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六十六章 狩猎

萧易想要上山已经想了很久了,这一段时间光是整天的养伤早就已经让他觉得实在是受不住了,编了那么多天的竹匾和竹筐,他这也算是够了,而且他也慢慢地脱离了拐杖走着,这腿也一直没什么事情,他想现在就算是真的要去山上也没个什么问题的。而且他原本就是靠山上打猎来养活着自己的,现在家里头是处处都要钱的,要是能够从山上弄下来点猎物,那等到摆酒的时候也能够省下点钱。

乡下人家最看重的是个什么,不就是生子,成婚,新居的时候么,萧易一直都有些耿耿于怀当初实在是让人太受委屈了,也亏得人一直都没说话,也没有嫌弃他那小木屋要啥没啥的还愿意和他一起过这苦日子,可就是这么一直没有什么怨言这才让萧易心中更加的难受,他也没啥本事的,除了下田下地的活,唯一拿的出手的也就只剩下上山打猎的这事儿了,之前也提过几次,但最后还是被她用再养一段时间的理由给压了下来。

崔乐蓉也看了萧易几眼,她哪里不知道萧易的打算,想要上山这个念头只怕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她还一直按压着说是腿脚的关系不让去,但他这性子也是这执拗的,这一段时日也都已经脱离了拐杖进行走路,甚至每天晚上的时候都要暗示明示地说自己的腿已经好了,要不是被她一直按压着,只怕早就已经跑山上去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腿这段时间来也的确是没有闹出别的事情来,这一段时间吃的也好,再加上她没少在水里头加了灵泉,别说萧易被补了个面色红润,就连上工的人也说这一段时间来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几乎是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一整天干活下来楞是没有觉得累的。

“你要上山的话,浅林子里头可捕不到什么猎物。”崔乐蓉这一句话倒是没说假话,浅林子时常有人走,难得能够见到什么猎物,就算有也就是偶尔见到山鸡或者是野兔子这种东西,那山鸡可比人还要灵活,有什么事儿那完全飞得比什么都快,“那你是打算进老林子里头去了?现在这个时候冷了,虽说不少动物是要冬眠的,可也不代表着是太平。”

“不去太深,就进去一些挖点陷阱捉点小东西就成,深山老林里头是不去的。”萧易忙道,他也晓得呢,现在天还不算太冷,熊瞎子这种东西也还不到冬眠的时候,而且老林子里头除了熊瞎子之外可还有不少的危险的厉害的东西,遇上了可得倒霉死了,他以前倒还不觉得,现在的他可惜命着呢,哪里还敢上了深山老林子里头去了,他还要好好过日子着呢,现在这日子多么的有奔头呢。

“这样,那成,我明天和你一起上了山。”崔乐蓉对着萧易道,“你反正也刚好我得看着你点,正好我也上山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草药或者是别的东西备下一些,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对了,咱们这儿不是还有不少的竹林么,到时候弄点竹鞭笋,到时候也算是个菜,看能不能多弄点,到时候也还能够拿到镇上卖了去。”

崔乐蓉那态度是十分的坚定,而且是半点也没有给萧易反对的权利。

萧易也只能应下,虽然他也不希望崔乐蓉跟着一同上山,但也清楚自己要是真不答应这山也不用上了。

“成,现在反正也没多少活计了,明日就让岳父岳母帮着看着点,我们上了山去,对了,这竹鞭笋是个什么玩意?”萧易问道,“这笋不是一般都在清明前后上来的么?咋地现在这个时候也有不成?”

恩?!

崔乐蓉看着萧易,那眼神之中倒也有些不大相信,“难不成村上的人都不弄了笋不镇上卖不成?”

“卖啊,哪能不卖,春天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去竹林里头挖了竹笋啊,竹子这玩意也是个带着气性的,只要底下有跟就到处长,周遭的那些个树都活不下去,每年的出笋子的时候村上的妇人都是要上山挖了拿到镇上去卖的。只是咱们这地界竹林子也常见,十里八乡的哪个村上的没见一片竹林的。”萧易道,“笋这东西,等到清明前后下一场雨,那就一个一个从地里头冒着,到处都是。

别说村上的人挖了笋去卖了,萧易自己也是挖过去卖过的,这东西分量足,一竹筐就不知道是要多少重量了,每年的那个时候镇上可随处都能够见得到这种玩意,最后的一般能卖到一文钱一斤也算是不错了,一天下来能够卖完那一背篓的也算是不错的收成了,还有许多卖不完的最后还是半卖半送的,特别不值当,所以每年村上挖了竹笋去卖的人也就越发的少了基本上都是看着竹笋在竹林子里头长成着呢。

“有的。”崔乐蓉道,“冬天的时候这东西就长在竹鞭上,味道也还算是鲜嫩。”

崔乐蓉也没有想到这个时代竟然没有人采挖冬笋,这实在是叫她惊讶极了,要知道在现代的时候一到了冬天这玩意卖的那叫一个金贵。

“真的?”萧易也乐了,“那咱们挖了去卖?”

“现在就先不挖了,咱们现在一动手,基本上家家户户都知道了,而且这玩意过度地采挖也不好,等到再冷一点,下了雪,镇上没什么新鲜的菜卖的时候再采挖了也不迟。”崔乐蓉道,既然没有那就要卖个稀罕,现在一动手,别人基本上都看着呢,哪里还有他们什么事儿,还不得冷点的时候再干,而且那个时候也能够卖得上价钱一点。

“中!”萧易对于崔乐蓉这提议也是十分的拥护,反正现在对于他来说,媳妇说什么就是个什么,现在不让挖就不让挖。

“你说,等到清明先后的时候咱们这里的笋都卖不出去?”

“可不,这边几个村的基本上都好会挖了笋去镇上卖,开始头两天还成,但等到笋子一多的时候那基本上镇上可以看到一堆人卖笋的,卖得人多了这价钱就贱了,一文钱已经能卖出去也就不错了,我以前也背过上镇上卖过,那一背篓卖完也就五六十文钱而已,还有些卖不完的最后也懒得再背回来的基本上都是直接丢了。”

……

听到萧易所说的,崔乐蓉只觉得暴殄天物,这么好的东西,竟然就这样处理了?不过想想倒也能理解,像是现代的时候不是也出现过大白菜价贱菜农放任着在地上烂掉的事儿么,不过笋这种东西就这样被废置了崔乐蓉还是觉得有些可惜,这东西也可以做成很多东西啊,像是酸笋,笋干一类的不就耐放的很,不过想想这或许也是一条出路。

崔乐蓉也和萧易商量妥当了上山弄陷阱抓猎物的事情,等到郑氏他们来了之后可就把事情都把家里的事情全都甩手掌柜一甩,这不免地又被郑氏念叨了几句,尤其是萧易,郑氏反复念叨着就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念叨着他这腿还没到一百天的时候,惹得萧易整个人都觉得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放了,最后还是崔乐蓉拉着人走了,否则这念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停下的。

萧易上了山之后这才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活过来了,想他这些日子在家里面呆着都快要生毛了,现在能上了山只觉得整个人浑身都得劲儿了,再说了他也对自己的身子骨清楚的很,知道自己这腿是真的没事儿了,以前自己打猎受了伤的时候也都是那样随便养养就养好了,更何况之前那吃的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还日日都有骨头汤喝,这汤还时常换了花样来得,喝得他只觉得自己身上可没少长肉。

对于这山林子萧易也可算是熟悉的很,这是他长大的地方,没有人比他更加熟悉的了,进了山林子只要是没太入那深山老林那都和他家似的。

在没伤之前他也在山上做过一些个陷阱,不过村上也有猎户,在知道他脚受伤上不得山之后基本上也会将那些个陷阱给平了,要是没平也基本上都是谁发现猎物就成了谁的,这可算是打猎人里头不言语的共识。

所以现在的萧易也是要再重新做了陷阱,然后做下记号,这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一个困难的事儿,所以他也特地避开了那些个村上的猎户常做陷阱的地儿,甚至还小心翼翼地给崔乐蓉指出了那些个陷阱的标记,这才又挖了陷阱,又用枯枝树叶的做了掩盖,又在那上头撒了点吃食吸引了猎物。

崔乐蓉也找了几味的草有用的草药,对于山林里头的事儿她也算不得太好奇,更是知道冬日里头并不是进了山林的好去处,毕竟一到冬日里头山林的吃食要是减少了还有动物下山的事儿,像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甚至还有成群结队的野猪群下山祸祸的事儿,山林子里头的凶残的猎物太多,有时候一不小心就足够要了人命的。

崔乐蓉趁着萧易不注意的时候在那些个陷阱用来吸引动物的食物上头撒了一些个灵泉水,她这也是突发奇想,想着之前捕获的那一只野兔子吃她用灵泉水浇灌成长的青菜都能吃的完全不顾及人,也不知道这灵泉水对于动物来说有没有这样的吸引力。

萧易哪里晓得他那媳妇打着的是个什么主意,也完全不知道他这媳妇已经在他每一个陷阱里头都做了点手脚,等到他挖好了陷阱之后,他就陪着人去采草药去了,偶尔也还会问一些个傻气的问题,最后等到崔乐蓉采药材采得差不多了之后这又寻摸起了山林子里头的果树来。

山林子里头有不少的树木,其中也是不少板栗树一类的,村上的人得空也会到山打了板栗,只是这板栗外头有着刺儿,掉下来的时候砸中人也是个叫人疼的慌的,但这也算是个不错的口粮。离着村子近的几株板栗树基本上都已经被村上的人打完了,而萧易则是带着崔乐蓉往着山林子里头走了一些,这才找到了一颗还有些剩下的板栗树,这成熟的板栗也已经有不少落在了地上的了,这些都将会成为山林里头的动物过冬的食物。

崔乐蓉可不管这些,将掉落在地上的板栗都捡了起来,也不管其中有没有坏的,反正等到回了家之后也还是会再清理出那些个不能吃的,嗯,似乎可以做一个栗子糕,再买点红豆,就可以做豆沙糕了,明年自己再种点红豆,那往后想要吃豆沙的时候基本上都不用去镇上买了,这样也可以省下一些钱来。

萧易也帮着崔乐蓉捡着地上的板栗,其实这个时候已经离盛产板栗的时候过了一些时日了,树上的板栗也没剩下多少了,不过掉下来板栗也不是不能吃的,他想明年那一定要早点上山摘了板栗才好。

“阿蓉你喜欢吃栗子的话,咱们明年早点上山来摘,那板栗新鲜敲出来吃也不错,甜甜的。”萧易道,“山里头还有不少的野果子树,味道也还不错,你要是喜欢咱们到时候再来摘,还有不少的山葡萄呢,味道也还甜的。”

“那好啊,这山果子做成果脯,山葡萄这种东西还能酿了酒呢。”崔乐蓉道,“到时候说不定也还能够卖了出去,这样也算是多了点进项,现在咱们多拣点栗子回去,回头买点糯米粉和糖回来,可以做成栗子糕,不是说上梁的时候也要准备点糕点什么的么,我看就自己做了吧,这栗子糕做起来的也简单,到时候买点红豆给煮熟了洗出沙来,也能做个豆沙糕,再买点白豌豆做个豌豆黄,凑合着也就成了。”

崔乐蓉以前的时候也没怎么做过这种点心一类的东西,还是有一回北京的朋友给带了一些个吃食,什么豌豆黄,栗子糕一类的,吃着倒是不错就是甜腻的慌,现在想来那味道都觉得有点甜倒牙,后来干脆按着教程自己做过几回,只是做的实在是难看的很,当时自己一起住的还有个日本妹子,那一手和果子做的也十分的漂亮,搞的和艺术品似的,她那个时候看着眼馋也跟着学了一段时间,回想起来那一段日子简直是有些生不如死,她拿惯的是手术刀和各种医疗器械再不济也能用针灸,结果要她换成那些个做糕点的东西,那叫一个别扭,但每当她要放弃的时候那拥有着强迫症的妹子就会一次一次地和她说“请再来一次”,在憋屈着怒火之中那和果子也一次比一次完成的更加的好看了,或许这也是一条出路?!

崔乐蓉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就决定过两天一定要上镇上的糕点铺子里头看看,要是没有那就一定要卖的!

“那些是什么?”豆沙糕倒是知道,萧易听着崔乐蓉所说的什么栗子糕,豌豆黄的,自己听都没听过的,只觉得有趣的很,或许这又是什么吃食吧,对于崔乐蓉的手艺,萧易那也是尝过的,那可真是好。

“糕点铺子里头都不做栗子糕,豌豆黄的么?”崔乐蓉问着,她也没上甜品铺子里头去看过,下意识地就觉得这些东西应当会有的,但一想到这里的人也不知道冬笋这玩意,所以听到萧易问着的时候她这才又问了一句,“那你们这里的栗子一般都是干啥的?”

“煮栗子饭啊。”萧易道,“别的地方我是不晓得,但是我们村上倒是有不少人家会煮栗子饭的,栗子这东西也是个饱腹的一起煮了吃着也能省下点口粮。”

崔乐蓉点了点头,也算是了解了,栗子这东西虽是个常见的,但这里的人也不是日日都是白米饭的,精米也要参着别的,要不就是煮的时候加上芋头,地瓜一类的这些个能够饱腹的东西,原本乡下人都是要节省了日子过的,更何况是那些个家里人多的,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

“那我们改天去镇上看看,要是没人卖咱们还能卖了糕点呢,就是今年咱们错过了栗子的季节,做也做不得多少,白豌豆这东西还得上店里面买,做了买也有些不大合算,等到明年咱们自己种点。”崔乐蓉道。

“唉。”萧易连连点头,白豌豆这东西也好种的很,到时候就在自己家外头种一圈去山上弄点竹子过来一搭,白豌豆嫩的时候可以整个摘了下来炒着吃,老了之后摘下来晒干就是白豌豆了。

“那明天我们再上山来看陷阱的时候,再走走看看有没有板栗树,到时候咱们再背点回去。”萧易道,他也是兴高采烈的很,只要是一想到能够和崔乐蓉一起,他心情就十分的高兴,甚至只要是能和她说一句话,他就都觉得自己这一天就有了奔头。

“恩。”崔乐蓉点了点头,手上的动作不停,就算是萧易不说这一句话她也想着明天来看看她那灵泉水有没有点作用呢。

翌日一早,崔乐蓉和萧易又上了山,免不得又是被郑氏一通说,但两人早就已经习惯了郑氏那刀子嘴豆腐心,而且郑氏也知道这家里头又是买田买地又造房子的怕也已经是用了不少钱,只怕自己当初硬塞过来的钱也已经被花的差不多了,所以她也只是在嘴巴上唠叨上几句,却也没有真的拦住了两人不让上山的,而且眼下房子就要成了要等着上梁摆酒了,要置办起酒席来也是十分的不容易,就算是她这个当娘的有心要把钱给他们只怕也是不肯要的,只能是叹了口气期望着自己女儿往后的日子能够越过越好才是,就算是山上没个猎物,能弄点野菜野果子也好。

等到上了山,崔乐蓉和萧易就直奔前一天挖的几个陷阱而去,等到第一个陷阱的时候,两个人的神色也不免地有了几分失望,那陷阱已经是被破坏了个干净,旁边落了一些个野鸡毛,这一看之后,萧易和崔乐蓉也算是知道了,这陷阱也不是没有用,只是逮住的是一只野鸡,野鸡这东西也是个难驯的,而且又会飞,就算是掉进了陷阱里头也能够飞走。

“野鸡这东西平常就是不好逮的,会跑会飞的,”萧易失望了一下之后就觉得没啥了,他想了想道,“等到冬天下了雪之后我再带你来山上打猎,到时候这些个山鸡可就好逮了,受了惊吓之后就脑袋就直接往着雪里头扎堆,到时候抓的时候就像是拔萝卜似的,一个一个地拎。”

听着萧易这话,崔乐蓉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也觉得十分的有趣。

萧易看着崔乐蓉笑了,他也跟着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来道:“真的,到时候你见了就晓得了,那真是个拔萝卜一样。”

“好啊,等到下了雪咱们再来。”崔乐蓉道,她也想见见是怎么像是拔萝卜一样从雪地里头拔出山鸡的。

两人也不再说话,又朝着下一次陷阱去了,在下一个陷阱里头,倒是没有让他们失望,在坑里头掉了一只肥兔子,他们两凑到陷阱前头的时候这兔子也是受到了惊吓一个劲儿地想着从坑里面蹦跶出来,只可惜萧易挖的坑那就是专门用来捕捉兔子的,也都已经设想好了深度,基本上是不会让兔子从里头蹦跶出来的。

萧易手一捞就把兔子从坑里头提了出来,动作麻溜地捆了起来丢进了自己的背篓里头,这兔子够肥,到时候留到上梁酒的时候也能成一盘菜,前提是还能再捕到几只兔子,否则就这光秃秃的一只也不够用。

萧易前一天挖了八个陷阱,走了前头七个之后倒也是逮住了四只肥兔子和一只刺猬,倒也是把他给高兴的很,以前的时候可没有逮住过那么多的兔子,其中三个坑两个是被野鸡给折腾了,还有一个大概是被野猪还是别的猎物给弄翻了,原本那刺猬萧易是不打算要的,这东西也没什么肉,要了也没什么用,倒是崔乐蓉要留着,说也是一味药,这才要了。

这最后一个陷阱是萧易花了大功夫挖的,挖得比较深,是用来捕捉大一点的猎物的,就算是个人跌进去了也得费点工夫劲儿爬出来。

这陷阱做的隐秘,已算是在林子里头一些一般村人不怎么会来的地方,萧易也做了标记示意,等到靠近的时候,萧易和崔乐蓉就已经是听到了从那坑里头发出的声响。

萧易率先走了过去,只瞧了一眼,他就露出了笑来招呼着崔乐蓉道:“阿蓉,快来看咱们猎到什么!”

那脸上的笑容像是个孩子一样的满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