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七十一章

王氏是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也等不及晚上了,急匆匆地就把在堂屋里头抽水烟的萧远山拉进屋,把这事儿给说了。

萧远山听得直皱眉头。

“你在想啥呢老婆子,这事儿能这么干吗?”萧远山吹胡子瞪眼的,“当初这事儿还嫌闹的不够哪,你还想再闹上一通被人戳着脊梁骨不成?老婆子,你就安生一点吧!”

萧远山觉得之前那些天实在是太难熬了,总是被人指指点点的,他也算是受够了,而且现在人在他们杨树村的地头上过的也算是不错,村上不少人都上萧易家里头让人看病扎针的,话里话外的也没少挤兑着他,萧远山觉得要是自己再闹上一出,村上的人会帮衬着谁那还真是说不出的。

“我怎么就不安生了,咱们养了那混小子那么多年,这可半点福都没享过呢,要不是咱们,他能有个媳妇,他能够过上那样安生的日子?这孝敬咱们一点总是不错吧?就算是骗了崔家,但咱们也出了彩礼钱吧,那可是二两银子呢!”苏会王氏对于自家老头也是有着几分的不满,瞧瞧那点骨气,怎么就这么怂呢,连她这个婆娘都不如,“老头子,你不想自个儿也得替咱们老四想想啊。”

萧远山听到王氏提到老四的时候这才抬了眼眶看了过去,只是那眼神之中也还是有些困惑,老四怎么了?

“老二媳妇是个破落户,老头子你可不是不晓得老二家这闹了一回分家之后可就会消停下来不再闹腾的,这一次咱们还能碍着自己的颜面把这事儿给压了下去,等到明年老四去考举人,老四这人也是本事儿,我这个当娘的当然是觉得凭着老四的才学那一定是能够考上举人的,可这事儿也不是完全板上钉钉子的不是,万一要是老四真没考上,你觉得就老二家的能忍下去,到时候老大家的只怕都是要闹了。”王氏叹了一口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大家的生了两个儿子,老大媳妇早就已经有了心思想要把老大给送去私塾,供着老四一个人就已经够吃力了,要再来一个哪里还能够吃的消的,萧易那混小子现在过的日子你又不是不清楚的,那小子前几天还猎回了一头鹿,还买了那么多的东西,这混小子手上肯定是有钱的,要是有了这钱,老四哪儿也能宽松点,老大哪儿的说不定也能成了。”

王氏看着萧远山,“你当我就不心疼自己的孙儿么,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咱们家这么多的人可都要吃穿的,咱们手上就十五亩的田,几亩的地,田里头除了交税,留下自家的口粮,加上家里头杂七杂八的,这一年下来能挣上十两银子就是不错了,这还是年成好的,要是年成不好的话还不知道要怎么过日子呢,老四念书一年的束脩差不多也要二两银子呢,那笔墨纸砚的那样不金贵那样不花钱,家里头杂七杂八的,一年下来到手上能最后剩下三四两的银子那也算是不错了,一个一个的都当咱们手上有多少银子在呢。”

萧远山那里不晓得家里面的情况,家里头田地也算是不少,但也抵不过花用多,光是老四2一年下来就要花了不少的银子,再加上人情往来的,这日子也难过的着呢,老三是个憨直的也一直没说个什么,但老大老二哪儿,也的确是不好说个什么了,儿子起了心思他这个当老子的也不顶用起来了。

“这两媳妇都觉得我这当婆婆的抠抠搜搜的,但不抠抠搜搜的话那怎么过日子啊,怎么攒了老四考学的钱。”

萧远山叹了一口气,他哪里不知道家里头的不容易,但这也不是理由。

“老婆子,可你这……”

“我这怎么了,你当我乐意是黑了心肝不成?当初公公还在的时候,公公可是对那小子掏心掏肺的很,咱们养了这么多年,他孝敬过咱们没有?现在就想一拍两散,这门都没有,这只有不孝的孩子可没有做错的老子,他现在过的日子怎么说也应该要好好地感谢感谢咱们才行!”王氏见萧远山的口吻也没有像是刚刚那样的强硬了,她忙道,“要是知道这崔家的姑娘那么有本事儿,我又怎么可能会把人给推给了那个混小子,现在咱们家可好,还没吃上肉呢,倒是惹了一身的腥,原本还指望着老四家的媳妇是个中用的,她阿爹也能干一点帮衬一下咱们家的老四,现在没拖累着咱们老四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老头子,我这心里头也悔着呢!”

王氏心里面这样想着,萧远山的心里头哪里不是这样想着的,想老四明年秋天要是能够考上举人这个家倒也还能在的,可要是老四没能考上举人的话,到时候只怕分家是要在所难免了,家里头就十五亩的地,到时候掰扯着算了,他和老婆子也算上每个人到手也就是三亩地左右,老四从小也没下过地,他们两个老的还在的时候还能够帮衬点,要是等到他们两个老的不在了,那还不知道是要过什么日子呢,老四的媳妇也是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这段日子来在家里面可没少添乱,说的重了就是在哪儿一个劲儿地抹泪。面对这样的儿媳妇,萧远山也觉得累,一点也不爽利。

“事儿都出了,现在还说着个干啥子,老四自己看中的人,当初老四都已经跪在面前磕头了你难道还要硬下心肠不应下不成?!”萧远山长叹了一声道。

“可不就是老四中意着么,要是我自己看的,也不能相看上这样的儿媳妇。”

王氏撇了撇嘴,全然忘记了自己当初也是觉得这个镇子上的姑娘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现在脑海里面的也就全都只有汪碧莲这也不会那也不会,自己要是说上两句老四就不情愿,还要寻了她来说话,一想到这事儿王氏心中更加有气了,果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以前老四是个多么孝顺的孩子,结果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肯定是那女人没少在背后离间他们母子情!

“那你到底是想怎么样,你这巴巴地凑上了前去,你当萧易家的那个是个好相处的,要说横,那可是要比老二家的横了去了,要说狠,你上一次还没领教过呢?再说了当初写了那断绝关系的,可是当着里正的面儿,咱们要是起这种幺蛾子,里正那脸面往哪里摆,到时候咱们可要怎么办,而且萧易家的现在在村子里头的地位可不比之前,现在都已经有了隐约站稳了的趋势,你当村上的人一门心思再帮衬着咱们不成?”

萧远山说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之前他们那些个所作所为,村上的人也就是说一通而已到底也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把他们怎么样了,可现在崔乐蓉在村子里头诊病抓药的,那地位可不比之前的那个时候了,村上的人会乐意瞧见他家闹腾得把人给闹走了,到时候有个头疼脑热的上了镇子上请大夫花那流水一样的钱?!

今时不同往日了,只怕他们家现在真要闹了起来可没几个人会站在他们这一边了,萧远山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

“那当然不可能猛地一下子凑上了前去不是,但咱们两到底也还是当长辈的,当初闹成这样,这也不是咱们的错不是,那崔家的就没跟着一同闹腾?要我说,当初要不是崔家的紧拽着不放,这事儿还不至于到了这个地步,萧易那小子能被逼着签了断绝书?”

王氏想起这事儿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脸面一阵疼,那可是真疼啊,想不到崔家那婆娘瘦不拉几的那手劲儿可真是够大的,害得她那一张脸可肿了好几天呢一想起来都觉得脸上是火辣辣的疼。她就觉得当初这事儿如果崔家不闹腾完全可以皆大欢喜地过去了,可偏生那崔家就是个钢蹦子,生生地绷下了几颗牙下来。

“咱现在好歹先服点软,走动走动,等到关系亲近了,萧易那小子能不被咱们给拉拢过来?到时候咱们能吃了亏去?”王氏道,她知道现在要是一下子把自己的打算摊在了面上,别说那看他们一直不顺眼的崔乐蓉了,就连萧易也不可能待他们好,毕竟这样做的话实在是太明显了,所以这事儿也要慢慢来,花点心思之后就不怕人不上钩。

“老头子,咱们这么做也不是为了咱们,公公在的时候不也常说这兄弟多了帮衬也多,多个兄弟多条路子不是?咱们家有四个儿子,想他萧易就孤零零的一个人呢,现在他要是能帮衬上咱们还是他的福气呢,咱们老四那样的人,往后享福的日子可都在后头。”王氏想了一想之后又补上了一句,“说到底这还是一笔亏本的买卖呢!”

萧远山想了想,心里面也有了几分的松动,现在家里面过的的确不容易,就像是老婆子所说的那样,要是能够帮衬上一把也不见得是萧易吃亏,现在帮衬了,等到老四考上了举人要是不乐意带着他,到时候折算了银子也成的。

“那……就这么走动走动?”萧远山迟疑了一下道,到底在他心里还是自己最疼爱也是最有出息的幺儿占了主要的,反正这一张老脸也是掉的差不多了也无所谓再拉下脸来了。

“唉,老头子你能这么想就对了!”王氏笑开了怀,她原本还怕自家这个老头子是半点也不开窍,可现在瞧见他这个反应的时候,王氏也可算是高兴的很了,有老头子这样一句话她就高兴了。

“明天不是萧易家要弄什么上梁酒么,要不,你去帮帮忙?那萧易也是个心狠的,竟是一点消息也不透露给咱们,这叫个什么事儿啊,咱们也可是他的长辈呢!”

萧远山听着王氏那絮絮叨叨的,心中也不眠地有了几分的嘀咕,刚刚他这话说的有点快了,这事儿可怎么办呢,他就算是愿意拉下这张老脸可好歹也得有点路子可走才成啊,想这裂痕都已经在了,想要补救,那还真不是个容易的事儿。

在萧远山和王氏算计着萧易和崔乐蓉的时候,崔乐蓉和于氏也已经弄了差不多一篓子的荠菜回来,于氏也有些意外,原本还以为现在这个季节里头当是没有那么多的荠菜的,可这弄回来一篓子也没花多少工夫,这地头上还有不少这些个玩意呢,于氏也想着要真的这漫山遍野的荠菜也是有人要的,那她肯定是要去弄了,能卖几个钱也好,给虎头弄几块糖给家里头扯点布也成,这都快要过年了呢。

两人把那新鲜弄来的荠菜清理了一下,这功夫倒是远比弄荠菜要来得费事的多,要去掉老叶,把底下的根稍微剪一下,光是理这一筐子也花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

等到理完再清洗干净,于氏也帮着烧了火,等到锅子里头的水烧开了,于氏就看着崔乐蓉将那大半篓子的荠菜往着锅子里头一倒,这说也奇怪,之前还见颜色有些暗沉的下了锅被热水这么一烫一下子就成了碧绿碧绿的颜色,眼瞅着就青嫩的厉害了。

“哎哟,还真想是你说的这样,我原本瞅着这颜色啊,估计焯了水也是那样的,但真没想这一焯水之后就鲜嫩的厉害。”于氏啧啧称奇。

“是呀,我以前也没想到呢,后来还是机缘巧合之下晓得的。”崔乐蓉用筷子在锅子里头翻了一翻,“也不需要煮太久,就这么烫一下就能弄出来了。”

崔乐蓉一边说着一边用筷子把荠菜从锅子里头夹了出来弄到竹篮里头,竹篮底下还放着一个木盆子,那水从篮子里头漏了出去之后就漏在了盆子里头,那篮子里头的荠菜怎么看怎么鲜嫩。

“可不,看着都觉得不错了,真要有人要,我就去多弄点,要是没人要,自家做了吃也成的,等到下了雪可就想吃也吃不成了。”于氏道,“这东西烫过拧干水也还能够放几天,到时候冬天里头也算是一盘菜了。”

“可不,这东西就是要焯水过,要是不焯水干放着哪怕是放地窖里头也得黄,拧干水放个三五日应该不成问题的。”崔乐蓉道,“嫂子你趁着这段时间要是去弄,我也跟着一起再弄点,弄回来煮个粥,煮个汤什么的都成。”

“行咧,到时候我叫你,”于氏拍了拍胸膛道,然后又先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妹子,这萧家你可得小心着点,萧守义家的一贯都是个小气的厉害的,可比滚刀肉还要来的滚刀肉,你今天没让她沾到便宜,可得小心着她在你背后给你使坏。”

于氏对于风氏那人也算是有几分的了解,这人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你看你和萧易两个人,现在这日子也算是好过的很了,那萧家现在看着平静可都有着自己的心思呢,说不定就要把主意打到你们两人身上来,这事儿你可别不当真,可没少发生过。”于氏叮嘱道,她今天瞅着风氏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而且最后他们走的时候风氏那瞅着人的眼神就像是要杀人似的,光是瞅着都让人觉得有些害怕。这乡下人家不要脸面的人多了去了,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分了家的也能够上门来闹觉得分家的时候不公正,现在瞧见人家过的好眼热的就算得不到点好处上门来闹闹让人心里面不舒坦也好,“你们眼见着是要摆上梁酒了,这大好的日子可不能被人寻了这样的晦气。”

崔乐蓉也是把于氏的话听进心里面去了,萧家无耻的程度她也算是有了一些个了解,之前都说的好好的从此断了关系老死不相往来的,今天有这萧老二的媳妇来讨好处,下一次未必没有萧远山和那王氏上了门来。

“嫂子这事儿我知道了,反正当初当着里正的面他们也是把那断绝书给写了的,白纸黑字的,真要闹起来咱也不能由着人讨了好去,到时候肯定是要到里正哪儿掰扯掰扯的。”崔乐蓉道,“这事儿等回头我和萧易说说。”

“你知道就行,这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回去了。”于氏说着就要走了,崔乐蓉急忙又拉住了于氏,把挂在厨房里头梁柱上的篮子又给取了下来,里头大约是还有一斤左右的肉。

“嫂子,我再给你切点鹿肉,那头鹿我也就留了五斤肉,昨天吃了一点,我让我阿爹阿娘拿回了一些,现在也就剩下这么一点,你再回去给孩子今天和明天炖个汤,咱就把这鹿肉汤给停了吃太多也虚火旺,冬天的时候你多给孩子弄点暖身的汤喝喝,现在孩子还小,养着还能养好,最近萝卜那东西可沾不得,得过一段时间再吃。”崔乐蓉说着就给切下了差不多三两左右的肉,扯了一片之前洗好的青菜叶子一包,“嫂子明天上梁酒你可得过来帮忙,让大柱哥和强子都过来啊。”

于氏见崔乐蓉递到自己面前的鹿肉,她的眼眶微微一红,半点也不敢接。

“嫂子你和我客气个啥,我和你说,我这儿明天一早就有得忙乎的,你要不来帮忙,我这里还真忙不过来。”崔乐蓉把鹿肉往着于氏的手上一塞,“我不和你客气,嫂子你也别和我客气啊,这往后说不定还有要你帮衬的时候呢。”

于氏抹了抹眼睛捏紧了手上的那一块肉道:“妹子我也不和你客气了,往后需要我帮衬的地方我是绝对没二话,你到时候只管开口就成了!”萧家要想打了歪主意,她也是不允许的,到时候她是绝对要站在萧易家这一边的。

“那我就先走了啊,妹子你忙着,明天一早我就来。”于氏说着拿起了自己的镰刀和背篓就走了。

于氏走出门口的时候,到时候瞧见背着竹篓下了山来的萧易,她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了,萧易也叫了一声嫂子,旁的也不说个啥,进了院子。现在他们家这院子可宽大的很,又费了不少劲儿给捯饬干净了,等到明年秋收的时候就算是要在自家地头晒谷都使得的。

“我回来了,”萧易的声音里头透着点笑,“今天运气没前两天的好,倒也弄了三只兔子回来,挺肥的,这样家里头就有七只兔子了,明天给弄了,也能成一个菜了。”

“恩,你剥皮的时候小心点,你销好了之后我上镇上弄点药材,煮了泡上,到时候能让皮子更柔软点,到时候缝了做个坎肩也成。”崔乐蓉道。

“成,那等下雪天之前要是能弄到兔子就多弄点,到时候好给阿爹阿娘也给做个坎肩。”萧易道,他嘴巴里面的阿爹当然不是旁人,正是他的岳父。

“恩,”崔乐蓉点了点头,要是能够多当然是多弄点皮子好,“对了,和你说个事儿,今天我和嫂子弄荠菜的时候遇上了萧家老二的媳妇风氏,那风氏话里话外的,就是觉得咱们两像是有了钱日子好过了应当要帮衬帮衬,今天还开口问我要肉了,那态度好像还是一家人似的,被我一通说给轰走了,嫂子说怕是要起幺蛾子,你是怎么想?”

崔乐蓉这话说的漫不经心的,但听在萧易的耳中那就完全不像是这么一回事儿了,打猎归来的喜悦一下子去了个干净,剩下的只有一些个郁闷和愤怒。

“别理他们。”萧易对于萧家也没啥感情,那萧老二家的更是没啥感情在了,“之前都已经掰扯的干干净净了,他们还想干啥,理他们干啥!”

“我是不会搭理他们的,我就怕到时候他们朝着你下手,你到底是在萧家吃了十年的饭,到时候那老头和老太上门一说,说你不顾念恩情什么的,你心里头难道就不想旁的?”崔乐蓉对于萧易刚刚那反应也是看在眼中,但也有别的担忧。

“当初都已经断绝关系了,再说当初养着我的也不是他们,如果他们要拿这个生事儿我也不想搭理。”萧易道,“你别担心,说好了和萧家没了关系就是没了关系,不会再有别的心思的。”

萧易知道崔乐蓉对萧家一家子的厌恶,他何尝也不是,而且现在有这样的日子别人不清楚他哪里不清楚的,这都是崔乐蓉一手置办下的,萧家要是想着打了这样的主意那可真是想错了,他现在的念头只有一个,好好地过日子不参合到那一家子的事情里头去。

“那成,你可说好了的,你要是中途变卦这日子可就不能再过下去了。”崔乐蓉补了一句。

“恩,我现在就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萧易应道。

“那行,吃了饭咱们上了竹林挖竹鞭笋去,要是能挖多挖点。我和嫂子说好了,明年开了春打算抱点鸡仔来养着,这猪崽的事儿你自己琢磨着,要养就和嫂子说一声,到时候也能够早点寻摸点来,你说怎么样?”

崔乐蓉这才扯开了一个笑容来,萧易话都已经说到这地步上了她当然不可能还让人指天誓地地发誓,等到萧家人再来的时候,哪怕萧易不出头,她也不能让人得了好去。

“也成,咱们这儿地方空,鸡仔肯定是要抱点来养着的,猪崽的话明年还是养两头吧,年底卖了也能算是个进项。”

“年底家家户户都卖的,这猪能卖的上价钱?”

“那个时候是要稍微便宜点,但有些人家也就养那么一头,卖一些留一小半自家吃,要不就是没养的人家家里头就上门去买点肉。咱们村上不少人家也养着呢,要是等到冬天杀年猪的时候,咱们也可以趁着那个时候买点肉来。冬天也不怕肉坏了,能吃好久呢。”萧易道,“这价钱卖的便宜点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冬天也没啥吃的给猪吃,猪草也打不到,所以都紧赶着冬天的时候卖了。明年种地的时候可以种点番薯,这番薯能当口粮,番薯藤嫩的时候能炒着吃,老了还能扯了给猪吃。这事儿你别操心,到时候我和大柱哥一起去寻摸了猪崽来养就成,养起来也不费事儿,我来就成。”

萧易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同崔乐蓉说话,别看他媳妇在看病采草药做饭这种事情上十分的利索,但农家活不少都不会,而且也不怎么懂,这也让他觉得十分的高兴,这些他会啊,他不会的她会,她不会的他会,这样相辅相成的,日子过的也算是挺有滋有味的。

只是萧易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他媳妇很显然地还没怎么认同他,这事儿也急不来,萧易也只能安慰着自己来日方长,早晚有一天他能和她媳妇睡一个被窝的。

崔乐蓉想了想也觉得可以,反正喂猪的事情不用她操心也行,“年底有不少人家都杀猪的话,基本上很多人家都卖肉?”

“恩,村上应该有好几家人家都杀猪留着肉呢,到时候会请了杀猪佬来帮忙,年底都要有点肉才行,怎么了?”萧易也不确信今年是有多少人家会杀猪,但每年都有好几家人家会杀猪的,他也不怎么参与,所以具体要说的话也说不上来。

“到时候咱们买点肉,做点香肠和熏肉。”崔乐蓉一锤定音。

“成!”萧易点头应允,半点也不带犹豫的。

------题外话------

荠菜真心很好吃啊,以前每年冬天放了寒假我都会去田埂上挖来着,回来包馄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