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六十五章 上梁前夕

第二天一早,这上工的人才来没一会,萧大同就已经赶着牛车过来了,崔乐蓉也早早就准备好了银子,再加上她也要上镇上买点东西也就跟着萧大同一同去了,反正家里面的事情也不用怎么管,午间的时候真要敢不回来那也还有郑氏帮忙张罗着午饭,家里头的五花肉还剩下一些,中午就算是吃的不怎么丰盛到底也还是有菜的。

牛车慢慢悠悠地走在路上略微有点颠簸,但至少也可算是舒坦的多了,萧易也还是头一次坐了里正的牛车,在以前的时候他哪里是敢想这样的事情,村上的人基本上也都是不怎么搭理着自己的,和里正他那么亲近也算是头一次,坐上牛车之后萧易倒是觉得哪都有些不大适应了。

萧大同哪里不知道萧易的别扭,“萧易啊,萧易家的,今天咱们把田地给落实了,咱们这些个在地里刨食的,腰缠万贯不如手里有地,手上有粮心里不慌,只要有地才能有粮。这薄地薄点也是会有出产的,好好地养着那就能够成了良田了,你看咱们这地儿的确是卖的不便宜,但只要是手上有地的人家要不是没个事儿的,谁舍得卖了田地,你们说是不是?高家那是搬到了镇上过日子了,乡下那田地是用不到了,原本都是佃给人租住的,只是咱们乡下人家,一下子要拿出这些钱来还真不是个容易的,这事儿也就先拖了下来。这也是赶个巧,咱们这儿可许久没以后什么人家要是卖田地了,赶巧也是个好事儿啊。这田地入了手之后你们二人好好操持着地头日子也能够过得越来越好的。”

“是呀,这也实在是难得了,”萧易听完了萧大同所说的那些个絮叨,他也露出了笑来,“也多亏了里正叔你多费心了,等到房子建成的时候少不得得请了里正你来吃酒。”

“那感情好,到时候我肯定是要来吃的。”萧大同道,那声音里头也没任何敷衍的之色,“我还怕你们到时候不请我呢。”

“这哪成的,哪能把里正叔你给落下了!倒时候还的请了你坐上座呢。”萧易笑道,他哪里不知道现在趁着现在好好地拉一拉关系,这样对于他们以后也有好处,至少以后在村里面也不至于是摸瞎,到时候受了欺压也没人说话。

“那哪里使得。”萧大同嘴巴上是这样说的,但心里面还是乐滋滋的,坐主位那可是代表着算是家里头的贵客了,这样的说辞哪里还能够不让人开心的。

“哪里使不得,您是里正,到时候理当是要您坐了主位的。”崔乐蓉也帮腔道,“您又给出了那么多的力,像是咱们造房子找人,买田买地的,这其中可都离不开您的帮衬,到时候这主位您不坐谁去坐?原本像是今天您帮我们说成了买田地的事儿我们就应该好好请您吃一顿的,只是我们手头紧,所以到时候这上梁酒和谢酒就一起办了,就怕您觉得我们二人抠抠搜搜的呢。”

这话说的那萧大同是越发的高兴了,“抠抠搜搜才是过日子的理儿,手上要是不把着点哪能过上好日子?!你们也别说这个,乡下人家谁家不是这么做的,我还能够为了这点事儿生气不成,上梁的时候也挺好,热闹!”

萧大同这话说出口之后那也就算是认同了两人的做法,事实上村上的人也都是这样干的,凑巧的事儿就堆在一起,一下一下请客的那都是有钱老爷的做派,乡下人哪里会有那么多的讲究,但崔乐蓉明明白白地把话说了个明白那倒是让他更加地觉得欢喜了几分,这两人果真秉性还是不错的。

高家的人在镇上开了个杂货铺子,平日里头也收村上的猎户打猎得来的皮毛,日子过的也还算可以,只是这铺子里头总是会有些个手紧的时候,再加上最近高家的想着去靠海的村庄哪儿买点海货回来贩卖,手头上的银子就觉得有些不够了,就打起了卖田地的打算,反正也都已经住到镇子上来了,左右也没打算再回到村上去住,所以这念头一起全家一商量就打算着把田地给卖了,原本是打算猫过了冬开了春之后就通知牙子去的,却不想昨日里正来了,也提到了这田地的事儿,这倒是赶上了巧。

高家的也是知道村上萧易的事情,不过村上外姓的人家原本就不多,在村上也可算是完全说不上话,所以高家对于村上的事情也是完全不说的,至于萧易在村上的地位如何一类的事情,他们也完全没有兴趣知道,他们只要知道萧易有没有银子付了田地的钱就足够了,而且现在没有交到牙子的手上去卖对于他们来说也还算是个好事儿,这样一来之后甚至还能够少一些给牙子的赏钱,多么合算的事情。

所以高家的在看到萧易和崔乐蓉他们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尤其是在听到萧易和崔乐蓉愿意把他们家的田地都给买下的时候那是更加高兴了,拿了钱之后就兴冲冲地拿了钱领着人去了县衙里头找了文书将田地给过户了,甚至为此给文书的那点过路钱还是高价的自己出的。

萧易看着那地契田契的时候也感觉就像是被雷给劈了一样,他简直有些不敢置信,以前的时候他也想过等到自己攒够了钱就能够买下一些个田地的,又或者自己勤快一些的话就能够多开点荒地,只是这荒地虽是便宜但却产量极低,可现在他却一下子拥有了五块田和两块地。

这可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至少不是现在能想的。

这些钱那都是崔乐蓉出的,但换了契的时候写的却都是他的名儿,或许在外人眼中他身为一家之主应当是写上他的名儿的,可他知道这些银子那都是崔乐蓉出的,他原本觉得这些地契和田契应该是写在她的名下才对,但在看到崔乐蓉拿出银子再加上也没有否决写上她的名儿的时候,萧易的心中也有几分的期许,这样或许他们之间的协议关系能够走的更加远一点也未必。

崔乐蓉也不在意这个,反正她和萧易之间的关系一时半会可能还结束不了,所以这田契地地契的现在算的那么清楚也没什么用,再说了,她对于萧易这人也算是有了几分了解,这人也不是什么耍滑的人。

办妥当了之后,萧大同也是要去买些东西,还邀了崔乐蓉他们一同回去,崔乐蓉和萧易也不推迟,约定了时间和地点,自顾自地去采买了东西,她去了上一次买肉的摊头上,依旧买了一块三四斤的五花肉和一斤全瘦肉,和上一次一样买了两幅猪下水之后又要了一些个骨头。

那肉铺的屠户娘子也是十分的高兴,甚至还比上一次多添了几根骨头给她,让她下一次还到她这里来买肉。

买了肉之后,崔乐蓉又去了粮油铺子,买了不少的黄豆绿豆还有豌豆,那些个豆子卖着也便宜,只是分量沉,一个布袋子里头装十斤左右,一下子就要三十斤,萧易哪能让崔乐容全都丢进背篓里头背着,三十斤的豆子的重量可不得把人的腰给压弯了不成么,好说歹说之后这才抱了十斤的豆子。

萧易也不问崔乐蓉买那么多的豆子有个什么用,在他心中,只要是自家媳妇让买的,哪怕是节衣缩食那也是要给买的,反正肯定是有用的。

崔乐蓉也没打算细说这事儿,反正等到到时候弄起来的时候也还是要同萧易说的,而且她也还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再买点豆子回来,到时候要是好卖那一定还是要多弄点的,十斤豆子别看多,事实上也是用着很快的。

这日子又不紧不慢地过了约莫半个月的时间,此时此刻的天气已经是冷的多了,早晚都有些冻手了,早上起的早的时候还能够在菜地上看到一片没有化去的霜,山上原本也像是一下子被霜染透了,一下子变红了,虽还有些常绿的树木但那也大多都是在深山老林之中。

郑氏也已经早早地将自家女儿要的那便宜的炭给弄了来,弄了差不多有三车,因为是碎炭一类的,价钱也还算便宜的,郑氏估摸着也差不多能够用一段时间了,她自己家里面也准备了一些碎炭,崔老大为此也没少说她是个败家娘们,郑氏对于崔老大那话是半点也不理会,想着就是等到自己真要是能够挣了钱,到时候你可就不会同自己在那边说这种唧唧歪歪的话了。

房子也已经造的差不多了,一间连着堂屋的主屋,还有另外两间屋子一间仓库,院子里头建了一个鸡棚,院子后头则是猪圈和茅坑,用土胚的墙面围着,倒也是安全的很,只是这土胚的墙院连的也比较大,将那木屋也并在了院子里头,要是不仔细看里头的屋子光看着院子的话,那还真是挺大的一个人家了。

木屋原本崔乐蓉是打算着让花大勇父子二人帮着用泥糊上,差不多一两天的功夫差不多也就能够搞定了,但最后萧大柱和萧大强兄弟两人也是跟着来帮了忙,楞是早早地就把木屋外头用泥给糊好了,在屋子上梁的时候那木头屋子外头糊着的泥都已经干了。

旁人也不知道崔乐蓉花了那么大的力气要将那木屋用泥土糊上是个什么意思,但乡下人家么,这屋子哪里还是嫌弃多的,而且造这么一个木头屋子也得花了不少的力气,就算是往后真的不住人了放放柴火什么的那也都是乐意的,这么一想之后,大家也都能够理解了。

崔乐蓉也算是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钱像是流水一样地花了出去,打从造了房子之后,手上那是半点钱也没见着,可这钱倒是像流水一样花了个不停,想她当初进了萧易这门的时候,身上好歹还踹了五十两的银子,可那田地一买之后剩下的也就不过是十两银子在手了,造房子的虽然说也基本上花的是萧易这两年攒下来的钱,可这吃饭买菜的钱也还是要的,更别说房子上头的瓦片那钱也是花了不少,看着那房子的时候的确是有喜滋滋的感觉,但看到自己手上日渐减少的银子的时候,崔乐蓉也是迫切地生出想要赚钱的念头。

当然这一段时日之中也不是完全没赚到钱的,晒那枸杞子倒也卖了一些个的钱,晒好了的枸杞子品相不错,李家的药铺的掌柜和崔乐蓉也算是熟悉了,倒也没怎么压价,给了十八文钱一斤的价格,这还是因为崔乐蓉炮制好了的关系,要是鲜果卖进去的话那价格就没那么多了,而且晒好了的枸杞原本就轻,一斤枸杞还不知道得多少斤的鲜枸杞晒出来的呢,而且她这里也不像是专门种植枸杞的那样,山野里头散着呢,摘起来也费劲的很,留下自家吃的一部分和给了崔家一部分,最后卖出去的也就差不多十斤左右。

那点钱崔乐蓉也没留着,反而是给了崔乐菲,这摘枸杞子也还是有她的一份功劳在,喜得这丫头笑得是尖牙不见眼的,说明年等到枸杞熟了的时候还要摘了卖钱。

“你说,这上梁酒要怎么置办才好?”吃过了饭,也里里外外地收拾妥当了,崔乐蓉一边缝补着萧易的衣衫一边问着。

她的缝补技能一般,在现代的时候早就已经过了那“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日子,穿着打过补丁衣衫的人也少见了,一般都是穿到旧了换,穿得破了扔,她也是个手宽的,哪怕是不追求时髦也不会缺衣的,可现在不同,家家户户都是那样过的,农家户赚点钱不容易,破了不都是缝缝补补又穿着,一年到头能见件新衣就不错了,而她也习惯缝补,她这缝合技术一般,还好萧易也不是个挑理的,好看难看都往着身上穿半点也不闹腾。

“你想怎么置办?上工的人免不得是要来吃一顿的,左邻右舍的也少不得,我们这儿住的偏,也就是找了村里头最靠近的几家当左邻右舍就成了,再加上你阿爹阿娘的,怎么的也还是要三桌吧,上梁也还得买点糕点什么的,孩子要是来了也得分点。”萧易想了想道,上了梁也就代表着要搬了新家,这上梁和搬家一起摆的话,亲戚朋友是少不得的,只是萧家那边他已算是断了关系,就算是没断了关系那也不会请了过来的,村上的人也不需要全请,算了算之后差不多差不多是要三桌左右。

“我阿哥说到时候他来帮着做了这酒席,只是我想着这酒席上要做什么菜,鱼肉什么的也还是要的。”崔乐蓉道,“碗筷和桌子咱们也不够,还得找人借了。”

萧易点了点头,知道崔乐蓉在想些什么,这鱼肉什么的置办下来就是要花银子的,虽然钱都在崔乐蓉手上管着,他也知道家里面怕是没剩下多少钱了,想了想之后他道:“要不,让我上山打猎吧,就算你不让我上山打猎,那去挖几个陷阱也成啊,到时候要能够猎到点猎物也能够给家里头省点钱。你看好不?”

------题外话------

头疼了一整天不知道怎么回事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