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六十九章

荠菜这东西不金贵,田间地头上都能瞧见,不少人都觉得这玩意就应该在春天的时候去挖了才能吃,其实也不是这样的,像是现在清冷的时候原本脆嫩的叶子被风霜打得有些暗色,但是只要是在热水里头焯过就会又重新变得脆嫩,

以前的时候崔乐蓉也一直都认为这东西应该都是在春天的时候弄来吃的,就像是马齿苋和马兰头这种野菜一样,后来才发现原来不是那么一回事儿,马齿苋倒是要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才比较鲜嫩好吃,而马兰头也是一样,但马兰头却是有些涩口,所以在用水焯过之后还得揉捏过,这样才比较爽口,而这荠菜倒是一年四季都能吃,只是等到天气一热之后,荠菜也会老,开花就已是老的不能吃了,但在一些个阴凉的地方也还能够找到鲜嫩的。像是现在这个季节,在崔乐蓉眼中就是吃荠菜的好时候,她今天在镇上的时候看到卖豆腐的时候就想起了这件事情来,这荠菜弄来用水焯过挤水分剁碎了,加上剁碎的肉糜和香干,包裹在豆皮里头用丝线捆上一捆,那就是荠菜卷,做汤还是当菜都好,清爽不油腻。要是弄在春卷皮里头,往着油锅里头一炸,那就成了荠菜春卷,还能用糯米粉混合了面粉,裹成团子,那也是鲜的很,更别提还能够当做一盘子下饭的菜了。

崔乐蓉在路上几乎是想了一路,这越想着就越想吃了,只是今日怕是来不及,就想着明天早点出门去田间地头寻一下,这样一来也能够当做一盘菜。

原本这也不是什么难活,崔乐蓉也没打算烦了别人,但是虎头娘时不时来帮点忙,她有心想要给点工钱吧,却又不能给了,毕竟虎头娘干的也不是什么紧要的活,真要是给了钱就显得有些扎眼了,崔乐蓉也不想让村上的人觉得他们两人手上有不少的银子,所以崔乐蓉基本上给虎头看病的时候也没怎么收了银子,虽说是费了点事儿,但那些个退烧药,大多是自己从山上采的药材,要是手上没有的,她就在去镇上经过药房的时候直接给买了药,这药钱也是问萧大柱家的要的,偶尔买点给虎头吃的,萧大柱和虎头娘是个好相处的,所以崔乐蓉也乐得和萧大柱一家子多接触,像是现在她给点鹿肉给虎头养身,让虎头娘来帮把手,也算是有去有回了,崔乐蓉也觉得她和萧易不管怎么说到底是在村上根基太浅,所以还是得交好几家,免得到时候闹出点事儿也没个帮衬的。

所以崔乐蓉现在也十分客气,村上的人有什么事情她也是乐意搭一把手的,要是换成别的时候除了出了点状况需要她帮忙的,她也不乐意搭理。

崔乐蓉将东西收拾妥当了之后这才割了大约二两左右的鹿肉,又给弄了点温补的药材,包了点绿豆糕和枣泥糕这才从厨房里头出来,给了于氏。

“我还给了点温补的药材,也不贵,嫂子你拿着。糕点是给了虎头吃的,放心不抵触的。”崔乐蓉道,她伸手将虎头给招了过来,塞了一块枣泥糕到虎头的手上,笑呵呵地看着虎头吃的欢。

这年头就算是家里面有点银子的多数也不舍得买这种糕点的,上街的时候能想着买两块饴糖给孩子甜甜嘴巴就不错了。

虎头也很少吃到这种东西,他先咬了一小口,那入口的甜一下子让他眉开眼笑起来道:“阿娘这个东西好好吃,阿娘你也吃。”

于氏听着虎头这话的时候,双眼微微湿润,别看他家还有一头牛在,其实家里面的嚼用没多少,公公和婆婆身子骨都不大好,每年光是吃药也得吃了不少的银子,家里头田地也不算太多,除了自己的田之外还另外佃了地主的田来耕种,但佃来的田除了要交税之外还要再给地主粮食,最后落到自己手上的也不过就是两成,连嚼用都不够,虎头这事儿要不是有萧易家的帮衬着,只怕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呢,可家里头原本就已经有了两个病秧子了现在再多了虎头一个,于氏心中也有几分的焦急,她这个小叔子也是被耽误了,到现在也还没有说道一门亲事呢,她这个当嫂子的怎么能够不着急的。

“你吃,阿娘不吃。”于氏摸了摸虎头的脑袋,轻声哄道。

虎头听了于氏的话,他慢慢地咬着手上的这一块糕点,就怕吃的太急了。

“嫂子,一切都会好的。”崔乐蓉也算是知道萧大柱家的情况,但是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宽慰了一句,“嫂子你会赶了牛车吧?你要是不会我让萧易赶回去。”

“会,咋能不会呢。”于氏道,“我那公公就是个赶牛车的把式,我也偷偷学了一些个,别说赶个牛车了,等到春耕的时候要是抽不出空来,下田犁地这事儿也得干着呢。”

“嫂子你可真能耐,我可半点也不会这些个的。”崔乐蓉道,声音里头对于氏也有些敬佩,下田犁地别说也还真是要有点技巧性的,她上辈子也看人干过,反正那种事情崔乐蓉觉得不是她一时之间不能学会的,而且她也没有打算要学会的意思。

“能耐有个啥,要是不能耐怎么过日子,你家萧易是个人好的你自己也是个本事的,日子也是会越过越好的。”于氏道,“我那公公婆婆原本身子骨就不怎么好,一年有半年都是要吃要药的,之前加上虎头的事情被吓到了精神就一直不怎么好,要不是你,只怕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在药钱上呢,大强也是个好的,只是家里面一直都不是太好过,这孩子也一直推着,本是该找了媳妇的时候呢。”

崔乐蓉沉默着,萧大柱两爹娘那是早年累得狠了,生生把自己给掏空了,现在除了慢慢养也没有什么办法,但老两口也是个闲不下来的,从田地里头赚点银子也不容易,否则也不会到他们这里来上工了。

“算了,和你说这个干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于氏笑了笑,笑容里头也有几分的温婉,她牵着虎头道,“妹子你忙着,明天吃了早饭之后我把虎头交托给我婆婆和你一起去挖荠菜去,只是春暖的时候弄了才好,现在怕是挖不来多少。”

“有多少是多少呗,弄点就成,就是想着了。”崔乐蓉笑了笑道,“嫂子你慢慢来就成,要是不得空不来也没事儿。”

“唉,晓得了。”于氏应了一声,拿着崔乐蓉给的东西,抱着虎头往着那牛车上一放,扯着绳子小心翼翼地把牛车给牵了回去。

崔乐蓉看着于氏的身影,也是有几分的无可奈何,这生活原本就比她所想象之中的要来得不易的多,唯一这没有压垮的就是那挺拔的背脊和带着希望的目光。

翌日一早,于氏就已经上了门来,崔乐蓉和萧易的房子在昨天的时候已算是彻底结束了,古代的房子简单的很,如果按照寻常农家来造的话早就已经弄完了,只是在原本的基础上,崔乐蓉让给做了一个浴室,那浴室也不像是现代那样,村上人家哪有一个是这样的讲究的,天热的时候那些个汉子就在河边洗一个,妇人大多就是在家里面擦擦身什么的,头发也不是天天洗,崔乐蓉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日子,所以这浴室是必须要有,一定要有。

所以这浴室弄出来的时候倒还是要比正房还要来得好一些,甚至还弄了两车的砖头来铺在了地上,地面上留了一条放水用的道,直通屋子后头,屋子后头也挖了一条小沟,好能够排了洗澡水,半人多高的洗澡桶也是让村上的木匠给打的,屋子里头的桌凳柜子一类的基本上都是寻了村上的木匠做的,也好生是让村上的木匠赚了一些个银子。

崔老大看到这一间小小的浴室的是偶那是一个劲儿地叹气,直道崔乐蓉败家,这种东西像是乡下人家有的,但又拧不过崔乐蓉的性子,崔老大说这一番话的时候那是当着萧易的面数落的,倒最后还是萧易帮着说了话说是有了这样的一个地方也挺好的,这才让崔老大收回了怒火再也没说个啥了。

崔乐蓉哪里不知道崔老大的那点小心思,他就是觉得自己花了银子弄了这么一个地儿怕萧易心中不乐意,所以借着数落她的机会试探一下萧易的态度呢。

崔乐蓉看了一圈,屋子里头要有的东西也都有了,等到摆了上梁酒之后崔乐蓉就打算把现在住的屋子里头的东西给搬过去,就能住了新房子了,而且上梁酒也是在新房子里头下厨也当是暖居了,乡下人家没有那么多的讲究的,所以也就没啥问题。这暂时没有的东西,那就先这么凑着了。

看了一圈也没啥,萧易也是要上了山去看他的那个陷阱,两人干脆把门一掩,干脆地出了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