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六十章 计划

灵泉用肉眼看起来似乎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但崔乐蓉知道,的确是有进化的,至少现在菜地里头的青菜就明明白白地告诉着她灵泉进化了一部分,使得作物的生长加快了,再加上她在使用灵泉水的时候也没有稀释,这原本就比稀释过的要来得作用大,以前的时候她也做过实验的,只是那个时候就算是全部用灵泉水也没有现在这么大的变化,按照以前的经验,青菜要长到现在这点大小,至少要四五天左右的功夫。

虽然植物的生长速度奇快,但崔乐蓉是一点也不担心会有什么问题,因为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那兔子就不会一个劲儿地吃着用灵泉水培育出来的青菜了,而且还吃到有人来都不跑,要知道动物预知危险的敏感度可比人要高得多了,而且兔子吃的这么欢喜,只怕那味道算是不错,她想着晚上的时候摘上一些,就算炒不成菜煮成菜汤或许也不错,可以先试试口感。

崔乐蓉提留着还活蹦乱跳的兔子,背上了丢在一旁的柴火回了去,也不过就是转个弯的地步,她就已经瞧见了正在专心地编着竹匾的萧易。

萧易也已经听到脚步声,这几天的功夫他现在已经很容易能够区分出脚步声了,所以一抬头看到来到自己面前的人是崔乐蓉的时候,萧易脸上露出了笑来,在瞧见崔乐蓉手上那一只还算肥嫩的兔子的时候,他也有几分的讶异。

“你进林子了?”

“没,这傻兔子在咱们家的地上偷吃菜呢,刚好被我给逮住了。”

“那可真是送上门来了,”萧易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一些,兔子一般都是长在林子里头,极少到住人的地方,更何况还是在菜地里头抓到,“阿蓉你也委实是个本事的。”

“哪里本事了,不过就是正好而已,这些个东西可精着呢。”崔乐蓉这么说着寻了一根绳子把兔子两只脚给绑了起来,“刚好今天阿爹他们都在,晚间的时候把这东西给杀了,刚好一家子一起吃一顿,你可会处理这皮子?”僧多肉少,她是啊没有打算现在就把兔子给杀了,不然到时候就算是煮了那么多人一分,到嘴巴里面也没多少,而且她之前从街上买的猪下水也还没有吃完,这伙食太好也打眼,倒不如还是便宜了自己家最好。

“会的,晚些我来弄就成,只是一张皮子做不得什么,等再养几日,我便上山去打猎,多猎几只兔子到时候弄个小坎肩什么的也暖和。”萧易道,他觉得自己要是在这么无所事事下去,只怕自己都是要嫌弃着自己了,总不能什么都仰仗着自己媳妇养着,那他和吃软饭的有什么差别,而他思来想去自己也就只有打猎那点功夫能够拿得出手了,别的那还真是拿不出手的。

“不着急这个,得先养好腿,”崔乐蓉道,“现在你还是先帮着编了竹匾再说吧。”

“唉。”萧易应了声儿,低下头去接着编了竹匾的活计,心中也高兴的很。

木头屋子这里也没有个鸡棚猪圈的,等到捆了兔子之后崔乐蓉发现自己也没地方放去,只能又把兔子给提到了厨房,翻了个新编的竹筐子上头扣上了竹匾。

“不是上山砍竹子么,咋地还进林子抓了兔子了?”郑氏看着那一直肥兔子问道,“眼下可不能再进林子里头去了啊,现在山林子也冷了下来,吃食少的时候山上的那些个野兽可没少从山林子里头跑下来祸害,那些个饿狠了的东西那一个一个可都狠毒的着呢。”

郑氏对于山林子里头还是有着一种下意识的敬畏心态,平日里头自己上山砍柴的时候基本上也都是在外围打转,多半也是在村上有旁人跟着一同去的时候才去的,换成她一个人是怎么也不敢到那种地方去的。

“我知道的阿娘,你看我这不也是没进山林子么,那竹林离山林子远着呢,你也就别担心了。”崔乐蓉听着郑氏的话,她也知道那些个山林子到底是有多么的危险的,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下,她就算是进去了那也是十分小心翼翼的,而且也是半点也不敢在郑氏的面前提这件事情。

“知道就好,我就怕你这个丫头是半点也不晓得的。”郑氏道,“行了,我把那馒头给发了,到时候跟着你一同上山背了柴火去,你这儿柴火少,趁着现在这个时候尽量多积累一些,免得到时候都不够用。”

崔乐蓉也不拒绝郑氏的好意,因为知道自己就算是真的拒绝了也没有什么用,对于这些个长辈来说,就算是你真的拒绝了他们也还是有着自己的一套想法在的,所以崔乐蓉最多也就是想着到时候自己多赶上一些免得叫人受累了。

“阿娘,冬日里头咱们这儿哪里有卖炭的地方?”崔乐蓉这才想到一件事情,就算是她现在手上的灵泉进化了能够激发植物的快速生长,但植物也是需要温度的吧?现在这天还不算太冷,但是等到最冷的时候会怎么样还真不好说,所以崔乐蓉想着先将要置办的东西先给置办好了,冬日里头加热的话也就只有炭了,毕竟在木头房子里头烧木材只怕也是不可能的吧,万一没掌控好指不定还能够把房子给点着了呢。

“炭这东西算不得金贵,但寻常人家也很少用它,你怎的就问起这事儿来了?”郑氏对于崔乐蓉的文化也有些好奇,但也没多想,全当以为她是在李家习惯了用炭,“杨树村谁家卖炭我倒是不晓得,但在咱们中央村的村尾老余家倒是有卖炭的,但人家多半也是卖到镇上给那些个有钱人家用的,咱们乡下人家一般都是拿个火盆子点个耐烧点的木头靠着享火,再说咱们这儿基本上都是盘了炕的,冬天这灶间一烧火,热气就从烟道走,你这要晚上睡下去的时候要是觉得冷,屋子外头也有口儿,到时候点个粗木棍子进去烧着,但也不能烧太猛了否则也是要烫得慌。”

崔乐蓉把郑氏所说的都仔细地记了下来,问道:“那村尾老余家的炭火都是金贵的?”

“那也不至于,镇上的人都喜欢分个好的差的,老余家里头的炭也有个分的,差一点的便宜些,碎些,也有几分呛人就是了。”郑氏回着看了崔乐蓉一眼道,“你问了这么多,这是打算卖炭的意思?你买来干啥呢?”

“阿娘,你帮我去问问老余家呗,我也不要好的,就要那些个差些,碎些的也没啥关系,只要便宜点的、”崔乐蓉笑眯眯地道,也不瞒着郑氏,“我打算等到那边屋子起了,晾上几日能够住人了之后,让花大叔和大龙哥帮着把这木头屋子外头用烂泥糊上,只要不怎么漏风就成,我打算种点菜冬日里头拿出去卖。又怕到时候屋子里头冷,都不出芽,所以就想着问问炭的事儿,碎炭一类的便宜,那就用上,到时候说不定还真能成。”

“帮你问问倒是没啥的,但我觉得你这事儿办得就有些不大稳妥,竟想这些个花花肠子的事儿,到时候怕是要糟践东西着呢!你说谁像你整天想着这些个不找边际的事儿。”

“嘿,阿娘你和阿爹倒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话阿爹之前还说了我呢,同您说的可真是一模一样连语气都是差不离的。”崔乐蓉笑,“反正我是已经想好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反正我现在还年轻着呢,这事儿没人尝试过我先尝试着,成了那最好,这冬天也不是一日两日的,而是每年都有,那咱们有了法子之后每年冬天都能寻个门道赚点钱总好过在家里头干猫冬的好吧?要是不成,那最多损失几个钱也不至于到了伤筋动骨一蹶不振的地步,最多就是等到天气暖和之后我和萧易好好地顾着田间地头,萧易也是个会打猎的,到时候在林子边上弄两个萧陷阱抓点兔子山鸡一类的卖了钱也能够补了回来,阿娘你说我这话说的对不对?”

郑氏原本还觉得这事儿十分的不稳妥,但现在听到自己女儿这么一说,她也仔细一想觉得这主意未尝不是一个好主意,这冬天每年都有,要是今年真给摸索出了冬日里头也能种了菜出来的法子,那明年后年冬天的时候也是能够依样画葫芦办的,这可就算是一个长久生意了,而且真要不成,郑氏寻摸了一下,算上这炭钱和种子钱最多也就不过在几百文钱上下,几百文钱看着不少但仔细算来也还真不能算是太多,最多就是辛苦上几个月再将钱给省了出来就是了。

“那成,炭的事儿就包在阿娘的身上等阿娘回了家之后就帮着你去老余家问问价钱,反正咱们要的也不是那一等的好炭,花不得多少钱。你既然有心要干,那就好好干着,真要成了,等到明年冬日的时候,阿娘和你阿爹就跟着你干这事儿,省的这猫冬的时候就竟在家窝着花了钱不挣钱了。”

郑氏道,她也是个有魄力的人,否则崔老大这腿坏了这么多年她也不能咬牙硬撑过来,所以现在她也是希望着自家女儿这事儿能办成,到时候也跟着一同挣点钱花花。

“那干啥等明年呢,家里面不也是有空着的房间么,阿娘你先给收拾出一个来,我这里先打了头阵做了,要是情况不错我就回家帮着给弄弄,这玩意就是得抢占个先机。”崔乐蓉道,“我打算过几天就在山林子外头寻摸一下,看看能不能寻摸点蘑菇,到时候咱们孵点蘑菇也成,这东西这天气暖还不算,还得下过雨之后才长得茂盛,咱们弄出来之后,可有好一阵子赚钱的时候呢。”

崔乐蓉从昨天晚上开始基本上就已经有了几个想法了,这木屋不大,带上这个小小的厨房撑死了也就算了三处,她想着一处就用来发点豌豆苗和那豆芽,豌豆苗这东西鲜嫩的很,别说是清炒还是煮汤那滋味都不错,还有那豆芽不管是黄豆芽还是绿豆芽都是好弄的,到时候放在一处也能够多利用一下空间,剩下的她就打算用来孵蘑菇。

蘑菇这东西,崔乐蓉以前去蘑菇棚里头瞧过,也自己玩过的那菌菇包,印象还是十分深刻的,当时村上的那些个种植户也提起过这蘑菇种植的事情,只要温度和湿度足够,还是很好发的。而且冬日里头蘑菇少见,可以一直种植到山上蘑菇多的季节,而且蘑菇这东西要是没有木樨,用稻草或者是枯木也能够替代的。不管是杨树村也好还是中央村也好,都是有中稻的,崔乐蓉还记得家里面还剩下不少的稻草呢,到时候也可算是物尽其用。而且重点是她手上有着独一无二的灵泉,就撒点菜籽都能一晚上长成那个样子,到时候不怕菜涨得不好。

“那要是真能成可就好了。”

郑氏一听到崔乐蓉这主意,她也有几分的高兴,以前她也是采摘过山上的蘑菇去卖钱的,别看山菇子在他们这乡下靠山的地方可能吃起来也就那样没什么味道一类的,但在镇上,喜欢的人可不少,那些个酒楼,富贵人家一类的可都是喜欢着这些看着萍萍无常的东西呢。一听到自家女儿说能够把蘑菇给孵出来,她这心中哪里是能不高兴的,感觉自己就像是真的能够瞧见成了一样。

“我趁着这一段时间先收拾出个地儿来,别看家里头看着地方不小,但仔细收拾收拾大约也就只能够空出一块地方来,你就先弄着,到时候成的话,阿娘就跟着你一起弄,辛苦点也值当。”郑氏道,“最多也就花点炭钱,不成往后就让你阿爹他们吃素省钱去!”她说到这一句的时候自己也跟着捂着嘴呵呵地笑了起来。

崔乐蓉也觉得郑氏倒是真有几分魄力的,她这里还没有弄出来呢,她就已经打算跟着一起了,这也让崔乐蓉下定了主意一定要把事情给做成了才行,否则到时候家里面还真不知道要吃多久的素才能把钱给剩下来呢。

崔乐蓉也同郑氏商量好了这事儿不能大张旗鼓,只能偷偷摸摸地干着,崔乐蓉自己倒是不怕,她和萧易这住的地方有些偏和村子里头的人都还有几分的距离,和村上特别交好的人也少,所以就算在这里捣鼓的动静再大也没有什么人管,而且她也是打算这到时候等房子起好了再弄一道围墙,将小木屋和新起的屋子圈起来,总不可能还有人私闯了他们这屋子吧?但崔老大他们就不同了,住在村子里头,左右都有邻居,虽说一旁的花大勇家还不错,但别的邻居那可就真不好说了,再加上还有她那恶心巴拉的二叔和奶奶,要是动静闹腾的太大只怕到时候可有不少折腾的,所以这事儿也只能偷摸着办。

郑氏也知道那些个顾及,对于崔家二叔还有章氏,郑氏现在也实在是不想给什么好脸色了,想她当嫂子当媳妇的也算是做了不少事儿了,这之前一直没捞到什么好处这也都不提,可一直不给点安生日子过这也实在是太欺人太甚了,尤其是这一次的事情一出之后,原本缩着尾巴做人的钟氏又开始出现在她的面前说一些个夹枪带棍的话,还有那章氏,一个当奶奶的不帮衬着自己的孙女也就算了,还说出了活该这样的字眼来,对于这样的亲戚她是一个都不想要,更是激发了郑氏想要过好日子的想法,等到他们有了钱之后,早晚要他们这些个人好看!

崔乐蓉一家子是过的热火朝天,在这有些沁凉的秋日里头心头像是窝着一把火那样的火热,而对于萧家的人来说,那可不是一件好受的事儿了,今日是到了三日归宁的日子,王氏是早就已经给萧守业和汪碧莲准备好了归宁的东西,王氏一贯都是十分疼爱自己这个儿子的,所以这归宁的事儿,她也算是上足了心思,早早地向着村子里头的屠户订购了小半扇的猪肉,还有早早买好的糕点,给亲家的几块上好的衣料子,甚至还叫了村上的牛车送到镇上。那些个东西看的风氏是眼热不已。

“阿娘可真心疼了老四呢,瞧瞧这半扇的猪肉,看着我都是眼馋死了,”风氏直勾勾地盯着牛车上的东西,心中对于王氏那叫一个恨得厉害看,想她当年归宁的时候有些什么呀,不过就是几块粗布头加上一斤猪肉而已,现在老四家的归宁这做派,那可真是乡下人家也是少有的,都快要赶上镇上有钱人家了,“这么多的好东西,老四家的,你可赶上好时候了,阿爹阿娘可真是够心疼你的,想我当初归宁的时候才丁点的东西,哪里还有什么牛车能坐的还得靠着自己的双腿走了十几里地去呢,老三家的,你当年归宁的时候也不过就是斤把的肉并着两块布头而已吧,大嫂,当年你归宁的时候是怎么回去的啊,可有什么好东西?”

被点名问了的方氏站在一旁,略有几分的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事儿就突然地牵扯到了她的身上,但是被风氏这么一问的时候,方氏也不由地想起了自己当年归宁的时候,也不过就是那丁点的东西,她原本以为大家都差不多的,现在被风氏这么一说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这差不多的也就是她们妯娌三个,老四家的到底还是和他们不一样的。一贯忠厚的她心中也不由地有些翻滚和难受,很想像是二嫂风氏那样说出一些个指桑骂槐的话来,可一想到自己进门三年了肚子还没有半点的动静,她这点火气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她直不起这个腰啊,要是她像是大嫂那样有两个儿子那最好不过了,要么像是二嫂那样还能生下个女儿来她都有地位说着个话,可现在自己一个孩子都没生下来,她哪里还能够说得出这种话来,每次回了娘家的时候,她阿娘总是带着希冀地问她有没有动静,总是失望之后又带着希望地告诉她一定要生下个孩子来,只要能够生下个孩子她才能够直起了腰来。

方氏心中难受,一声不吭地站在一旁,好一会之后拿了砍刀和绳索落了一句上山砍柴就直接走了,安氏看着那些个东西心中也有些气闷,她是最早进门的那一个,也瞧见了风氏和方氏的归宁的时候所带着的东西,和她差不多的东西让她一直都觉得十分的公平,但现在看到那小半车的东西,她心道王氏可真是够做得出来的,感情这秀才家的女儿就是和她们这些个农家的女人不一样的是吧?就她汪碧莲金贵了,她们这些个乡下农户的女儿就该天生被她作践着。

“老二家的你说这个话干啥呢,”安氏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道,“咱们三当年嫁进来是个什么光景,能有一两斤的肉并着几块布头归宁就算是不错了,现在可比不得我们那个时候,家里宽松了一些,自是要置办的好一些的,咱们老四是秀才郎,娶得又是秀才公的女儿,和我们这些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农家户的女儿能比么?”

王氏听到老二家的说出那些个话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给老四置办的东西已经扎了老二家的眼,老二家的从来都不是个吃亏的,原本正要呵斥就听到老大家的那一番话,这话听着像是在帮衬着说话,但一想之后却不是那个味儿,王氏也算是听出来了,老大家的这是在说他们这些年攒着钱就是为了给老四呢,最后那一句什么秀才公的女儿和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户家的女儿这话分明就是在说她这个当婆婆的大小眼,看不上农户家的女儿所以当初归宁的时候也没给置办点好的,现在就不一样了。

“你们两人浑说什么!”王氏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将这两个媳妇的皮子都给揭了下来,老二家的是个浑的,她是一直都清楚的,但他还一直都觉得老大家的应当是个懂事儿的,但现在看来,老大家浑的成都和老二家的也是没有什么差别,只是老二家的是个惯会撒泼打滚的有什么不顺心的就要闹得人尽皆知的,而老大家的却是个背地里头阴人了的,一个一个的都不是什么省心的人。

“你们说这种话这是在拿刀子戳我这当婆婆的心哪,你们这些个眼皮子浅的,只瞧见我给老四家的置办的东西,你们几个进门这么多年来,逢年过节的时候你们娘家哪次没有送了年礼去的?你们也真好意思拿了这归宁的东西说事儿!”王氏双手叉腰做了茶壶状地朝着人道,她那声音又尖又细的,就像是个针似的往着脑门子里头钻。

“打从你们嫁到我萧家来,我是短了你们吃呢还是短了你们穿的?这该有的东西那都是一样不少,老四家的新进门你们就这样巴巴地看着不放,这是打算干啥呢?亏得你们还是个当嫂子的!”

“哟,阿娘你也真好意思拿了年礼的事情说事儿,”风氏嗤笑了一声,“别弄的好像光是您给咱们娘家给置办了年礼我们娘家没回礼似的,哪次您给置办了年礼的,咱们娘家没有回礼?可那些个回礼我可是怎么都没瞧见过的,就拿去年过年的说事儿吧,您给我娘家置办了五斤肉那是带着排骨的,我家给回的是一大块的五花肉和一大个蹄髈,大嫂和老三家的也是差不多的,这肉倒是吃着了,但那几个蹄髈可是半点也没见着哪,最后还不知道是落到了哪里去了,我还一直都觉得咱们家是出了大耗子呢还是养了猫啊狗啊的,怎么就那么好的蹄髈一个都没见着呢。你的脾气我们又不是不晓得,这问一句都不敢问呢,最后只得是生生吞了这哑巴亏,全当喂了猫狗去了。”

萧家这几日都是在风尖浪头上,再加上萧家自家也觉得丢人,这几日压根就不敢出现在人前,直到今日老四家的要归宁,这才开了门,村上的人一贯都是早睡早起,见萧家开了门还准备了牛车算着日子知道是老四家的新媳妇今日要归宁的日子,瞧见给置办的归宁礼的时候,还真有不少的人眼热的,后来见风氏主动挑起了事儿来,乡人是更加不想走了,干脆都围在外头看着热闹呢,听到风氏这话的时候不少人都笑了出来。

“萧老二家的,你婆婆可是出了名的扣啊,当初在人家喜酒上为了多吃一口肉差一点能把自己给噎死,后来吃了太多生生在院子里头走了半宿呢!”有人起哄着道,说着王氏早年的那些个破事儿。

“嘿,这算个啥,王氏当初就算肚子疼那屎也得憋到自己地头间去拉的,结果这拉完了吧还发现自己拉错了地儿,最后还得生生把屎用土给搬回自家地头上去的。”

“哈哈哈哈哈”

这话一说之后,其余的人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把王氏那一张老脸给燥得几乎是要烧了起来。

“你们这些个老不休的死东西!”王氏操起了肃立在墙角的扫帚,朝着外头围观的人给扫了扫,但她哪里敢真闹出点什么事儿来,这扫帚也不敢真的朝着人脸上划拉,就怕万一给划拉破了或是闹出什么好歹来人家要她赔了银子,这可是万万不成的。

这些个村上的人,除了那些个年纪稍轻一点的,同王氏差不多的人基本上都知道王氏是个什么脾性的,哪里能把她看在眼内也不过就是稍微避让了一下依旧是该说笑的说笑该看热闹的看热闹。

风氏乐不可支,王氏这偏心眼的早不是一日两日了,当她没发现么,他们娘家回的那些个年礼最后都是进了王氏还有萧守业和萧如娟的肚子里头去了,尤其是那大蹄髈。当初王氏好歹三家人家这一碗水还算端得比较平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从一些个地方默默地扣下要交给王氏的银子,好让自家日子过的好过点而不是整个被王氏所把持着,可现在王氏要做得这样的大小眼,那就由不得她不给颜面了。

“哎哟阿娘哟,”风氏拍着大腿道,“也怨不得咱们巴巴地看着老四家的归宁东西不放,我同大嫂还有三弟妹三人可怎么也没见过这么好的归宁礼,这不是心目中妒忌着么,昨天妞妞那丫头哭着喊着想要吃肉阿娘你能给骂了个半死口口声声喊着没钱,今日看到这么好的东西,能不多看几眼的?这肉吃不上,过个眼瘾也好嘛,老四,你们等着些,我去把孩子们给叫出来,这么新鲜的小半扇猪肉几个孩子怕是没瞧见过呢,叫他们都多看几眼多吞几口口水,这往后十天半月不见肉的也能留个念想。”

风氏说着就要往屋里头走。

“你这是要干啥!”王氏把手上的扫帚朝着风氏身上一丢,砸了个服帖,砸了个肉贴肉,王氏对于外人那是半点也不敢这样动作的,就怕万一一不小心给砸伤了要掏银子,可对于儿媳妇她可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砸伤了也没事儿流血了就弄点香灰抹抹就成,死不了就行。

“瞧阿娘这话说的,我能干啥,”风氏被王氏那扫帚给砸中了手臂,疼的龇牙咧嘴的,神色之中也有了几分狰狞,“孩子们这不是眼馋着肉么,我这个当娘当婶的没本事也没钱,所以只能叫孩子们过过干瘾,要想吃肉还真是有的等了,这年礼要送还得一个多月呢,到时候到了孩子嘴巴里面的也不知道能有多少,到时候再有什么猫儿狗的,那一口肉吃不着也是可能的,算了,我看让娃子外婆家也莫要送了,不值当。到时候就沾沾老四家的光,老四家的,咱们都是乡下人日子过的糙,你可别介意,到时候有什么好的赏孩子一口吃的就成。”

汪碧莲被风氏那挤兑的更是泪眼汪汪的,她怎么就不知道这乡下还能有那么多的事儿闹出来的,今天还是她归宁的大好日子,非要在这个时候闹出这种事儿来触她的眉头,这二嫂实在是太过分了!她拿这些个东西哪里算多了?

“二嫂,你别这样说了,阿娘就是心疼我,觉得我家就我这么一个女儿,我阿爹又是四郎的夫子,这才稍微重了点礼。”汪碧莲楚楚可怜地道,“你们要是不高兴的话我就把东西给留下吧,我阿爹阿娘也不会在意这些个的。”

汪碧莲这有些委屈求全的话说了出口之后,围观的人也觉得老二家的多少有些不大懂事了,这汪秀才还是萧守业的夫子呢,给夫子的重了一点也算是应当的,而且又是在归宁的时候闹这事儿,实在是太不给颜面了。

安氏看着汪碧莲笑道:“老四家的你说这话干啥?虽说你阿爹是老四的夫子,但咱们家里面每年的束脩那可是半点也不少的,现在你阿爹和老四可不能算作师生了,老二家的就是想着咱们一家子土里刨食不容易一文钱都要掰成两半来花实在是心疼,莫说老二家的心疼,不怕说出来笑话,我也心疼着呢,你是在镇上过日子的不晓得咱们乡下的苦,赶着插秧的时候稻田里头有不少的蚂蟥,那东西吸血厉害着呢,收稻晒稻的时候没日没夜的,还得担心山上会不会有畜生下山来祸祸庄稼,一年到头的也没多少休息的时候,等你往后在这个家呆久了干久了农活就晓得其中的苦了。”

安氏这话一方面是提醒了旁人,现在的汪秀才已不能算是萧守业的夫子了,两人同为秀才又加上这等姻亲关系,再者也点出了以前的束脩什么的都是没有占到半点的便宜的,什么都没少过,他们这些个庄稼人一年到头在田间地头忙活而萧守业只要念书就成,这一点农活都不沾手,靠得都是他们在赚钱养活,平日里头王氏刻扣着花用结果现在归宁的时候倒是要充了大款的,这软中透硬的话一说出来之后叫人寻不到什么错处,又提醒了汪碧莲你现在已经是农家的媳妇了,从今往后只要是你呆在这个家里面的你就得像是我们一样干着农活,你别以为你能逃得掉,总能有机会从你身上讨回来的。

安氏柔柔地笑着:“老二家的你也别闹了,别叫人看了笑话了,家里面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忙活呢,明天开始咱们也还得手把手地教四弟妹干活呢。”

风氏听到安氏这话,知道这老大家的又要开始背地里头使阴招了,她咧嘴一笑,反正今天归宁的东西她是不能说什么了,也不可能拿来什么,但是没关系,等到这细皮嫩肉的汪碧莲干农活的时候总有她受得时候,看到时候王氏还怎么护着她,这家里面要是再一出这般不公平的事儿,且看老大家的怎么能忍得下去,最好连同老大家的和老三家的一起来闹上一闹,这样到时候指不定就能分了家了,等到分了家这日子就能比现在好过上一些了,省的那些个钱全给了老四一家子。

风氏想到这儿也是别有深意地朝着汪碧莲笑着:“老四家的啊,嫂子我是个浑的,这气昏头的时候什么话都是能够说得出口的,你见多识广就不要和我计较了,我晓得你是从镇上来的怕是不大会干活,但是没事儿啊,有我和嫂子还有三弟妹在呢,咱们都是干活的一把手,洗衣做饭打扫喂猪下田种菜砍柴什么的都是能干的,到时候我们一样一样教你,要不得多久你也能够像是我们这样变成干活的一把手了!”

汪碧莲听着就觉得可怖极了,她觉得洗衣做饭打扫一类的已是她能承受的极限了,旁的她是想都不敢想,那些哪里使得,而且安氏和风氏的态度那压根就是嫉恨上了自己在这个家中哪里还有什么日子好过?!

“老四,赶紧走了啊,早去早回哪。”安氏将还在屋子里头的萧守业叫了出来,那和蔼可亲的做派堪称为“长嫂如母”的典范。

萧守业本在屋子里头收拾东西,也听到外头那乱哄哄的吵闹了,对于这些个鸡毛蒜皮的事情他实在是懒得搭理,在他眼中三个嫂子愚昧眼皮子浅,为点小事都能吵成一团,他是要做大事的,这些个小事插手实在是不符合他秀才的身份,所以在屋子里头即便是听到了那些个隐约的话,他也装作没听到懒得出来搭理,等到他考上了举人之后,他就能够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家了,他一定要远离这些个庸俗的人。

萧守业将这些个想法埋在心中,面上却装作什么都不晓得的态度看向王氏道:“阿娘都准备好了?”

王氏点了点头,“都准备成了,你赶紧走吧,早去早回。”

萧守业听到王氏这么说,也不顾旁的扶着那作一脸委屈的汪碧莲上了牛车,赶车的把式见人坐了稳妥,欠着牛车出了院门,也坐上了牛车慢慢地朝着县城而去。

提着砍刀背着绳索的方氏朝着山脚而去,在经过山脚下萧易那小木屋前,瞧见起屋子热火朝天的模样,还有那在小木屋前头专心致志地编织着竹匾的萧易的时候,方氏心中微动,只觉得羡慕的很,要是她和三郎也能够从那萧家里头搬出来,应该也会比较快活吧。

崔乐蓉又背着竹枝从竹林子下来的时候,瞧见在路边站着的一个妇人,那妇人看着有几分的眼熟,在瞧见她来的时候急忙侧开了一些路,这才又朝着山上而去。

“累了吧,歇会再背吧。”萧易一边说着一边送上了一些个温热的白开水

“刚刚那人你认识不?”崔乐蓉喝了那微温的白开水一口问着萧易。

萧易抬眼看了一眼,一下子就认了出来,“是萧家那边的,萧三郎萧守信的媳妇。”

崔乐蓉也有几分的印象,萧三郎和他媳妇也算是个敦厚的,前几日闹得厉害的时候,就他们夫妻二人站在一旁不怎么动弹,脸上也都是为难,对于他们,崔乐蓉算不上太厌恶,但也没啥好感,只是刚刚在错身而过的时候,她瞧见她的眼神之中满是羡慕之色。

------题外话------

豌豆苗汤不要太鲜,豆芽是个好东西什么水煮肉片火锅里面没有它不开心,蘑菇是我的最爱之一……

明天更新还是会在上午,大概在九点五十左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