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四十一章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王氏被崔乐蓉那话说的是一张老脸都气得扭曲了,哪里还顾得上别的,直接就是要冲上去和崔乐蓉拼命了。

但崔乐蓉哪里是这种束手就擒的人,好歹上一辈子也是混过不少地方,曾经还在战地上当做医生从战士的身上学了一些个实用的防身术,那些个防身术可比那些个训练房里头训练出来的要好多了,当初要不是看在章氏一把年纪又是原身的奶奶,换成个年轻点的,她早就想要动手了!

对于王氏,崔乐蓉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及了,王氏这人她原本就不怎么喜欢,尤其是在这样设计了她之后还想要她给点好脸色,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儿。

谁也没有瞧见崔乐蓉是怎么出手的,只觉得她那动作极快,也不过就是看到她寻常地出了手,一眨巴眼睛的时候就已经把王氏一只手反剪到了身后,这也就算了,甚至将人压低了身子用曲起的膝盖狠狠地顶在背上,压得王氏一个劲儿哎哎地叫疼却又抵不过崔乐蓉的力气,怎么也起步来身,甚至她只要微微一动那被拧着的一条手臂就钻心地疼。

“老头子,老头子你赶紧地救我呀,这贱蹄子是要把我给弄死了!”王氏大呼小叫地道,对着萧老汉喊完,又是朝着崔乐蓉喊着,“你个小贱人,我是阿易的养母,你也应该叫我一声阿娘才对,你这样对我你也不怕天打五雷轰死你!”紧接着便是一阵难听的叫骂。

崔乐蓉对于王氏那点叫骂的唯一反应就是加大了压制的力度,导致骂得正爽的王氏疼的脸色一白,整张脸更是扭曲起来,除了一个劲地叫疼也实在是说不出骂人的话来了,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再骂下去这个心狠手辣的贱丫头还会更加的用力。

风氏看着那吃瘪的王氏心中只觉得一阵的快意,想她在这个老虔婆的欺压下这都多少年了,抱怨上两句就要拿婆婆的身份压人,要不是她做不得这种事情早就已经想这么干了,现在看到有人动了手,她这心中怎么能够不痛快呢。

但心中快意归快意,风氏脸上还是装作一脸的惊慌,拔尖了嗓子嚷嚷着:“阿爹,你看阿娘都成什么样了,您倒是说话呀!”说完这一句话之后,风氏又朝着崔乐蓉道,“阿易家的,你这是做什么,你这是要造反哪,还有没有规矩了!”

“规矩?!什么规矩,你萧家的规矩?”崔乐蓉朝着风氏看了一眼,从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几分幸灾乐祸,知道这人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别看萧家一家子还没分家都住在一起,可就是因为没分家住在一起鸡毛蒜皮的事情也就特别多,王氏是个什么样的人崔乐蓉虽不能说是完全了解,但好歹也能从接触之中晓得几分,就王氏这态度,只怕对她有意见的媳妇不会少,眼前的风氏就是一个!

“阿易家的,你这话说的,阿易姓萧,是我萧家的人,他的阿娘也就是你的阿娘,你这么对待阿娘,你也不怕被人说了闲话,到时候说你一句不孝你还能够在这个村子里头呆下去?”风氏道,“我看你还是先将阿娘给放了,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这还不成么?”

“慢慢说?现在倒是要来和我慢慢说了?我对她怎么样,我是不怕被人说了闲话的,不过你们萧家所做的事情要是传出去,到时候可就不知道是我在这个杨树村里头呆不下去还是你们萧家在这杨树村里头呆不下去了!要不,我现在就喊上一嗓子,叫人来说说理儿?”崔乐蓉轻蔑地一笑,目光看向那萧老汉。

萧老汉心中咯噔一声,他是听说过崔家二丫头的脾性的,拧巴的厉害,就连自己奶奶也是不放在眼里的,而且他们所干的那点事儿还真是半点也不能够往外传的,到时候闹起来可实在是不好看。

萧守业看着崔乐蓉,她刚刚那一番话尾虽说是朝着他的父亲看着,可这眼角余光却是朝着自己这儿看来的,那眼神之中充斥着着不屑,仿佛是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萧守业从来都是个脾性高傲的,尤其是他现在还有着秀才之名,他更是不乐意被人用那样看轻的眼神看着,他连见到县官都可以不拜,为何现在却要被一个农家女瞧不起,而且她当她是个什么人,卖身为奴且和主家不干不净的,这般身份低下且粗鄙不懂规矩的女人凭什么看不起他?!

萧守业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只见父亲一脸苍白,心中也冷哼一声,到底是乡下人家,不过就是这个女子说上两句就不会说话了,真是无用。

萧守业清了清嗓子道:“崔家姑娘既是你现在已成了我阿易哥的媳妇也可算做我的嫂子,现在事实已定,还有在婚书上也是你同阿易哥的名字,你就算是闹了那又如何,我们也没有做出什么错事。”

“没做错什么错事?”崔乐蓉轻轻一笑,那眼神之中更加的轻蔑,“果真是个秀才郎,这般说话也不怕咬着自己的舌头。你是个秀才郎,我不过就是个农家女,你是不是想着只要婚书上写着我和萧易的名儿就不能拿你们家如何了是不是?呵呵……”

崔乐蓉那一声呵呵嘲讽意味十足,仿佛萧守业是个不知事孩子罢了。

“秀才郎,你可知道有那么一句话叫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崔乐蓉萧得得意,“你要是不明白,我倒是现在可以教教你,现在你是个有秀才功名在身的,我不过就是什么都没有的,就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才不怕你,哪怕有婚书那又如何呢?我阿爹同我村上的里正说过看上的是你,对了,那写婚书的人好像还是你的夫子现在是你的丈人,你说我家要是去衙门里头击个鼓,告你联合着你的夫子兼丈人骗婚,你说会是如何?咱们这地儿也很久没出什么大事儿了吧?你说你这秀才郎的功名多少人看在眼内,哪怕最后这官司我家败了,可你也同样没得了什么好处,闹大了别说你的夫子还有你的功名都能一并除了,反正我是不怕闹大的,只是这往后你同你那丈人出门的时候免不得要被人指指点点了,你说是不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