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三十一章 出嫁前夕

崔乐蓉急忙推拒道:“阿娘,这银子给了你就是希望往后咱们家的日子能够好过一点,你看阿爹腿脚不好,虽说这一段日子来我给他一直按着穴位缓解,但阿爹那腿坏的时间太长了也受不得劳累,我的意思是阿娘你拿着这银子多买点田地,哪怕自己耕不了好歹也能够佃了出去。就像是你说的那样,别看这银子多,但事实上也没多少的。阿哥要娶亲,菲儿也要相看人家,阿弟现在虽说在村上的私塾哪儿念书花用不多,但这读书识字原本就是个花钱的事儿,这钱阿娘还是你留着吧。”

“再说,萧四郎要是个人好的我这钱要是花在他的身上也还算是值当,要是条披着羊皮的狼,这银子丢进水里头还能听个声响花在他身上还以为我崔家是多么有钱的人家了,还是看清楚这人再说吧!”

崔乐蓉认真地道,她可没想过嫁到萧家之后就一门心思都扑在那所谓“丈夫”的身上,那萧四郎对她来说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对于一个尚且不交心的男人她干嘛就要做到掏心掏肺的。

“你这丫头!”郑氏也是说不过自己这个女儿,“哪有还没进门就先唱衰了人的,那萧四郎一家看着也算是不错的,就是现在还没有分家,萧家虽也可算是有几分的家底,可分家之后你和萧四郎能够分到多少还不知道呢,就像是你阿爹那样,你手上有了银子也能日子过的好过点,原本这银子就是你挣来的,现在给你也是应当。”

“阿娘,我现在还年轻,这银子我也能挣。”崔乐蓉对着郑氏道,原本她就打算好了这往后的日子一定要好好多挣钱让郑氏和崔老大过上好日子,但现在这事儿由不得她做主,也就只能将这银子给了两人,往后能够帮衬的地方尽量先帮衬着。

“你这犟丫头,”郑氏是真的红了眼眶,满眼的泪水打转,“阿娘就是心疼你,你打小就没过几天好日子,现在好不容易寻了一家还算不错的人家阿娘就想你以后日子能够过的顺心一点,阿娘也没什么可以值得给你的,这银子也都还是你自己挣下的,就算是你能挣,那好歹也是需要一些个本钱的吧?”

崔乐蓉被郑氏那哭哭啼啼的样子闹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叹了一口气之后这才道:“阿娘这样吧,我拿五十两银子走,日子都是要靠自己过的,我也不能成日坐吃山空不是?剩下的银子,现在上好的水田大约在八两银子一亩,也够买好几亩了,再加上当初咱家留下的三亩水田,我觉得自家种个五六亩就足够了,剩下的咱们佃出去,收点租子也能过了日子。手上也留着一些个银子给大哥准备娶媳妇和乐菲相看人家,当然阿弟的束脩你们也得留下一些个银子才行。你看这样成吧?”

郑氏听到崔乐蓉这样的安排也知道自己再说什么这个主意正的丫头也是不会再听了自己了,也点了点头,这样的安排也是好的。

崔乐蓉见郑氏也没有异议,便将那五十两的银票收了妥当,放置在最近新绣的一个荷包之中,贴身收着。这是她的私房钱,不管如何也是不会交到萧家的手上的,尤其是在古代这种对女性十分不公平的婚姻里头,财不露白也是个正理。尤其是在没有摸透婆家性子之前,她是不会傻到把什么都交付了的。

“只是阿娘,奶奶可不是个什么省心的东西,到时候咱们家买了地只怕她还要闹的。”崔乐蓉提到章氏感觉就有些恶心,她从小到大还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长辈,半点也不当自己儿子是亲生儿子的胡搅蛮缠到这种程度的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半点也见不得自己儿子好的,等到那个时候看到他们一家子新买了田地,到时候不闹腾起来才怪呢,指不定到时候要他们把新买的田地去送给崔老二和她那两个女儿。

“我晓得,但家都已经分了还能怎么样,就依着你之前所说的那样反正只要是购买了你奶奶用到的东西,咱们家就出一半,凡事都出一半就成。”郑氏道,“阿娘这么些年来做的也足够了,反正你奶奶不和咱们住,阿娘也算是轻松不少。”

“阿娘为了咱们家,阿爹和你必须站在同一阵线上。奶奶心里面没有咱们,咱们心里也不用有她,阿爹那边你多劝着一点就成,别让阿爹把所有的闷气都往心里面塞,阿爹那腿要治得和以前一样是不成了,最近我多采了一些个草药回来都晒好了,阿娘你每天都给阿爹煮一锅草药泡脚,哪怕是天气好的时候也要泡着,穴位我也教给阿爹了,让阿爹每天晚上泡了脚多按按,我有空就会回来看你们的。”崔乐蓉叮嘱道,“奶奶这事儿,她要是闹,咱们就往二叔身上扯,奶奶心疼着二叔最怕二叔吃亏,旁的咱们不少了奶奶就成,谁也挑不出咱们的错处来。之前奶奶闹腾的时候里正也是瞧见的,要是奶奶闹腾的过了,就去请了里正叔公来,也别说丢人什么的,丢人总比被人成天欺负的强。”

郑氏仔细地听着,又同崔乐蓉说了好一些体己话这才一同歇下,但也歇不到三个时辰就起了身,开脸的婆子也过来了,从开脸洁面更衣梳头好一通的闹腾,直到崔乐蓉弄完这一切的时候外头早就已经大亮了。

郑氏也一直忙活着甚至隔壁的花大婶子也来帮忙,虽说这喜宴最是讲究的是男方家,但在这个地界之中女方家里也是要摆上几桌的酒席来宴请了女方的亲戚,而迎亲的男方也会在午饭的时候来,等到在女方之中吃了一顿之后装了嫁妆赶着吉时到了男方家。

崔乐蓉在自己房中坐得无聊得紧,外头也有不少的声响动静,但这些都是同她没了什么干系的。

“哎哟,我的大侄女就这么上赶着出嫁了,这紧吧地定了日子,倒是吓到了我这个当姑姑的!”拔尖的声音在院子门口响起,一个身着蓝色布衣的妇人走进了门来,这人略瘦,下巴尖利得像是个锥子似的,一脸的不好相与。

“我的大侄女,姑姑来给你添妆了!”她笑着道,一脸的得意洋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