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三十九章 交锋(一)

王氏那一张脸黑沉的能滴墨,坐在一旁的萧远山的面色也不是特别好看,不谈萧易那边的,自家老四这儿也真是的,新媳妇进门第一天可是要给敬茶的规矩那是一直都有的,现在也不看看是什么时辰了,竟是到现在都没过来看一眼,萧远山的心中也不好受。

“到底是我们家的四郎啊,新媳妇进门第一天本就该早早起来给爹妈做了早饭,敬茶的,秀才家的姑娘应当是更加知书达理才是,怎么这点规矩都是不懂的?”萧家老二萧守义的媳妇风氏冷嘲热讽地开了口,那一张瓜子脸尖利的很,显得那一双眼睛十分的精明,“大嫂你说是不是,咱们可都是这么过来的,老四媳妇就金贵了?!按我看来那是半点规矩都不懂,大嫂,三弟妹,你们说是不是?”

“新婚燕尔的,二嫂也别说这种话了,阿娘还是我去把人叫起来吧。”萧家老三萧守信的媳妇方式是个憨厚的,不见刚刚风氏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大嫂安氏那眉眼里头闪过的几分嘲讽的冷意,更是没感觉出来风氏是在借着这个事情在说着家里面的不公平。

“去什么去啊,新婚燕尔的谁没这么一遭过,合着现在人家是新娘子,那咱们当初都不是啦?”

风氏早就已经看不过眼了,想着在这个家里面王氏和萧老汉唯一关心的就那萧四郎,这么多年下来他们节衣缩食地供着他念书,现在虽说成了个秀才,可以见县官不拜,可事实上对于这个家来说并不代表着紧衣缩食的日子就要过去了,冲着王氏和萧老汉的性子似乎还打算让四郎接着念下去和考下去的意思,而且现在还没分家,那到时候去府试什么的那些路费一类的还不得从家里面出,这运气好一点要是能够考上个举人老爷那还能够做官,可要是一直考不上举人老爷,那可不就得苦了他们这些人?

“够了!”王氏恶狠狠地一拍桌子,瞪着风氏,“老婆子我还没死呢,要你在这儿叨逼叨逼个什么劲儿!”

风氏有些不甘心地看着王氏一眼,心中恨恨的,心道这死老婆子就是心疼自己的小儿子,有本事倒是让那个宝贝蛋儿赚点银子回来养着呗,现在还不是花着他们的钱,但这些个话却是风氏半点也不敢同王氏说的,传了出去这一顶不孝的帽子就要在自己的头上扣上了。

安氏也朝着王氏看了一眼,心中不无自己的思量,风氏所说的也不是没有什么道理的,想当初她进门的时候第二天一早就被叫了起来给准备早饭敬茶的,哪里敢让人等着,可现在老四呢,到现在这个时候都还没有起来,就连说两句都说不得的,这护犊子护的也实在是够了。

“算了,就让老二家的去叫上一声吧,就这么等着也是在不是个事儿。”萧老汉道,“现在虽说地头没多少事儿干了,可家里面过冬的柴火还不够呢,得上山再弄点柴火备着,半点也闲不下来,这一大清早的大家伙肚子也差不多是该饿了。”

“阿爹阿娘。”在萧老汉那话音落的时候,萧守业领着汪碧莲一同来了,在萧守业叫了一声之后,跟在萧守业身边的汪碧莲也怯怯地叫了一声。

风氏看着那穿着光鲜亮丽的汪碧莲,那纤弱的模样看着就有几分的不爽利,想她当年可不也和这个人儿没什么差别么,可进了萧家的门成了萧家的媳妇之后这些年过的都是个什么日子,新衣衫也好久没做了,身上的衣服是补了又补,家里有什么进项大多也都是被王氏和萧老汉拿去贴补了老四,换来的也不过就是一句“等老四以后出息了必定是不会忘记自家兄弟”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

一想到这儿,风氏张口就吆喝道:“四弟和四弟妹起的可真早!”那嘴巴里头的讽刺意味十足。

汪碧莲也晓得自己今日是起了迟了,她也想着一早就来给公公婆婆敬茶的,可她娘在她出门的时候也是叮嘱了她,说她这一次仓促成婚已是被萧家占了便宜去了,要是她一大早就巴巴地凑上去伺候往后在萧家可就不会有人帮她当一回事儿了,所以这该端的架子也还是要端的。

汪碧莲也觉得自己阿娘所说的话是有几分的道理的,而且四郎家里头也还没有分家,要是她低头了往后说不定什么事儿都要推到她的头上来了,所以早上早早醒来之后她并没有即可就起来,而是装作沉睡着又拖了好一会的时间。现在看到这个嫂子的反应,她更觉得阿娘所说的没错,这架子该端的时候还是要端着的。

“嫂子饶恕则个,我家就我一个女儿,出嫁的前一日我阿娘哭了一夜我也哄了一夜没有睡好,昨日又累了一日,今日这才起的迟了。”汪碧莲声音柔柔的,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还请阿爹阿娘大伯们嫂子们不要责怪才好。”

萧守业素来也瞧不上自己这个二嫂,嗓门响亮有点事情就闹腾的和泼妇似的,见自己心仪的女子这般的委曲求全,面色也有几分的不快道:“嫂子这是作甚呢,我同碧莲是来的迟了一点,可也不是有意的,嫂子何必这般刁难着人呢,阿爹阿娘也都还没说话呢!”

“呵,我这还说不得一句了?阿爹阿娘在这儿等了你们两人一个多时辰,累得阿爹阿娘和我们一并等着,说上一两句也不成,难道这秀才家的姑娘就是这样的金贵?秀才家的姑娘难道不明白新嫁娘的规矩不成?”风氏道,“你叫我一声嫂子,这俗话说长嫂如母,我是你二嫂,怎得我就说不得你了?”

萧守业气得要死,见汪碧莲怯怯地看着他,只觉得心都是要化了,当下拉着脸道:“阿爹阿娘,这敬茶也不过就是走个过场,你们事儿也多,也无需这般等着,嫂子你也莫要借题发挥!”

“老四,你这话可说不得,”站在一旁不怎么开口说话的安氏淡淡地道,“我们这一家子为了你这事儿干了多少昧着良心的事儿,你和你媳妇起的迟了我们也不过就是说了一句,但这媳妇茶还是要敬的,毕竟是进了我们老萧家的门就是我们老萧家的人,你这么说可对得起阿爹阿娘?”

风氏嘿嘿一笑,她就知道大嫂那浪蹄子也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不过就是死都不远当那个出头的而已,正想要附和上两句的时候,却听到门口传来一句清脆的话。

“原来你们还知道干的是昧着良心的事儿,我还当你们这些人的良心全都被狗吃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