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六十八章

“阿蓉,还是你本事。”

萧易由衷地道,要是刚刚换成他去做这个生意的话,只怕不紧没有卖到十五两银子,更别提还能够弄来一根鹿茸和鹿血酒还有那五斤鹿肉了。

“讨价还价那是女人的天赋。”崔乐蓉道,“男人一般粗枝大叶的,哪里会干这种事儿。再说这梅花鹿原本身上都是好东西,别看咱们卖的贵,那酒楼掌柜能有本事儿比咱们卖得更贵,咱们这点钱那压根就是点小头。”

酒楼永远都是暴利的存在,尤其是酒水那些,光是她今天给弄的鹿血酒都能够让人卖出价钱来,更别提那全鹿宴了,那掌柜可是个精明人,要是真的半点赚钱都没有,能从他嘴巴里面咬下那么大一块肉下来?她能到十五两,那掌柜就能够卖出几个的十五两来。

“说的也是,那种酒楼哪里是我们能去的地方,就算是里正都没怎么进去吃过酒席呢,听说在里头吃一顿可要不少的银子,说不定那点钱都能够咱们过好几个月的日子了。”萧易道,酒楼这种地方在他们的心目中那都是有钱老爷会去的地儿,他们这些个庄稼汉子即便是上了镇上饿得不行也不舍得花两个钱买个包子啃啃,更别说是去镇上的酒楼里头吃饭了,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萧易也从来都没有去过这种地方,一来是手上无钱,二来也是觉得自己去酒楼里头也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不过现在的他倒是没有这样想了,觉得总要进去吃上一回才行,带着他的媳妇。

“总有一天也是能够吃到的。”崔乐蓉道,“咱们这药酒泡的是除湿驱寒的,十五斤的到时候给阿爹,五斤的留下,等到冬日里头寒的时候你也喝点,等摆酒的时候多买点酒,我到时候买点药材泡点药酒。”

“唉。”萧易也没有什么不高兴,他以前也没沾过酒这东西,村上以前也是有个老酒鬼的,一喝醉了之后就打老婆孩子,萧易也是将这些看在眼中,他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能成为这样的人。

“这往后说不定这也是一个生意,先泡着点总是没错的。”崔乐蓉笑眯眯地道,泡个药酒能有多碍事儿,难得不过就是其中的那些个药材而已,这对她来说又有什么难度。

崔乐蓉这想法倒也是的确是不错,酒楼里头的一百五十斤的药酒也不是一大缸子的事情,也是分成了好几个装法,有一斤装的,两斤装的也有五斤,十斤,二十斤装的,掌柜等泡好了之后,那直接让人送了五十斤的药酒还有一大块新鲜的鹿肉上路,直奔府城。

这酒楼在平安镇这个地方的确不错,可这背后的主家还是在府城的,得了这样的好东西哪里不会往着府城里头送,要是到时候开了主家的眼,那可得换来不少的好处,掌柜这样喜滋滋地想着。

而掌柜这番讨好的作为也在往后的确给崔乐蓉拉来了不少的生意,不过这些都是个后话,暂且不提。

此时此刻的崔乐蓉则是在糕饼铺子里头转悠着,在这个时代铺子里头的糕饼也都是一些个常见的,什么枣泥糕,豆沙饼千层饼绿豆糕一类的,这些基本上都是甜口的,崔乐蓉去的是镇上颇有名望的一家糕饼铺子,说是已经在镇上开了二十多年了,崔乐蓉去看了一圈之后也就意思意思地买了一斤的枣泥糕和一斤的绿豆糕,她也顺带尝了一个,味道也还是成的,这枣香也算是浓郁,但除此之外也就那样了,可别说这枣泥糕和绿豆糕卖得倒也不便宜,就这么一斤的东西卖了二十多文钱。

出了糕饼铺子,崔乐蓉也递了一个绿豆糕和一个枣泥糕给萧易,“尝尝味道,我觉得甜了一点。”

萧易看着崔乐蓉递过来的糕点,他眸色微动,小心翼翼地拿了那两块糕点,他慢慢地吃着,果真就像是崔乐蓉所说的那样糕点的确是有些甜了,可也就是因为这样几乎是要甜进心里面去的甜味让他觉得整个人都暖暖的,这还是他头一次吃到那么好吃的东西。

崔乐蓉见萧易吃的那样专注的神情,她笑了笑道:“往后要是想吃咱们就来买,到时候要是有钱了,咱们买两斤一斤吃一斤扔。”

萧易憨厚地笑,也不说别的,牵着牛车慢慢地走着,走过那一个一个的铺子,也买了不少的东西。

等到两人回到村子的时候,那牛车上已经摆了不少的东西,各类豆子糯米粉面粉一类的甚至还有4袋的米,这些可都是去了壳的,还有家里头需要用到的一些个东西,看着不多,但最后堆在牛车上一看倒的确是有了不少,甚至还买了三斤酒,还有那肉也已经定好了,因为差不多得半扇猪肉,最后崔乐蓉常买的那家屠户娘子答应上梁酒的那一日一早就给送到村上来,作为添头自还是要送些骨头和一副猪下水的,屠户娘子也乐得送了这些个东西,要知道那半扇猪肉就差不多得两银子了。

这杂七杂八买下来,刚刚到手的十五两银子一下子就去了近四两,这米和猪肉都差不多要三两了,崔乐蓉倒是不怎么在意,在她看来这个时代的东西那已经算是便宜的很了,一两银子都能买两石米了,一石米可足有100斤呢,而且现在的猪可都是农家猪,可不像是现代吃了饲料瘦肉精那种长得飞快的东西,现在这猪崽到了农家,可不得养了差不多两年才能出栏呢。

萧易和崔乐蓉进村的时候脸上带着笑的,打从村头进来的时候也遇上了不少的人,他们两人走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了,村上的人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萧易从山上猎下了一头鹿下来,瞧见那车上的东西的时候一个一个的眼神都是带着羡慕。

“萧易小子,你这是把整个镇上都给搬了回来呢?瞧瞧你这买的东西,可真是多啊……”

现在这些个村人也不像是之前那样爱答不理的了,瞧见萧易和崔乐蓉两夫妻的时候也会搭理,但瞧见那么多的好东西的时候眼红的人那可就更多了。

“哪能啊,镇上多少好东西呢,我这家里头不是什么都没有,要是什么都有哪里还能够上镇上花哪些个冤枉钱,别人不晓得难道七叔公你还不知道不成?”

萧易笑笑,对于村上这些人的转变他也是看在眼中的,但这也代表着他没有一丁点的心眼,不知道他们那话里话外的意思。

“我那房子造到现在,家里面的吃食都还是我岳父岳母从家里头拿来的呢,他们也不容易,好不容易我这里有点进项总要把这些给先还上吧,总不能叫我岳父岳母养着我。”

萧易这话说出口,那七叔公也倒是点了点头,旁的听着的人也觉得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儿,萧易可是半点也没分到萧家什么东西,田和地一点都没沾到不算,这农忙的时候王氏可没少叫人干活,这穷小子能有个啥,就一个自己搭的木头屋子的,就算是有点吃的估计也存的不多。

“这话说的也是,不过你小子这阵子动静也不小,又造房子又买田地的,你这是发了大财了?”

被萧易称之为七叔公的人可没有那么好容易忽悠过去,他最近也是知道了,原本村上有人佃了高家的田地,原本打算开村之后再接着佃的,但高家的人却没答应说是已经把田地给卖了,这一问之下就晓得这田地竟是被眼前这个小子给买了去了。

“哪里是发了财,这是我媳妇的嫁妆钱买的。”

对于这一件事情,萧易和崔乐蓉也早就已经想到早晚是会有人说的哪怕是里正能帮着瞒着等到开了春的时候也都是会晓得的,所以萧易和崔乐蓉干脆也就没藏着掖着,田地买了又怎么样,那都是真金白银买下来的,没坑蒙拐骗难道还见不得人不成?!

“你媳妇可真有钱哪!”这话可不止七叔公就连旁人也忍不住叫了起来,村上的人对于田地这事儿可敏感着呢,高家那几块地大概要多少钱他们也可算是门儿清的了,不到四十两那也是要三十好几两的,这银子对乡下人来说可不容易。

“那得话,我都和萧易是村上的人了,手上要是没点田地可不得饿死了么。”崔乐蓉对于村上大部分人也没多少的好感,尤其是这些个拦在自己面前的人那看人的眼神一点也不正,只是这表面上的事儿也还是要应对的,“这钱也不都是我的,为了买这些个田地也是借了一些的,这借的钱也还得还上呢。不过我和萧易就是想着,现在还年轻,往后好好做,总能把账还上的时候,农家人嘛,还是手里有田地比较实在。”

崔乐蓉这一番话对于这些个活了大半辈子的庄稼汉来说也是爱听的很,一听到这钱也不都自家的还借了钱的,他们看着萧易的眼神也就带了几分的怜悯了,这钱一借哪,那就和身上背了一座大山似的,还不得把人给逼成什么样的,而且这一次别看是猎了一头鹿回来,只怕这卖了的钱买了这些个东西之后还都得给了别人去。

这样一想之后,这些人的眼睛里头也就没有了那些个羡慕,甚至还有几分的怜悯了,好歹他们身上没有背着借钱的那一座大山。

“萧易啊还有萧易家的,你们也别愁,现在你们还年轻着呢,好好干,这辛苦几年往后就能轻松了。”七叔公道。

“诶,七叔公我们也是这样想着的,现在辛苦点不要紧,往后总是能好的。”萧易道,“七叔公我先回去了,这牛车也还是大柱哥家的呢,得还了人。”

“七叔公,前两天萧易听大柱哥讲你腰疼?要是得空我给你号个脉,看要紧不要紧,要是不打紧的话等过两天我给弄点膏药贴贴?!”

“那感情好,等过两天七叔公找你看看去,前几天八弟妹还说她拧了的腰疼的厉害,被你一弄之后现在倒是没啥疼的了。”

七叔公一听崔乐蓉这话说的,他立马就高兴的不行了,整个人乐呵乐呵的,他早些年还不觉得,觉得自己身上有着一把子使不完的力气,但是现在年纪一大,得,身上什么毛病都出来了,这儿疼哪儿酸的,不服老也不成了,可家里面的农活也不能指望着孩子们干的,总的搭一把手才觉得安心。之前他还对萧易家的不咋地,但这人的医术那可是正经不错,之前老八家的拧了腰都直不起来好几天了,结果到了她这儿没费多少工夫就给折腾好了,现在老八家的虽还是在家里头养着但也能够多少帮点忙了,从她手上做的膏药什么的,怕也是不差的!

“你看,咱们这也真是的,赶紧回去吧这不是还有一堆忙的事情么,就不用陪我们了。”七叔公大手一挥,一副豪爽的样子。

崔乐蓉和萧易笑着应了声,也不说啥,扯了牛车就往家里头走。

七叔公瞧着两人走远了脸上的笑容也还没散去,道:“萧易这小子是真心时来运转了啊。”

“七叔公,你觉得这两个人好的?这身上都背着个大山呢。”旁人忍不住道。

“你懂个屁,这有什么能比咱们手上的田地实在,就萧远山那家的,现在是有萧远山和他婆娘盯着呢,考上了个秀才你当有什么了不起的,没考上官的人多了去了,四郎那孩子什么时候下过地儿,要是哪天出了什么事儿分了家,四郎那能得了什么好的?念书能有饭吃?就他家那些个作为,四郎的丈人都当不了先生了,你觉得还能有人把孩子往着四郎哪儿送了去学的?咱们这个地儿又不是只有四郎一个秀才!”七叔公哼了哼,“你看着吧!”

“那萧易两口子也没咋地……”

七叔公恨铁不成钢地瞪了那个开口的,“人家借了钱又能咋地了,两个人的本事儿你是没瞧见,今天人家买了那么多的东西你们都是瞎了啊,这上山能打猎的,他婆娘还会治病看人的,两个人也不像是个坐吃山空的,看看人家背着债也是要买了田地的,人家脑子可比咱们聪明的很,这等到乱世的时候,这书能当饭吃吗?还不得靠着手上的粮食!”

七叔公这越说是也越发的上劲了,“远山家的习性你们也不是不晓得,前两天还听到远山家的在那边抱怨着她那个镇上的儿媳妇啥啥不会的,咱们乡下人家,娶媳妇是要个啥,能干的才是紧要,四郎的那个儿媳妇我也不是没见过,比起萧易家的那个可差远了,而且那人瘦巴巴的,看着就一点也不旺夫!你们看看萧易家的这个,这才进门多久,萧易那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这样的女人才是旺夫的哪!”

“嘿,七叔公你还是个会相面的不成?”

“相个屁面,你瞅瞅那崔家的姑娘进了萧易屋里头之后两个人要房子有房子要田地要田地的,这不旺夫谁旺夫!我看远山家啊这是把金窝窝给丢出了门进了个泥巴巴呢!”七叔公哼了一声,也不同这些个人废话,心里面想的就是萧易家的同自己说的做了膏药的事儿,到时候要是能用的话可得厚着脸皮多要几贴过来,那人本事儿可好着呢,到时候自己这腰不酸背不疼的等到开了春还得下了地干活呢!

其余几人听了七叔公的话,倒也觉得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可不么,那崔家的虽是个凶悍的,可打从进了门之后造房子买田地的一样不落下,远山家四郎的那个进了门之后可没少听旁边几家说远山屋里头的总是抱怨自家这个四儿媳妇完全不会做事儿,又讲究得厉害,这进了厨房门也还得在那头摆着一张脸更别说是干别的活计了。

崔乐蓉回了家之后也不意外地瞅见了萧大柱的婆娘于氏领着儿子虎头在院子里头帮忙,打从虎头被救了上来之后,于氏时常也会来帮点忙,等到吃饭的时候就走了,崔乐蓉也知道人家这是来报恩来着,要真不让做那也不成,所以偶尔上镇上买菜的时候就会给虎头带点吃的,一个包子或者是一个烧饼什么的,也不多。

虎子打从水里头救上来之后也是病了一场,高烧烧得厉害,当时也还是崔乐蓉给弄了点驱寒的草药,这才退了烧,但孩子原本就是体质虚的厉害,又泡进了水里头,身体里头进了寒,即便是去了烧现在也虚得很,现在就已经是裹成了一个小团子了。

“婶。”虎子瞧见崔乐蓉就喊了一声,那软糯的声音叫的可甜了。

“乖孩子,给婶看看!”崔乐蓉也是个喜欢孩子的人,她摸了孩子的脸一把,轻掐了一下,又摸了摸孩子的手,孩子身上衣衫穿的也不算少了,但那手还是沁凉沁凉的。

崔乐蓉把了把脉搏,阳虚阴盛的卖相,这孩子造了这样的罪也只能好好养着。

于氏看着崔乐蓉那动作也是不敢问旁的,晓得她是在给自己孩子号脉,哪里敢吭声。

“嫂子,孩子问题不大,这手脚冰凉是受了寒,只能慢慢养着,也不能大补。”崔乐蓉道。

于氏应了一声,其实这哪里还有的补啥的,家里面也穷的慌呢,每天一个鸡蛋给蒸了吃就已是十分不错了。

“嫂子,我一会给你割点鹿肉,你给炖了汤让孩子吃了,咱们慢慢来。”崔乐蓉道,“这东西暖身,倒也适合。只是不能多,怕虚不受补。”

于氏听了崔乐蓉的话哪里还有不应下的,当下就是要给崔乐蓉磕头的。

“嫂子,你谢个啥,明天帮我去弄荠菜吧,我家菜少,上梁酒的时候还的用着呢。”崔乐蓉笑道。

“成,明天给你挑一箩筐都成!”于氏摸了摸眼泪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