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四十七章 处理(二)

萧大同真恨不得自己今天出了远门,早知道萧家会闹出这么一档子的破事来他才不会来凑这个热闹,还被人逮住了,这崔家的姑娘看着就是个不好相与的,她是逼着自己现在来表态呢,可现在村上的人大多都已经知道了,说起来自己这个当里正的还真有几分失职,闹大了他的面上也难看的很,当然现在这脸上也已经足够无光的了,往后遇上别的村上的人,他这一张老脸是要往哪里搁,自然现在更是不能让人拿捏住了话柄在崔家吃了这么大一个亏的份上,他还真是应当要挺直了腰杆帮衬上一把,至少在往后说起来的时候也不至于是说他一昧帮衬着村上的人欺压了别的村上的人。

“崔家的姑娘,这事儿上的确是你吃了亏,现在成了这样我看阿易也未必不是一个有心人,”萧大同道,“只是这要求,只要是不大过分的那也还是可以答应的,可要是太过分的话,老夫我也是不能答应的,你说是不是?!这凡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嘛。再说了,萧远山再怎么不是也到底是阿易的养父,这生养之恩到底也还是不能忘的,所以崔家姑娘,你这要求我也不能一下子全答应了,你且先说说,要是能答应的,我定不会帮着萧家的。”

萧大同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其实就是走了一个过场,谁也不得罪谁也不讨好,他这人到现在这个年岁上早就已经混成了人精了,崔家吃亏了又怎么样呢,萧家干的的确不是什么好事儿,可谁让萧守业现在是个秀才有功名在身,往后说不定还会成为举人老爷,现在轻易得罪不得,不若现在两边都不吃罪来得好。

崔乐蓉哪能不知道萧大同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她也早就已经想到这一点了,难不成还真以为这杨树村的人能够给她这个外来人主持公道不成?!

“我晓得,只是刚刚大家伙也都知道了,我是被萧家骗婚给萧易的,就算萧家对于萧易有再大的恩情,也已经算是还了个干净了,所以这首先第一点,从此之后萧易不欠萧家任何恩情,往后也不许萧家再拿那所谓的养育之恩来要求我们做什么,不管我同萧易以后是穷是富,都不干萧家的事儿,萧家也别指望来沾上半点。”崔乐蓉道,萧家这样的人从骨子里头就泛着糜烂,这样的人要是不从根源上切断了,只怕往后还不知道要闹多少事情来呢。

萧大同看了一眼崔乐蓉,转头去看萧远山,“萧家的,人家这话都已经说了,你看如何?”

“这有什么不能答应的!”王氏火急火燎地道,“这话可是你说的,往后过的日子难过的时候可不要到我们门前来讨要吃的就成,哪怕你们以后富得流油,我们也不会上门去的!”

王氏哪里觉得就这么一个丫头片子和一个穷小子能够有什么本事的,眼下再下去可就是要到冬天了,大雪一下就到了猫冬的时候了,萧易那小子手上能有几个钱现在又断了腿没把自己饿死就不错了,这崔家的丫头就算是有打野猪的本事,那就上山天天去打去啊,现在断了关系省得到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还要他们来接济,现在一了百了,她高兴还还不急呢哪里会拒绝。

萧大同瞪了王氏一眼,道:“这种事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个什么,你萧家当家做主的可不是你一个妇人。萧远山,你说!”

萧远山抖了抖唇,当初自家阿爹非要养着这个孩子的时候他也是不乐意的,他加孩子原本就不少,但是养了这么多年下来倒也还是有几分的情谊,古人都说多子多孙多福气,谁知道这萧易现在是落魄着那天会不会起来了,到时候真要是日子过的不错帮衬上一把倒也算好,可现在这事儿要是答应了,那往后可就断了关系了。

萧远山有些犹豫,王氏又怎能让萧远山犹豫,这么好的事情还犹豫个什么劲儿呢!

“老头子你在想什么呢,你还想怎么样,崔家姑娘都已经这样说了,咱们还有什么不答应的!”王氏扯着萧远山道,甚至暗自狠狠地掐了一把萧远山让他赶紧答应,“咱们都已经对不住崔家姑娘一回了,难不成这样的还不应下不成?”

萧远山听着王氏这催促,他也只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沉声道:“我答应。”

萧远山这话一说出口,村人瞧着萧远山和王氏那是更加的鄙夷了,他们哪里会不知道王氏刚刚那是巴不得把萧易那孩子给分了出去断了关系才好,眼看着那孩子断了腿眼下又是要过冬了这日子还不知道要怎么过呢,那崔家的丫头这脾性可不是要将他们自己两人给逼上绝路了么,倒不如先过了这漫长的冬日再说。

“这事儿嘴上说了不算,萧老四你不是个秀才么,你去拿了纸笔写下,萧家的你们签字按压才行。”崔乐蓉道,这嘴巴上随便说说的话她可是不信的。

萧守业无法,也只能是去拿,不过他这才走了几步,身后又传来了一阵风凉话。

“萧守业,我可是要提醒你一句,一会白纸黑字的可不要弄什么花样出来,你那丈人无德你也莫要学了去,萧家的最是看重你这秀才之名,要是你再学着在契约书上动了手脚,我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别以为我是一个字都不识的。你们萧家能犯下第一次错可不能再犯下第二次错了。”

萧守业听得出来崔乐蓉话语里头那浓浓的嘲讽,他脸色一红也不知道是因为羞愧的还是因为气的,脚步也走的快了一些。

不一会萧守业就拿来了纸笔,依着崔乐蓉的意思将断绝关系书写了个分明,给崔乐蓉看过之后,又给里正看过,这才又放到了桌上再抄撰了一份。

萧大同也无法在那断绝关系书上的见证人哪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按下了自己的手印,又让萧大同和萧易按下了手印。

崔乐蓉将契约书妥帖地收好。

王氏松了一口气,看着外头那么多看热闹的人,她心中一阵烦躁拔尖了嗓子:“够了吧,现在都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你们还留在家里作甚,去过你们的好日子去!赶紧给我滚滚滚!”

“等等,这事儿是解决了,我说萧家的婆子,我的嫁妆难不成你们还想昧了不成?将我的嫁妆给我如数吐出来!”崔乐蓉冷着一张脸看着王氏道,“我都不是你家的媳妇你都能够抢了我的嫁妆,那你的媳妇进门时候的嫁妆还不知道被你昧了多少去呢,你可真心好意思!”

王氏一张脸乍青乍白,她原本就想收了崔乐蓉的嫁妆,她也见过了,崔乐蓉的嫁妆虽不能算是太过丰厚倒也比寻常乡下人家的稍微丰厚上一点了,其中那棉被垫褥一类的也打算着过冬的时候用上,现在被崔乐蓉那么一提,一想到那些个东西都要吐出来,她这心中能好受的?!

萧远山也没有想到王氏能够干出抢人嫁妆的事情,他分外觉得丢人,扯着王氏就要人把嫁妆还了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