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十九章 我嫁

崔老大将房门一关,倒也觉得清净了不少,他现在也实在是懒得去理会他阿娘了,没想到时至今日他的阿娘也还是和之前没有任何的改变,还觉得能够随意地顺着她的心思来拿捏,这样的心态让他有些烦躁,还有老二也是,即使那些个话说的再怎么的漂亮到底也还是为了自己而已,因为之前的事情闹得,老二家现在在村上的名声也有些难听,但是只要自己和他们走的比较近,那时间一长之后也就会将这件事情见见地淡忘了,虽说他没有因为之前的事情和老二闹腾,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到底是个爷们,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算是现在他和老二吵翻了天又能改变什么呢?!

反正他现在已经下定了决心和老二家的拉开了距离,自然也就不会和他再亲近了,再说了,从进门到现在老二连一个道歉都还没有说过,他可不认为他那弟弟是真的想要和他们一家子交好的意思,不过就是为了改变自己家现在的状况而已。

崔老二也没有想到阿娘会突然之间跳了出来,原本他还有自信和大哥搞好关系,就算是不能回到像是当初那样但是至少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

“阿娘,你到底是要干什么!”崔老二也有几分恼了,对着那正在叫骂的章氏道,“您至于像是大哥是您仇人一样么?我刚刚来就是为了和大哥和好,您倒好,上了门来闹腾,阿蓉找了一门亲事是件好事,您至于像是现在这样嘛?”

章氏被崔老二这一通埋怨当下红了眼睛,她伸手抹了一抹眼眶道:“我知道现在我老了也帮衬不了什么了,你们一个一个都嫌弃我没用了,都恨不得将我给赶出了门去了。也不需要你们开口,等明天我就搬到村尾那破庙里头去住着,是死是活也就那样了。”

崔老二简直是要被自己老娘这态度给搞疯了,不是他嫌弃自己老娘,还真是有无理也要搅合三分的,现在又不找边际地说着这种话,不过就算他这老娘闹腾的再过分,他也不能真的让人真的去住破庙,现在自己婆娘搞出的事情都还没有收尾呢,当初分家的时候就是因为阿娘要跟着他所以才分了家中大部分的田地,要是他阿娘真的去住了破庙,村上的里正能放过他?那些个村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够把他给生生地淹死了。

“阿娘你这在说什么昏话呢,我哪里是这个意思!行了行了,咱们先回家,等明日我再来找了大哥。”崔老二一边说着一边拉着章氏往着自己家走一边说道。

“等我再骂上一骂,这个没没心肝的东西早知道当初生下来的时候就丢在马桶里面把他给闷死也好过现在给老娘成天脸色看!”章氏双手叉腰地道,“你还来找他干啥,你把人当做大哥,人家可不见得是把你当做弟弟来看的,现在人家了不起了,有钱了,老娘都能不孝敬了更何况是你这个当弟弟的,这还没有飞上枝头当凤凰呢就已经先把屁股翘起来了,也不怕到时候光了腚被人笑话,这苗家能退第一回亲指不定那萧家就能退第二回亲,上一次上吊没死等到下一次要死就死干脆一点得了!”

“砰”

一个装着水的大水盆从一脚飞了出来,落在了章氏的面前,那落下的动静也有些大,水盆里头的水溅了章氏一身,惹得章氏连连尖叫起来。

“不好意思啊奶奶,刚刚手滑了一下,那盆就飞了出去。还好奶奶你以前是积了阴德的,否则这不长眼的东西直接砸了你一头,那真心说不清是我的罪过还是奶奶您的报应了。”崔乐蓉跑了出来,一脸笑意盈盈地朝着章氏道,“现在看来奶奶你三不五时吃斋念佛去庙里头烧烧香还是很好的,菩萨保佑着您呢,要是换成别人啊,我看老天不是早劈下一道雷来把人生生劈死就是要把人抓去拔舌地狱去了,奶奶你说是不是,要不然怎么能一大清早就开始不说人话了呢,畜生叫的都能比说出来的话好听一点。”

章氏整个人气得发抖,她哪里不知道崔乐蓉刚刚那些个话是在拐着弯骂她呢。

“阿蓉丫头,你这话说的——”崔老二皱了皱眉头,虽说刚刚自家阿娘的话说的的确是有几分的难听,可一想到崔乐蓉这个当孙女当侄女的一见面连叫上一声都没有就飞出了一盆水来给他们,刚刚还好只是溅了他们一身的水,要是那盆真心摔在了他们的身上那可要怎么是好啊,“阿蓉丫头,不是二叔我说你,你好歹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这做事儿怎能这样,指桑骂槐的,也不怕说出去了之后被旁人说了闲话?怎么这么看着二叔,是不是在镇上呆得太久了所以连二叔也不认识了?”

崔乐蓉听到崔老二那自持身份对她进行说教的态度就觉得十分的不爽利,刚刚那老虔婆说话的时候身为二叔的连说一句好话都没有,由着人说着,现在倒是在这里要对她进行说教,多大的脸!

崔乐蓉笑了笑道:“可不是么,那么多年也没怎么见到二叔了,只是二叔这张脸还是和当年坐在一旁闷不吭声的时候没什么两样的,怎么今天二叔倒是有那么多的话要说了?!”

崔老二被崔乐蓉这话梗了一梗,知道她说的是当年来借钱的时候的事儿,面上有些挂不住,正要开口,却听到崔乐蓉又脆生生地开了口问着。

“二叔今天怎么有闲情到我家来了?萧家也还算是个不错的人家,听我阿娘说好歹也是有田有地的,是不是二婶和二叔看上了萧家的亲事了?二叔您要是看上了就直接说呗,可别干出那些个事情来,我也不是猫没生九条性命,再上吊一次可就真不见得能捞回来了,二叔您说是不是?”崔乐蓉笑着问道,那眼神之中却是带着几分冷。

崔老二被崔乐蓉这话问得面红耳赤,又见外头有人张望着,当下扯了叫骂的章氏丢下一句“我就是来看看而已”就走了,深怕再扯上二叔要抢侄女亲事的传言。

崔乐蓉走了出去,将刚刚丢出去的木盆捡起来看了看,索性这木盆箍得还算是牢靠被她刚刚那样一摔倒也没摔出什么问题来,她一抬眼瞧见的就是一脸无奈的郑氏。

崔乐蓉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都是这样的人,我要是不在家,你和阿爹能受得住么?”

郑氏无奈地笑了笑认命道:“再怎么受不住也没法子,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现在日子也可算是好过了,总归能活得更久一点吧。”

崔乐蓉看着那不过才三十多岁的郑氏,她的眉眼之中带了几分期许,好一会这才道:“阿爹阿娘既然说那是一门好亲事,那我就嫁了吧。”也省的你们整日为了这事儿操心着。

上一章
下一章