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六十七章 再打交道

崔乐蓉听到萧易这明显带着兴奋的声音的时候,哪里还能够不知道一定是陷阱里面弄到了不错的东西,估计危险性也不大,否则萧易也就不会让她去看了。

等到崔乐蓉靠近一看的时候脸上也带上了笑容,在那陷阱里头的是一头梅花鹿。

那梅花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估摸着至少也有百来斤的大小呢,此时此刻正团在底下,瞧见来人的时候那大眼睛里头也有几分的惊恐,看着有些可怜巴巴的,而它也试图站起来,但站不到一会就又跌了下去嘴里面发出鸣叫声,崔乐蓉一看就知道这是跌断了腿。

这可真是个好东西呢!

崔乐蓉看着这玩意的时候都觉得想上手摸两把,鹿茸,鹿血,鹿鞭什么的,光是想着都觉得不错。

萧易将身上的背篓放在一旁让崔乐蓉给帮着看着,自己则是下了陷阱,他原本想要一下子跳下去的,但被崔乐蓉那眼睛一瞪,跳下去就变成了慢慢地下去,他摸了摸鼻子,心道自己还真是个没出息的,以前哪里会想到这些,但被她这么瞪了一眼,萧易也还是开心的很,只是下陷阱的时候动作也还是小心了一些,半点也不敢乱来。

萧易把梅花鹿给捆了,他也很久没有猎到这么正经的东西了,一般进了山林子大多都是个野兔子山鸡一类的,要不运气好一点的时候还能够打到狍子这些,像是梅花鹿这种玩意机灵的人,而且用上弓箭的话基本上弄回来是只活的几率也就小得多了,这活的和死的价钱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死的拉到镇上当然也是有人要的,可这活的能够卖的价位也就更高了。

萧易和崔乐蓉两人折腾了好一会才把这只百来斤的鹿给从陷阱里头给弄了出来,只是两个人抬着这玩意下山也实在是难弄的很,还好上山的时候也带了柴刀,萧易二话不说就找藤蔓打算做个拖了,他可舍不得让人受罪。

等到萧易弄好了过来的时候,瞧见的就是他那媳妇弄了嫩枝叶喂着这一头梅花鹿,那梅花鹿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已经接受了自己现在这处境了还是咋地,倒是吃的十分欢快,而他媳妇脸上也带着笑,看着这小玩意的时候那眼神柔得很,看得他几乎都要脱口而出说要是真的不舍得的话,要不就弄回家自家养着不卖了。

萧易觉得只要是自家媳妇喜欢的,自己不管如何都是要满足的。

“赶紧地咱们把这玩意给弄下山,到时候借个牛车拉到镇子上去卖了,这东西浑身都是个宝,等卖了之后咱们这上梁酒可就不用愁了,”崔乐蓉高兴地招呼着萧易,刚刚在萧易去寻找藤蔓的时候她也算是做了一个小实验,她寻了点嫩枝叶,一边撒了点灵泉水一边则是没撒,凑到鹿的嘴巴跟前的时候看会选择哪种,事实上也的确是如同崔乐蓉所揣测的的那样,原本那梅花鹿还有点紧张,但等到叶子伸到它的鼻子前头的时候几乎是没有迟疑地就啃起了沾了灵泉水的枝叶来,而且吃的是津津有味的很,等到吃完了还眼巴巴地朝她看着,叫了两声像是在讨食。

从这一点上,崔乐蓉大概也能够揣测出她的灵泉现在已经不仅仅是能够提高作物的成长问题了,而且对于动物多少也有了点吸引力,这或许就是她的灵泉所带来的进化问题了吧,这对于崔乐蓉来说也可算是个好事儿,像是现在这样能够捕捉点猎物这样也是一件十分不错的事情,进化就进化呗,到时候要是不想扎眼就把灵泉水和普通的水稀释一下,到时候也就没有那么的明显了不是?!

萧易见自家媳妇也没有说是非要留着的意思,也就不说什么了,捆绑妥当之后就拖着这么个东西下了山,也别说在家里面上工的那些个人说着最近觉得身上像是有着使不完的力气这样的话了,就连萧易都觉得自己的力气比以前的时候要来的大一点,更是觉得身子骨也越发的爽利了,拖着这一只梅花鹿下山也没觉得多吃力的。

崔乐蓉则是背着萧易的背篓把那几只肥壮的兔子背着回去了。

下山的时候倒也遇上一些个村上的人,现在村上的人对于萧易和崔乐蓉两口子也没有像是最初的时候那样的态度了,尤其是在里正萧大同带头对着萧家示好之后,基本上也没有人会驳了萧易的面子,而且重要是的萧易家的还是个会医术的,把大柱家的虎头救活了,村上也有些病痛的人寻了她看过,她哪儿有药材的就直接给抓了药,要是没有就会给开了方子让人去镇上抓药,而且那方子是极好的,所以在村上也算是小有了点名声,至少都会给个脸面,否则到时候要是哪里病了痛了人也不给看。

所以在瞧见萧易拖着那么一只好的鹿下了山的时候,整个杨树村里头也一下子闹腾开了,村上也不是没有人猎到过梅花鹿的,只是这玩意贼精贼精的,猎下来也基本上是已经死透了的多,拉到镇上去的时候可没少被人压价,现在看到这一头活生生的,他们怎么能够不眼红。

“萧易,你可本事了,这样的东西肯定是能够卖得上价钱的!”萧大柱看着那一头梅花鹿忍不住夸了起来。

“哪儿,这不是快要上梁酒了么,我和阿蓉就想着能不能上山看看运气,也没多想,就想着弄两只兔子来打打牙祭到时候桌上多一盘菜的意思,哪里想到这运气好了一些,这东西跌进了陷阱跌断了腿,还好也没有旁的东西,不然到时候说不定还没我们什么事儿呢!”萧易笑着道。

“你这就叫做打瞌睡的时候有人给送枕头,赶紧去借个牛车上镇上给卖了吧,这样一来你那上梁酒也就不用愁了!大强,去把家里头的牛车给弄过来,让萧易兄弟上镇上去。”

萧大柱大包大揽,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相比较人家救了他的命根子只是借个牛车这种事情压根算不了什么,原本萧大柱都不想要工钱白给干活的,可不管他怎么说,这两口子死也不同意,还是依旧工钱照给,半点也没克扣了他的,就连他带来的弟弟大强的工钱也还是给的,都是同他们这些个原本招来的人一样。也正是这样,萧大柱也是越发的愿意和萧易一家相处,觉得这一家子人那是实诚的很,现在村子里面他要是听到有人说两人的闲话那都是要制止的。

“唉,我马上去!”萧大强二话不说地就是往着家里头跑,一点也不敢耽搁。

“大柱哥这可得谢谢你了,我还在想着要同谁家去借了牛车呢。”萧易见萧大柱先说到了牛车的事情,他也松了一口气,他不好意思开了这个口,原本是打算着要么厚着脸皮去里正家里面借了,现在见萧大柱提了借牛车的事情,他也是高兴的很。

“这值当个什么劲儿啊,现在又不是农忙的时候,牛也在家里头闲着呢。”萧大柱笑道,“你这么客气这是不把兄弟当兄弟来看了?!”

“哪能!”

“那不就成,行了哥几个赶紧把事儿做做完吧,到时候可别误了人的好日子。”萧大柱憨厚一笑,朝着还在那边围着看着那梅花鹿的人吆喝了一声,“不卖这膀子力气你们到时候好意思上了萧易兄弟家的门来吃这上梁酒的?”

众人被萧大柱这话一说,也是哈哈笑了起来,也没红脸啥的,说说笑笑是就去忙活那最后的事儿了,今天这活干完也就没啥事儿了,就等着上梁那天来弄一下之后等着吃酒了。这事儿也是早早地就已经定好了,也没有说不乐意的。

“阿姐,这东西长得可真好看!”

等到众人散去之后,站在一旁的崔乐菲这才靠近了过来,刚刚那么多人她没胆也不好意思上了前来,现在等到人散去了,她就一下子凑了过来,甚至还忍不住戳了戳。

“长得好看吧?这东西可金贵着呢,一会我和你姐夫上了镇上,家里头的事儿你帮着点阿娘,回来给你带点好吃的。”崔乐蓉道,“让阿爹编几个笼子,这儿还有四只兔子和一只刺猬呢,可不能让跑了啊,到时候可是要用的。”

“成!阿姐你就放心吧,你交代的事儿什么时候我会忘记的,我现在就去让阿爹编了笼子去。”崔乐菲哪里有不应的道理,抱了那背篓就走。

萧大强动作也利索的很,没一会的功夫就把牛车给赶了过来,村上也有不少人听到了消息赶来凑这个热闹,顺带又看了看萧易新造的房子,这越看越觉得原本都被他们看衰的小两口这日子过的是越发的好了,依着这样的过下去的势头,说不定这往后还不知道得多好呢。

萧大强帮着萧易把梅花鹿搬上了牛车。

“大强兄弟,我们可能要在镇子上稍微呆一会顺带买点东西,可能没那么快回来的。”萧易道。

“萧易哥你就放心去吧,我都和我阿爹阿娘说好了。”萧大强笑呵呵地道。

“等回头的时候,我给虎头带点小零嘴。”崔乐蓉道。

“那可好了,谢了嫂子。”萧大强道。

萧易和崔乐蓉说了这话也算是交代过了一句,这才上了牛车,牛车这玩意倒也好赶,萧易以前虽是没赶过,可没吃过猪肉到也是见过猪跑的,没一会的功夫就把怎么驾牛车这事儿给摸透了,驾得也算是十分的稳妥。

崔乐蓉也不是头一次进镇上卖东西了,之前那卖野猪肉的时候就已经摸透过了路子,所以她也不多说,直接带着萧易只奔崔乐文所在的那酒楼里头,酒楼里头也依旧是那掌柜。

那掌柜虽是个人精,但也不糊涂,之前买了那野猪肉的确是花了不少的银子,但架不住镇上有钱的人喜欢,还有那些个山菇子什么的,别说,那些个玩意也是堪比肉味啊,这新鲜的野味一登场,镇上那些个有钱老爷往来的客都是上了他这店里头,把镇子上其余几家的生意一下子压了下去,只恨不能每天都有野猪肉在。

所以现在一听到人说这崔帮厨的妹子来了,掌柜是两眼放光地往外跑,一瞧见那牛车上新鲜的梅花鹿的时候,掌柜那笑得顿时就和弥勒佛似的了。

“崔家妹子啊,我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我前几天还在和阿文那孩子念叨着呢,想着什么时候咱们这酒楼里头再来点野味,这不,我这念叨着念叨着就把你给念叨来了。”掌柜笑呵呵地道,“崔家妹子你可真是会打猎啊,这梅花鹿还都新鲜着呢,你可不能卖给别家去,这东西可只能给我!”

“掌柜你这说的,就是因为上一次和你打过了交道,又有我阿哥在,我能先越过了你们去?!”崔乐蓉笑道,“这不,我和我当家的刚进镇上别人家都没去,人家问了也不搭理就先奔着你们这儿来了,你说我这人做事儿也算是实诚了吧?”

“实诚,怎么能不实诚呢!”掌柜连连点头,“咱们这银子好商量,你看十五两银子,你就把这东西给留下了成不?”掌柜哪里不知道这姑娘别看脸上是笑眯眯的,但是个会讨价还价的高手呢,要是压价太多,只怕到时候她就能够干出甩头就走的事情来,所以掌柜这心里头也是有数的很。

虽说要给十五两银子让掌柜的心中有些心疼,但这梅花鹿可真是个好东西,不说这鹿茸鹿鞭的,就是这个鹿血也是好东西的很呢,镇上有钱老爷可多了去了,一会叫人通知一声,不知道有多少老爷愿意来呢,现在可正是进补的好时节,这些个东西他们可舍得花钱的很,光是这新鲜的鹿鞭就能够卖出这个价钱去,别说弄点鹿血酒,鹿茸汤什么的了。

萧易一听这十五两银子也有些意外,村上以前有猎到这东西的,一般只能够卖到七八两左右,现在听到他这头能够卖到十五两银子,他心里面也有些激动了起来,要是省点用,这十五两银子都能够用两年了。

“掌柜,咱们也不算是头一次做生意了是不是?”崔乐蓉听了掌柜这话露出了一个笑来,那笑容让掌柜也忍不住有些嘀咕,难不成这价格还算低不成?他这一次可是没怎么压价了好么!

“崔家妹子,你这话说的,你让你家汉子说说,我这哪里算是压了你的价,这平安镇上这价格说出去都要觉得咱这价格公道了!”掌柜道,“一般猎户弄来的梅花鹿能够卖到八两银子已算是顶天了,要不是看在你这梅花鹿还是活的,咱能开这么高的价格吗?”

“掌柜你这话说的,就是因为我这鹿还是鲜活鲜活的,不是我说啊,咱家这头鹿,除了跌断了腿之外身上那皮子都是没蹭破一块的,这拿到平安镇上哪儿都是独一份的你说是不是?”崔乐蓉笑眯眯地道,“那些个猎户是怎么弄的?天黑了上山就算是打到了猎物弄下山再弄到镇上来,这血都放不出来多少了,这肉能好吃到哪里去,你说是不是?除了鹿肉外,鹿茸,鹿血,鹿鞭那可都是订好的东西,现在可是进补的时候,镇上的那些个老爷们不就是吃个稀罕和新鲜,到时候还不得上了你这儿来吃,独一份的事儿,你说是不是?”

这番话说的掌柜心中也觉得舒坦,可不是独一份的事儿么,但这话可不能当着人的面说出了口的,道:“那崔家妹子,你说个价,要是能成我就拿下,我也不和你扯巴这个了,你那一张利嘴我也是领教过了。”

掌柜知道这丫头是个刺头儿,而且看她那汉子的样子也像是个被管得死死的,要不这说话能够轮到她这娘们身上?罢了罢了,光是这样扯皮也没个什么意思。

“这十五两银子倒是可以,但我要一只鹿茸和一碗鹿血,掌柜你再给我一块鹿肉,你看怎么样?”崔乐蓉道。

“……”这要求也实在是太狠了吧,除了没要鹿鞭之外,那是处处都要了他的心头好啊,“崔家妹子,你这样也太心狠了吧,这……这……”

“你要是允了,我就给你泡滋补的鹿血酒,你看怎么样?”崔乐蓉道,“生饮鹿血那能给几个人用的,你要是泡成了酒,那可就有不少了,这买卖你可不亏本不是?”

掌柜一想,这倒也的确如此,这鹿血那可是一宝啊,他们一般都是放了鹿血之后饮用的,但有些人那是虚不受补,一下子饮用得太多出了问题的也不算是少数,可要是泡成了鹿血酒的话,那少饮一些定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那他到时候还能够多卖一些出去呢,这滋补的鹿血酒也是不能便宜卖了,有了那鹿血酒的,那还不得赚多少的银子,但要是能有这泡鹿血酒的方子那就更好了,到时候要是再有人卖这新鲜的鹿,那到时候还不得赚了多少银子去。

“崔家妹子,这事儿也不是不成,你看你要鹿茸和鹿血还要鹿肉的,我也不是不能给,但你这泡鹿血酒的方子得给留下。”掌柜道,“你看这事儿成不成,这价钱上咱们也好商量商量。”

鹿血酒的方子崔乐蓉脑海之中也是有一些的,她爷爷当了一辈子的老中医,手上也是有不少的方子,她都记着呢,但是就想花这点钱就要了她手上的方子,这想什么美事儿呢!

“掌柜的,你也忒不实诚了,你觉得这一个能用那么久的药方子,花那么点钱就能够把鹿和方子一并买下,这合适么?”崔乐蓉笑道,“掌柜你要是这么不诚心诚意,得,这买卖咱们也就不做了,我找别家去。”

崔乐蓉说着就让萧易调转牛车往别家去,掌柜一看自己的如意算盘落了空,他也顾不得恼怒急忙拦住了人道:“成成成,是我不厚道了,崔家妹子你要的,我都给了你,一般的鹿茸,一碗鹿血,再加五斤鹿肉,妹子你要鹿血怕也是要泡了鹿血酒吧,我再给你搭20斤的酒,但这鹿血酒可得你帮着泡了之后才能走,往后要是有新鲜的鹿,到时候这泡鹿血酒的事儿少不得要寻了崔家妹子你来做的,到时候再给你工钱,你看这事儿成不成。”

掌柜也不是个傻的,这一条道不通好歹也还是有另外一条道在的,这方子没有没事儿,有个人在也一样的,到时候泡一次鹿血酒就可以放很酒了,这鹿血药酒的价钱也是不能便宜了去。

“成,那就依着掌柜你的意思,一会我去药铺里头买了药材,这钱我先垫付着一会回来和掌柜你说,还有掌柜你要去准备酒,我要烈的。”崔乐蓉道,“这一头鹿的鹿血大约能够泡上一百五十斤的酒,这后厨我也熟,一会我自己去就成了,就请掌柜你先准备着吧。”

掌柜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就知道这丫头也实在是精明着呢,自己去买了药材就为了防止他们晓得这药材里头到底有些什么,对于这点防人之心掌柜也能够理解,这一百五十斤的酒加上药材和鹿血的,估计差不多也能够到一百六十斤左右,掌柜心中在算计着,这酒的价格要怎么定这才能够让自己赚得更多一点。

崔乐蓉去了药房里头买了药材,其中还包括了自己所需要的药材,等到全部买了妥当之后依着上一次的路线进了酒楼的后厨,这酒楼里头也是已经准备好了,掌柜趁着这个时候也已经对外颁布了今天开始酒楼准备的就是鹿宴,也通传了镇上那些个有钱的老爷,今晚酒楼里头会有的菜色,甚至还有养生的鹿血酒一类的。听得那些个老爷一个一个的都是心痒难耐,暗自下了决定晚上一定要来吃上一顿,尤其是那养生鹿血酒,听闻还是用各类药材泡制而成的,这怎么能够叫他们不觉得心动的,这吃了不算也还得再买点,这可是新鲜的现杀的活鹿呢。

等到崔乐蓉把店里面的酒给泡制好了,也顺便把自己的鹿血酒给泡制了,最后拿了那一根鹿茸和一块鹿肉和十五两的银子走了,走的时候那掌柜还一个劲儿地笑着,让两人往后要是再有了这样的好东西一定要送到自己这儿来,还特地加上了一句价钱好商量。

崔乐蓉也没有反对,这商人么,总是要有写商人本色的,她捏着自己袖子里头的十五两银子,脸上也是带着笑,这上梁酒是不用愁了,就算是置办了上梁酒还能够剩下不少银子来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