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六十四章 救孩子

崔乐蓉对于村上也不算是太熟悉,毕竟她也算是刚到杨树村,这几天忙的又是萧易哪儿的事情,哪怕是帮工的那些个人,她基本上都没能认全乎了,但这一点也并不妨碍她知道怎么去萧大柱家要怎么走,因为只要朝着那哭声汇集的地方就能够寻到了。

崔乐蓉在听到有人溺水的时候就觉得不好,作为一个医生对于这种事情一贯十分的敏感,更清楚时间就是生命,能够早一步到现场进行急救那么就能够多挽救一条生命。

崔乐蓉半点也不敢耽搁,甚至到最后的时候更是跑了起来,她不是那种养在深闺里面的人,更加不是那些个深闺小姐一样缠足,再加上最近来来回回地忙碌,上山背柴一类的早就已经把她的脚程给锻炼了出来,没一会就已经到了那已经被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的萧大柱家。

里头的哀嚎声不断,哭的那是分外的凄厉,现在甚至还多了一个男人的嘶吼,那声音透着点喑哑,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困兽:“虎头,我的虎头啊——”

崔乐蓉挤过人群到了最前头的时候瞧见的就是那有着黝黑面色淳朴的汉子萧大柱抱着一个才四岁模样的孩子,那孩子其实生的十分可爱,还没有褪去的婴儿肥,再加上家里面也算是宝贝的很,养的也好,如果那一张脸没有灰白嘴唇也没有发紫肚皮也没有滚圆的话,那真是一个可爱的很的孩子。

萧大柱抱着孩子,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脸上现在满是泪水,双手更是颤抖着,那样子看着崔乐蓉也有些着急,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是应该要哭的时候,而是应该先急救才对。

崔乐蓉冲了上去,几乎是用抢的方式从萧大柱的手上把孩子给抢了过来,她一下子就扯开孩子的腰带和衣衫,甚至将掰开了嘴巴查看,更是查看了一下鼻子。

没什么塞堵物,崔乐蓉心中微微放下心来,她一脚跪在地上一脚曲起,把孩子脸朝下地抱在了腿上,把那圆滚滚的肚子搁在了曲起的腿上。

“你干啥哪?”萧大柱也是从孩子被抢的之中一下子缓过了神来,这两天他在萧易家里头干活,对于萧易家的婆娘接触的也不多,虽说外头又不少的人说着崔家的人不是个什么好相与的人家,可接触下来之后倒也觉得还是挺好相处的,而萧易家的这个也是个勤奋的,家里头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做的饭菜味道也还成,可现在她却是抢了自己的虎头,那动作……萧大柱下意识地就想把自己的儿子给抢了回来。

“你还想不想你儿子活命了?!”崔乐蓉想也不想地朝着萧大柱大吼一声,手上的动作却是半点都没停,一手扶着孩子的脑袋却又让嘴巴朝下,另外一只手却是用力地按着孩子的背部。

“唰”的一声,大量的水从孩子的嘴巴里头涌了出来。

萧大柱猛地一楞,“能……能救孩子吗?你要能救了虎头,我给你磕头,我给你磕头了啊萧易家的!”

崔乐蓉一下一下地按压着孩子的背部,明显地感觉到孩子腹部的水已经下去不少了,当下又将孩子放在了地上,孩子的面色还是灰白,嘴唇也还是有些发紫,崔乐蓉伸手探向孩子的鼻息和脖子,还是没什么气息的样子。

萧大柱看着自己孩子依旧和刚刚没什么两样,他也伸手探了探孩子的鼻息却没有察觉到一点点的气息,“还没气啊……”

“萧大柱你能别像是个娘们一样只会叫吗?”崔乐蓉迅速地把孩子的身体摆正,朝着萧大柱又吼了一声,“捏着你儿子的鼻子,深吸一口气之后对着你儿子的嘴巴吹气!别让我说第二次!”

“好!”

萧大柱被崔乐蓉那一吼也有了几分理智,一下子就跪到了自己儿子的身边,依着崔乐蓉的指示动作,而崔乐蓉则是跪到了另外一边,双手交叠在孩子的胸口一下一下地按压着。她的动作没有半点的停顿,甚至外头的那些个声音也完全都当做听不到。

萧大柱有些浑浑噩噩地,他很想问萧易家的这样做是不是真的有用?他的虎头是不是真的能活过来,但他不敢问,甚至是怕从萧易家的口中问出一个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村上的人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的,以前的时候也都是溺死了人了,大家都说这是河里的水鬼在找替身了,而且他们也不认为萧大柱家的虎头能够活过来的,那孩子脸都白了嘴都紫了还有那肚子那叫一个滚圆的,刚刚他二叔倒背着的时候那一点水都没吐出来呢,就算刚刚吐了水可还是没气儿着呢。

村上的人议论纷纷,家里面有孩子的也在想着这往后可得把自家孩子给看住了才好,就像是虎头这孩子一样折了那可不得心疼死。

“哇——”

一声啼哭一下子突兀地响起,那声音期限有些微弱,可到后来的时候越发的响亮了。

“虎头!我的虎头!”萧大柱楞了一楞,在看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儿子那么一哭,他一下子哭了,却又觉得敞亮的很,他的儿子有气了!

“哇!”

围观的村人也是满脸都是不敢置信,刚刚虎头那孩子是个什么样的反应他们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都觉得这孩子基本上是救不回来了,甚至还想劝着萧大柱算了,可现在再瞧见虎头的时候,那孩子竟是有气了,那脸色虽是难看了一些,但嘴巴可有点血气了可不像是刚刚那样还紫的厉害。

这是从水鬼手上阎王爷的手掌心里头的把孩子给拉了回来了?!

村人看着那跪在一旁神色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崔乐蓉,那眼神里头有着一些个敬畏,虽说萧易家的现在请了村上的人上工,但除了这一点之外,其实村上的人基本上都没有把人给放在眼内的,基本上谁家会去搭理那无根的浮萍,萧家做的再怎么丢人,可说道也还是自己村上的人,明知道是萧家做的不妥当,不过旁人也就是只有闲着没事儿聊聊的份儿却是不会怎么帮着出头的。

萧大柱整个人激动到不行,抱着自己那失而复得的儿子就要给崔乐蓉跪下,要是没有这人,只怕今天他这宝贝儿子就真的要去了,这可是他的命根子啊。

“跪什么跪,你没见孩子衣服全湿了,这种日头就算是个大人进了河都能冻得慌,何况是个孩子,赶紧把孩子抱屋里去,换了衣衫烧了炕啊!”崔乐蓉双眼一瞪,只觉得这萧大柱实在是个木讷至极的人了,现在这种时候了不想着怎么去处理自己孩子的问题还在这里闹这种有得没的事情。

萧大柱被人这么一喝,倒也越发的清醒了,这可不是么,现在早晚都寒的很,河里也是一样,一个青壮的汉子落了水都能给冻着了,更何况是个孩子,萧大柱也顾不得旁的了,当下就抱着虎头进了屋子,而屋子里头原本都哭晕过去的萧大柱的老娘发现自己的乖孙活了过来之后整个人也高兴的不行,从屋子里头冲了出来抱了柴火直奔着厨房去烧水暖炕去了。

崔乐蓉站起了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一抬眼的时候瞧见的就是站在人群前头的拄着自制拐杖的萧易,他的脸上带着笑,那一双眼睛金亮金亮的。

萧易也是看了好一会了,在他来的时候瞧见的就是崔乐蓉对着萧大柱骂着他不像是个男人的时候,那脾气暴躁的厉害,但是萧易觉得那一瞬的崔乐蓉好看极了,就像是夏日里头那灿烂的几乎要将人给灼伤一样,她的眼睛里头甚至是谁都没有瞧见,怕是也没有发现他。

萧易看着她那专注的模样,感觉自己像是和她连为一体似的,在孩子哭出来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似乎能够感受到她那一瞬间的喜悦,而自己也为这一点而感到喜悦。

萧大柱的弟弟萧大强今天也可算是楞住了,他在河边发现虎头的时候那是整个人都凉了,现在家里头也就只有大哥这么一个孩子,家里头阿爹阿娘平日里头也是欢喜的厉害,只是孩子实在是太皮实了点,时常一不留神就找不到人,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别说大哥和嫂子是要被吓到了,就连他也要吓死了,更别说阿娘一见到虎头那样直接就哭晕过去了。

虎头娘也抖着腿挤了进来,她双眼无神,没见到萧大柱和自己儿子的时候她更是摇摇欲坠,咬着牙嘤嘤嘤地哭着。

“虎头娘你别哭了,赶紧上屋里头看看你家虎头吧,你家虎头活过来了!”村人瞧见虎头娘这个样子就知道虎头娘还没得了信儿,和她交好的人急忙开口喊道,再不出声只怕虎头没出事儿虎头娘就要先出事儿了。

虎头娘闻言一脸震惊地看向人。

“真的虎头娘,你家虎头没事儿了,萧易家的是个有本事儿的,把虎头给救活了!”旁人纷纷喊道,“咱们都看见了!”

“是啊嫂子,今天可是要多亏了萧易家的嫂子了!”萧大强道,“大哥抱着虎头进去换衣服了,虎头没事儿了。”

若是一人说,虎头娘可能还不回当做一回事儿,可现在那么多人都在同她这么说,甚至连自己的小叔子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就代表着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儿了,虎头娘急急忙忙地擦干了眼泪冲进了屋子里头去了,不一会又传出了虎头娘那哭喊声:“虎头啊,娘的心肝儿肉啊——”

那声音里头已经没了最初的那担忧,反而是带了几分喜极而泣的感觉。

“萧易家的嫂子,今天多谢你了。”萧大强实心实意地对着崔乐蓉道,他知道今天要是没有她的话,那自家这侄儿可是真的是要躲不过这一劫了。

“我和萧易也是这个村上的人,大柱哥也在我家帮衬着呢,都是一个村上的能帮的地方自然是要帮的,”崔乐蓉缓过了劲来也意识到刚刚自己的作为,她就是这样的一个脾气,当初在战地的时候可比现在还要来得争分夺秒,那个时候经常说话都是要靠吼的,刚刚见萧大同那六神无主的模样她哪里能够看的过眼,“刚刚为了救孩子,我这也是着急,口气也不大好,到时候让大柱哥不要介意,别同我们置气才好。”

“嫂子怎么会,我们都晓得刚刚要是没有嫂子你,怕是要不好,大哥心里面能够理解的,你救了虎头就等于是救了咱们一家子的命根子,我们高兴都还来不及呢,哪能同嫂子你置气。”

萧大强露出了一抹笑道,他们当然是不会同人生气的,可现在回想起来的时候,只觉得这嫂子那脾气叫一个炮仗,对着人吼起来的时候那架势完全都是没得说的,这村上第一泼辣的都比不上呢,这脾性!

“孩子落了水,再加上这么一折腾,怕是要着凉,让煮点姜茶给去去寒,要是伤寒了别耽搁,要抓药还是要抓的。”崔乐蓉道,“经过这一次也可得看好了孩子才成,这还是来得及时的,要是赶不及时耽搁久了,谁都救不回来。”

萧大强也急急忙忙地应着,心中想的是一定要和嫂子还有阿娘说上一声,一定要好好地孩子看住了才行,村上其他的那些个人听着崔乐蓉这话也是暗自点头,的确是要将孩子给看好了才行了,否则再闹出虎子这事儿来,到时候可不知道能不能那么好命把人给救了回来了。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崔乐蓉也不乐意多说,扶了萧易一把之后就往着自家走,围观的人瞧见这般之后,当下也就散去了只怕要不得多时村上只要是提到不要让孩子单独往着河边去的时候少不得是要提到萧易家的婆娘的事儿了。

村上的人各自三三两两回家,在路上就遇上了匆匆忙忙朝着萧大柱家赶的里正萧大同,见萧大同那面色匆匆的模样旁人哪里还能猜不出来个什么劲儿,道:“里正啊,大柱家不用去了。”

“咋能不去!”萧大同不赞同道,想他是杨树村的里正,村上大半的人都是萧家姓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当里正的不管怎么说都应该是要去才对,不去可不是要被人拿捏住说事儿了么,再加上萧大柱家和他还沾着几分的亲眷关系呢,萧大柱的爹和他是堂兄弟呢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去看。

“真心是冤孽了,你们家里头有孩子的可得把这些个小兔崽子给看好了,这一个一个的都快能上梁揭瓦了!看大柱家的虎头多机灵一孩子就是太皮实了看都看不住,这可好,闹出了这样的事儿来了吧……”萧大同絮叨着。

“里正,大柱家的孩子没事儿了!好了,活过来了!”

“啥?!”萧大同更加惊讶了,“刚刚不是说不成了么,咋回事儿?”刚刚那半个村子都听到了哭声,怎么就一下子说没事儿都没事儿,刚刚他还听说那孩子拉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气儿了。

“嘿,里正你是不晓得,这原本虎头那孩子拉上来的时候就像是不成了啊,你是没瞧见,那肚子溜圆脸色惨白嘴巴都紫了,大强那孩子把孩子倒吊着都没出水啊,大家伙那是都觉得虎子这孩子是要不成了,大柱娘都哭的厥过去了,结果你想怎么的,虎头娘跑去找了大柱,结果萧易家的也跟着一起跑来了,就那么三下两下的把孩子肚子里头的水给弄了出来,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让大柱捏着孩子的鼻子往着嘴巴里面吹气,萧易家的一直在胸口上按着,这按着按着孩子就缓过劲儿来了,一下子就活了过来!”

那人嘿嘿地笑着。

“真的?”萧大同更加的惊讶了。

“可不,哎哟那可别提多神了!”那人连连点头,“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瞧见的啊,村上那么多人可都瞧的真真的,萧易家的可别提是多本事儿了,之前听说人是在镇上李家跟着人小姐的当丫鬟的?那李家做的可都是开大药房当大夫的,祖上还出了个御医呢,里正你说这萧易家的是不是会些个医术啊?”

“这我倒不是很清楚,不过这能够把孩子给救了回来,应该多少是懂点的吧?”萧大同道。

“那就更好了,往后有个头等脑热的指不定还能够叫人给看看是不是啊里正!”旁人都是一脸喜滋滋的模样,一般他们这些个乡下人都是恨不得把钱一枚掰成两半花的,不到忍不下去了一般是不会去镇上看了大夫抓药吃的,这乡下人家里头有个行脚大夫都是难得的很,这要是村上真有个人懂点医术的,那可不得好极了么。

“等改天我去问问。”萧大同呵呵一笑。

“那感情好,里正你给问问,好歹人都已经嫁到咱们杨树村来了也就是咱们杨树村的人了嘛,你给多上上心,萧家那事儿别说真做的不大地道,要不是一个村上的,我都想上他家骂娘去了,这干的是个什么人事儿啊,以后咱们村上的那些个姑娘小伙还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呢,真是的!”

“可不,他萧远山干这事儿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自家还有个丫头没出嫁呢,现在好啦,十里八乡的人家基本上谁敢娶了他家的姑娘?就不怕等到掀了盖头来的时候又成了别人么!”

“他家那丫头嫁不嫁的出去关我们什么事儿,想我家那丫头今年都已经十二了,这一两年之内就是要相看人家的,现在可好,全耽搁住了。真是晦气死了!”

萧大同听着那几个村人骂骂咧咧地走远,心中也可算是五味杂陈,但脚步还是朝着是萧大柱家而去,打算去看看情况到底如何。

萧易也不让崔乐蓉扶着,他现在腿脚已经算是受力的多了,只是现在还是撑着拐杖那会让自己好受一些。

“溺水的人是不是都能这么做?”萧易问道,“听爷爷说以前村上也有淹死过人的,人人都说那是水鬼在找替身,以前也淹死过,刚刚大强倒背着虎子都没有吐出水来,我们都还以为虎子这孩子是要不成了?”

“溺水的人先要看有没有水草泥沙一类的堵住口鼻,如果有的话一定要先清理干净,倒背着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不是想他们那么做也得有技巧,像是刚刚我做的那样,用膝盖顶住孩子的肚子,用力拍背部把水给吐了,要是有呼吸了那就不用说,如果是没有呼吸,像是我让萧大柱所做的就是为了把气度给孩子用力扩张他的肺部,而我做的胸外按压就是为了刺激心脏的再度跳动。”崔乐蓉也没有办法给萧易说CPR是急救措施的,只能用最浅显的话语去解释这个道理,“但也不是所有溺水的人在那样做了之后就一定会有反应的,如果溺水的时间太长,也是没有办法把人救回来的。还好那孩子溺水的时间不算太长,还能救。像是我刚刚做的那个,如果遇上昏厥没了心跳和呼吸的人也可以用的,你若是想学这些,我下一次可以教你一些。”

萧易听到崔乐蓉这么对自己说,他也十分的高兴,道:“若是你不觉得麻烦的话,我自是想学一些的,我听说你之前是在李家,李家是学医的,这些都是你从李家学来的?”

崔乐蓉倒是没有想到萧易有这么一问,原本她就想着往后要是有人质疑她的医术什么的,只管推到李家头上去,当下她也点了点头道:“是呀,在李家学的。我跟着小姐认了字,又对医术十分有兴致,小姐仁厚,所以在李家的时候有空就会问小姐借了医书来看。别的毛病我也都是会看的。你看你那腿现在上了夹板之后,也比之前要安心的多了不是?要是有石膏给你固定住,那更加方便。”

“那真好,往后有些个头疼脑热的毛病也无需一直熬着了,村上的人多半都是不舍得去镇上看了大夫的,有什么毛病一般都是硬扛着,爷爷之前也是这样,原本只是咳嗽,因为没什么钱去看病,后来拖的时间长了一点之后就咳了血。”萧易在提到萧老爷子的时候神情之中也有些不舍,他一直都在想那个时候要是自己有钱一些又或者自己是个会医术的,又或者村上能有个大夫,说不定爷爷就能够多活上几年。

崔乐蓉也能够感受到萧易的那低沉的情绪,对于他来说萧老爷子是代表着人生之中最美好的那一段时光的,也能够理解萧易对萧老爷子的那些个感情,只是人死不能复生。

“若是村上的人要来寻我看个头疼脑热的毛病也无妨,只是现在手头上也没什么药材,就算是看了也得去镇上的药房里头抓了药,等有空的时候我上山看看这个季节还能采点什么药材,等到冬日过去之后到时候多备下一些个常用的药材,这样家里面也多少能有个添项,只是萧家的人就算了。”崔乐蓉道,她原本也是有这样的打算的,在家里面备下一些个常备的药物,到时候不管是自己有用还是村上的人来看病也行的,只是她是绝对不会给萧家的人看病的。

“成!”萧易乐了,咧出一口白牙道,“咱不给他们看,就只给别人看。”

等回了家的时候,郑氏和崔老大也已经从山上回来了,帮工的人都已经先回去了,现在也就只剩下花家父子两,两人也是个勤快的,对于杨树村的事儿也没兴趣,父子两人就上了山把崔老大砍下的竹子给扛了回来堆在了空地上。

“可回来了,你们两也真是的,这种事儿凑什么热闹呢!”郑氏道,她是不赞成两人去看这种热闹的,这种有晦气的事情别人是躲都来不及的,像是他们这里,这被水鬼拉去做了替身的孩子都晦气的很,而且年岁还那么小,要是折了也只能葬在路边的。

“那孩子也是个可怜的,听说还小的厉害呢,家里面也就这么一个宝贝蛋,以后要是有了孩子可得看住了,这河边那是能去的地方。”郑氏絮叨着。

“阿娘那孩子没事儿了,你可别在人前说这话了啊。”崔乐蓉笑道。

“啊,没事了?”郑氏也愣住了,“这不是说不成了么?”

“这不是有你女儿我在嘛。”崔乐蓉笑眯眯地道,“那孩子就是闭了气,我就是去看看能不能搭把手,孩子还那么小呢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人就这么没了。”

郑氏松了一口气,“也亏得你精怪,这样最好不过了。”

她也是知道自己女儿是个本事儿的,却没有想到能本事到这样,不过这也是她乐见其成的,谁家没个孩子,谁家不是看着从那么丁点大的孩子慢慢长大的,这一下子要是没了这不定得多伤心呢,左右这和萧家没关系郑氏就能够看得淡也是乐见的很,但要是和萧家有关,她还真不乐意。

“那今天还做不做?”郑氏看了一眼那烂摊子道,“这离下工的时间还有好一会呢,是要把人找来,还是今天就这么算了?”

崔乐蓉看了一看天,要是在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看时间,但日子一长她也就学会了看日头来估算时间,现在离下工的日子差不多还有一个多时辰。

“今天闹出这样的好事情来,怕是不好说。”崔乐蓉道,“但咱们也不好说什么了。”

“那这工钱还是和以前那样算?那可不是少做了一个多时辰。”郑氏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大乐意,原本说好了一天十文钱包饭的,可现在少做了时间又包了一顿饭,郑氏就觉得有些亏本了,这样一来往后还要怎么算?

“阿娘算了,算的太精也不是个道理,别看现在人家来我们这儿上工,但仔细想想其实人家也没那么接受我和萧易呢,现在就当是卖了个好得了。”崔乐蓉哪里不知道郑氏的想法,郑氏是节省惯了的,想着既是收了钱又吃了饭当然要做够了时间,“而且就算咱们强把人拘在这儿了能怎么样呢,人家心中想着家里头,做事能尽心尽力么,倒不如让人回了家安置好了一些这才好,你说是不是?”

郑氏也知道自己女儿所说的的确有几分的道理,只是她心中不怎么甘愿,最后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叹了一口气。

“阿娘,花大叔和大勇哥还在呢,一会咱们早点收了工,叫大叔和大勇哥留下来吃饭,我一会把兔子肉给片了,现在秋日里头熬个汤最好不过了。”崔乐蓉笑道,“我现在上个山,就山林子周围转转,看能不能弄点菇子来。”

郑氏被自己女儿这样一抚,什么脾气都没了,道:“成,说不过你,你爱怎么样怎么样!”

崔乐蓉是一贯知道郑氏那是刀子嘴豆腐心的,脾气起的快,但只要一安抚之后就什么事儿都没了,这样的人也好拿捏的很呢,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才觉得自己母亲是十分的不容易。

两个人正说着呢,一群人就走了过来,零头的赫然是萧大柱和萧大强兄弟两,后头也是原本他们请的那些个人。

一过来之后,他们以前只管埋头干活很少说话,现在脸上都是带着笑。

“阿易兄弟,今天实在是多亏了你家的。”萧大柱看着萧易,脸上十分的真诚,“实在是多谢你家的了,兄弟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了,我实在是太谢谢你们了。”

萧大柱说着,眼眶也微红,“我家也没什么钱,旁的我也不多啰嗦了,以后我和我兄弟就在你这里做活了,工钱你就不要给我们了,饭也不用留我们的了,还希望阿易兄弟你不要嫌弃才好!”

萧大柱说着,就扯了萧大强去干活了,那干净可比以前还要来得利索的多了,恨不得一下子就把活给干了的模样。

崔乐蓉看了那热火朝天的一幕,心道融入这村子的第一步算是跨了出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