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四十四章 较量

萧大同在喊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他看到萧老汉那面色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有些不对了,而且自己这喊的话也实在是不是时候,这“骗婚”是多大的事儿啊,这传出去他萧老汉家的难做人是一回事儿传出去他们杨树村更加难做人了。

萧大同看了一眼拉架的那些个人脸色都一变,再加上院子里头也围了一群的人全都眼巴巴地看着也都在仔细地看着认真地听着,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是头大的厉害。

围观的人也是面面相觑的厉害,这事儿在他们村上可是头一件的大事儿,而且又是在出老秀才的崔老汉家里头,想村上多少人都私底下都在劝着自己的孩子要同萧秀才学着,这往后也要给家里面考上一个秀才那可真是给长脸了,可现在这么一看,崔老大家的要是真的没点事儿好端端地打上门来干啥,而且还是亲家呢,看崔老大刚刚那揍人的狠样可是半点也没有将人当做自己的亲家,那态度看着倒是有几分像是杀父仇人似的,你说萧老汉家的是老实本分人?没瞧见刚刚萧老汉夫妻两人都给崔家的人给跪下求饶了,这其中要是没点由头,谁愿意这么干来着?

“老崔家的,我看这事儿之中还有点误会,你看这样被人看着也实在是不怎么好看,有什么事儿咱们私下说,你看成不?”

萧大同好生相劝的,他现在说这种话也不是全部都为了萧老汉一家子着想,而是不管怎么样都还是要抱住他们杨树村的脸面,而且现在萧四郎也是个秀才,算是他们杨树村上一等一的人物,要是以后发达了指不定还需要仰仗着人家帮衬上一把呢,所以萧大同也是不怎么希望将这些个丑事给露到外头去想着只要自己这里捂下来了,再将崔家的口给捂严实了,村上那点闲言碎语也没什么打紧的,这地方的人闲的蛋疼,随便说两句都能搅出个花来的。

“私下说?里正你这话说的,我阿爹阿娘吃了亏,我吃了亏,今日他们来给我讨了公道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出家的女儿在婆家受了气,哪个不是仰仗着娘家争一口气的,而且你看刚刚萧家那是什么态度?搞的我家像是要来明抢一样,这可是你们村上全都看见的,要是不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往后你们村上的人还不知道是要怎么看我阿爹和阿娘呢,这事儿就该当着大家伙的面说个清清楚楚,还我阿爹阿娘一个公道!”崔乐蓉道。

对于萧家的人,崔乐蓉是半点也不想退让,这种人最会的就是得寸进尺,现在谦让了一步往后还不知道是要传出多么难听的话来呢,而且现在萧家的人想要一个劲地掩埋真相,等到事情一过大家伙淡漠一点之后必定是会把责任往着旁人身上推去,她可不能便宜了他们。

“嫂子,你就算是不满意我养兄,你要是有什么只管说就是了,何必要这样兴师动众的,这对你也实在是不好看,日后传出去我家不好做人,嫂子你也不好做人。”萧守业白了脸色对着崔乐蓉道,但那一双眼睛却是直勾勾地朝着崔家二老看着,“你这样闹,可是犯下了七出之条,到时候我阿爹阿娘也能做主将你休了,往后你的日子只怕是要越发的难过了。现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倒不如是见好就收了吧。”

郑氏心中微微一惊,对于萧家做下的这些事情她的确是气愤,但现在冷静下来再加上萧守业刚刚那话很明显就是对着他们说的,郑氏也是有自己的思量的,阿蓉出嫁那是他们村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就算现在是萧家的人设计了没有嫁给萧守业,但是同萧易在一个屋子里头那也是事实了,这事儿闹了出去之后,她的阿蓉是要怎么办,难不成要被萧家休了?这被休了的女子可一贯都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之前光是被人退了亲那些个闲言碎语都能够让阿蓉一时想不开投了缳,这一次只怕那些个闲言碎语也不可能会少的,那到时候可就真不知道要怎么是好了。她可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再一次出事儿了。

萧守业也是个人精,自是知道要是从崔老大那儿下手只怕自己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但郑氏这里就不一样了,作为一个母亲的哪里会不心疼自己的女儿,所以只要从郑氏这儿下手,只要郑氏不再闹事,他想崔老大也不能讨了什么便宜,所以在说完这一番话之后看到郑氏那神色之中露出了几分的迟疑,他当下就知道果真从郑氏这儿下手比较有戏,眼神之中也有了几分的喜色。

“婶子,你看,现在都已经是这样了,倒不如我们一家人和和气气地坐在一起好好地将这些个事情说道说道解决了你说成不?”萧守业一脸真诚地道,“我看婶子你也是个明事理的,你就帮着劝劝崔大叔,闹起来对咱们两家真心没啥好处。”

崔乐蓉也晓得萧守业是个狡猾的,她扯了扯郑氏,那眼眶里头含着眼泪,泪眼汪汪地看着郑氏道:“阿娘,你就忍心看着我这样不清不楚地过日子?我不怕被人说的,阿娘,经过这事儿之后你觉得在我们村上说这些个闲话的人还会少吗?大家伙可都是眼睁睁地看着我出嫁的,阿娘,你怎能忍心?!”

崔乐蓉要是不说这话,郑氏还真起了点犹豫的心思,可在崔乐蓉一说这话之后,郑氏心中的那点犹豫就瞬间没了。是啊,在他们村上多少眼睛都直勾勾地看着人出嫁的呢,大家都知道她家女儿嫁得是杨树村的萧秀才,可这不过就是睡了两个晚上的时间而已,一大清早起来的时候他们听到的信息就成了他萧秀才娶了授业恩师的女儿,而他们家的女儿却是嫁给了萧家的养子,这转变几乎是让她当场昏厥,可偏生那个时候得了信儿的章氏又在她的面前说了那么多的风凉话,是呀,经过这事儿之后他们村上的人谁不晓得她的女儿嫁得不是萧秀才而是萧家的养子,在背后里头还不知道多少人在哪儿指指点点着呢,她就算是不能改变这一点也绝不能让萧家的人痛快了去!

郑氏拍了拍崔乐蓉的手,安抚道:“别怕,有阿娘给你出头!”

她将崔乐蓉拉倒了自己的身后,朝着萧大同道:“我家女儿当初说的亲事的时候就是说给萧秀才的,我倒是要问问萧远山你,当初领着萧秀才的授业恩师上了门来写婚书,现在却出了这种事儿,是不是当我们老崔家没人好欺负?我就实话搁在这儿,这事儿我们村的里正都是清楚的,要是不相信,我现在就去把我们里正给请来给我们主持公道!”

郑氏这话一出,所有人皆是一片哗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