么?就冲着现在这院子里头大部分都是他们村上的人,一个一个都眼睁睁地瞅着他,他要是没点作为,那往后他这个里正还有什么地位,往后还怎么在村子里面立足?!

萧远山你们也忒是给脸不要脸了!

萧大同肚子里头也憋着一团邪火,绷着脸:“远山啊,你这是不是青天白日就喝了酒怎么的就说起了胡话来了,你要是吃醉了那就赶紧回家躺着吧,也别出来瞎晃荡了。大柱大强,把你们远山叔给扶回家去,叫你们远山婶好好地看着人,怎能吃醉了还出来,要是闹出点什么事情来,谁知道会咋地呢!”

萧大柱和萧大强也不是不懂,刚刚听着萧远山的话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回过了味儿来了,尤其是萧大柱,刚刚在瞧见萧远山的时候直觉就觉得要出了事儿,昨天他婆娘回来的时候可是和他说了一说萧家老二媳妇的态度,当时他媳妇是怎么说来着,说是萧家那样的人家指不定就会瞅着现在萧易两口子日子过的好了想要上门来闹点事儿沾点便宜。

他听他婆娘这么说的时候还没怎么放在心上呢,想着当初闹成那样了,当着里正,当着村上不少人的面,萧家老四亲手写的断绝书,萧远山也都是签了字,按下了手印的哪里还好意思再闹点什么,这真要闹起来的话也实在是不怕丢人了。可现在倒好,他那婆娘还真是没说错,这萧家人的脸面可真是够厚的,就这样了还能够上了门来,而且那态度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

萧大柱朝着萧大强使了一个眼色,萧大强也明白了,当下就站了起来,朝着萧远山走着,脸上带着笑看着特别的讨喜道:“来来来远山叔,我和阿哥送你回去,我也好久没瞅见婶了,我可得在你家坐一会聊一下。”

萧大柱和萧大强伸手就要去扶着萧远山,萧远山哪里不知道这两小子是打算强行把自己弄回家去了,当下手一拍,将两人的手给拍开了,嘴巴里头还一个劲儿地嚷嚷了起来。

“里正你啥意思呢,我今天就是瞅见阿易这孩子新房子造好了,我就上门来讨个喜庆和我家亲家说个话儿,咋地,这地儿是阿易那孩子的,人家都还没说话呢,里正你就要把我给赶走了是个啥意思啊!感情这村上的事儿什么都是你做主了是不是?”

萧大同那脸色更黑了,“萧远山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今天来就是来讨个喜庆也没打算干啥,可你干啥连句话都不让我说完?!”萧远山道。

“你要是真心实意来讨个喜庆这也就算了,可你那是真心来讨个喜庆的么?”萧大同也火了,“萧远山,咱们都是一个村上的,那么多年下来不说对彼此清楚的一干二净吧,但是什么样的人咱们都清楚的很,你今天这样子来,你摸着良心问问,你这是来讨喜的还是来闹事儿的?今天是萧易两口子上梁摆酒的好日子,特地请了我这个当里正的来,说实在话面对着这两孩子我心里头也有愧的很,当初你家闹成那样的事儿,你萧远山能够站得起腰来,我这个当里正的还站不直腰来呢!”

“里正你也别总是捉着那事儿不放,是,当初那事儿我知道是我错了,我这不也是来同亲家道歉了么,要打要骂的,当初也都已经过去了,我也巴望着两个孩子往后日子能够过得不错,一家人能够过得和和乐乐的,这样难道也错了么?”

萧远山道,不提当初那点事情也就算了,提起那点事情,他里正觉得自己没了颜面,那他家不也是没得到什么好处么,想他老四的亲家现在当个私塾先生也当不了了,而他老四的名声也一并坏了,再有,想他萧大同现在说的这样义正词严的,可这一段时间来也没常在自己面前敲了边鼓,总是说他萧家给整个杨树村都给抹黑了,说他萧家做人做事儿不地道,这说的容易,这事儿要是摊在他自己头上还不知道是要做点什么呢。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说的不就是他。

“我都说了,咱们不是什么亲家,亲家这话你也别对着我喊,今天要不是我闺女和女婿大好的日子,指不定我还要揍你一顿。”崔老大对着萧远山道,“从你口中说出亲家两个字就让我觉得像是灌了一嘴粪似的,恶心的慌!你说你指望着两个孩子往后能够和和乐乐的,只要你不出现在人面前,两孩子的日子过的要多好有多好,这事儿就不需要你多费心了,关系也都已经断了,当初都已经说好了,你们萧家往后也别整日地到两个孩子面前走动,至于两孩子,就算是往后日子过不下去了,讨饭也不会到你家门口要一口吃的。”

“远山哪,这事儿闹得差不多就得了,当着大家伙的面你也差不多就适合而止吧,免得闹得都不好看。”

萧大同道,没瞅见崔老大这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么,要是有点羞耻心的人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现在眼瞅着人日子好过了就上门来要当亲戚了,想当初干啥去了!萧大同觉得崔老大这人阿实在是够憨厚了,都到这个份上了这话说的还是这样的客套,这事儿要是搁在他这身上,指不定这暴脾气就得上来,照着脑门子狠狠地抽他两回。

萧远山虽说已经丢弃了一张老脸,但那丢弃的羞耻心多少还是有一些的,听到崔老大这话的时候,他也觉得难堪,可到底也还是不愿意放弃,老妻在他的面前画了那么大的一个饼,都已经做到这份上了,灰溜溜地走了也太难看了点。

“亲家啊,我这是认真的……”

萧远山道,他看着铁青了一张脸的崔老大,有心想要上前两步做出点哥两好的动作来,可又想到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要是再做出那种动作来说不定还真能再挨崔老大一顿胖揍,所以他这上前了两步之后又一下子停下了脚步,那想要讨好又怕挨揍的态度也是看在众人眼中只觉得可笑的厉害。

“亲家,你要是不相信,要不我给你跪下,要不给那两孩子跪下也使得。”萧远山咬了咬牙道,他可不怕说出这种话来,就算是他真的要跪,萧易和崔乐蓉怕也受不住的,要是真受了长辈的跪,只怕在村上可就不一样了。

“萧远山,你这胡搅蛮缠个什么劲儿呢。”郑氏也已经个安奈不住了,原本还以为被老伴这样一说,又当着里正的面萧远山讨不到什么好处就应该会走了才对,真是低估了这人胡搅蛮缠的功夫!郑氏也算是看明白了,萧远山今天就是给他们一家子不痛快来了,打从这老东西进了门之后那一双带着贼光的眼睛就一个劲地四处瞅着,那样子就和她那妯娌和那婆婆一个样子,那是想着从这里扒拉点好处的样子呢,郑氏恼火的厉害,冲了出去喊道。

“你这是看着两个孩子好过了你心里头不乐意了是吧,觉得两孩子的东西都应该是你们萧家的,往后也能够占点便宜,最好是把新造的房子腾给你家来住了,把新买的地儿交到你的手上是不是?嘿,我说你这黑心肝儿的,你们家是长了多大的脸哪,你不是一直都自夸着家里出了一个秀才公,往后肯定是要考上举人带着你们家享福的么,寻常人家可衬不上你们,那你们那一双眼珠子整天盯着别人家的干啥?当初是你家老四为了息事宁人亲笔写的断绝书,你这缺德冒烟的自己盖了手印,咋的,眼见着孩子们日子稍微好过点了你就想不认账了是不是?那等到孩子们手头上真要是再宽裕点的时候,你们一家子是不是得来明抢了啊?!”

萧远山被郑氏那一通说几乎是切中了他的目的,那老脸给燥的,涨的通红:“亲家,哪有这样的事儿,到底是一家人……”

“我呸,谁他妈和你们那和吸血鬼一样的是一家人哪!”郑氏啐了一口道,“你敢说你没那半点的心思?你没那点想法,就算你没有你那婆娘肯定也是有的,我就说呢,打从造房子开始都是两孩子自己张罗着,你要是有心早就应该过来瞅上一瞅摸出点银子来帮衬帮衬了,这么长一段时日你们萧家都当是断了关系了,那现在房子弄好了田地好了你们倒是要上门来了,有你这样是认错了么,你这认错可认的真是轻巧的,瞧你一进门那一双罩子就一个劲儿地朝着屋子看,这是看上了想抢是吧,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郑氏往常的时候也没有这般的泼辣,可自打自己姑娘吃了那么大一个亏之后,她就觉得她这个当娘的该泼辣的时候还是要泼辣一点的,否则真是什么人都能够爬上头来,尤其像是眼前这样不要脸面的人,那就更是要泼辣了,真当他们老崔家好欺负了不少?!

“亲家——”萧远山更是词穷,他原本就不咋擅长应对婆娘,就自家老妻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功夫都已经足够他难受的了,一般老妻那样一来,他这脑袋就觉得突突地疼,哪里还能够再较劲个什么,只有让的份儿。

“别叫我亲家,谁家和你家成了亲家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郑氏拔尖了声道。

“好了阿娘,吵啥呢,今天这日子应当是高高兴兴才是。”

崔乐蓉原本是在屋子里头烧火,刚刚萧远山来了之后,崔乐菲就火急火燎地跑进了屋里头寻了她,崔乐蓉倒是没有想象之中的那样惊慌,毕竟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现在瞧见萧远山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也就没有想象之中的那样意外了,但做好了心理准备不代表着就能够承受住萧家人的恶心。

崔乐蓉也算是彻底见识到了,这人竟然还能够恶心到这种程度呢,虽说有自家阿爹阿娘站在自己前头,可崔乐蓉也没想着这事儿就让自家爹娘给出头了,毕竟要在杨树村过日子的是自己,总不能萧家来一次人她都要请了自家阿爹阿娘过来吧?而且闹得太凶对阿爹阿娘的名声也不大好,毕竟家里还是要说亲。

郑氏听到自家女儿的声音眼眶就红了一红,心想着自家女儿好不容易眼见着是要过上好日子了,结果却还要摊上这样的事情,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呢!她哪里不知道今天这样的日子合该高高兴兴的,可眼前萧远山这人能让她高兴的起来么。

崔乐蓉上前了一步,伸手拍了拍郑氏算是安抚,一双目光却是盯着萧远山看着,那眼眸冷冷的。

萧远山瞧见崔乐蓉来的时候,他这心里面就有点发憷,别人不晓得他可算是清楚的很,崔家老两口的确是有些难搞的,但也不过就那样而已,真正叫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崔家这个女儿,那说出口的话都是带着刀子的,更是次次都能够掐住人的软肋,几乎是压着他们猛打,连点翻身余地都不给他们的。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看过来的时候,萧远山觉得自己身上的肉就开始疼的厉害,这完全就是要从身上割下一块肉的态度啊。

郑氏被崔乐蓉那样一安抚,心里面就安定了一些,反正只要她家姑娘和姑爷两个人站在一边,就算萧家的闹上了门也不怕,再说了这事儿原本就是萧家不占理,还有脸了他们!她也不是不明白自家姑娘为啥要在现在这个时候出了这个头,这还不是为了他们老崔家,怕往后是传出去觉得他们老崔家人不好相处,家里头的孩子不好说亲事。而且现在这事儿萧易出头也不好,毕竟萧易当初也算是萧家的养子,萧家这事儿做的的确不地道,可萧易站出来指责萧远山就显得萧易这人有些薄凉了,所以这事儿萧易还真不能出头,唯一最适合出头的人也就只有崔乐蓉了。

崔乐蓉对于这点门道也清楚的很,所以干脆也就不让萧易出面了。

她慢慢地朝着萧远山走过去,不急不缓的态度越发是让萧远山心里面没底了,要是这姑娘在哪儿吵吵闹闹的,这事儿都好解决,但这一声不吭的,也不上火发怒的,看得人心底里头还真没点底。

“阿蓉丫头啊……”萧远山觉得自己的气势被这样的一个丫头给压倒了,心中也有些不大甘愿,明明这年岁上他长了这丫头那么多,完全是当她爹的年纪却被一个年纪轻轻的毛丫头压得话都说不出来这话传出去也是要给旁人笑话的,他想了想之后就开了口。

崔乐蓉看了萧远山一眼,不急不缓地道:“阿蓉丫头这样的称呼在你我之间怕是不大好吧,毕竟咱们两家也还没熟悉到这种份上,按理说,既然我成了萧易的媳妇,这村上年长的叔伯们见了总是要称呼一句的,也应当叫你一声远山叔。搁着今天,我也这么称呼你一回,远山叔,你来我们这儿是打算干啥来了呢?你说要是沾点喜气,得,我也承了你的情,你坐下来喝口茶吃点糕点哪怕是你要留下来吃个晚饭,看在一个村上的,我也不合你计较,但是有些话应当说有些话不应当说的,我觉得远山叔你也是一把年纪了按说应该是知道的吧?没有必要让我这个当小辈儿的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了不是?”

崔乐蓉说着给拿了桌上的空碗,给萧远山倒了一碗茶水,又给拿了几块糕点放在碗旁,那态度也是叫旁人为之折服的,瞅瞅萧易家的媳妇这气度,一瞅就晓得是从大户人家里头出来的,搁在乡下人家,就冲着萧远山刚刚那闹腾劲儿没给拿扫把轰出了出去了,还给人倒茶拿糕点的那更是想都不要想了。

萧远山被崔乐蓉这态度也闹得有点不大好动作了,首先这气度上就矮了人一大截,而且人家那好声好气的,自己也实在是有些站不住脚了,他呐呐地:“我可是萧易的养父……”

“对,远山叔你原本是萧易的养父,要是当初你家不带坑蒙拐骗的,也不至于是有了今日,这事儿我也没说错吧?”崔乐蓉笑了笑,语气依旧平和,“就像是我阿娘刚刚所说的那样,当初在关系断绝书上,是远山叔你家老四亲笔写的,你也按了手印了,同时里正也作为见证人了,这断绝书我和萧易也上过衙门办理过了,打从你同意的时候,萧易就同你们萧家没啥干系了,你说我这话说的有没有道理?”

萧远山倒是没想到崔乐蓉和萧易会把那关系断绝书拿到衙门里头去过了明面,当下就傻在了哪儿,他们这些个乡下人对于衙门这种地方总是有些抵触的,总觉得这衙门就是个要命的地方,能不进去的话尽量还是不能进去的好。

“远山叔,你到今日才来掰扯你是萧易的养父这事儿,真不是我这个当晚辈的来寒碜你,你这面皮子是真的有点厚了。当初你们是二话不说地同意了断绝关系,现在又想要来认回干系,这事儿还真心有点好笑的,就和戏台子的戏一样,你们哪,是想到一出又是一出。”崔乐蓉笑眯眯地瞅着那面色不怎么好看的萧远山,“你也别急,听我掰扯掰扯如何?”

“我和萧易两人过日子虽是不长,但起码算起来也是有一个多月近两个月了不是,这一段时日来,我和萧易住的是他自个儿建的小木屋,吃的都是我阿爹阿娘心疼我这个女儿从自家口粮里头省下来的口粮,造屋子的钱是我和萧易两个人这么多年省下来的,买田地的钱也是我挣下的,这一段时日来,我和萧易两个人哪怕日子再难过也没去你们萧家闹腾过不是?断绝关系了就是断绝关系了,我和萧易两人也是有骨气的,不是那种需要旁人养活的,自己也能够养活自己。远山叔你说你心中有愧,但说句难听点的,我是没怎么看出来你这心中是怎么有愧了,要你真心心中有愧你早干嘛去了呢?当初我阿爹为了你,瘸了一条腿,你说你心中有愧这么一句话就塞过去了,到头来也没见帮衬过我家反而是算计起我家来了,现在萧易都和你断绝了关系,你一句心中有愧就想着重归于好,让萧易重新当你家的儿子,我和他一手置办下来的东西都算成了你们萧家的,呵呵,远山叔,你这心中有愧还真心挺值钱的!”

旁人也听到兴起,可不是么,那种漂亮话谁不会说,想想萧远山除了刚刚进门来说的那些话之外哪里还有旁的表示什么了,这帮着造房子上工的人可都是杨树村的,也算是知根知底了,萧易两口子这房子可都是自己掏出钱来的,萧家那是半个子都没有拿出来过的,但要是萧易真心想不开又和萧家联系起来,那作为萧远山的养子,房子和田地可不就是成了萧家的么,想他萧远山一家子啥都没干就想着捞回了这么一个好房子和田地,那么好的买卖可算得真是够精明的!

听完崔乐蓉所说的这些话,这些人瞅着萧远山的眼神也是带了点鄙夷,之前萧家干的事儿还不够,现在还想着算计着人呢,怎么他们就这么倒霉楞是和这样的人家成了乡里乡亲的,之前那事儿还没消停现在又要开始算计人,传出去他们杨树村的人还要不要过日子还要不要抬头做人了?

“我哪里是这个意思!”萧远山红了脸粗了脖子,气喘吁吁地喊,“我是实心实意想着萧易了,到底也是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哪能说断了关系就这么给断了关系哪……”

“远山叔,就冲你这一句话,萧易当你的儿子也不是没问题的。”崔乐蓉道。

崔老大听到自家女儿这话一下傻了眼,急忙扯了扯崔乐蓉的衣袖,压低了嗓子道:“阿蓉你傻了啊,他说的话你也信?”

崔老大现在对于萧远山也可算是有一个认知了,萧远山就不是个好东西,无利不起早的,满脑子都是算计人的,和这样的人牵扯上关系到时候可有苦头吃的呢!

“信,怎么不信,远山叔都不是那样说了么,只是我觉得吧,远山叔,你这光是嘴巴里头说说还不成,得拿出行动来才行,”崔乐蓉嘴角勾了一勾,“你既然想让萧易接着当你的儿子,那就不算分家了是不是?”

萧远山听到崔乐蓉这么一问,下意识地就点了点头,这当然算是没分家的,要是算了分家那房子和田地怎么个算法?

“那成,既然远山叔你是觉得没分家的话,咱们就按照没分家的来算啊。没分家的儿子媳妇住的都是家里头的房子,所以这房子就不能算是我和萧易两个人自个的人,而是要算是公中,是不是?”崔乐蓉问道,“那我们现在的田地也是要算公中的了是不是?”

萧远山又是点了点头,觉得这话的确没错的,可从崔乐蓉嘴巴里面说出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了,这姑娘一贯是彪悍的厉害,现在就这么的随意让人拿捏,感觉不大像是她会干出来的事儿啊。

“那作为没分家的儿子,那这造房子的钱就不应该是我和萧易两个人来出是吧?还有那田地既是要算做公中的,买田地的钱也应该要给了我们夫妻二人才对,还有造房子请人的费用,吃食的费用那都应该要公中拿了出来才对,这样一算的话,田地一共三十九两银子,再加上造房子七七八八用的费用大概是在十两左右,一共是四十九两银子,再加上今天弄的这个上梁酒,也估摸着快一两银子了,刚好凑个整,一共是五十两银子,那远山叔你得先给了我和萧易才行,”崔乐蓉正儿八经地对着萧远山道,“还有,既然是没分家的话,那我和萧易吃饭的口粮也是要从家里面出的,等到往后要是分家的时候,既然是一家子,萧易也是你的儿子,那分家的时候应当也要有田地和房子才对,这样也算是正理,远山叔你说是不是?现在这房子我和萧易两人先住着,毕竟远山叔你其余三个儿子也都住着好房子呢,总不能让我和萧易两个人再去住那木头房子吧?等到以后分家的时候要是这房子没分给我们两口子,那到时候新造房子的钱,家里头应该也要拿出一点来才对吧?远山叔你看我这算的在理不在理?”

萧远山那面色瞬间铁青了起来,可偏生又挑不出道理来,要算作公中的,他还真不能说出房子田地的钱就由着她和萧易两个人出了家里面不出钱,可这话要是摊在现在说了,肯定是要被人戳脊梁骨戳断了的,可要是他应了下来,那家里头就得拿出五十两银子来,家里面要是有这五十两银子他和他老妻还能够想着这样的事儿来这儿讨了趣来了?

“里正,我这说辞没错吧?既然是要当做儿子不分家的,没道理这钱都要我和萧易两个人出了,最后我和萧易两个人啥都没捞到吧?再说分家的时候养子不能分多,但也总能分到点吧?”崔乐蓉看向萧大同问道。

萧大同点了点头道:“依着规矩的确是这样的,既然不算分家,这些钱就轮不到你和萧易两口子来出,只是最后分家的时候,萧易身为养子,就得比正经的儿子少点,但也是能够分到一点的。”

萧大同对于萧远山也算是厌恶得很了,这老东西竟是打上了这样的主意,刚刚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顶撞着自己半点也不把自己放在眼内,现在也别指望着他能够帮衬着说上一句话。

萧大同转头朝着萧远山语重心长地道:“远山哪,萧易的确是个好孩子,既然你想着还是和萧易两口子交好要道歉的,可不能有旁的歪了心思。五十两银子可真心没多要了你去,小两口为了房子田地那是费了不少的功夫呢。你不是一直心怀愧疚么,孩子都已经把话说清楚了,这作为公中的东西也是该给钱的你说是不是?”

萧远山被萧大同那一句话也是恶心到不行,五十两啊,他这又不是没田没地的干嘛还要再买了去,家里头现在正缺的就是银子哪能还拿得出这些钱来。

“阿易这孩子讨媳妇的彩礼还是我们掏的呢……”萧远山脱口而出一句。

萧大同一下就笑了出来道:“远山哪,你这话可就好笑了,谁家儿子讨媳妇不要彩礼的啊?难不成你是打算来问孩子要彩礼钱来了?这事儿你可真是干的出来啊?”

村上人一下子也跟着笑了起来,看着萧远山的眼神那是更加的鄙夷了起来,他们也开始为萧易两口子有些不平了,萧远山今天来嘴巴上说的是可好听,事实上就是来问要钱了,甚至还打着拉拢了人好把人家的田地占为己有的心思,想他们杨树村大多都是萧家人,想着老萧家的出了这样的人这可真是够了。

“远山叔,谁家讨媳妇不要彩礼钱?你家不是还有个闺女没嫁么,是不是就不要彩礼钱啊,真不要彩礼钱咱们回头说说,十里八乡的汉子多了去了这可得高兴死了!”

“那可不是,不要彩礼钱还倒贴嫁妆呢,多美的事儿啊!我回头和我家婆娘说说,我婆娘娘家哪儿可有不少的小伙呢。”

“远山叔你这也可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儿了啊,当初你家那事儿闹得外头对咱们杨树村的人风评都不大好,这小伙子难说亲,姑娘家难说婆家的,现在你家姑娘要是不要彩礼,这也算是从源头上做了点好事儿么,指不定经过这事儿之后咱们村上的风评也能好一点呢,这样家里头有小伙姑娘的也就不用愁了啊。”

那些个看不过眼的也顺着里正的话说着,他们对于萧远山一家也算是忍了很久了,这人哪,一辈子做一次亏心事儿都得寝食难安,可他萧远山是咋回事儿,闹了一出不够还要闹第二出的,也不看看自家还有姑娘没出嫁的呢,自家姑娘不怕养成了老姑娘也不能拖着旁人家的孩子啊,再说了萧易两口子是得罪他啥了,至于是要这么往死里面埋汰人么,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啦,想那崔家的姑娘多难得的好姑娘,性子爽利人本事,现在在村里面行医看病的不要太造福乡邻,你萧远山这是诚心想把人从杨树村赶出去是不是?

萧远山话说出口之后就知道有些不好了,村上好些家里头有姑娘小伙的早就已经有了话了,他也没少听那些个闲话,现在更是半点也刹不住车了,他那脸都涨成了青紫色了,那呼吸也显得有些急促起来。

崔乐蓉也乐意见到这样的场景,这些天她在村子里头也没少卖人情,家里有个病痛的可都没推迟,要是再没人给帮着说话的,她都觉得不相信。

她看了一眼萧远山,笑了笑道:“远山叔,我和萧易的意思就是这样,你要是有诚意呢咱们还是一家人,你要是没个诚意呢,往后还是桥归桥路归路吧,你也别总是拿那些个话来寒碜人了,不该有的心思也别有,咱们也不是柿子,不是软乎地随着你捏,也不是那一个球,你想要了就捡回来,不想要的时候就丢的远远的,还有你这心思也放宽点,我看你这肝火旺盛的很,要是整天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事情,早晚自己的身子骨也得垮了去。今天我这儿也忙,就不招待你了,你走的时候路上小心,平安来平安回家才行,万一要是路上出了点岔子,说不定你家里头又要牵扯上我们这儿了。乡亲们也得做个见证,我们一没打二也没怎么骂的,这也算是十分好声好气了,远山叔那一家子我们是折腾不起的。”

“都瞅着呢,萧易家的,你这脾气算是不错了。”乡邻们一下子笑出了声来,瞧瞧萧易家的这说话这态度,“你这好声好气地说话,人也是好端端的,要是赖上了你,我们也会帮衬着你的。”

萧大同也点了点头,抬眼看着远山道:“远山啊,都已经到这个田地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萧远山见状,也知道自己还留在这里也是讨个没趣,而且他也实在是没了脸面留着了,佝偻着背灰溜溜一下子就走了,甚至还拿手遮了遮脸,像是怕丢人似的。

------题外话------

今天终于有万更了,时间也提前了,争取明天再早点(*^_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