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六十五章 转变

萧大柱是那么说的,但萧易和崔乐蓉哪里会真的让人不收钱还家里头干活的事儿,当然是不会应允的,不过多一个人干活他们也是乐意的,再加上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萧大柱和萧大强两兄弟也绝对不是偷耍滑的人,能够加快了进程那是再好不过了。

扯皮的事情崔乐蓉也懒得做,干脆就背着竹篓带着崔乐菲上山去了,这个季节的蘑菇出产的少,也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找到点什么,不过这个季节山林子里头倒是会有一些个成熟的果子,崔乐菲也想着趁着这个时候去摘点果子到时候等到起了地窖之后就可以把果子放着,等到冬天的时候再吃也好,像是山梨子这东西,等到下了雪天寒地冻放到外头冻一冻就能够成为山梨冻,到时候可好吃了。

浅林子时常有人走,所以基本上也没什么危险,这个季节里头,村子里面不少人都指望着在冬日来临之前多存下一些个柴火来,所以那些个砍柴的人也不少见,时常可以瞧见砍柴的人来回。

崔乐蓉也没打算进山林子,就打算在浅林子里头走走,寻点菇子,顺带把有菇子的地方采了点认下路,到时候也好做了准备用,顺带地崔乐蓉也看了看浅林子边上的药材,能用的自然地都采了下来,尤其是在看到了山林子里头还有不少的野生枸杞林子。

野生的枸杞在这个地界都是被称之为荆刺儿,不怪其他的,那是因为这枝干上有着不少的小刺儿,而且这东西也有些贱生,一般乡野低头多少也能够瞧见它的踪影,开着浅紫色的小花儿,等到枸杞成熟的时候就会变成红艳艳的小果子。

崔乐菲摘了不少能吃的果子,又将自己姐姐之前好不容易找到的菇子放进了自己的背篓里头,最后瞧见自家姐姐弄了一些个药材之后,最后却是在摘那些个刺儿果。

“阿姐,你干啥弄这个玩意,你还小吗?”

崔乐菲笑文,小时候的时候他们也是玩过这种刺儿果的,等到果子红了,像是一个小灯笼似的也还算好看,不过她们玩的时候习惯摘了下来捏在手指间,刚红的果子稍微有些硬,但是捏的时间久一点之后就能够把那表皮给捏软了,揉的薄薄的,几乎能够看到里头汁液在滚动,谁先捏破了谁就算输,那个时候玩得几乎手指头上染上不少的橙黄颜色。

“傻姑娘,这个果子叫枸杞,能吃的,也算是一味药材。”崔乐蓉招呼着崔乐菲帮着一起来摘,“这东西处理好了,弄到药房里头也能够卖几个钱,就算不拿去卖钱,自家吃也成的,清热明目滋补肝肾的。”

“真的?”崔乐菲也意外的很,这种东西从小到大看的也算是多了,却没有想到这玩意还是个药材,“阿姐真的能卖钱吗?”

“能啊,药材铺子肯定是会收的,只是这怎么收我也就不清楚了,大概还是能够换几个钱的,只是这东西得晒了,晒了之后也不怎么压称,而且这种东西也不是大片大片的,散得很,你要多摘点也不知道要摘到什么时候去呢,你有空的时候摘点晒点就成。”崔乐蓉道,“别看这东西,弄起来也麻烦的很,晒了就软,到了晚上的时候也不能收进袋子里面去,摊在竹匾里头只能拿进拿出的,也累的很。”

崔乐菲原本听到还能够换几个钱这样的说辞已是高兴的很了,但仔细一听自己姐姐这话,她就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么麻烦,又这个闲工夫在那边做这种事情还不如多编点珞子呢,这点东西要晒干也不知道是要多少天,也亏得阿姐有这样的心思弄这些个事情。“

崔乐菲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手上却是不停,将那些个红了的刺儿果从枝头上摘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崔乐蓉的背篓里头去。”总是要辛苦一点的,不过这东西晒干了也还成,早上煮粥的时候里头丢一点,闲着没事儿也可以吃几颗,乡下人家就当做是个糖果了,你这几日有空要是能看到这些个就帮着阿姐摘点,等到阿姐把它给晒好了,到时候给你和阿文给装点去,闲着没事儿吃几颗也好。别看这玩意小,晒干了吃着味道也还成,有些微甜呢,到时候冬日里头闲着无事就当着一个零嘴儿吃吧。“

崔乐蓉道,枸杞就是这样,在前世的时候她还专门去宁夏那种地方看过枸杞园呢,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看着都觉得欢喜,野生的枸杞子药性那是更好一些,乡下地方时常能够看见,却是偶尔难得见到那一大片一大片相连的。崔乐蓉觉得等到明年有空,反正她家也是在山脚下有一大片的空着的荒地,到时候开垦出来,弄点枸杞来种种也不错,就算卖不了几个钱,那就自家吃点也成的,反正那些个开垦出来的荒地卖的也便宜,还都鼓励着人开坑了荒地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恁个还嘴馋不成!“崔乐菲道,心中却也还是有些欢喜的,她哪里晓得这山野地头时常可见的荆刺儿是个药材还是能够吃的,要不是阿姐现在说了,她只怕是多看一眼都不乐意的,嘴上这样说着,可还是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想着这玩意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滋味,也不知道好不好吃。”那成,就当是阿姐我嘴馋了。“崔乐蓉笑道,手上不停地摘着枸杞子,一边教着崔乐菲一些个常见的药草。

崔乐菲也听得认真,心中更是有几分的涟漪,她还一直以为那些个都是个杂草呢,直到现在才发现山林子里头也还是有不少的药材的,只是她都是一直不晓得而已,现在越听越发地觉得阿姐真的晓得好多而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她也打算着等阿弟有空的时候教自己认几个字,至少不能像是以前那样的睁眼瞎了。

等到崔乐蓉一边采着有用的东西一边见到枸杞就摘的情况下,她和崔乐菲也在山上呆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有余,于是各自背着背篓下了山去。

上工的人都还在忙着,崔老大也拿了个小凳子坐在一旁和萧易一样拿着蔑好的竹片开始编成竹匾,而萧易的身边则是坐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少年的衣衫已经洗得有些旧色了却也还是干干净净的,他坐在萧易的旁边,手上拿了一把柴刀,小心翼翼地竹节那儿打磨的光滑,神情也是专注的很。”阿姐!“少年看到崔乐蓉的时候露出了笑来,那笑容腼腆的很,手上的动作依旧很稳。”小安下学了?“崔乐蓉对于少年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来,这是崔家的小儿子崔乐安,在邻村的一个秀才哪儿念书,性子略有几分的腼腆,平日里头也是不怎么吭声的一个孩子。现在崔老大和郑氏都在她这儿帮忙,所以崔乐蓉也是交代了郑氏让崔乐安下午下了学之后就到她这儿来,到时候再一同回家去。”恩。“崔乐安点了点头,也不多说别的话,又低下了头拿这竹刀小心翼翼地处理着竹节处,那动作倒也可算是熟练。”小心刀子,要是觉得累这活不做也成的。“崔乐蓉交代了一句,崔乐安可算是郑氏和崔老大的指望,省吃俭用地把这孩子送去了私塾哪儿也是对这孩子抱着期望的,要不乡下人家哪里肯舍得了这个钱,崔乐蓉也能够理解,而且对于这个腼腆的孩子,她也觉得能念点书也是不错的,这小胳膊小手的,怕也是不能担起什么农活。”恩。“崔乐安又是应了一声,手上的活计却是半点也不放下,也不知道是把她刚刚那一句话听进去了还是没有听进去。”这孩子,你阿姐和你说话也不多说两句和个闷葫芦似的,“崔老大手上的活不停,却也还是说了自己这个小儿子一句,这个小儿子是够乖巧的,可惜就是个闷葫芦,平常就不怎么说话的,要是有个生人这话就更加的少了,”也不用担心个啥,乡下人家的孩子哪里有这么金贵的,小安这孩子平常有空也帮家里头干活呢,这点活计他还是会做的。“

崔老大在说这一句话时候也带着几分笑意,他可不像是村上旁的那些个把孩子送去私塾之后就半点活计都不让沾手的人,崔老大想着孩子能够读书认字当然是个好事儿,要是有才学的能够考个秀才考个举人的那是祖坟上面冒青烟了,可这种人也是少的很,崔老大想着要是孩子能够有这样的才学,他和娃他娘就算是砸锅卖铁也是要供着孩子念书的,但是手上的农活也得是会一些的,能有本事固然好,要是没有这样的本事儿那么等再过几年也读了书识了字也能够在镇上寻一个体面的活计,就算是寻不到什么体面的活计,手上也会些农活总是饿不着的。

崔老大在送崔乐安去念私塾的时候也是把这事儿和崔乐安给说的清清楚楚的,他是一个庄稼汉子,也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但这些个计较那还真是有几分的道理在,算是帮自己这幺儿往后的路也想的清清楚楚了,好的坏的,到时候端看着的都是自己的造化。

崔乐安也是知道自家是多么的不容易,回到家之后也是帮着干着力所能及的事情,秋收的时候也是跟着下地。”那就再好不过了,技多不压身,多学点也是有好处的,小安可不能成了那只会闷头念书的书呆子,满口的之乎者也却是五谷不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见识的多了眼界也就不一样了懂得的道理那是半点也不比书里面少的。“崔乐蓉道,她对于自己这个腼腆的弟弟也是十分的喜欢,就怕他染上太多的迂腐之气,这可不是她愿意见到的,现在还知道帮着家里头的忙也算是难得了,而且这孩子双眼清澈可好过萧家那处处透着冷情的秀才郎,崔乐蓉觉得自己也是要多看上一点,免得到时候自己这个弟弟真的一不留神就给长歪了,长成了萧守业那样的到时候可就是祸不是福了。”恩,阿爹说我要是个念书的料就接着念,要不是个念书的料就让我回来干农活。“崔乐安看着自己的大姐道,”大姐不用担心,这活我会干,这竹匾我也会编一点就是没阿爹和姐夫编的细致,我就给阿爹和姐夫打打下手,明天下了学我还来帮忙。“

崔乐安难得说了那么长的话,他说完这些话之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低下了头接着忙,但那耳根尖却还是有几分的微微泛红。”那是当然,“崔乐菲笑眯眯地道,”阿姐晓得你要来,还特地上山寻了一些个菇子还给摘了点刺儿果,说是等晒干了给你吃,是明目的呢,就怕你念书多了伤了眼睛。“

崔乐安看了姐姐一眼,也就看了那一眼就迅速地低下了头,但嘴角上却是微微上扬着,可见也还是个孩子心性,知道姐姐对他好的时候就会偷摸着乐了。

崔乐蓉也不说崔乐菲什么,只是伸手点了点她的脑门,拿了她身上背着的竹篓走了,进了屋子之后将竹篓里头的菇子捡了出来丢到竹篮里头,又将弄来的草药给收拾出来,枸杞这东西倒是懒得先管了,这东西得用碱水拌过,还得先在阴凉地方晾一天,再搬到太阳底下去晒,不能淋雨,晒的时候还不能去翻动,因为这玩意是越晒越软,稍微一翻就破了,只能是摊在竹匾里头搬进搬出的,要做这些事情也得等吃过了晚饭之后再做这事儿才成。

晚饭的时候是崔乐蓉亲自下厨,郑氏给帮着烧火,在萧易处理了兔子之后她就在第一时间将这兔肉给片了下来寻了一个盆子放了水给镇着,而那些个兔骨也没浪费熬成了汤等着,晚饭的时候等到那汤锅开了之后将那沾了蛋清的鲜嫩兔子肉往着锅子里面一滑,再加上那各类菇子,那就成了一道上好的菌菇兔子,那味道问着就是鲜嫩的很,再加上两三个素菜,并着一个五花肉炒大蒜,还有一个卤兔头和卤兔脚,一家人那一桌饭可算是丰盛的很。

木屋里头小,所以也就不在屋子里头呆着了,其实那一张桌子打从搬到了外头之后也就没有再搬进来的意思,崔乐蓉觉得反正每天吃饭的时候那都是要用得到的每天搬来搬去的也实在是麻烦的很,倒不如搬在外头,这样那小小的堂屋也就显得大一点还能放置点东西。

对于崔乐蓉的意思,萧易是不会反对的,他也觉得麻烦他现在还不能动弹,就让她一人搬着也实在是不方便的很,而且这桌子也是他当初自己上了山自己打的,那个时候刚刚弄的,也就是几块木板弄的,难看的很,只是那个时候自己一个人住着也不觉得好看不好看的事儿,但现在瞧着的时候他自个儿都觉得实在是有些难看了,想着等到有空的时候就得再重新弄一个新的出来,只是自己这手艺实在是难看的厉害,所以也没敢吭声。

那一锅菌菇兔子肉上桌,崔乐蓉就给每个人给盛了一碗喝了,那兔肉上头滑了蛋清,爽嫩的厉害,骨头汤的香,加上菌菇的鲜,那喝的所有人都是觉得好极了。

花大勇和花大龙原本是不打算留下来吃饭的,只是被拉住了怎么也推脱不掉,也只能是留了下来,这一碗汤下去,花大勇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道:”阿蓉丫头这手艺真是要绝了啊,这本事儿都能在镇上开个店去了。“”哪能啊花大叔,人家那可是正经的大师傅大厨子,我这不过就是给家里头做做饭的哪能和人家比。“崔乐蓉笑道,”我看是大叔你许久没吃兔子了,这才觉得吃什么都好吃了。“”怎么不能了,我就觉得阿蓉你这手艺真是绝了,上一次在你家吃饭,阿文这孩子手艺就是顶不错的,那刀工那手艺,可阿蓉你这手艺也没比人差多少啊,阿文那是正经路子,你这虽说不是大厨出来的,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你看你拿这兔子这山菇子加着骨头汤一做,这滋味可就鲜了,就这汤头,叔都能喝三大碗的,今天还是沾了你的运气这才吃到了。“花大勇道,”你说我也在山上猎到过兔子,可我家娃他娘可就没有做过这么好吃的来,现在想想好东西可都被她给糟蹋了。“”你这话可不能让弟妹听到,小心弟妹和你吵!“崔老大哈哈一笑,对于花大勇这夸奖也是受用的很,是呀,想他们也不是没有弄到过野兔子什么的,这活着还能卖个好价钱,弄死了的自家也是弄了吃过的,可就没做出过这等滋味来的。”那和我吵这也得说了实话。“花大勇哈哈一笑道,”老大哥,我看阿文那孩子也是能快出师了,到时候你是打算让孩子接着在店里头干着还是出来自己弄?“”这出来自己咋弄,这进了店里头当个学厨的都难的很亏得是里正给搭了一把手否则还轮不上呢,而且那些个当师傅的哪个是没藏了手的,你说人出师了也不是真出师了呢。再说了,咱这些个庄稼人一年到头的才挣多少钱,可还得给孩子门攒着娶媳妇添嫁妆呢!“

崔老大摇摇头,觉得这事儿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儿,难不成要在镇上置办个地儿给孩子不成?这生意难做,再说了就算是给开了铺子能不能做出来还是个事儿呢,而且镇上那铺子可金贵着呢,别看他们这平安镇是个小镇,可也算是走南闯北都要过的一个地儿,那镇上的人可都和城里似的,里头有钱的老爷可不少,那铺面也贵的很。

花大勇也知道是这么一个理,所以在提了这一句之后他也就不提了。

崔乐蓉倒是听着这话心中有几分的想法,她也是吃过大哥做的菜的,刀工没得说,这味道也还不错,但也就是那样吧,也就是比家里头吃的好吃点,镇上的那些个菜色她虽是没怎么见过,但大多的也能够想得出来,偶尔弄点野味什么的,在人家店里面做到最后年老了大概也就能够当个厨子,给人做工的,出了点什么差池人家是说不要就不要的,可自己开铺子那就不一样了,赔了是自己的赚了也是自己的。

不过崔乐蓉也知道镇上只怕不会便宜,他们这个地界别看是个小地方,可正好在南北通道的官道上头,一个小小的平安镇上那铺面怕是就现在家里面的银子也是拿不下来的,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赚了银子再说。

乡下人家饭桌上也没有说是不能说话的理儿,崔老大和花大勇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萧易也是静静地听着,偶尔问到他这身上的时候这才笑着答了,那态度温和的很,花大勇瞧着这人也倒觉得是个不错的,偶尔私下和崔老大说起的时候也会赞扬上一两句说萧易是个脾性好的,倒是真许给了他往后这日子也还能够好过的,只是这话是半点也不会在萧易的面前说起的,还说怕自己这么夸了这小子长了脸起了心思,崔老大和花大勇说的多了,心中也没有之前那样的郁结了,再加上也觉得这往后的日子也的确是有些往好的方向上发展了,脸色也就好看起来了。

吃了晚饭天色也不算太晚,郑氏他们一行人也就匆匆忙忙地走了,赶着天黑之前回去,而萧易则是帮着崔乐蓉洗了碗筷收拾了一下,然后在崔乐蓉的指挥下,弄了草木灰稻草一类的做了在碱水,萧易也是知道碱这东西的,做面什么的时候多少都会用到一些个,只是他这家里面也没这些东西,甚至发馒头的老面也还是他岳母从家里弄来的,不过看着崔乐蓉在他看着有些古怪的动作下做出用稻草,草木灰,布袋这几样东西做出碱水来,他也觉得新奇的很。

崔乐蓉也不是第一次动手做碱水了,在现代的时候一般碱这玩意也是有的卖的哪里是用这么复杂,但是后来吃食上越来越不安全,这法子还是她后来和爷爷在农村里头开着小诊所的时候一个来看病的老奶奶和她说的呢,后来她自己也做过,觉得用这些个东西做出来的的确要比外头买来的安全的多。”这刺儿果真的是能吃的?“萧易看着那泡在碱水里头的小半筐枸杞,这东西他可没少见,小时候也曾经尝过,只觉得涩涩的,后来就再也没碰过了。”恩,晒干了放的时间也久一点。“崔乐蓉道,”明天我再上山去摘点,趁着现在雨雪天还没来的时候多晒点,还能去镇上卖点,自家留点闲着没事儿吃点也可以,就当做是个寻常的果子。“”就是折腾起来有点麻烦。“萧易道,就刚刚看着她做碱水的麻烦还有这东西处置起来的麻烦他就有些心疼,打从他们认识之后她可没少忙了事儿,现在还想着摘了这刺儿果卖,这东西晒干了只怕也没多少重量吧?”又不是顶麻烦的事儿,也就是摘的时候费点力气,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人了哪里还怕辛苦的。“崔乐蓉一点也不在意,现在这日子对她来说已经算是够清闲的了,基本上也就没什么多大的事儿,比起她当年一个手术十几个小时都不能合眼的日子来说那是已经幸福不知道多少倍了,现在的她天一黑睡到天亮,在以前医院里头过日子的时候那可都算是奢望了,有时候好不容易休息还有被叫起来赶到医院的情况,还有身上的灵泉,她只觉得现在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可比她当年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我今天偷摸着走了一些,这脚也没肿,我看这脚应该是快好了,仔细想着都已经快两个月了,你看要不我明天陪你上山?“萧易道,他今天没拄着拐杖走了一点点路,感觉摔断的腿也没什么问题了,而且也没有浮肿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应,他想应该是好了吧。”我看看。“崔乐蓉蹲下身解开了萧易推上的加班撩起了裤管看了一看,的确是没什么问题的样子,”还是在过一段时间吧,反正也没几日的忙,你不是答应了给编了竹筐了?到时候我要用的地方可多了,你能弄的完?上山这事儿你还是算了吧,我和乐菲去就成了。“

崔乐蓉还是没松口,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早饭和晚饭里头加了灵泉水,看着萧易那一张脸日渐红润,她也知道其中一定有灵泉水的功劳的,但灵泉又不是包治百病生死人肉白骨的神物,所以她也不想让萧易上山,万一这腿骨还没好全到时候挽救也来不及了。”我……“”萧易,萧易家的,你们在吗?“

在萧易开口还想着要劝了崔乐蓉相信自己现在真的没事儿的时候,外头传来了里正萧大同的声音来。”在呢。“萧易也不敢让萧大同在外头等太久,当下就拄着拐杖走了出去,既然不让他腿脚受累他还是听了她的话再拄着拐杖过一段日子吧。

萧大同看到萧易的时候脸上也难得地带了笑:”萧易,你们托我寻摸的事儿啊,我已经寻摸到了。“

崔乐蓉从厨房里头出来听到的就是萧大同这话,她楞了一楞,回过头来的时候就想到是买田地的事儿。

这里正手脚还挺快的!

萧大同看到崔乐蓉走出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也盎然了点道:”萧易家的,今天大柱家的虎头可都是多亏了你啊,我也算是大柱家的堂叔,这事儿我也得多谢了你,你可是救了我那堂哥一家子的命根子了啊。

“里正你这话说的,都是一个村上的哪里还有什么谢不谢的,谁能见到一个孩子白白地没了的。”崔乐蓉也是个经夸的,“只是这孩子到底还是要多看着一些,虎头家的那是赶巧了,要是没赶巧我也不能保证一定能把孩子给救回来。”

萧大同听着崔乐蓉这话说的也算是耿直,也不是个做了这事儿就沾沾自喜的,也就多高看了这夫妻二人一眼,心中更加高兴了,不拿乔不摆架子还能帮助了村上的人这样的人他也觉得不错的很,“是这个理,我也已经和村上有孩子的人家打了一声招呼了,这孩子一定得看住了,没个大人陪着哪能去河边这种地方玩的,这出了事儿可不得闹腾死了,说到底今日还是多亏了你呢。萧易家的,我过来的时候村上的人也都拖了我们来问问,早听说你是从开药铺子祖上还出了御医的李家出来的,听说你还懂点医术是不是?”

萧大同说到这一句的时候也有些不大好意思,现在村上可有不少人都在说着这事儿,想着要是有点毛病就让萧易家的给看看,他被这些人问得也有些不耐烦了,只好卖了一张老脸来说道了。

崔乐蓉看了萧大同一眼道:“医术的确会点,只是我这里也不是药房,缺医少药的,哪怕是到了山上自个儿采了药,也不像是药房哪儿那么的全乎,不过给乡里乡亲看个头疼脑热也是可以的,乡里乡亲的平日里头也不容易,也能够比去镇上看了大夫便宜点。只是我怕大家伙信不过我这医术倒是真的。”

崔乐蓉这一说,萧大同也算是懂了,这人还是愿意给村上的人看病的,钱呢的确是会比镇上看了大夫便宜,但也不是一分钱都不收的。对于这一点萧大同也是能理解的,哪怕是自己上山采了药那也的确是要花功夫的,想白拿哪里有这样便宜的事情。

“那就成,能让乡亲们有点实惠就成,免得这头疼脑热的忍成了大病反而不好了,咱们还是来说正经事儿,你们要的地儿呢,我也已经给你们寻摸来了,去年咱们村上的高家搬去了镇上,那田地原本是佃给了人,我去问了问,倒也有卖的意思,就在大安兄弟家边上有三亩上好的良田要出售,一亩是八两银子,还有两亩薄田也巧,一亩四两五钱银子就在大柱兄弟家边上,还有一边的两亩地,三两银子。你看,这怎么着?要是能成的,明天交了银子去衙门里头交了文书就行。”萧大同问道,原本他对这事儿也没怎么上心,高家也是要卖不卖的,后来知道了虎头这事儿之后特地去了镇上的高家问了问,高家倒也是松了口,只是这价钱上也没松口就是了。

萧易想了想,他也是知道哪些地在哪儿的,觉得十分的不错,转头看向了崔乐蓉,崔乐蓉低声问了一下,得到了萧易一个肯定的答案,她也点了头。

“要的,这实在是辛苦里正了,明日我们夫妻二人就一同和里正去了镇上,只是萧易这腿脚不好,还得先去寻了牛车……”

“牛车我家里头就有,都是一个村上的,明天我赶着车我们一同上了镇上就成了!”萧大同大手一挥,豪气地道。

“那怎么好意思烦了里正!”

“值当个什么,你们可是我们村上的人,哪里说这种见外的话,明天我就来载了你们,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萧大同这话一说也半点不给两人拒绝的权利,直接就走,那态度和前几日那敷衍的模样那完全是判若两人,看的她也有几分的哑然,感情今天救了孩子还倒成了一块敲门砖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